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黄元上人请来,或许是久未出去,黄元上人也问了一些关于现在世俗界的问题,除林进外,其他几人也都与他交谈了几句,纷纷感觉这黄元上人虽然年纪大,却带有一种小孩子脾气,非常好打交道的样子。

不多时,只见那名童子托着一个木盘走了过来,在几人面前摆下茶盏,拎来茶壶,泡起茶来。

这茶盏、茶壶,虽然都是古色古香的样子,却不像什么名贵之物,倒像是他们自制的样子。谈老爷子对古物颇有研究,却也看不出这茶盏和茶壶的来历,只是闻上去,似有一股古松的郁郁香味散发其间,令人心神陶醉。

随后,只见童子拿来一个陶罐,从陶罐中掏出一种黑色的草状东西,往每个人的茶杯里放了几根。

随后,便将滚烫的开水冲了进去。

这种草,几人都未见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然而开水冲下之后,那草渐渐舒展开来,竟变得如冰翡翠一般的翠绿色,随着蒸腾而上的水蒸气,一股淡然而又悠远的香气便向四周散了开来。

“好香的味道啊!”

微微吸了一口气,几人都不禁动容了,这股香味,似茶非茶,却又极具韵味,而且还似乎带有一种松树的苍郁感,仅仅是闻到它的香味,就让心肺为之一畅。

黄元笑道:“这就是黄山九松露,别看它只是细细的一根,其中可是包含了九种极具灵性的松叶嫩芽以及黄山云雾中特有的一种灵茶炼制而成,天下间,也仅有我这处有,极为难得,你们尝尝看!”

听他如此说,几人都有些跃跃欲试了,等到茶水稍微变凉,本就嗜好品茶的谈老爷子当即端起茶盏,放到嘴边,吹了口气,微微品尝起来。

舌尖一沾到那茶水,一开始,他只觉有一股苦涩从茶盅溢入口中,然而片刻之后又化做一丝甘香,直冲鼻孔,刹那间,这股异样的甘香味道便在口中转了几转,一咽入肚中,便化做一股暖流散发开来,在这一刻,就好像连肠胃都感受到了这股奇妙的甘香味道一般,全身上下,无不舒畅。

“好茶!真乃世间之绝品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谈老爷子的脸上显出一种无比满足的神情来。

听到他的品鉴,黄元脸上笑开了花,似是在夸赞他一样,显得无比的高兴。

林振邦他们见谈老爷子如此评价这茶,也迫不及待的品尝了起来。

一品尝,几人果然也感受到了那种美妙无比的滋味,露出一片陶醉的神色来。

尤其是林进他们三个修道者,更是感觉到,在这茶中,蕴含着一种极其浓郁的古松灵气,对于调和真气,修养心性有极大的好处。

与世间流行的其他名茶想比,以前喝的那些茶,简直就像嚼蜡一样了。

“能品到如此好茶,今生我已无憾了,只可惜,从此以后,恐怕将再无任何茶能让我心动了。”

喝完之后后,谈老爷子放下茶盏,悠悠长叹了一句。

听到他这话,林振邦也不禁点了点头。

而林辰和许易,更是在品鉴融入体内的那种古松韵味,仍是一脸的陶醉,他们都感觉到,在尝了这杯茶之后,自己经脉一些阻塞处,突然间竟豁然而通了,浑身真气的流转,无不自在。

见他们这样,那黄元上人,却是笑得更加快乐了,两条瘦小的脚悬在石凳的半空中不断的晃来晃去,显得十分高兴。

“多谢前辈赐茶!”

林进站起身来,对黄元上人拱了拱手。

他这一谢,却是在谢黄元所赐这杯茶对林辰和许易的帮助。

他身为一个修为高超的修道人,自然明白,修道者心性的提高是何等困难,像这杯茶一样,能将古松韵味融于茶中,却是包含了一种自然法则的理解,无论是自己也好,谈老爷子和大伯也好,喝这茶,都是尝尝味道,然而对林辰和许易来说,却是极为难得的,尤其是,在他们领略了黄山云海的意境之后,此时品尝到这种茶,二者相合之下,更是让他们的意境提高和稳固下来,这对于他们的修行帮助,显然是十分巨大的。

然而,黄元上人见林进朝他拜谢,却是飞快的自石凳上跳了下来,无比飞速的跳到一旁,躲了开来。

林进正不知怎么回事的时候,黄元上人却突然朝他摆了摆手,怪模怪样的撇了撇嘴,这才道:“呵,你不要谢我,嘿嘿,老道这茶,也不是白请你喝的!”

