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黄山景观,变幻万千,又岂是一天两天能看完的?而且谈老爷子他们出来,不像那些上班族,非要等到假期才能抽空来游玩一下。想要仔细地领略这黄山的种种风情,自是要多待一些时日才行。既然如此,一家人在此游玩,旁边跟着一名外人,却是没那么自在了。

出到观松客栈外面,谈老爷子笑问道:“林进啊,我看那余老板,平素也是个高傲的人,就算我们被奉为了贵宾,他也不该像今日这般恭敬,而且,看他样子,似乎对你尊敬中又带着种讨好的样子,林进啊,昨天,你是不是给了他什么好处啊?”

林进笑了笑,“老爷子眼力果然了得,昨日辰辰和小易修炼,引来许多天地灵气,结果被那余文发现,我见在那黄元上人观中之时他请我们喝了杯黄山九松露,算是承了他一个情,这余文,也是黄山之人,既然感应到那被小易引来的天地灵气,我便借花礼佛,让他在一旁跟着修炼了一晚。也算是稍稍还了黄元上人的一茶之恩。”

“原来如此!”林辰点了点头道:“我说怎么余文一早起来看我们的眼神有些怪异呢!”

许易却是有些不明白,问道:“师父,你说被我引来的天地灵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林进摸了摸他的头,笑道:“你还记得你和阿黄吃的那天地灵根吗?”

许易点了点头,却不明白这跟天地灵根有什么关联。

林进接着道:“你吃的那天地灵根,具有十分神奇的作用,尤其在你进入物我两忘状态的时候,灵根的一种能力便显露出来,那就是将四周的天地灵气吸引过来,而且还具有强化天地灵气的作用。”

林辰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道:“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最近我修炼之时都感到效果远胜以前一个人的修炼,原来是因为小易的原因啊,哥哥,上次你炼还真丹的时候,让小易在那你身旁打坐静修,也是这个原因吧?”

林进点了点头,微笑不语。

这个秘密,随着许易的成长,已经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而且,许易天天修炼,林辰早就从那修炼之时的异常灵气程度发现一些怪异之处。尤其,现在刚到黄山,便被那余文发现在他们修炼时灵气浓度的异常了,若是以后到别处的话,若是不小心,还会被别的修道者发现,在这里,林进看得出来,余文是以为这灵气浓度的异常是由于他搞的玄虚,这才对他有种巴结的心思。

他不禁想,若是以后自己离他们而去,那么许易身上的异常之处若被别的修道者发现,只要精神力远胜他们,再认真观察,便不难发现,这灵气被吸引过来的原因,是许易造成的。

到那时候,如果遇上心善点的修道者还好,若是遇上心术不太正的修道者,那么指不定便将许易抓去研究了。因此林进自早晨开始,便在想如何解决许易身上天地灵根这一问题,至不济,也要将那种吸引天地灵气的能力给减弱了,才能放心。

虽然说话间并未避过谈老爷子和林振邦,然而谈老爷子和林振邦却对他们的谈话有些感到摸不着头脑。尤其是林振邦,虽然林进和林辰的修道,让他们的能力远胜常人,更给了自己无上的好处,然而却也将他们的心带得离自己越来越远了,此时一听他们说起修道上的事,林振邦不禁道:“林进,辰辰啊,我们难得相聚,这些修道上的事,我们也听不懂,暂时就不谈了吧,好好在这玩上几天才是正理啊!”

林进这才从沉思中醒了过来,笑道:“大伯所言极是,那我们便不谈那些事了,来,我们走,好好再游玩一下,领略一番山水美景吧!”

林振邦这才喜笑颜开,大跨步的带着几人向山上走去。

早晨的黄山,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着,不论是远处,还是近边的石阶,都显出一种朦胧的美来,尤其是呼吸到那种充满着负氧离子的新鲜空气的时候,更让人身体产生一种清爽的感觉。

石质台阶上,被早晨的露水一浸,显得有些滑,不过这却挡不住几人的好兴致,依旧大步的向前走着,这黄山的八十二峰,或崔嵬雄浑,或峻峭秀丽,布局错落有致,天然巧成。山峰铺展间,更是跌落为深壑幽谷,隆起成峰峦峭壁。昨天他们不过游了几座山峰,便已大开眼界,不过昨天更多是,是征服黄山最高峰,而今天,就是要仔细的在山间游玩,对各处景致一一品味了。

然而,还没待他们走多远,就见在旁边一座山上的雾气中,一个矮小的身形摇摇晃晃的向他们走了过来,却正是黄元上人。

“道友慢走!”一看到林进一行人,黄元上人就叫了开来,也不见他怎么作势,两条短短的腿一晃之间,就从另外那座山上,走到了他们跟前。

看到林进,黄元上人呵呵的笑了开来:“道友,昨日的动静,可是你弄出来的?”

