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意识分化之道,据他所知,在修道中,却是一种莫大的神通。譬如之前自己的神念两分之道,以及自己所见过的无名老道的分化意识,都源于此。

每一份神念分出来,都相当于一个自己,只是有主次之分,次级神念,绝不会另生心思,取代主体神念。

另外,因为这种神念分化之道非常消耗精神力的缘故,即便是修为高到顶点的人,也不会一次分太多出来,就算要分,也是隔好久才分一次,以免损伤到主体精神。

然而,刚才他的神念,却是在相差无几的时间内,连续分化成旁观神念和无名老道打拳的神念一共三十二份,而且这其中的旁观神念更是与他主体神念一般无二。

也就是说,在刚才那段时间里,一共被他分出十六个和自己记忆思维一模一样的神念出来。

也亏得刚才这十六个神念全都沉浸在对拳法的领悟和简化状态当中,否则的话,只要其中某一个神念稍微动点别的心思,都有可能将主体神念所取代,到那时,自己还是不是自己,没经历过这种事的他,还真不好说了。

幸亏,在简化完拳法,从那种状态中出来之后,他马上就想到了这一点,使得所有神念重归为一。

后怕之后,他往神念里检查了一边,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因为神念分化,消耗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精神力,好在,那套拳法已经被他简化完了。

而损耗的精神力,也有灵珠手环里的那种灵力源源不断的补充着,想来也是无事。

也亏得是他,如果换了一个人进入这种状态的话。恐怕光是神念分化时消耗的精神力,就能让一名普通修道者地精神崩溃掉了。

不过,这种神念分化成这么多份,分别进行着不同思考的事情,却也让他另有感触,神念在自己的体内分化,就是十多个自己同时思考,效率大了十多倍。

若是在体外分化呢?那岂不是也同样的变成十多个自己。只是不能做到每一个神念都有一具身体,否则的话,那就完全是分身法了。

从迷茫中醒来,他往窗外一看,只见外面已经有些光亮了,只是并不是很大,看上去有种朦胧的感觉,他顿时知道。天快亮了。冬季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六点左右。

一看钟,果然如此。

来到院子里,思考着有十六份神念组合而成的那套简化地拳法,林进一拳一脚的打了起来。

无名老道的那套拳法。本来并没有什么招式之分,只是随着意境的不同,分成高下不同的几段。

然而林进这十六份神念同时简化出来的拳路,却因为思考时每一份神念都是互不相通的。因此硬生生的就将整套拳法分成了十六份。

不过因为都是同一个思维方式,其中虽然有差别,但差别不大,按照一般拳法地划分,林进便将它干脆变成了十六式。

这十六式拳法承自无名拳法的拳意,虽然简化了不少,可是打出来,仍然带有一种自然的意味在里面。打拳的人,如果打得入神,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跟周围自然融成一片。

常年打下去的话,虽然不可能因此而入道,可延年益寿却是没问题地。

将整套拳法打了一遍,然后找出其中有些不合适的地方,再修改一遍之后,这套拳法终于完全简化成功了。

不多时。张锦阳也起来了。来到院子里一看林进也在,不禁发出一声惊咦:“林进。今天你起得又比我早啊?”

林进笑了笑,道:“张老,您要的那套拳法,我已经帮你弄好了,您现在要不要学?”

听到这个消息,张锦阳大喜,连连道:“要,当然要,你现在就教我吧!”说完,他还有点不放心,又道:“只是,我年老记忆力也弱了,恐怕比不上年轻人那么容易学会,你可要好好的多演示几遍才行哦!”

林进笑道:“那倒不用,这套拳法,我可以让您很容易地学会,不必再做什么演示了!”

“哦?”不演示几遍,又怎么可能学会?张锦阳显得有些疑惑了。

然而林进却并不多说,只让张锦阳静心凝神,不要多想。

对于林进所具备的种种异常之处,张锦阳早已习惯,并不多问,就调整起心情来。

对于张锦阳这样善于养生之道的人来说,心情的调整并不算得了什么,很快,他就陷入那种十分平静的状态之中。

林进见得时机成熟,一缕神念发出,竟是直接进入张锦阳脑海中,在他脑海中将那套拳法的影像给留在了他的记忆之中。

如今,他对神念使用之法又有不少心得,光是将一段影像留在别人脑海中,形成记忆的话,倒是不难。

只是张锦阳一开始接受到这个不属于自己地记忆后,一开始表现得有些惊慌,不过片刻之后,他就被那拳法的神妙之处给吸引住了,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回忆观看起来。

过了好一阵,他才从那种状态中醒了过来,对着林进哈哈大笑道:“林进,你这一手可真是厉害啊,还好我是清醒的,若是梦中的话,恐怕要以为是神人托梦让我学会这套拳法的了。



林进摆了摆手,摇头道:“小道而已,算不得什么,不过,张老,这套拳法的记忆,我也不知道能在你脑海中存留多久,如果真要学会的话,最好还是多多练习,稳固下来为好!”

