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都是脚步如飞,一路观看着黄山的景色,浑然不觉时间过去。

然而,越是往上走,眼中所见的景色就越是美丽,尤其那云海,更是恍若人间仙境一般,一眼望去,只见山峰与云雾互相幻化,云雾起伏间,就像那山峰也在起伏一般,似海非海,意象万千,极其美妙。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间,只见斜上方显出一块巨石来,挡在路的前头,一眼看去,仿佛没有路了一般。

不过那些游人,却是依旧往上爬,消失在巨石后面。

谈老爷子见了,不由转过头来,对着林振邦笑道:“我猜,那巨石下面,定是有一个石洞。”

林振邦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这么高的山上,能有这么大一块石头,就值得惊奇了,石头上还有洞?我不信,或许,这路是从石头边上过去的吧。”

说话间,五人已已经走到能看见巨石根部的地方,一眼看去,果然只见在那巨石下面,出现了一个可以过人的大洞。

谈老爷子拍手大笑起来:“老弟,我说对了吧!”

林振邦也笑了起来:“还是老哥厉害。”

走到巨洞面前,几人又观赏了一番,啧啧称叹了几句,继续往上爬。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接下来,又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三个巨大的石洞,都在路中间,每个洞,都形状各异,极具趣味,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这时往山上一望,只见一座莲花形山峰突兀的立在上方,宛若新莲初开,仰天怒放,峻峭高耸,气势雄伟。在山峰的侧壁上,更有许多形似飞龙的松树,看上去心旷神怡,只觉大自然的造化,果然奇妙无比。

“这就是黄山绝顶,莲花峰了,走,我们上去!”见到山顶就在眼前,谈老爷子一挥手,又加快了往上爬的速度。

林振邦微微一笑,也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这两位老爷子,虽然身体恢复成壮年时的模样了,可这通往山顶的道路,乃是一条不足两人宽的蜿蜒小道,在一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林辰和许易身负照顾他们的责任,自然不敢不小心,连忙也跟在两人身后,走了上去。

倒是林进,依旧慢悠悠的走着。

云海依旧缓缓滚动着,在动与静之间,显得极其融洽,林进虽然在爬山,然而在这一刻,他的心神却也随之融入了这片黄山的景象之中,感悟着黄山这种充盈的灵秀雄峻之气。

当他爬到山顶之时,谈老爷子他们已经等候多时,一见林进,当即对他叫道:“林进啊,你怎么上得这么慢啊,来来来,陪老头子看看这黄山的美景。这云海的景象,果然还是峰顶看起来最奇妙,最好看啊!”

这时,莲花峰顶之上,还有数十名游客,或驻足观赏云海,或摆poss忙着照相,或在围绕峰顶而设的锁链栏杆边,将刻着自己与爱人名字的锁,郑重其事的挂在那锁链上,以求恩爱到老。如此种种,各不相干。

然而一听这个洪亮的声音自称自己为老头子,一群人顿时转过头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老头,能发出这样洪亮的声音来。

然而看到谈老爷子时,却发现这话原来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汉子喊的,顿时感到奇怪,不过别人自称为老头也好,什么也好,都不干他们的事,因此也只是奇怪的看了他几眼,就转过头去了。

而见到他们奇怪的目光,谈老爷子却是想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为什么引得大家注目。

林进微笑着走到他们面前,见到谈老爷子困惑的目光,却道:“老爷子,您现在可不再是老头啦!”

谈老爷子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不禁乐得哈哈大笑起来。

站在峰顶,在看这云海,又是别一番风味,但看起来,果然比在半山腰看时要舒服了许多,一眼看去,所有的景色,一览无遗。

或许,也带有那种终于爬上山顶,可以从容而又悠闲地看风景的想法吧,看着这起伏不定的云海,只觉心胸也平静了下来,似乎有种与这片山水融成一片的感觉。

尤其是,林辰和许易,在看向这片山水景色的时候,只觉得精神上似乎有种特别的感受,仿佛灵魂轻飘飘的从身体里飞出来,一直飞到那片云海中一般,飘然若仙,感觉无比奇妙。

渐渐的,两人只觉整个心神都投入到了这片云海之中,再也不属于自己了。

看着林辰和许易渐渐痴迷的神色,林进明白,他们是被黄山的这种灵性给吸引了。

在这种状态下,林辰和许易整个大脑的思维都是若有若无,似乎存在这个世界,又似乎超脱出去,而没有本体的存在一般。

而在这种状态之下,对于自然灵性的领悟,也是要远超一般修炼时的。

很快,林振邦和谈老爷子就从那种对云海的赞叹中清醒过来,想要发表些什么言论,对云海美景赞叹一番。

然而林进见他们要说话,连忙把手指摆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两人一见林辰和许易眼色迷离的情形,也反应过来,知道他们可能是进入了什么悟道的状态中,便不再说话。

然而,他们不说话,自有其他游客说话。

先前刚登上峰顶,见到这般美妙景象的时候,谈老爷子和林振邦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游客发出的声音,然而此时从云海美景中回过神来,顿时就感觉那些登上山顶的游客们的声音,吵吵嚷嚷的,倒把这神仙般的美景给破坏得一干二净,变得有如一个菜市场般。

如果林辰和许易没有在这时进入这种状态,他们倒也不觉得什么,因为别人说话,虽然破坏了这种美景,但别人自有别人说话的权力,你不能说什么。然而林辰和许易一进入这种悟道状态,偶尔听说过修道者悟道时被打扰,引发走火入魔的谈老爷子和林振邦,顿时就有些担心了,连忙走到林进身边,轻轻的问道:“林进,他们两个,不会被那些游客打扰吧?”

