这时,张锦阳也正好看完病出来,当即就被那几个溜过来的记者给截住了,想要从他这里知道林进这个年轻神医的情况。

对于这种场面,张锦阳见得多了,笑呵呵的一阵东拉西扯,看似说了不少东西,谁也不得罪,可就是不给这些记者真实的消息。

这时,林进从人群里挤了进去,用尊敬的语气向张锦阳道:“张院长,有人找你!”

见到林进,张锦阳当即吓了一跳,不过见这些记者并没有把他认出来,而他又没有穿白衣大褂,也就当作不经意的道:“好,我马上就来!”

说着,便笑眯眯的对那些记者们道:“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就不陪大家了!”

说着,就随林进走了。

张锦阳德高望重,年纪又如此大了,他有事要走,那些记者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了!

来到院长室,张锦阳连忙向林进问道:“你怎么到这来了?那些记者没采访你吗?”

林进发出一声苦笑,“怎么没有,都把我堵在病房里了。这些记者啊,还真是难缠。没办法,逼得我只好跳楼了。”

张锦阳奇道:“怎么回事?”

林进连忙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听得张锦阳呵呵直乐,心中不禁暗道:那些记者能把林进这样的修道者逼成这个样,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仍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

抱怨一下后,林进道:“张老,要是继续这样,那这些病人。我可帮不了你了啊!也不知道,这些记者,有没有去骚扰刘老哥他们!”

对于林进,因为认识得早,张锦阳虽然对他有一种神秘感,可还是像看待晚辈一样的,因此他被记者围住这样的小事被张锦阳听了,也不过是一乐。并不放在心上。

可是刘宋道三人就不同了,那可是自己的恩师,那些记者要是凑上去采访,万一引得他们不喜,那可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张锦阳对林进道:“嗯,这样确实不好,林进。你先待在这,我去看看我师父他们。”

“好地!”林进点了点头,随手拿起一本杂志随便翻了起来。

张锦阳走出院子室,连忙朝刘宋道三人看病的病房走去了。或许是都想采访林进或是他,在刘宋道看病的地方。居然没有记者,这让张锦阳松了一口气。

倒是在一旁打下手的张清辉,见到张锦阳,连忙向他问:“爷爷。你怎么来了?”

张锦阳没心思和他解释,等待刘宋道看完这个病人的病后,正好也是下午四点多了,张锦阳便不让他继续看病,又找到孙阳和方鼎,带着他们回到了院长室。

劳累了一天,张锦阳显得有些疲倦,也亏得有林进和刘宋道他们三人在。否则的话,这么多病人一一看下来,也不知道要累成什么样了。

不过还好,疑难杂症患者,在病人中总体还是只占一小部分的,今天大家一起看完这些病人,可以说是平常一两个月的量了,让张锦阳心里要轻松了不少。

原本在以往时候。不说下午。即便是傍晚这段时间,张锦阳还要待在医院给人看病地。不过他没想到自己灵机一动,请林进和刘宋道三人帮忙看病的举动,居然引来了记者。而且,中医院多出这么四个医术如神的人,难免不引起医院里其他人的议论,林进和刘宋道三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关系,不过张锦阳心里却想,要是让这些事情影响到他们的心情,那就不妙了。因此医院也不待了,在院长室给他们解释了一下之后,便要和他们先行离去。

听了他的解释,刘宋道三人也就同意了。

这时候,那些想采访林进的记者们,还在病房外等候着,而病房里的其他人,虽然看完了病,很想出去,可是为了给那位跳楼地年轻神医争取一段时间,于是就闷不做声的,仍然待在病房里。

像这种看病,根本没有一定的时间,短的半个多小时就看完了,长的起码也要两三小时,里面地人不出来,那些记者还以为林进没有离去呢,只好干等着。这时去采访张锦阳老神医的记者也回来了,正好陪着一块等。

却不知,这时候张锦阳已经带着林进他们,悄悄从后门离去了。

出了医院,林进回头望了一眼医院大门,想到那些记者们,不禁笑道:“这些记者,可真是信息发达啊!”

张清辉撇了撇嘴,道:“那是自然,他们可不就是吃这一口饭的嘛!不过,这也说明林兄你的医术是多么高超啊,否则地话,也不会引得他们到来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被他们拍到照片,否则的话,恐怕你要上新闻了!”

