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自己发出的那道指尖雷对林进一点不起作用,反而被他趁机一下打飞出去,黄元上人不怒反喜,整个人都开始兴奋了起来。

“哈哈哈,打得好,打得好!接我这一掌看看。”

云雾中,一个响亮的笑声响起,无比飞速的由远及近,转眼间,黄元上人就再次飞来,尚离了七八米距离,就飞起一掌,朝林进打了过来。

这一掌发出,完全非之前能比,白色的云雾中,突然出现一个透明的大掌印,五指清晰,由小变大,当达到林进跟前的时候,掌印已经有了一米来宽,直朝林进身上压来。

在那掌印来时,其中还夹杂着雷鸣阵阵,威势惊人。

而且,在这掌印中,居然还隐含了一种如苍松般古朴的意念,不知具有什么玄机。

林进见到这一掌的玄奥,远超之前黄元上人与自己打斗时的情形,心知这恐怕才是他真正的实力,有心试试看这一掌的威力,也不躲闪,提运起丹田真气,也是一掌打了出去。

砰!

一掌打在掌印上,林进顿时感觉,就像是打在有如实质的铁板上一样,掌心一麻,真气还未发出,便被掌印中一股无比坚韧古怪的力道给弹了回来。

随即,他便感到一股如潮般的力量,一波一波的,从那掌印中传了过来,这一瞬间,也不知道传过来多少波力量,而且透过他的手掌,沿着胳膊,直往身上传了过来。

还未反应过来要怎么化解这力量,林进只感自己浑身一震,身上骨头和肌肉都颤动起来了。

这股力量,古怪!

心中刚动起一个念头,他便感到一股更加庞大的力量,自那掌印中传了过来,在这股力量的威胁下,他身上真气陡地一发,护体气圈应激而出,涌出一股极其强大的真气,将他全身上下护得严严实实。

轰!

在那气圈上,突然荡漾起一阵波纹,林进整个人,竟被震得倒飞开来。

在那云雾当中,更像是在深水中扔下一个炸弹般,蓬地沸腾起来,云雾倒卷如潮,直朝四周飞退开去,在那原本雾茫茫的地方,竟空出一片透明的地方来,久久没有云雾填补进来。

在这股力道之下,林进的身形便有如炮弹一样,直往后飞,也不知道飞了多远,在那雾气茫茫的地方,突然现出一个青色的山峰来,林进只感后被一震,一声巨响传来,自己就陷入到山石里面去了。

顿时,他只感到内脏一阵紧压,一个闷哼声不禁从他口中发了出来。

“哈哈!老道这一招千松浪如何?”

黄元上人虽然一掌将他打飞,却也从感应中知道,这一掌的大部分威力,已经被他的护体真气给抵消了,并未真正的伤到他,不过,把他如此狼狈的打进山石之中,可以说,被他两掌打飞的脸面,完全都被挣回来了,黄元上人心中大乐,当即大笑着朝那林进陷入的山石处飞了过去。

“哼,胜负还未分呢,我们再来。”

突然间,只见山石一阵颤动,伴随着一个人影,无数块细小的山石便从林进陷入的那个洞中急速射出,朝黄元上人射了过来。

每一颗石头,都发出一阵呼啸的破空之声,论速度,恐怕就是子弹都有所不及。

速度达到极致时,就连一颗小草,都能刺进坚硬无比的石头中,更别论这些被林进轰出来的石头了。

林进料想,这么多如此快速的石子打来,如果接实了,恐怕就是以黄元上人的实力,都要不好受。

然而黄元上人却只是嘿嘿一笑,“雕虫小技!”

他的整个身形便宛如一颗在天地风雨中不断摇曳,却始终不倒的苍松一样,微微的摆动了起来,飞过来的石子虽多,却在靠近他的时候,就被他用一种奇妙力量给弹到了别处,其中力量的奇妙之处,远胜太极拳中的四两拨千斤。

林进见到这一幕,也是心有感悟,对黄元上人对力量掌握的程度佩服不已。

暗暗地,林进把黄元上人的这种身法给记了下来,随即,意念笼罩全身,再次消失在空气中了。

黄元上人正化解着这些破空飞来的石子,突然间,却见石子后不见了林进的身形,他心中当即感到一阵不妙。

“不好!”

