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感应到灵符被引燃,心中焦急之下,意念便无法完全集中起来,无法进入那种物我两忘的境界,因此这蜀地自然也就进入不了那种极限状态。

然而手中有金陵剑,这把剑,却实在是一把飞剑,握着手中时,林进明显感觉到,自己飞行的速度,至少快了三成,虽然比不上那种极限速度,然而也是极快的了。

而且,在飞行之时,林进总是感觉到,在金陵剑之中,似乎存在一个具有无比灵性的东西,速度越快,那东西给他的感觉就越灵动。

只是,一旦他发出神念,进金陵剑中探查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感应不到了,不知怎么回事。

有对灵符的感应指路,一路飞去,林进倒是没有走半点冤枉路,飞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在前方下面,便见一座雄伟壮丽的山出现眼中。

山中云雾缭绕,似一片海洋般,显得波澜壮阔,而那些奇峰怪石便自那云雾中露出一个峰尖来,若隐若现,恰似一副山水水墨画一样,显得无比的超尘脱俗。

林进感应到,那灵符燃烧之处,就在这座山中,他顿时知道,那便是黄山了。

手中宝剑一震,速度再次加快,往山中呼啸着飞了过去。只是,身形却在降落之时悄然无声的隐形了。

这黄山,也是一个旅游胜地,人流量也不少,若是被人看到他御剑飞行的样子,却是不好了。

飞下来,进入山中,林进只觉眼中豁然一亮,景观比起在天上又有不同,给人眼中一种极大的视觉冲击感。

这黄山。

范围也是极大,光山峰就有不少,若是平常人想要在这莽莽山中寻找一个人,绝对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然而他却是顺着那种淡淡的感应,飞在这山峰云海之中,直接朝灵符引燃处飞了过去。

飞行在这山峰云海之中,虽然是在寻人。但林进还是感觉到,无论是这山峰也好,还是云海也好,其间都充盈着一种氤氲灵气,令人感到无比惬意和舒适。

尤其是那云海之中,灵气更为活跃,就像那云雾,都是由灵气凝聚而成一般。简直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按照这种灵气的凝聚度,恐怕也只比九折沟那块地方地灵气要弱上几分,但论及范围的话,那就要大得多了。

只是越靠近山路的地方,这灵气就越少了。不知怎么回事。

林进此来是为寻找林振邦他们的,虽然感应到这黄山云雾中灵气的充盈活跃,却并没有心情去研究,微微停顿了一下。便往云海深处飞了进去。

黄山,三山五岳之一,乃华夏少有的一座集各山之长的名山,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衡山之烟云,庐山之瀑,雁荡山之巧石。峨眉山之秀丽,黄山无不兼而有之。

徐霞客曾游天下名山,到黄山之后,也不禁发出“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感叹,可见黄山之景,是何等地震撼人心。

黄山,可以说以说无峰不石。无石不松。无松不奇,并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著称于世。山中更有奇峰七十二座。

集天地之灵气于一身,气势磅礴,雄姿灵秀。

谈老爷子等人来黄山,也是冲着黄山的名头,以前身体不佳时,很少出来,如今一出来,黄山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目的地之一。

四人要游遍天下,也不像一般人出游那样急躁,只有那么数天假期,慌慌忙忙的与许多人挤在一起,赶着时间登山,倒不像是旅游,而像是锻炼身体。

真正的景观没看到什么,山中的灵性也没有体会到,倒是汗流满面的活动了一下手脚,照了几张相片。

他们四人,除去谈老爷子和林振邦外,无论林辰还是许易,身体状况都远非常人能比的,就像许易,从蜀地依靠步行,走了数千里来到长沙寻师,甚至都不觉疲惫,因此这种爬山涉水之事,对于他们来说便如寻常人饭后散步一样轻松、简单。

就连谈老爷子和林振邦,在服用了林进地丹药之后,身体就像年轻了数十岁,无论体力还是精神,都充沛之极。因此,爬起山来也不觉得怎么累。

一路爬上来,也不像一般人一样坐车什么的,都是依靠步行,谈笑风生的走了上来,远没有一般人那样爬几级台阶,就气喘吁吁的样子,显得极其惬意。

此刻,正是他们爬到半山腰的时候,然而由于张锦阳那一通电话,却让林振邦他们担心了起来,连忙让许易引燃灵符,将林进叫来问事。

因此,山也不再爬了,只是离开游人旅经地地方,找了一处幽静的山谷休息等候。

这黄山,虽然已经成为一处旅游胜地,每日接待的游客,不知道有多少万人,然而毕竟是如此大的一座山,那些游人旅游,也不过是循着有台阶地地方游玩而已,无人的隐蔽之处,实在太多,谈老爷子等人到的那一处隐蔽山谷,便是林辰在那无路的地方找到的,幽深而又清净,一直待了一两个小时,都没有人来打扰。

就只等林进的到来了。

只是,虽然林进曾经交代,一旦有事就燃起灵符,然而林振邦和谈老爷子却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引燃这么一道符,远在千里之外的人就能感应到,从而前来吗?

