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帝尊,属下发现李华堂踪迹!”鬼城之中,一名小鬼跪在鬼帝面前,浑身都冒着黑焰,显得极为兴奋。

在他上面,一尊巨大黝黑的魁梧身躯正安坐在一张装饰得无比华丽的座椅上,其身躯比起这名小鬼来,竟是大了十数倍,在他身周,更有一团团幽然的鬼火绕着他的身体缓缓流转盘旋、上下飞舞,显得异常诡异。

在他头顶,一顶悬着数十条珠帘的帝冠微微颤动着,发出一阵闪耀的光芒。

他,便是当日与林进一战,打得林进落荒而逃的鬼帝刘武。

“说!”

听到李华堂的消息,鬼帝眼中冒出一股绿幽幽的火焰,将目光投向了小鬼。

自从那天与那名叫做李华堂的年轻道人一战之后,除了命令无数小鬼去探寻李华堂的下落外,鬼帝自己一直修养生息着,用以恢复那天一战对于灵魂上的损耗。

也亏得是如今的年代,人口基数大,虽然并没有爆发什么战争,可每年死去的人数,同样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正因为如此,那种源源不绝的死魂气息,也让鬼帝吸收了,迅速的补充本身的消耗。仅仅只有半年时间,他的实力,便恢复到了战前的模样,而且又经过半年的闭关修炼,他久未进步的修为竟然又进一步,有了新的突破。

他知道,这次的突破,是由于与那名道人一战后,有了新的领悟,这才突破之前修为的。

说起来,也算得上是那道人无意中对自己做出的好处。

可是,那道人不但毁去自己多年炼就的法宝玄冰狱。更是夺去自己成道的希望,也即那名小女鬼。临走之时,更是将自己营建之鬼城破毁大半,这等仇恨,却是比直接在他面前打自己一耳光还要难堪,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奇耻大辱,又怎么能不报。

因此这一年来,他一直都在派手下鬼魂寻找那自称李华堂地道人的下落。只是。就连他亲自去问修道界一些与他交往不错的修道者,也没有问到有关李华堂的消息,而手下的鬼魂,更是没有找到半点线索,就算是找到几个叫做李华堂的人,也不过是与那道人同名而已,根本只是没有半点修为的凡人。

到这时,他还以为那道人已经躲到海外去了。也只有海外,他的手才伸不了那么远。

却不想,在今日居然有小鬼报告他地消息,这让他兴趣大起。

看到鬼帝投过来的目光,小鬼身上魂焰不觉发出一阵颤抖。不过马上就平息了,恭恭敬敬的向他道:“启禀帝尊,属下有看电视的爱好,今日在观看一则新闻时。看到那名叫李华堂的道人出现在电视新闻中,似乎还是一名什么神医,属下不敢耽误,马上就来向帝尊禀告来了!”

“哦?”鬼帝双目中幽光一闪,一道惨绿的光线顿时从双目中射出,直接投入小鬼脑袋中查看起他的记忆来。

他发现,在最近一段记忆中,果然出现了李华堂的身影。无论是模样,气质,都与自己所见那人一般无二。而那小鬼,在被鬼帝那道绿光射中之后,便只觉得浑浑噩噩,神志不清起来。

收回绿光,那小鬼又恢复了正常,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鬼帝露出个阴森地笑容。阴恻恻的道:“你做得很好。先下去吧!”

说着一挥袖,一团蓝芒便从他袖袍中飞出。融入了小鬼体内。

小鬼得到蓝芒,只觉浑身一震,整个灵魂不住的颤抖,竟觉修为在一刹那间凭空长了三成,心下大喜,连忙跪拜磕头,高呼三声“谢帝尊”,无比恭敬的退去了。

“盛都中医院!桀桀桀桀!”在小鬼退去之后,鬼帝刘武喃喃的念了一句,无比阴森地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建水一家小店内,一名肥肥胖胖的厨子模样的人正悠闲的躺在躺椅上,无聊地看着电视。

在他旁边,一名俏丽的女子却在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做汽锅鸡所需的食材。

看到胖子悠闲的模样,那名女子撅了撅嘴,不满的道:“爸爸,看人家这么忙,也不知道帮人家一下,就知道看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嘛!”声音中一种说不出的清脆娇悦。

胖子听到女儿不满地语气,笑呵呵的看了他一眼,道:“黑妞啊,这叫偷得浮生半日闲嘛,现在有没客人,就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如此俊俏的一名女子,不知为何,却被他甚没品位的叫做黑妞,不过,看她的样子,却是对这称呼并不在意。

然而,还未等胖子说完,他就被电视中一个画面吸引住了。

电视中,主播的声音正在响着:“让人惊叹的是,这四名神医中的其中一人,年纪竟只有二十多岁。”与此同时,画面中,出现了林进在记者地摄像机下躲闪地镜头。

一刹那间,胖子就被这个镜头给吸引住了。

突然发现爸爸没有说话了,被称作黑妞的女子疑惑地往电视里看了一眼,只见不过是一相貌普通地年轻人而已,便道:“不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嘛!还什么神医,现在的记者,真是爱吹。”

然而她爸爸却不想平时一样面对她的调侃反驳几句,而且不知怎的,他此刻的脸色,居然阴沉得似乎能结出冰来。

看到往日和和气气的爸爸突然变作这幅模样,黑妞心中不觉跳了一下,连忙问道:“爸爸,怎么了!”

