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思绪,林进越飞越高,渐渐地,便飞到了那一片云层之中,因为没有使用真气护体,一进云中,他就感到无数小水滴迅速地朝他靠了过来,沾在他的衣服上,很快,在他衣服上就聚集了一片水迹。

而且云层里一片漆黑,四处都被厚厚的云雾给挡住了,林进就是视力再强,也看不了多远。看不到什么景致,林进自是不会多待,连忙加快了往上飞的速度。

还好这片云层,倒也不是很厚,林进加速之下,很快就穿了过去。

刚一穿透云层,当头,就只见一片星光无比灿烂地照射了下来。

没有月亮的星空,是显得那样的神秘与浩瀚,银河从天际穿过,那无数的星辰,就像一颗颗亮晶晶的宝石一样,在银河里静静的躺着,显得格外的宁静。

偶尔,还有一两颗星星从天际的某个角落突然出现,然后划破天空,闪闪的飞到别处去了。

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

林进看着天上这些美丽的星星,思绪乱飞,他不禁想象:在那些星辰之中,遥远的星球中,哪一颗星,是像地球这样,具备生命的呢?

宇宙的浩瀚,渺茫而又无边,永远也不知道哪是尽头,但一定有很多的星球上,像地球一样,也具有生命,只不过,“他们”的生命形态,很可能跟地球完全不一样。甚至于,对于人类是剧毒的物质,却是“他们”像人类呼吸必须的氧气一样的物质……

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不管这些生命是什么形态,都会存在意识,或如最微小的细菌一样只有生存的意识,或如人类一样,想象力无边,乃至更加的深邃或者渺小。

想着这些,这时,林进突然感到身上衣服黏黏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的身子顿时轻轻一抖,由内到外的一股巧妙无比的力量顿时通过身体传到衣服上,在他身周,只见漫天水珠往外一撒,他的全身上下,顿时又变得干爽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刚才还是湿漉漉的人。

甩干身上的水,林进伸手对着下方一指,一团白云顿时腾腾升了起来,化做了一把洁白的躺椅,这片白云,已被林进用法力凝聚牢固,一躺下来,只觉软绵绵的,无比舒适。

四周没有风,显得无比安静。躺在白云做的躺椅上面,仰望这片璀璨无比的星空,林进只觉心里是那样平静,就仿佛在这一刻完全从这个世界超脱出来了一般,就连思绪也不再有,整个脑海中存在的,就是星空那片令人心神沉醉的景象。

渐渐地,林进的意识不知不觉的散发了出来……

每一个修炼到高深处的修道者,都是智者,他们或许在修炼时心如止水,任凭风浪再大,也可不起一丝涟漪,然而在对待外界事物时,却比最严谨的科学家还要入神。

对他们来说,这个天道,并不是虚幻缥缈,不可捉摸的一种东西。事实上,修道者心中的天道,便是自然宇宙的种种法则的总称。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因此,对这些自然法则认识得越多,掌控得越多,便可称对天道了解越多。

只不过,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地球上的修道者,对于天道的掌握,自然是掌握地球上种种自然的力量。因此,便有了地水风火,五行八卦,风雨雷电种种道法。

不过,无论何种道法的出现,都是先有修道者观察天地,领悟自然法则,然后才能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修道者平素表现虽然比任何人要平静得多,乃至于他们可以一闭关就是十天数月乃至数年,但是,平静之中,却蕴含着比普通人充沛了无数倍的精力。这些精力,便是他们观察世界,观察自然,领悟天地法则的力量来源。

一阴一阳谓之道,一动一静谓之道。

普通人一有精力便消耗掉,始终不得保存,而且外不知天地自然,内不知人体奥秘,一生碌碌,直至精力消耗完毕,步入死亡,便再无任何存在。而修道者于沉寂中蕴养生机,识天时,明自身,动静相宜,阴阳相合,自然比常人多了许多寿命,而对天地自然法则的明白和掌控,也就显出种种神奇莫测的道法来了。这,便是修道者的大智!

只不过,对人体和自然外界认识得越多,便有高下之分而已。

林进心绪受到宇宙星空的吸引,不知不觉沉入那种茫茫然的状态中,不察之下,他一身的精神意识便散发出来,向四面八方散了开去。

随着精神力的散发,渐渐地,各种各样的景观,都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只是,此时的林进,却始终是一个观看者,尽管无物不察,却只是如看电影一样,一略而过,而不会注重到任何东西中去。而且,这种种景观都最终淡化了下来。

渐渐地,在他头脑中,便只剩下那一片苍茫广阔的宇宙星空。

在这种状态之下,无意识中,林进体内那三脉七轮再次激发了开来,在他体内,静静地散发出一种神秘的光彩来,照得他整个身体,整个心神,都通彻无比。

不知不觉间,林进的身体突然自躺椅中浮了起来,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双脚自动盘了起来,双手更是在脐下正前方三寸处结了个十分奇妙的印。

印如宇宙一般,宏大而有渺茫,仿佛无所不包,而又无所不容。这个印,是他潜意识中,依照宇宙法则,手中自然而然的结出来的,属于他自己对宇宙感悟而形成的一个印诀,其中所含威能奇妙无比,乃是阐示宇宙的一种宏**则最直观的体示,与古往今来任何佛道之印都不相同,刚一结成,便见一缕光芒从他头顶百汇穴中直冲而起,贯通天际,并散发到了整个宇宙星空当中。