不过,既然林进这么说了,他们也只好如此做了,总比完全没有联系林进的方式为好吧!

等了两小时,谈老爷子倒是不以为林进会如此快地赶来,折了一根树枝轻轻的把玩着,他忽然对林振邦笑道:“林老弟,若是林进有个手机在身,我们也不会如此费心了,有什么事。

直接打个电话去不就知道了,在现代社会,这手机,不比他们修道者的什么神通差吧?再远的地方,也是一个电话就到了。”

林振邦还有些显得忧心忡忡,听了谈老爷子半玩笑半认真的话,皱眉道:“我也劝过小进,让他带个手机。

可他总有他的理由,说是不想被人打扰,唉,这次来了,我再跟他说一声吧!”

林辰听了他地话,却是显得有些不以为然,作为家庭里与林进关系最为亲密的一人,他自然明白哥哥地道意。哥哥这样,是不想受家人牵挂,影响修炼啊。

只是,林辰对哥哥这样地作为有些腹诽。

既然生在这个世界上,只要心中还存在感情。那么,亲人朋友的牵挂,便永远不可能斩断,而修道者也与这个世界地人和事脱离关系。

正因为心中对他们还有着牵挂。哥哥才会留下几张灵符的吧。然而既要留下灵符,又不愿意使用手机,这又岂不是掩耳盗铃吗?

唉!或许哥哥是身在此山中,不识庐山真面目吧!

然而就在林辰正这样想的时候,突然之间,他感应到有一丝熟悉地气息出现在山谷中。

他不禁笑着对林振邦道:“爸,哥哥已经来了!”

声音刚落,在他们面前只见空气一阵波动。林进的身形,便突然现了出来。

只是脸色平静非常,望向许易时,显出几分不悦来。

许易见到师父这般神色,有些害怕,微微往林辰身后躲了躲。

“许易,为什么燃起灵符?嗯?”

见到他们没事,林进心中倒是松了口气。只是。无缘无故燃起灵符,却让他非常不满。要知道,他给许易灵符,便是让他用在关键时刻的。

如果没什么大事也要引燃灵符,便失去了报警的意义,如此一来,以后就算遇到危急的事,他也不觉得急的话,那可就误了正事了。

林进不生气则已,一生起气来,虽然脸色并未现什么怒色,却有种淡淡的威压散发开来,使得整个空气都有些凝涩了,尤其是许易,更是感觉明显,一身冷汗不知不觉就出来了。

“呵呵,小进,把你叫来,是我的主意!”林振邦感觉到气氛有几分不对劲,连忙叫住了林进。

“哦?”林进有些不解地望向大伯,然而心中还是有些不快。

不过,随着林振邦地开口,林进散发于空气中的那种威压,却是收了回来,让许易松了口气。

“是这样的,几小时前,张神医打了个电话我,说是你突然从他那里离开之后,他无意中看了下你给他的那张银行卡,发现里面有八亿人民币。

他怕你是抢了银行,犯了国家法律,这才离开的,他担心你出事,就连忙打电话给我,想让我问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进啊,那钱,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该不会真地抢了国家的钱吧?”

听到这里,林进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自己的不告而别,居然让张锦阳以为自己是抢了银行,犯了国家法律才离开的。

他不禁笑了起来,道:“大伯,这是没有地事。我离开那里,是另有原因,至于那钱,你还记得金昌珉吗?”

“金昌珉?这关他怎么回事?”对于这个绑架了许易,随后被林进抓住软禁起来的高丽棒子,谈老爷子自然记得,一听他如此说,连忙问了起来。

林进道:“那个金昌珉,在韩国也是个有身份的人,那些钱,就是他被我抓住后,用来赎身的钱。”

金昌珉用一亿美金赎身的事,林进并没有告诉过他们,却不想到头来居然造成如此误会。

“原来如此,倒让我们提心吊胆了好一阵。”

听到林进的解释,林振邦和谈老爷子都松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那我还是给张神医打个电话吧,免得他牵挂。”

苦笑着摇了摇头,林振邦拿出手机,给张锦阳打起电话来。

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张锦阳焦急的声音:“怎么样,联系到林进了吗?”

林振邦道:“张神医。林进是联系到了,我问过他了,那些钱,来路非常正当,你可以安心用。”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