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便在这种对于道法和天道领悟的探讨中渐渐过去,林进他们刚来这道观之时,便已经是中午,经过与黄元上人的一番比斗,又谈论了这么久的道之后,天色终于渐渐变得暗了起来。

见天色已晚,林进便与他们告辞,黄元上人也并不是什么婆婆妈妈之人,见他要走,虽然谈性未减,却也不挽留,便让黄松又将他们送出观去了。

来到观外,出了那处被施了障眼法的地方,只见山仍是这座山,路依旧是这条路,回头望去,却是普通石壁一处,让人怀疑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谈老爷子摸了摸身后这处石壁,叹道:“没想到在这样的名山中,还隐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地方,我可是大开眼界了啊!”

林振邦心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也在石壁上摸了摸,似要确认这是不是一块真的石壁。

黄松道人对他的感叹却是不以为然,只是对林进道:“道友,你们在黄山可有住所吗?若没有的话,半山腰的观松客栈是我派产业,可随贫道往那一住。”

他们出来行遍天下,这一行人的衣食住行,可以说都是谈老爷子安排的,因此林进便往他看了过去。

听黄松道人这么说,谈老爷子顿时一阵惊异,道:“原来那观松客栈就是你们开的啊,那就巧了,我们正好暂住在那里。”

黄松道人微微一笑,道:“可还住得满意?”

谈老爷子道:“可以说得上是古朴别致,风味恬淡出尘,不沾俗气,别具一格,在这黄山,恐怕也只有那观松客栈配得上这黄山之景了。”

谈老爷子也是一个生活精致的人,来这黄山,首先就打探好了这里有些什么样的酒店可供住宿,他也不乱听的别人的,只按自己的喜好来,结果一来二去,便一眼看中了那观松客栈。

黄松道人听得谈老爷子如此夸赞,不禁对他高看了一眼,笑了起来,“好一个恬淡出尘,不沾俗气,一眼就看出我那观松客栈的本质,看得出,阁下眼力非凡那。既然几位来我黄山做客,贫道这做主人的,自该尽下地主之谊。几位虽然住在观松客栈,但想必住的不过是中层房间,等到了客栈之中,几位便换下房间,去那上层房间一住吧!”

谈老爷子疑道:“我也觉得奇怪,那观松客栈,建得确实古朴别致,层数却是不多,只有三层,尤其每一层的景致都有不同,越往上景色越佳,可那第三层,不管我怎么说,那店老板就是不许上去,不知是什么道理?”

黄松笑道:“师祖观中不接待外客,而我黄山又时常有道友来拜访,那观松客栈,本为我派接待修道界的道友而建,至今已有近五百年的历史,只是近些年来游人日增,为免人怀疑,才开放了一二层,只有那最上一层却是为修道界道友留的,世俗中人,不管财力再大,权力再大,也无法入住。”

“原来是这么回事!”谈老爷子点了点头,对那第三层更感好奇了。

很快,几人就来到那半山腰,这里虽是山腰,地势却较为平坦,尤其经过旅游开发,这里已经发展成了一座小镇,不过那观松客栈却不是建在这里,而是建立在离小镇不远处一处峭壁之上,背山而临渊。

这间客栈,建立已经有数百年,完全是木结构的,虽然经历不少风风雨雨,却更显古朴与沧桑。

这间客栈,木质屋檐上雕龙刻凤,每一层的楼阁上,都雕刻着云雾山水,然而雕刻手法却又简洁而又大方,沉稳中流露出一种洒脱,与这黄山景致极为相配。

在客栈之后,是青山小镇,看着一片世俗间繁忙而又悠闲的景象,而往前面望去,却是一片连绵起伏,不绝如缕的深青色山川,其间云雾缥缈,恍若仙境。

看到这客栈与客栈前后的景象,林进也顿时了然,为什么谈老爷子会选中这么一个地方做落脚之处了,如果是他,恐怕也会选在这里住宿。

还未进到客栈里,谈老爷子就见原来招待他的店老板抢先一步就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他们几位,又看了看黄松,眼中流露出一种疑惑的神色,道:“道长,您怎么来了?”

这店老板,年纪只有三十余岁,但林进却看出,他的一身修为,竟还要超过林辰不少。

这时,却听黄松道人笑道:“余文,这几位都是我派之友,尤其这位林道友,更是道法通神,引得师祖亲自接待,与其论道的绝世高人,你不要怠慢了。”

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朝林进身上示意了一下。

听他如此说,那被叫做余文的店老板顿时大吃了一惊,要知道,黄元上人这样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最接近传说中的神仙的人,一身道法,可以说是冠绝修道界,然而这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引得黄元上人亲自接待不说,还与他论道?

