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杀?为什么?”

听到云明说不该杀鬼帝,他顿时感到一阵疑惑,暗道:难道就只许鬼帝杀他,不许他杀鬼帝?

静松连忙解释道:“你难道不知道吗?这鬼帝,因为成鬼年月早,一身修为在鬼界中也称得上是顶尖,因此性格一直十分孤傲,即便是鬼界中人,对他喜欢的也没几个,他在鬼界之中,便像一头独狼一样,很少有什么知交。

不过,你可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杀他了。”

“而且,就像我们修道者有修道同盟一样,鬼界一样有鬼修同盟。在数百年前,修道同盟和鬼修同盟便互相约定,双方不可互相杀戮。

不过,这些年来,这条约束也是形同虚设了。”

静松在一旁解释得慢条斯理,然而林进却看得出来,这静松老道在说起鬼界的时候,眼神中却露出一种微微的愤恨之色来。

不过他眼中神色一闪而没,林进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不过听到他这么说,却不由打断他的话道:“道长,既然您说修道同盟和鬼界同盟的约定已经形同虚设,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杀那鬼帝刘武?”

静松微微一笑,抚了抚颏下黑须,答道:“虽然双方的这一约定已经形同虚设,却也有一个双方默认的规定,那就是,双方真正的高手,尤其是一派之主,不能互相杀害,这一点,也是维持双方道统传承的一个基本法则。

而那鬼帝,便是鬼界的一个门派之主。”

“原来如此!晚辈受教了!”听静松说完,林进有些明白了,不过神色间还是一脸平淡的样子。

见他如此淡然的神色,静松哈哈一笑。道:“道友无畏之心确实让贫道赞赏,不过,修道者同盟也好,鬼界同盟也好,可不完全是个名头。

发生一派之主被人杀害之事,若是没人追究还好,要是有人追究,引得鬼界执法者追杀。那就是我们,也不能帮助你了!”

“鬼界执法者?他们实力如何?”听到这个称号,林进又一次感到疑惑。

“那鬼界执法者,乃是鬼界真正有大修为的鬼修,无论哪一个,都要胜那鬼帝三分,尤其他们还有一种合击之法,若是遇到大事。

数人同时出动,恐怕就是以贫道等人的修为,也只能望风而逃了。”

“而且,若是遇到连鬼界执法者都无法解决地事,那么。他们就会上报鬼界至尊,就有可能引来鬼界至尊的出手!”说到鬼界至尊,不但静松,就连另外四人的脸色。

也变得有些畏惧和严肃起来。

“鬼界至尊?是什么样的人物?”见到他们神色如常紧张,林进也隐隐感到有种压抑的感觉,毕竟,能让他们如此郑重对待,甚至还有些畏惧的鬼,显然不是一般的厉害。

果然,静松幽幽出了口气,接着答道:“那鬼界至尊。

乃是所有鬼修中实力最为强大和神秘的一个人物,也不知是由什么灵鬼修炼而成地,不过据说,他的修为,早已达到了与天地同化的程度,具备的威能,简直不可思议。

”说到这,他叹了一口气。又道:“在我们修道界。恐怕也只有昆仑的那一位祖师能与之抗衡了。”

“天地同化?”林进心里暗暗咀嚼着这四个字中的意思,暗想着与天人合一的境界有则什么样的区别。不过,不到那一层次,体会不到那种境界,就算再想,也是想不明白。

反而,在听到这四个字后,对于鬼界至尊这个鬼,因为没有接触过,他倒是并不怎么放在心里。

这时,灵云安慰他道:“不过,道友你尽可放心,鬼界至尊,至少也有五百年没有出现了,只要你能躲得过鬼界执法者地追杀,过得十余年,想来就没事了,那些鬼界执法者,毕竟本身也是要修炼的,不可能随时追杀你。

只是,对于这一点上,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贫道等人,却是帮不上你。”

林进淡然一笑,道:“诸位道长先前助我之德,我铭记心中,岂敢再做要求。倒是提醒之恩,却让我又欠下诸位道长一个恩情了,也不知何时才能报答!”

“报答倒是不必,那刘武将鬼城召到凡人城市上空,本就违反了法规,贫道等人出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虽然知道了道友的姓名,贫道等人却还不知道友师出何门,怎么年纪轻轻,就有了这般修为?贫道等人,却是感到十分好奇呢!”

林进在洞玄派的洞府之中看了那些秘闻之后,对修道界门派已经有了个清醒地认识,自是不会像以前一样,直言自己是一名散修,于是道:“虽然无心向各位隐瞒,可在出师门之前,我师父明确交代,外出行道,不可对外人提起师门来历,诸位道长,抱歉了!”

林进抱了抱拳,显出十分诚恳的样子来。

静松摇了摇头,微笑道:“既是令师的交代,我等也不能勉强,能教出道友这样的人来,想必,令师一定是一位处于修道巅峰地修道者吧!”

