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元上人身形分化,一化二,二化三,直至变幻出十多个黄元上人之时,林进一开始还只以为是种幻术,并不以为意,然而就在刹那间后,他却感应到,在自己的精神感应里,那十多个黄元上人,竟然没有一个是假的,居然每一个都是实体。

林进虽然可以凭借着强大的精神感应,预知到黄元上人将要攻击的地方,在他攻到半路的时候,就将他攻势化解掉。可是,以黄元上人那种有如鬼魅般的出手速度,凭借着这种先知先觉,林进应付一个黄元上人还可以,可是就是两黄元上人,他都可以从容应对。

然而,同时出现这么多个黄元上人,他就完全无法可想了。

虽然,这十多个黄元上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步在他的意识里都无比清楚地显现出来,甚至要比黄元上人真正的动作慢上十倍,然而他的动作却完全跟不上去。

刹那间,林进防住了两个黄元上人的四拳三脚,然而就在他防住这两个黄元上人的同时,将近二十条胳膊和二十条腿就朝他身上打了过来。

尤其,黄元上人身形瘦小,即便是这么多个他,也能毫不费力地同时攻击到林进。而且,黄元上人出手的角度也非常玄妙,大部分攻击的地方,居然都是林进最难解救到的地方。

这么多黄元上人攻击他,本就是在欺负人了,何况攻击的角度还如此刁钻?

啵!

一个声音响起,在林进身上,陡然一层气圈自动出现,拳脚攻击在这层气圈上面,顿时荡漾起一层细微的波浪来。

与此同时,林进只感到全身一震,那护体气罩,竟隐隐有了破裂的迹象。

他这层护罩,林进有把握,就是一个十吨重的钢铁块从二十层楼的地方掉下来,砸到他身上,他都能安然无恙,然而在黄元上人丝毫不见风波的拳脚之中,竟然刚一接触,就要崩溃,可见黄元上人拳脚之间的力道有多大。

而且,这些拳脚虽然打到了林进身上,却没有丝毫力量溢出,就连气爆都不曾发出,仅有的,也是林进护体气罩发出的响声,可见黄元上人对力量的控制,到了一个何等恐怖的地步。

不过,在不是生死之战的比斗中,使出如此大的力道,看来,黄元上人确实是把自己看做一个真正的对手了。

心神沉浸入这种古井不波的状态,虽然同是受到这么多次攻击,情势无比被动,然而林进却半点也不惊慌,外界只过了刹那,在他的意识中,却想过了不知道多少种念头,想化解黄元上人的这种神通的办法。

然而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想到,能够不用神通而破解黄元上人这一招的办法。

他顿时知道,黄元上人这一招使出,在近身战上,自己是绝无可能胜过他的了。

林进心中叹了口气,就在黄元上人刚刚攻击完他,收回手去,再次出手攻击他的那连十分之一秒钟都不到的间隙里,林进身形突然一转,突然间,就见他的身形凭空消失不见了。

黄元上人没有想到林进又会突然消失,不禁微微一愣,拳掌之间的去势却没有收住,十多个人一下便轰在空地。

没有林进来承担他拳掌之间的这种力道,顿时,拳掌之间的那种气压,猛然出现在林进消失的那块人形空地上,将空气压得一紧,便轰然爆发了开来。

这股空气被压缩爆发的力道,直冲向地面,就像一个无形的巨锤往地面狠狠地擂了一下般,陡然间,地面便翻滚起来,无数道细密的裂纹,便在林进刚才所站的地方龟裂开来。

周围的泥土,树木,更是跟着一阵上下翻动,就像是爆发了一场地震似的,就连空气中,也刮起一阵狂风,吹得道观屋檐上的瓦片直落,威势无比惊人。

处在八卦桌边上的谈老爷子他们,一开始看到林进与黄元上人打,两人的身法虽然都奇快无比,可打斗之间却一直轻描淡写,就算两人接触到了,也没有什么力道爆发出来,让他们完全看不出这种交战中的凶险。直到黄元上人这一下爆发开来,没有收住力道,他们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在这个瘦小的老道体内,究竟蕴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还好,因为有黄元上人布置的那个防御阵法,他们虽然身处观中,却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看着地面在无声无息之间就这么翻腾起来,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而林辰和许易,却是在那种恐惧感中,还夹杂着一种兴奋。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打斗的地方,眨眼都不敢,生怕错过了什么。

就连站在偏殿观战的黄松道人,也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场地中央,生怕错过什么。

“怪物啊,怪物啊!希望林进没事才好!”

谈老爷子喃喃念着,直到那种地面翻腾的景象消失,他才讶然发现,原来林进不知什么时候,又消失不见了。

看到林进已经消失不见,几人都是松了一口气,随即,他们又四处张望起来,想找到林进的身形,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林进的身影。

很快,黄元上反应过来,林进却是又逃了,不过,这次他却感应出来,林进刚才消失的方法,却并不是先前那种意念移物的神通。往四周望了一圈,没有发现林进的身形,也不知道黄元上人这种神通是不是不能持久的缘故,过了数秒,他那十多个身形一阵闪动,又由回归一个人的体内,场地内,仍旧是一个黄元上人。

往四周找了一阵没见到林进的身形,黄元上人气急,又叫了起来:“小子,不是说了不许跑的吗?你怎么又跑了?你这是耍赖啊!”