他连忙对着林进上下打量了起来。

然而,不管他怎么看,都无法看出林进的深浅来,只觉他除了身体健康一点,浑身上下,都与普通年轻人没有区别。倒是他身边另外的那个年轻人和那个少年,浑身上下,只见一股淡淡的气息流转不息,双目如电一样,炯炯有神,一眼看去,便知是踏入修道一途的人,只是比起他来,还是有所不如。

然而他却不知道,林进修为越深,精神力越强,隐藏得就越好。此刻一身的精气神,都完全内敛于体内,时刻温养着,而无半点外泄,因此看起来自然就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像他这样的修为,若不是黄元上人偶尔发现他在山顶用精神力弄出的那个意念场,恐怕就算是走到黄元上人面前,以他如此高明的眼里来看,都难看出什么奥妙来。

而像林辰与许易,修为差得远之下,无论是精神还是真气,都外显出来,倒能让修为高明的人一眼看出深浅来。

不过,即是黄松道人说的话,他不敢不信,连忙道:“几位,请往里面来!”

一边引着他们往里走,一边道:“师父,可要给他们换房间?”

这时,他的身份才暴露出来,原来却是黄松道人的徒弟。

黄松道人笑道:“那是自然!你叫人将他们的行礼拿到第三层最好的房间去吧!一切招待,都按贵宾的规格来。”

“是!”余文郑重的应了声,往客栈中走去了。

换好房间后,这第三层,虽然只比第二层高了一层楼,然而景致却大不相同。

在第三层楼上,有的也不过四五间客房,房间里的布置,倒也平平常常,没什么好说的,然而却比第二层多了一个观景台,占地倒有三四间房的面积,几乎是第二层的一半大小。

在这里往山下看去,视线之开阔,远非下边能比,一眼望去,青山如画,云雾如纱,仿佛心灵都被洗涤了一遍一般,令人心怀无比舒畅。

上到这第三层楼不过一会,谈老爷子和林振邦就感到一种精神上和**上的奇妙舒适感,让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观景台上还有一张古香古色的茶几和几条木凳,坐在那上面,闻着这山间清新的味道,往远处一看,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余文亲自给他们泡着正宗的黄山毛峰,道:“这第三层楼,非但景观难得,尤其还被我派一位高人布下一种聚灵阵,将这黄山灵气汇聚到此地,如果是修道者,在此地修炼,便可从中领悟到黄山灵地各种意境,修炼效果要远胜他地。”

这一点,林进一上楼,便已用神识感应到,自是不以为奇,而林辰和许易却是有些动容了,他们听从林进吩咐,陪谈老爷子和林振邦四处环游,便是要感悟各地气息,从而悟道,这里所布的聚灵阵,将黄山各种意境的灵气汇聚于此,在这修炼的话,倒是要省去不少功夫了。

黄松道人见余文将茶泡好,便对他道:“你下去吧,准备些餐点上来,这么久,想必客人都饿了。”

林进他们三个修道的倒是无所谓,不过谈老爷子和林振邦都是世俗中人,虽然经过还真丹的丹效后身体年轻了数十岁,可一日三餐照样不可少。

余文应了声,便下去了。

黄松道人见将他们送到,而且天色已近黄昏,别人一家人吃饭,他也不好留下来,于是起身也向他们道别了。

待他离去,憋了很久的林辰连忙发问:“哥哥,这黄元上人,还有这黄松道长,究竟是什么来历啊?怎么会突然请你去那道观?”

林进泯了一口茶,只感味道与黄元上人那黄山九松露相差甚远,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道:“那黄元上人,乃是修道界的一代宗师,修为非凡,至于请我们去那观中,却是我在莲花峰时,见你和小易进入那种悟道状态,便将意念扩散开来,影响到那些登顶游玩的游人们,让他们不至于发出声来惊扰到你们,却不想被黄元上人用神识感应到了,这才命人请我们进那观中一叙,可以说,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谈老爷子当即笑道:“这却是让我们沾了林进的福气啊,否则的话,想来这一辈子,我们都不可能喝到那种黄山九松露了。”

林振邦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许易想了想,却道:“师父,那黄元上人与你相比,哪个厉害?”

他虽然随林进修道有了几年,可毕竟少年心性难以泯灭,因此便想知道师父与黄元上人哪个厉害。

他的这种心思,林进哪里看不出,却是笑道:“黄元上人厉害些吧!你管这些做什么,好好修炼就是了。”

许易“嗯”了一声,不再言语,不过在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师父厉害一些,因为在观中之时,他便看到黄元上人被师父给一掌打飞那么远。或许,师父这是谦虚吧。

不过,一想到他们潇洒自如地飞向天上的那种情景,许易心中就生出一股力量来,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也要像师父一样,能在天上飞行。

不一会,便见余文带着几名穿着像古装剧里店小二一样服装的服务员走了上来,没人手中端着几牒菜。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