他这么说,却也有一种试探之意。

因为,如今的修道界,除了鬼界至尊和昆仑祖师那一层次的,修到离与天地同化境界只差一步的,便只有寥寥十余人,这些人能达到的境界,便是如今修道界公认的修道巅峰。

其中却只有四人是潜修的,若是他们里面的一个,那便很容易就能得知他大概地身份了。

林进本来就没有师父,对他这问题,却是既不否认,也不肯定,只是微笑以对,而这,就更让他们五人确认他是那几人中其中一人的徒弟了。

“既如此,倒是我等多虑了,此地靠近酆都边缘,我等也不方便久留,道友若是无事,可来青城一游。贫道这便告辞了。”

这时,只见酆都方向,突然爆发起几团不弱的鬼气,朝这飞了过来,静松见状,便向林进告辞。

另外几人也道:“若道友有空,可来峨眉一游!”

林进自是连连点头,向他们表示了谢意。

说完。当即,五人掉转飞剑,流星一样朝天边飞去了,倒是闪得比什么都快。

林进也感应到了那几团鬼气,自是不会留在原地,也隐匿了形迹,朝着盛都市的方向,一下就飞了过去。

此时。在他们交战附近的一座山头下,在他们离去之后,突然一个脑袋从一个土坟里冒了出来,望着那五名道人离去的剑光阴阴一笑,也在原地消失了。

酆都那座比刘武鬼城还要大的鬼城宫殿之中。那名帝皇模样地男子依旧悠闲地望着那漆黑地天空,突然间,一个幽影自他面前十余米处显露出来。

“鬼方,小武那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禀告陛下。鬼帝招去鬼城,是与一名修道者在争斗!”鬼方恭敬的答道。

“哦?结果怎么样?”

“鬼帝战死了!”鬼方淡淡地答道,脸色一片平静,就好像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那名皇帝样男子脸色不禁为之一变,然而过了一阵,他又微笑了起来:“有趣,有趣。小武与修道者争斗,居然把命都丢了,确实有趣。

鬼方,你去通知一下那些老鬼们,呵呵,枯燥了这么多年,看来,又要有好戏看了!”

虽然一直称呼刘武为小武。似乎显得十分亲热的样子。可在听到刘武死去的消息时,他却一点也不显得难过。反而有些高兴了起来。

鬼方听到他地话,依旧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应了声“是”,就消失在他面前了。

………………

杀了鬼帝刘武,林进心中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心境到了他这种程度,无论是对于别人的生死,还是自己的生死,早已经不会生出激动的情绪了。

不过,这却并不代表他漠视生命,相反,因为静松等人的警告,让他的警觉心提高了不少。

一回到盛都,当他飞到张锦阳住宅上空,就要从屋顶穿墙进入自己房间地时候,突然间,他感应到一丝不对劲。

当即,他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因为他听到,在院子里面,虽然看不到人,却有一个无比缓慢的呼吸声,以及一个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这呼吸和心跳,无论是哪一个,间隔的时间都十分的漫长,一个呼气地声音,足足有三四分钟都没有停下来,而那心跳声,更是到现在为止只响了一下。

这两个声音,无论哪一种都无比的细微,在这城市中隐约传来的汽车喇叭声中,可以说就算是拿最好的声波感应器来测,乃至带上最好地助听器,恐怕也发现不了。

而且,就算是在平常,林进也决然不会发现这个声音。

然而刚刚与鬼帝进行过一场战斗,又听了静松等人对他的警告,他的感应已经提高到一个十分警觉的地步。

不说时刻都用神念做着扫描,可对身周环境的感应,还是到达了一个无比细微的地步。

这两个声音,他知道他绝不会听错,于是连忙动用神念,在院子里声音传来的地方扫描起来。

果然,神念刚一发出,他就发现,在院子的中央,此刻正隐藏着一名身躯肥大地胖子,此刻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张锦阳的房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隐身术!

林进当即明白了过来,这人是施展的隐身神通。

而且,在看到他相貌的同时,他就知道了,这人是谁。

——黑大!

见到黑大,林进心下不禁发出一声冷笑来。看来,今天的仇人,是凑一堆来了!

当初被他打落地下河,险些丧命一事,林进可一直都没有忘记。不过,因为大难不死后修为不到家,而且也不知黑大住处的缘故。

他这才没有去找这个拿自己亲人作为威胁的修道中人算账。

却不想,没有在家乡遇见他,却在千里之外地盛都遇见了他。想来,定然又是无意中被他看到电视中地自己的原因吧!

而且,看他现在地情形,若不是想要暗算自己,就是想再次利用张锦阳来威胁自己。

“既然杀了一个,又何妨再杀一个。

你要送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心中暗暗说了一句,林进似乎是受到惊吓,突然从屋顶上的半空中显出身形,以对他来说不快不慢的速度,当即就朝天空飞了过去。

听到破空之声,黑大顿生感应,一抬头。当即发现正在“逃跑”的林进。

“别跑!”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顾不得再隐匿,黑大现出身形来,当即朝他追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