“哦?”林进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刹那间,情势突变。

黄元上人眯了眯眼睛,语气突然一变,就连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了,他道:“在这黄山,只要是修道界的,来黄山,没有不知道我黄元老道的,因此在我这黄山,就算有修道人来了,也不敢在我这黄山施展法术。你,是我至今见到的第一人。”

空气,就随着黄元上人突变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凝涩起来了。一种极其恐怖的气势,从黄元上人的体内瞬间爆发出来。

整个道观内,包括道观四周,刹那间就像是静止下来了一样,就连观外那雾气,都不再飘动了。

许易和林辰,当即感到空气中充斥着一种暴虐的感觉,再看此时的黄元上人,在视觉中,他的身形依旧一如刚才的瘦小,然而在他们的精神感应中,黄元上人此刻却变得有如一个远古巨人般,充满了压抑感和危险感。

然而林进见他这样,却是一笑,道:“何样山养何样人,前辈,您有什么话,直接说彼便是了,虽然我修为不怎么样,但还是感觉得出,您并无杀意。”

话音刚落,那股压抑和危险的感觉顿时消失。就好像刚才黄元上人并未作出那种气势上的改变一样,依旧显得无害而具有趣味。

静默片刻,黄元上人突然笑了起来:“小家伙好眼力,我看你身上气息,内敛而深层,全又似宇宙一般,无所不包。这世上,能有这种气息的,据老道所知,只有昆仑的那位老祖,不知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突然来我这黄山游玩?”

林进摇了摇头,笑道:“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人,至于来黄山吗,黄山乃是天下少有的名胜之地,来看看,有何不可?至于我在山顶动用一点小法术,却不知有何过错。”

听到这个解释,黄元上人不禁微微一愣,因为在修道界中,黄元上人也可以称得上是威名远播,是修道界少有的宗师之一。一般有点传承的修道者,都知道黄山是黄元上人的修行场所,若来黄山,为表对他的尊重,不管哪门哪派的人,都不能动用法术。

这一点,不但黄山,其他修道宗师所在之处,也都是这样,这也可以算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然而林进是散修炼就的本领,哪里懂得这些,在黄山动用精神力影响那些喧哗的人们,无意之下,便被正在神游的黄元上人给发现了,好奇之下,这才让徒孙领他们来,好让他看看。

事实上,真让他放在心上的,确实也只有林进一人而已。

因为,一个在神念上不逊色与自己的年轻人,自然值得他好奇了。

“嘿嘿,不肯说自己来历,那好,就让老道来试试看你的修为吧!”

毫无预兆的,突然之间,黄元上人从原地消失,随即在林进身前现出身形来,伸出瘦而短小的胳膊,一掌便朝林进胸前打了过去。

林进顿时感应到了这一掌的恐怖之处。

这一掌,虽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带起来,然而林进却在刹那间感应到,随着他这一掌发出,整个天地都似乎被他吸入掌中了一样,令人心灵上产生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来。

可以肯定,黄元上人这一掌,绝对蕴含了无比恐怖的力量,若被打中,恐怕巨石也能化为齑粉。

虽然没想到这老道说打就打,但林进还是反应过来,就在老道手掌距离他的胸口仅有一指之地的时候,神念陡然一动,他的身形顿时消失,随即出现在距黄元上人五米之外的地方。

见到林进突然消失,黄元上人微微愣了一下,眼神中显出一种好奇的目光来,讶然道:“隔空移物?你跟王伽灵什么关系?”

林进哪里认识什么王伽灵,淡淡道:“不认识!”

然而黄元老道却更加兴奋了,“好,既然你不说,那我们继续,老道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来历。”

说罢,脚下轻轻一跺,整个人如鬼魅一样爆射出去,又朝林进打了过去。

见到如此变故,无论是谈老爷子也好,林振邦也好,还是林辰和许易也好,都觉得有些措手不及,然而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黄元上人已经出手好几次了。

在林进所遇过的所有修道者里面,这个黄元上人的速度,绝对是最快的一个,凭他的眼力,在黄元上人身形闪动的时候,竟也见到两三个残影,这种速度,虽然比起他的极限速度来要慢了许多,可这是在近身比斗中啊,能有如此速度,老道对身法的控制力,简直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就算是他,自认在近身战中,也很难达到黄元上人这样的速度。

幸好,林进打斗并不用眼睛,虽然眼睛很难捕捉到黄元上人的身形,然而他遍布整个空间的神念,却将黄元上人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只是,看得清是一回事,想要依靠身法躲避却极为艰难,随着黄元上人的追击,林进明显感觉到,他第一次出手时的速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放水了。

不得已之下,在躲无可躲的情况下,林进便只得用隔空移物的方法,躲开他的攻击。

转眼间,在道观前院不大的空间里,到处都出现了黄元上人和林进身形留下的残影,刚一出现,瞬间又消失,不但在平地,甚至就连几人喝茶的八卦桌上,也出现了两人的身影。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