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林进是用什么方法瞬移开来的,然而他一次一次躲过自己的杀手却是不争的事实。

鬼帝并不愚笨,见到接连数爪都无法抓到他,当即明白,用现在这种手段,只会给对方恢复的时间。

“呜呜呜呜……”

毫无半点征兆的,在鬼帝身周,突然响起了一阵异常难听的哭泣声,像一道道无形的波纹般,直朝四面八方传了过去。

鬼哭!

这声音,就像是万千绝望到极限的人若悲若诉的哭声,传递着一种死亡的气息。与此同时,周围幽暗的空间里,又出现了那些亡魂一张张绝望无助的脸。

整个城市的上空,都似有一种阴风在呼嚎着,凄恻无比。

刹那间,林进就感到有一种覆盖整个空间的诡异力量从这哭泣声中发出,他的身体一接触到这种波动,立刻感觉僵硬起来,同时他的思维也感到隐隐有种绝望的情绪在困扰。

就连整个空间的空气,也在这种哭声发出之后而变得凝滞起来。

感应到身体和精神发生的这两种变化,林进顿时一阵心悸。都已经布上两层防御了,然而这声音还是能穿透进来,可见这诡异哭声的厉害。

可以想象,若是没做准备,那么此刻的自己,恐怕与先前一般无二,都要陷入了那种极度的被动中去。

正要化解体内的这种不良状态,突然之间,林进就见一个黑影朝自己扑了过来。

“不好!”想都没有想,意识力量顿时笼罩住自己,同时出现在旁边另外一处空间之中。

身形马上在当地消失,又在另外一边显现出来。

呼!

在原地,只见一道爪影透空而过。鬼帝幽暗的身影由虚而实,渐渐浮现出来。然而瞪着林进那比自己还要鬼魅妖孽的身形,鬼帝却震惊了。

怎么可能?难道,鬼哭竟没有对他产生半点影响吗?为何这可禁锢一切的音波,竟让他还是能如此自如的移动?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哭声能禁锢空气,物质,却无法禁锢精神。若是林进是依靠本身的速度来飞行。

那自然是将他禁锢住了,甚至是现在,林进想要动弹一下,也会感觉到一种极大地阻力。然而,他躲避鬼帝却并不是依靠本身的飞行,而是隔空移物的神通。

只要精神所在,那他便可以瞬移到自己想要到的那一点,而没有形体的约束。

哭声依旧源源不绝。然而看着林进的身形,鬼帝却有些失去了杀他的信心。

这鬼哭,可算是他专为那些速度胜过他的敌人准备地一大杀手锏,只要一经发出,当即产生一种极强的禁锢力量。

就算本事再高的人,也要受到这种力量的影响,从而减缓速度。

可是这种能力,却在林进身上失效了。

他完全不明白。林进是怎么动的。

若是接触不到他,又如何杀他?

无意之中,林进灵机一动把隔空移物神通运用在自己身上,却为自己找到了立于不败之地的途径。

只是,这种不败,还只局限于小范围里,因为他能将自己移动的范围,也仅有这么远而已。

半空中。林进的身形就如一座沉稳地山一般,压在鬼帝心里。

虽然一直占据着上风,而对方除了刚开始对自己打出的那招外,就再没有出手过了。

然而鬼帝却完全感受不到胜利的希望,他知道,若是不能破解他那神奇的躲闪方法,自己将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不过,杀他之事。势在必行。具备如此神通之人。既然已经成为仇人,若不杀之。日后必成心腹大患!

感受到林进如今的厉害后,蓦地,鬼帝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林进静静地悬浮着,精神力已经完全融入于空气当中,甚至在鬼帝的身周,都布满了他的精神力。

短短的时间内,他又一次加大了精神力和真气护罩地防御,彻底将那种哭泣声隔绝开来,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这一切,还要多亏得灵珠手环对于精神力的高速恢复,若没有灵珠手环里神奇能量对精神力的恢复作用,他还真不知道,现在落到了什么地步。

而这时,鬼王却再一次发动,见鬼哭无法对他构成影响,鬼帝自是不会再浪费宝贵的精神力。

“鬼城招来!”

面对遥远的鬼城方位,突然间,鬼帝遥遥招了招手,面色肃然的念出了四个字。

林进正不明白他想干什么的时候,突然之间,他只感整个天地都似乎晃了一下。

并不是真正地晃动,而是精神的晃动,因为在遥远的地方,只见一座漆黑而又巨大的城堡缓缓自天地之间升了起来,以一种似乎缓慢,却又急速无比的方式朝盛都飞来。

一座如此巨大的城市在天空中飞行,就连天地元气都不禁为之起了波动。

震撼!

这时,位于蜀地境内的数个修道门派,同时感受到一个滔天般的阴森鬼气自某地出现,直朝盛都飞去。

“是刘家那个老鬼,他想干什么?他疯了吗?竟然把鬼城都搬了出来,就不怕引发大乱吗?道迅,快去把你师叔叫起来,哦,还是先别管他了,他此刻必定也知道了。

你好好待在派里,我先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他奶奶地鬼界中人,也太嚣张了,莫非有个鬼界至尊,就不把我们这些门派放在眼里了吗!”