这缕光芒,便是他在潜意识中对这个宇宙所有感悟而成的慧光,也是包含生命本源力量的性光,一发出去,星空中射下来的点点星光,便受到一种浩瀚力量的牵引,往光柱中投了过来,进入他的意识之中。

这点点星光,光亮虽然不大,然而每一点,却蕴含着发出这点光芒的星球的信息,一进入林进头顶所发光芒之中,便无限的放大开来,向他展现出发出这点星光的星球的一些信息来。

刹那间,便有无数真实星球的影像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虽然仍处在地球上,然而他却好像徜徉在宇宙星海中一般,数不清的星球,便在他身边一一飞了过去。其中神奇怪异之处,远胜在地球上所见到的一切景象。

只是,星光本就不大,蕴含的信息也少的可怜,几乎所有的影像,都只是一个片段,然而就是这些片段,却无比的真实,比起林进在星辰镜中见到那些星辰演变的景象,少了一种朦胧,多了一分真切。让他更加清楚地感觉到,那星空变幻中的沧桑与玄奇。

与此同时,在他双手结的那个印处,只见一股沧桑浩渺的气息渐渐出现,仿佛蕴含着有如宇宙般的莫大威能一样,发出一种具备无上威严的淡淡压力,向四面八方散了开去。

脚下的黄山,是最开始受到这种淡淡压力影响的,此时,正在道观中打坐修炼,思索白天与林进交战体会的黄元上人感受到这种无处不在,浩如宇宙的淡淡威压,陡然惊醒了过来,望着天空,脸色一阵惊疑不定。

连忙,他将意念散发了出去,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刚一冲到高空,他便感到,有一股莫大的威能压着他的意念,不让他再上去了,这股威能,虽然不是十分强硬,却浩瀚而又充满了压力,无论他的精神力如何坚韧,都无法向上迈进一步,远远的,只“看”到了高空之处,一缕性光直透苍穹。

过了良久,他才终于收回意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又一位真正的宗师诞生了。”

随即,便不再言语,又陷入了无人无我的修炼状态中,只是矮小的身形当中,却显露出一种无比的坚定来。

而不久之后,在华夏大地,乃至海外几处岛屿上,也纷纷过来十几缕几乎横扫一切的强大意念,然而在靠近黄山上空的这一片天空之时,无论如何强横的意念,都被阻挡在了外面,只是同样的,他们也都感应到了那一缕直冲宇宙天际的光芒。

感受到这般景象,其中几缕意念马上交缠到了一起,想要联合起来,破去这层阻碍,看看发出这股力量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然而就在这些意念想尽办法想要穿透这层阻碍,进去看看的时候,突然之间,只见在西北方的天际,一道远超众人意念总和的庞大意念在天地之间陡然出现,眨眼间,便像宇宙沧溟一样覆盖了整个天际,那数十股强大无比的意念,在它面前,竟是完全反抗不了,刚一接触,就被推了开来。

感应到这股庞大意念的出现,这些意念稍一停顿,便又了无痕迹的纷纷退去了,也不知道在这其中,他们之间做过什么样的交流。只有林进头顶那道光芒,仍是直冲天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进于茫然中醒了过来。

这时,那股淡淡的威压才散了开来,渐渐消失不见了,而他头顶发出的那缕光芒,也随着收回了他头顶百汇穴。

一开始,他还有些迷茫,可是很快,他就感应到了身上的变化。

往体内一感应,他发现这时的**强度虽然没有什么变化,然而在与精神的契合度上,却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原来他还有静下心来,进入那种浑然忘我的状态,才能感应到体内最细微的状态。然而在现在,即使是清醒中,只要他一想,就能马上看到血液在血管内流动,各处器官做着不同的工作,真气于经脉中如何运行,乃至细胞分裂等等最微妙的事。

这种每时每刻能探查到体内信息的变化,虽然看起来对他没什么作用,然而对他来说,其实力却不吝于往前迈进了一大步,尤其在与修道者交手之时,控制体内力量,简直就达到了一个随心所欲的地步,想要用出十克的力量,就绝不会多用掉一克的力量。每一分力量都可以用到极致,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还要估量着使用。

回想起黄元上人打自己之时不带半点风声,看似轻巧无比,实际上却又重如山岳般的一掌,林进一开始还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然而现在,他却完全明白了。这,恐怕就是精神与**契合到某一程度,完全将力量收敛的结果。

集中,才能更见威力,反倒是打到别人身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威来的,却是将力量都散失掉了。

现在,林进心中隐隐有种把握,就算是只使用普通人的力量,一拳打出去,也能将坚硬的石头打裂。

如此想着,林进便只用普通人的力量,伸出手来,将所有力量都集中到一点,往空中打了一拳,陡然之间,便听到一阵呼啸声传来,一个细微的音爆突然响起,他的意念顿时感应到,在拳头前面,一小段空气在拳力的冲击下,居然被打成了真空。

体会到这种变化后,很快,他就回想起来,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