林进在刚出病房被记者们围住的时候,也被拍了几张照片,不过他倒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医生,也就是为了张锦阳的面子,才给那些病人医治一下,也不会长期看下去。而且,他的心性虽然不算坏,却也没有好到义务给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的人看病的地步。

而刘宋道三人在这世间行走多年,对这些记者自然很有了解,他们都是隐藏得非常好地,偶有大事发生的时候,也有政府的有关部门给他们解决,因此,这种小事他们更不放在心上了。

找了辆车后,张锦阳给医院里另外一名负责人打了个电话,便上车同他们一起回去了。

而医院里,又等了半个小时之后,林进所待最后一间病房里的医生和护士也觉得差不多了,就打开了门。

刚一开门,马上就有人往里乱瞧。还亮起一阵闪光灯。只是,他们瞧了半天,却愣没有发现那个年轻神医的身影,顿时愣住了。

见到他们这般模样,那个原本对林进有些鄙夷,现在却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护士笑吟吟的走了出来,对他们道:“不好意思,你们等的人。已经先走了!”

听到她这话,记者们顿时大愣,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那名年轻神医,居然从窗户跳楼走了。

不过,这却并没有熄灭他们地激情,反而听得他们眼中一亮。

神医跳楼,这可是大素材呀!看来。这名神医,不但是医学圣手,还是一位武林高手。难道是什么隐藏地医学世家或者武学世家出来的?

想到这里,记者们心情激动了,不过既然目标已经离开。再待在这也没意思,于是连忙回去,赶稿写新闻去了。

回到住处,张锦阳安排张清辉去准备晚餐。不过张清辉也是忙了一整天,在刘宋道给病人看病地时候,要么帮着记录药方,要么去取各种东西,甚至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就连病人身上的痛苦,什么地方痛苦,乃至于生活。刘宋道都让他亲自去问,与病人进行交流。而刘宋道却只负责看病和开药方。

这样一天下来,他再年轻,也不禁有些疲惫了,于是向张锦阳提议,去饭店吃一顿。

张锦阳想了想,觉得这么多人,由孙子一个人来忙活。确实有点累。也就答应了。

不过,这次却不是去张胖子的店。而是去了一家川菜名馆。

张锦阳的名声在盛都虽然很大,可是一般的人,要不是得了疑难杂症,还是很难见到他地,像这家川菜店的老板和服务员,显然就并不认识他,只是觉得这老人精神抖擞得很,多看了他几眼。

点了菜之后,不一会,一桌丰盛的菜便摆了上来。

华夏人习惯在饭桌上谈话,张锦阳也不例外,尤其在面对刘宋道这位多年未见的恩师的时候,即便他如今也是有名望的人了,可他还是觉得,在恩师面前,自己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伙子,只有在饭桌上说话,自己才能放得开一些。

一边浅酌着一杯酒,他一边想着孙子今天的表现怎么样,能不能让恩师满意。

这个问题,他很想知道,可是却不能明问出来,只好从旁敲击道:“清辉呀,今天你跟着祖师爷,学到点什么吗?”

听到这个问题,张清辉却显得有些沉重,摇了摇头,道:“没有,祖师地医术太深奥,我怎么学得到。”

然而,见到孙子沉重的脸色,张锦阳却不想放过他,疑惑道:“那你都做了些什么?”

张清辉道:“也就是帮忙打打下手,记录一下药方而已。只是,爷爷,我一直都很少到医院来,就是不喜欢那些病人,可是今天跟着祖师爷一起给那些病人看病,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苦呀!比起来,我已经算是幸福到极点的了,唉!”

说到这,张清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张锦阳也不知道这一天之内,孙子到底接触到了些什么,居然让对医学一直有抵触情绪的他这么同情起这些病人来。

不过偷偷地看了刘宋道一眼,发现他眼神中那一丝满意的眼神,张锦阳有些放下心来。

而林进却隐约猜到了一点,刘宋道对张清辉的考验,现在恐怕是以品性为主。因为他这一门,本就讲究修德,如果张清辉真要随他修道,那他本身的道德感,自然是非常重要地。

而这其中,显然就包括了同情心这一点。

不过为了确定一下,暗中,林进还是向刘宋道传音道:“老哥,你看清辉怎么样?”

刘宋道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做声,但显然是很满意的。

林进这才放下心来。

若是张清辉真能走上这条道路,那也算得上是一件大好事了,不枉自己认识他们祖孙一场。

只是,自己答应的要给张锦阳改编一套简化版的无名拳一事,却要快点进行了。

虽然,张锦阳热情好客。对自己也不错,可若是老留在这,就有违自己的本意了。毕竟,他来这的目的,原本只是想把那张银行卡交给张锦阳,让他帮助一下灾民而已。

想到这里,林进决定,要在这几天内。尽快把拳法快点改好了。只是无名老道那套拳法深奥无比,要是想改成一种普通人易于学会,而又对身体有极大好处,不太影响精神意境地拳法,却并不容易。

酒足饭饱之后,一回到张锦阳地住宅,林进与张锦阳和刘宋道三人说了一声,便独自回到屋里。在脑海里演化起那套拳法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