刚叫了声不好,在意识感应中,果然只见林进的身形突然在自己身后现了出来,一个肘击,便朝他腰间撞了过来。

黄元上人反应无比迅速,见势不妙,当即拼着被石子击中的危险,猛地往前一冲。

可是虽然如此,他的腰部,仍是不免被林进的手肘擦到了一点边,顿时就感到一股有如山岳般的力量传了过来。

这股力量,虽然并无什么巧妙,简简单单的就是这么一撞,却胜在力量无比庞大,黄元上人的护体真气虽然也是坚韧无比,却是有些仓促,并未完全提运起来,刹那间,就感到腰间隐隐一疼,那股力道就要渗透进他的身体里来了。

黄元上人身形连忙一阵旋转,借用旋转的力量,就像刮起一阵旋风一样,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圈,才最终把这股力道化解掉。

那些石子撞在他旋转得无比快速的身体上,顿时一颗颗的被弹了开来,半点也没有伤到他。

然而停下来之后,他却仍然感到腰间隐隐作痛。

“你小子,可真敢下手啊,我老人家差点就伤在你手上了。这意念移物的神通,能使到你这种程度的,除了王伽灵,我实在想不出有第二人了,你跟她真的没有关系吗?”

摸着腰部,黄元上人对着林进一阵苦笑,心中对他那种神出鬼没的神通感到一阵心惊。

林进笑道:“上人神通广大,林进不敢不用全力,至于上人说的那位王伽灵,我确实不认识。”

不过,在暗中他却想到,自己在银行遇到的那个小女孩,极有可能就是王伽灵的什么人,尤其是想到小女孩在发现自己用神念跟踪她后,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一举将自己用来跟踪的神念消灭之后,他更是肯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

在这之前,他完全没有想过,这种可以说是在偷学中学来的神通,居然能发挥出如此威力,不但在与鬼帝一战中帮了自己大忙,而且在与这黄元上人的打斗中,也是凭借着这种神通,才与他打到如此程度。

可以说,有了这种神通,在近战之中,自己便立于不败之地了。

他不禁想: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应该去谢一下那位小女孩才是。

然而他却没有想过,若是一般修道者,神念达不到像他这样浩大而又无比敏感的程度,便绝无可能在别人使用时偷学到这种神通。

因为不像法术,只要有施法的心法诀要,便可以用真气引动天地元气,使出种种不同的法术来。凡修道界的种种神通,都是用极其特殊的意念作用于现实物体上,所显化出来的特效。可以说,每一种神通,都是一种不同的意念波,这些意念波,都是无比复杂的,就像密码一样,若是不知道其中每一丝每一毫的独特之处,便不可能弄明白,而且没有极其敏感的精神,也绝不可能模仿出来。甚至就连达到黄元上人这个程度的修道者,因为精神力上的不足,也无法看透别人神通的原理,更无法使用出来。

也只有在一些极其特殊的情况下,修道者才有可能悟出属于自己的神通来。

闲话不提,却说黄元上人见林进说不认识王伽灵,脸上神色又是一阵古怪,似在苦思着什么。

林进见状,道:“上人,还要打吗?”

黄元上人这才从那种古怪的神色中醒转过来,道:“打,这才刚刚开始呢,自然要打。”

说着,身形一闪,再次朝林进射了过去,只是,对于林进的力量有了清醒的认识,他却不敢再大意,只将护体真气体到最高程度,与林进再次交战到一起。

虽然不会那种意念移物的神通,然而在短距离内,黄元上人的身法却也不逊色于意念移物多少。而林进有了意念移物的神通做底,心中也是无所畏惧,不闪不避的,也与黄元上人打了起来。

只是,一旦近身交战到一处的时候,林进当即就感觉到了,黄元上人打出来的每一拳,每一脚,乃至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带有一种极其特殊的意念在里头,无比的契合天道。

每一拳打出来,就像带有一种对天道的领悟似的,或如苍松危立,或如风雨飘摇,或如狂风大浪……极具灵性,也极具危险和杀伤力。而且有的时候,一连数拳打出,看似无用,林进也在精神无比快速的推算中,找到躲避破解的方法,然而在数拳之后,他这样躲避下来,却是在黄元上人巧妙的布局下,把自己逼到了绝路,躲无可躲,只能用身体硬拼。

二人无所顾忌的打起来,刹那间,只见拳影如飞,千千万万,只能见到两人影子一般的身形,再也辨不出谁攻谁守。两人身周的那片云雾,更是在两人交战引发的狂风下疯狂飞舞,上下翻腾,就好像有一头怪兽在里面欢快搅动一般,引发一阵没有规律的雾浪。

只是,直到与黄元上人真正的交上了手,林进才明白过来,这个老道究竟有多么厉害。

短短数秒的交锋中,林进就数次遇险,虽然他的潜意识灵敏无比,每每能在关键时刻躲开黄元上人必中的一招,然而数百招的交锋下来,仍然有数次,在黄元上人那种极其巧妙的引导下,被他一连套的拳脚逼到绝路,最后只能凭身体硬抗。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