这时,却听一个声音从空中传了过来:“呵呵,不跑,难道站着让你打吗?既然是印证修为,那么自然是什么本事都能用出来了,又何必拘泥与拳脚?”

听到这个声音,黄元上人眼中精光一闪,飞起身来,往半空中离地面四五米高处的一个地方一拳打了过去。

然而却半点东西都没有挨到。

待他落到地面,林进的声音又在另外一个地方接着响了起来,“何况,上人刚才那种分化身形之法,也是一种大神通吧!既是如此,又怎能只让自己用神通而不让别人用?呵呵,不知上人以为对否?”

沉默一阵,陡地,黄元上人笑了起来,“哈哈,小家伙说得果然不错,倒是老道我太过拘束了,既然如此,你可要小心了,老道我可要动真格的了。”

说罢,只见黄元上人身上陡然发出一股苍凉荒劲的气势来,似慢而快地朝天地四周散发开来。

在场之人,虽然并未看到黄元上人身上有什么变化,可在他们的精神感应中,却都隐隐感应到他似乎突然变成了一棵无比苍劲的古松一般,在这天地之间,生长,蔓延开来,直至开枝散叶,将整片天地都填充起来。

他们不知道,这便是黄元上人修炼的苍松意境,在黄山修道这么多年,他所领悟到的天道。

他的意境,便如这古松,傲立这天地之间,而永远不倒。

此时此刻,甚至就连那脚下的泥土之中,也仿佛有无数根须扎了进去,将这片土地,都变成他的领土。

有如古松般的一股意念,便充斥满了这每一寸土地,每一片天空,无所不察。

感应到黄元上人身上的变化,只有黄松道人有几分明白师祖的修为,眼中不禁冒出一丝惊叹和羡慕的目光来。而林辰和许易,感应到这种景象,却是若有所悟,整个心神都宁静了下来,细细体会着从黄元上人所发出的这种意境。

突然间,只见黄元上人笑了起来,“好小子,我倒你躲到了何处,原来却是藏到了地底,却用这种传音的伎俩来误导老道。嘿嘿,这下被我发现了吧!——给我起来!”

说话间,只见地面又是一阵震动,陡然间,只见一阵异样波动从地面荡漾开来,林进的身形,便从土里面往上“长”了出来。

原来,见刚才躲无可躲,林进竟是用穿墙的神通,直接钻到了地里面,让老道找不到他。

却不想,这一下,却是逼得老道使出这种苍松意境来,无论是空中,还是土地中,都充满了他的这种意念,一下就发现了他。

而且,老道的融入了天地自然之道的苍松意境,并不仅仅只是一种意念,而像是具备生命力一般,在那土中,林进便感到老道那种意念,竟然能让他周围的那些土变得有如淤泥一样,使他原本可以自如行动的身体居然有一种沉陷的感觉。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从地里出来了。

不过,正是由于土地变得有如淤泥一般,他才是这样有些缓慢的“长”出来的。

见瞒不过黄元上人,林进拱手一笑,“上人果然神通广大,小子甘拜下风。”

然而黄元上人却是“嘿嘿”一笑,“什么甘拜下风,老道我还没有打够呢,难得碰到一个像你这样的对手,来,我们继续。”

话音未落,便见黄元上人再次朝他冲去,挥起一拳,朝他当胸打来。

黄元上人依旧是那个黄元上人,他拳脚出击的速度也完全未发生变化,然而林进却感觉到,在他这一拳中,似乎蕴含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意味,仿佛四周的空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躲无可躲。

甚至,就连林进的探测神念,也有一种如履泥潭的感觉,异常生涩。

他的身上,顿时感觉了一种压抑感。

他马上知道,这是受到了黄元上人那种有如苍松般的意念的干扰。

受了一茶之情,林进本想随便切磋一下就算了,因此刚才陪黄元上人打了一阵,即使躲入地下,也没有趁机偷袭他,被逼出来之后,更是直接认输。

然而黄元上人却是不依不饶,似乎不分个胜负就不甘休一样,林进不是那种任由别人打到头上而不还手的人,见老道如此没完没了,林进心中也不禁有了一丝怒意。

脑海之中,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陡然爆发开来,直接冲破黄元上人那种如松意境的干扰,随即,林进身形往后爆退开来,浑身真气一运,一掌便朝黄元上人轰了过去。

呼!

空气中猛地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流,黄元上人不闪不避,反而发出更快的一拳,朝林进发出的掌风迎了过去。

黄元上人拳头刚猛无比,即便是一块铁板摆在他面前,他也能像穿透一层纸般,毫不费力的打穿,然而林进所发掌风,面积却是要比他小小的拳头大得多了,因此黄元上人一拳过去,到是把拳头前的掌风给打散了,可其他地方的掌风,却是半点不漏的打到了他的身上。

轰!

一声不小的声响爆发开来,黄元上人的身体顿时腾空而起,竟是直接倒飞起来,在半空中直飞了十余米才停了下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