张锦阳点了点头:“这我知道,以后,每天早晨地跑步,我就改为练习这套拳法好了,想来也不会比跑步地效果差。”

林进微微一笑,这套拳法,虽然只不过是简化版的。可如果用来健身地效果还比不上跑步的话,那可就真的是贻笑大方了。只是这一点,就让时间去验证好了。

很快又是两小时过去,就连张清辉也起来了,只是刘宋道三人仍然未见踪影,让张锦阳等得有些焦急。

看着就要到去给人看病地时间了,而刘宋道三人还未到来,张锦阳不禁向同时修道中人的林进问道:“林进。我恩师他们,可曾对你说过要去什么地方吗?”

林进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只是看到张锦阳神色焦急的模样,他不禁劝道:“张老,像他们这样的奇人,一向去无定所,不过既然他们说了要来。

就一定不会食言,你就安心吧!”

听了林进的劝慰,张锦阳这才放心了些。也就是刘宋道这位数十年未见的恩师了,就连他的子女,恐怕都没让他等得这么焦急过。

不过从这上面,也看得出他对刘宋道,确实是十分尊敬和仰慕的。

又过了半个小时,只听外面一阵敲门声。张锦阳脸色一喜,连忙跑去开门,果然发现刘宋道站在门外,只是,孙阳和方鼎却不见了踪影。

而且,此时刘宋道脸上也显得有些凝重,不像昨天那般轻松自如。

张锦阳年老成精,自然从他脸色上看出不对。连忙问道:“恩师,我那两位师叔怎么没来?”

刘宋道进到院子里,看到林进,对他打了点了点头,突然道:“林老弟,锦阳,我在盛都,恐怕不能久留了。今天。我就是来向你们告别地!”

听到这话,张锦阳微微一颤。连忙发问,“恩师,发生什么事了?”

刘宋道沉默片刻,这才道:“最近南方似乎有些邪道中人在制造恐慌,不少普通老百姓都受到了一种怪病的威胁,我那两名师弟在得到消息后,已经连夜赶过去了。

至于我,到这来一来是跟你们说一声,二来,对张清辉的事,也要有个交代。

虽然只相处了一天,但张清辉这孩子心性仁厚,是个不错的苗子,等下我教他点东西,至于能领悟几分,到底跟我有没有缘分,就要看他自己了。”

这时,张清辉也在一边,听到这话却是有些莫名其妙。

然而张锦阳却是听得大喜,连忙把张清辉拉过来,“还不谢过祖师爷!”

张清辉虽然还没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刘宋道的言下之意,显然是要给自己一些好事,连忙就是一礼,向他谢道:“清辉谢过祖师!”

见到张清辉眼神中的迷茫,刘宋道微微一笑,脸上显出几分慈祥的光彩来。

“不必多礼,如果你能把我教你的东西学会,那以后你这称呼就要改一改了!”

说着,不待张清辉明白过来,他又对林进道:“林老弟,我们师兄弟此次来盛都,最大地幸运就是遇见你了,可惜相聚日短,这段时间内不能与老弟畅谈论道了,只希望日后有机会再与老弟相聚。



林进点了点头:“老哥们的品性,也让林进十分佩服,只是不知道,老哥这次遇到的麻烦,可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若有的话,我反正也是无事,正好与你一起去看看。”

刘宋道笑道:“只是一些小事罢了,前日与老弟论道之后,我们师兄弟都大有收获,本身修为虽未增长,可对于那真言地运用,却是又强了几分,你也知道,我师兄弟三人本事,大部分都在这真言上面,想来对付几个邪道中人,是没有问题的,就不烦恼林老弟你了!”

刘宋道言语间笑得十分轻松,然而林进却隐隐感受到,事情似乎并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不过既然对方说了不要自己帮忙,那么自有他的道理。

何况,他们师兄弟真言发挥出最大威力地时候,恐怕还要胜过自己一些,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也就没有继续问了。

刘宋道说完之后,脸色蓦地一沉,对张清辉道:“清辉,你跟我进房一趟!”

清辉见到祖师脸色突然变化,心中也不禁一沉,不敢多言,连忙跟着刘宋道朝房里走了进去。

林进知道。这恐怕是刘宋道要教他一些什么东西,于是便跟张锦阳在院子里等了起来。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只见刘宋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微微笑着,显得有些满意的样子。

一进到院子里,他就对张锦阳道:“锦阳,我教了清辉一些东西,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要闭关领悟我教的那些东西,你每隔一段时间,就让人给他送点吃的,明白了吗?”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