话音刚落,自青城山某处隐秘道观里,一道剑光冲天而起,直朝盛都飞了过去。没过多久,在那家道观里,又有两道剑光飞起。朝先前那道剑光追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峨眉山地数个山头,也有几道剑光飞起,若流星赶月一般,朝盛都急射过去。

酆都平都山内,外部是一片祥和的森林,然而内部空间中,却是一片鬼气森森。无限阴寒,一座比刘武地鬼城还要大上十余倍的阴城便处在这座山的下面。

城中,有一座建造得无比雄伟的宫殿,此时,宫殿之内,只见一人头戴皇冠,身披皇袍,与刘武一般。

都是帝王打扮,只是,他地身躯,比起鬼帝刘武来,却显得更像一个凡人。除了身便偶尔飞出一阵阴风之外,就连面色都显得有些红润。

感应到刘武鬼城突然飞起,那人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继而。微微笑了起来。

“会是谁呢?居然逼得小武把鬼城都动用起来,有趣,有趣!”喃喃念了几句之后,他突然对着了无一人的空地上一招手:“鬼方,你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遵命,陛下!”陡然间,只见宫殿下方。一道人影出现,对着身穿皇袍那人无比恭敬的拜了一下,随即消失在空气中了。

盛都上方,几乎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那座鬼城就移了过来,压在整个城市的上空,覆盖了整个城市三分之一大小的上空,使得整个城市的空气都显得阴冷起来。

星月也变得黯淡起来。

只是。在林进这样开了法眼的人地眼里,这座鬼城显得无比恐怖。

气势惊人,然而在那些普通人的眼里,却只不过是天空变得暗了些,身上突然冷了些,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桀桀!李华堂,能逼得本帝再次动用鬼城的力量,你足够自豪了!桀桀,在外界空间里,你能躲过本帝的攻击,在鬼城空间里,本帝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哪去!”

说话间,之间庞大无比的鬼城往下一压。

林进悚然一惊,就想移开,然而这鬼城所覆盖的范围如此之大,他移动的距离,最远也不过百余米,又怎么能躲得过去,一下就被罩进了鬼城之中。

仿佛置换了一片空间般,刚被鬼城罩中,他就感到原来感应到的一切东西都消失了,包括空气,包括脚下地盛都市,都完全不同了。

所见的,只有一阵阵呼号的阴风,以及无数张在空气中不断浮现消失的白色烟雾,另外,就是若隐若现的鬼城建筑了。

鬼城仍旧是那个鬼城,包括建筑物,都与一年前他所见地那个并无二样,只是城中原本繁忙的景象,却全都没有了,只剩下孤零零的空城一座。

而且,他还感到,这座城中的阴气,比起一年前还要重了三分。

一种莫大地危机感在他心中出现了。

这时,通过对灵珠手环里灵力的吸收,林进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一半,尽管还未到全盛时期,不过三脉七轮,乃至头顶那道沟通天地磁场的线,却已经能够感应到了。

没有丝毫犹豫,他就将一大部分精神力散发到了整个空间之中,探测着刘武的位置。

桀桀桀桀!

突然之间,一阵恐怖诡异的笑声从城市某处传了出来,继而又消失。

林进的精神力连忙往声音往那里一探,果然发现,鬼帝刘武就站在那里。

那里,却是鬼城正中一座最高的建筑之上。

看到他的身影,林进发现,他地体型竟比在外面时要大了三倍,原本被精神爆炸的冲击毁了三分之一而变得黯淡几分的体型,此时也变得凝聚起来,仿佛凝成实体一般。

不过,这却吓不倒他。

感到精神力已经恢复一半,林进睁开眼,朝刘武飞了过去。

“鬼帝,你弄出这么大声势,不会只是为了在这傻笑吧?”

林进发出一阵嘲笑,站到了离鬼帝只有十米之遥的地方,与此同时,他的手上,却突然多了一道灵符。

然而鬼帝却并不把他的嘲笑当一回事,反而面目显得十分冷静,就好像刚才那阵笑声不是从他嘴里发出的一样。

“李华堂,这是烈火符吧?没用的,到了这鬼城之中,就算你把一年前你那神妙无比地法宝祭出来。

也是没用地!说起来,还要多谢你啊,若不是你,本帝也不会把那万千亡魂吸收掉,构造出现在这座鬼城来了!”

“哦!是吗?”看到鬼帝冷静地表情,林进微微笑着,手中却发出一道真气,引动符中力量。朝鬼帝丢了过去。

那一道烈火符,乃是他一年前与鬼帝一战,未使用完地一道符咒。这种符咒的威力,不但跟符咒本身蕴含的威力有关,也跟使用者的修为有关。

在一年前,这道经过火性灵力蕴养的灵符威力就非同一般,现在林进真气修为远比那时精深,此刻使出。更见威力。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