就在转眼之后,他的脸上,又显出一团和气来。

黑妞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就不再理会了。

只是到了傍晚的时候,吃过晚饭后。胖子一脸和气的对女儿道:“陈锦那,爸爸我今天晚上要出去一趟,你早点睡吧!”

“哦!”一般来说,每当爸爸称呼自己真名时,陈锦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于是也没说什么,只是对他道:“早点回来啊!”

胖子点了点头。也没有带什么东西,就这样出了门。

然而刚一出门,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胖子脸色一沉,身上气势陡然一变,一股庞大而又恐怖的气息从他肥胖地身躯里发了出来。

往天空瞅了几眼,他两条结实有力的腿往地上一踩,竟离地飞了起来。无比快速的朝天上飞去了,不多时,就变成了一个小点,再也看不见了。

经过一天的忙碌,林进和张锦阳总算是把今天要治的那些病人都给诊治完毕了。对于林进来说,这并没有什么,然而对于张锦阳来说,耗费的精神却着实不小。每一个病人,都要细细过问,最终得出病人患的什么病,并给出治疗的药方来。若不是前日被林进用真气给他体内疏通了一番,把整个身体都调理了一下,他还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承受下来。

也正因为如此,眼见着林进说治疗好那些病人后就要离开了。可他却十分地不舍。

不过,林进也说过,只要能坚持练那套拳法,自己的身体应该会一天比一天的壮实,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神奇,不过希望如此吧。

因为张清辉要闭关修炼,不喜欢雇佣人的张锦阳没有办法,只得在外面叫了外卖。给他送了一份。而他与林进。则随便找了家小饭馆吃完了事。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晚上。看了一会电视,与林进又交流了些医术心得之后,不到八点半,张锦阳就早早的入睡了。而林进也在凝神静气的打坐,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无知无觉的奇妙状态。

又是一天无雨,虽然已是冬季,有些寒冷,却因为临近过年地缘故,盛都这座大城市的夜里,还是显得非常的热闹。

不少摆小吃摊的,就是因为到了夜里才会生意兴隆,因此一个个的把小摊摆了出来,做着各种美味地小吃。

弄得在小吃街上逛着的人,闻到那一股股诱人的香味,只觉整个城市都飘满着一种让人感到馋的味道。

其他地方,更是灯红酒绿。迪吧里,歌厅里,年轻人们或疯狂地扭着身姿,或扯开喉咙吼着歌,显得充满了活力。

至于有些**,更是上演着一幕幕激情好戏。

然而,当时间地指针指到晚上9点半的时候,盛都市某条公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龙袍里的男子。

那条公路上,车流、人流都不是很少,又逢夜间高峰的时段,更是显得热闹繁忙。

然而,不知怎么回事,那名身穿黑色龙袍的男子走在公路上,却没有一个人对他古怪的穿着感到奇怪。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在公路上还有这样一名男子。甚至,还有人直接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而不自知。

一路在公路上走着,鬼帝刘武的脸色显得十分阴沉。

对于盛都,这个靠近自己治地的城市,他还是十分熟悉地,只是,那李华堂既然敢在公众面前出现,那么他的实力,必然也恢复完全了,而且,他的那个如云一般的奇怪法宝,让他颇为顾忌。虽然如今刘武的修为比起以往更强了,可是没有最趁手的法宝玄冰狱,而且又不是在鬼城那个老巢里,想要对付李华堂,他可没有完全的把握。因此,他才没有在刚一得知林进下落的时候就跑来这,而是选择了在夜间阴气最重地时候来到盛都。

不过,敌在明他在暗,这接下来要进行地战斗,倒是方便了许多。

抱着一种下阴手的想法,鬼帝发出一声阴阴地笑声,几个倏忽之间,盛都市一条条街道,乃至一户户人家里面,都出现了他的身影。不过,都是微微闪了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按照在那名小鬼记忆里看到的地方,很快,他就来到了中医院。

修道者都有搜魂**,他这名鬼帝自然更加精通这一神通,找到一名看似大夫的人,发出一抹肉眼看不见的绿光。很快,他就得到了自己想要地信息。

虽然,在中医院,就连张锦阳都没有告诉大家林进真实的名字很身份,可林进住在张锦阳家里的事,却还是被大家无意中知道了,探查出张锦阳住宅的位置之后,鬼帝刘武倒是没有对那名大夫下毒手。只是阴阴一笑,就在医院里消失不见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