听到他两的问话,林进也皱起眉来,如果只是一般人,那么即便陷入这种痴迷的状态,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醒来。然而林辰和许易都是踏上修道一途的人,精神力量远比一般人强大,陷入这种状态之中,想要自动清醒过来,就有些困难了。

而且,若是打扰了处在这种状态中的他们,那么对他们精神造成的影响,必定也是十分大的。

看着这些依旧吵吵闹闹个不停的游客们,林进很快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能让他们影响到林辰和许易!

皱了皱眉,林进心里陡然一动,忽然间,从他眉心,发出一种使人宁静的精神波动来,刹那间便向四周蔓延开去,笼罩住了整个峰顶。

在峰顶,一开始,游客们还在大声说笑着,或评论着这峰顶美景,或说着什么其他事,然而就在林进那股精神波动笼罩住峰顶的那一刻,不知为何,他们都感觉到,自己的心情似乎渐渐变得平静下来了一般,再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情,只想静静的欣赏着难得一见的云海美景。

渐渐地,原本十分喧哗的莲花峰顶,因为游客们的安静,而变得寂然无声起来,剩下的,就只有那一缕微弱的风声,以及,松树枝叶随风摆动的声音。

就连新上来的,虽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受到林进那股精神力波动的影响,却也察觉到这峰顶的安静,感到了一种异样的情调,因此刻意放缓了步伐,生怕影响到这种安静。

看着山顶有闹到静,再看到林进悠然自若的笑容,谈老爷子和林振邦哪还不知道这是林进在搞鬼,顿时微笑着摇了摇头。

然而,在林进施放神念不到半小时之后,突然之间,他竟感到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精神力波动从云海深处发出,朝峰顶席卷而来,然而与林进的精神力稍一接触,便又立刻退了回去。

短短的一刹那之间,虽然林进的精神力波动与这股云海中突然出现的神秘精神力波动一触即分,但他还是感到了这股精神力的浩大。

这股精神力,虽然在强度上要略逊于自己,却透露出一种超凡脱俗的自然意味,其中所蕴含的意境,竟是像极了这黄山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意境,却不知,是什么来历。

在林进精神力波动的影响下,游客只是心情变得宁静,其他思维并没有受到影响,很快,一**看够了云海景色的游客下去,又有一**没到莲花峰顶的游客上来。

这峰顶上,也不知道换了多少群游客,终于,林辰和许易长叹一口气,从那种痴迷中醒了过来。

在他们脸上,都洋溢着一种自然的光辉,目光清亮而又具有生机,显得盈然有神。

见他们醒来,林进撤去那种神念波动,道:“你们,感悟到什么了吗?”

林辰和许易也都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从他们的眼神中,林进明白,他们已经领会到了自己的意思,不禁微微笑了起来:“那就好!”

没了林进精神力波动的影响,很快,山顶的这种宁静就被打破了,也不知是哪个游客最先出声,既然峰顶不再平静,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再遵守这种无言的约定,渐渐地,峰顶又热闹了起来。

黄山云海的美景虽然看不够,可是,山终究还是要下的。又看了一阵,五人便要往山下走,然而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道士突然从山下走了上来,也不看别人,一直走到林进他们面前,便施了一个礼,道:“五位施主,贫道有理了!”

黄山之上,也有不少寺庙和道观,多出这么一个道士并不出奇,其他游人见到这名道士打扮的中年人,也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然而谈老爷子和林振邦就不由得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俩真切的知道,林进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这名道士这么走上来,不找别人,为什么偏偏找上他们,显然是有什么蹊跷。

林进却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在黄山如此灵秀之地,灵气如此充盈,若没有几个有道之士隐居于此,那倒有些奇怪了,现在这个中年道士来找他们,或许,就与刚才所感应到的那个精神力波动有关。

于是林进微微一笑,回了一礼,道:“不知道长有何见教?”

中年道士道:“我家师祖于入定中,忽然感到山顶有大神通之人正在施法,一算之下,

方知有同道中人到了黄山,于是告知贫道来人特征,让贫道来迎,以尽地主之谊!”

“原来如此!”林进点了点头,心中也是对那位发出神念的人有些好奇,而且看向这名道士时,在他身上也没有什么敌意,于是道:“道长专程相邀,我等不去,倒是显得有些失礼了,既然这样,我们就去看看吧!却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那中年道士右掌置于胸前,微笑道:“贫道黄松!”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