“什么动静?”林进疑惑道,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昨天还是小子小子的称呼,今天对自己的称呼就变成了道友。

黄元上人笑了笑,指了指头顶天空,“道友莫要瞒我了,昨日你引发天地异象,成就宗师境界,不仅仅是我黄山,恐怕就是整个世界宗师以上的人都知道了。昨日老道虽然受那股你成道时产生怪异元力阻止,无法看清在天空中的到底是不是你,但此刻这黄山之中,除了老道,就你修为最高,而且已经是半只脚踏进宗师境界的人,不是你,难道还有别人不成。”

林进听了他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昨日突有所悟,做出的奇妙突破,原来就是突破宗师境界。只是想不到,居然引发如此大的影响。

他不禁笑了笑,道:“是又如何?”

黄元上人确认了是他,拱手笑道:“那可就要恭喜道友了,这修道界,一百年也难得出一位宗师,今日道友踏入这一境界,吾道不孤也,往后论道,又多了一位可以交流心得之人了,哈哈哈哈!”

眉目间,却是显得极为高兴的样子。

见他神色不似作假,林进心中也是高兴,笑道:“这还得多谢前辈昨日的一番言语才是,日后林进若有不懂之处,还要多多仰仗前辈您的修道经验啊。”

“诶!”黄元上人却是大手一挥,道:“如今你与我都是一样境界,就不必以前辈称我了,称呼我道友即可,至于论道一事,你我虽然都是进入这一境界的人,然而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互相交流,自是理所当然的。呵呵,就像现在,老道我就对你突破后的本事有些期待,不如,我两再战一场如何?也好印证一番道友突破之后的实力啊。”

林进往一边看了看,见四人脸上疑惑的样子,心知他们并不太懂修道宗师境界的含义,而且看大伯脸上有些不悦的神色,他不禁道:“道长,这,恐怕不太好吧,我看,还是晚些日子,我再去找道长讨教好了。”

见到林进神色,黄元上人一看林进的眼神敲向那四人,心里哪不知道林进的想法,心中不禁有些腹诽,不过人家要陪亲友,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有些不悦地道:“那就依道友吧,只盼到时莫要忘了与老道的约定就是。”

说着,就往山上走了去。以他的身法,一迈步之间,虽然看似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接连几步下来,就见不到他的踪迹了。

见到他离去时神色间有些不悦的样子,林进心中一动,对身旁四人道:“你们先等等,我去去就来。”说着,就朝黄元上人追了上去。

黄元上人身法相对别人来说可以说是神乎其神,然而在林进那无比强大的精神力之下,却是一眼就看清了其中的奥秘。原来黄元上人迈步之间,不但蕴含了土性道法,还带着种风的力量,使的,就是缩地成寸的道法。

这时,黄元上人走得还不太远,林进几个飞身,就追了上去,喊道:“道长请留步。”

听到他的声音,黄元上人回过头来,心中一喜,道:“你可是同意了?”

林进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要陪亲友游玩一下这黄山美景,实在是抽不出时间与道长来印证道法。”

不等他说完,黄元上人胡子一吹,眼睛一瞪,道:“那你追上来干嘛?”

林进呵呵一笑,“虽然无法像昨天那样与道长尽情对战一番,不过我昨天突破以后,在拳脚上面又有了些新的领悟,不如,我们便在这搭搭手吧!”

黄元上人听了,眼中一亮,心中虽然高兴,嘴上却说:“无鱼虾也好!也罢,就和你搭搭手吧!”

说着,卷起袖子,就要与林进动手。

在这山路上,虽然因为时候尚早的缘故,见不到几个游人,然而零零散散还是有游人上山的,林进怕两人打斗被人看见不好,当即道:“在这里打不好,我们换个地方吧!”

说着往四下一看,见下面深谷幽壑中被浓厚的云雾拦住,便往下一跳,竟是从山体边的小路上,直接往那悬崖下跳了下去。

黄元上人见状,摇头一笑,也不甘落后,紧随在他身后,也往下一跳,很快,两个人影,一先一后便消失在那深谷之中了。

两人如两片鸿毛一样在雾气中下落,不一会,就落到了谷底。

这谷底之中,却不像林进先前想的那样,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山谷,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谷底之中,居然是一潭温泉,温热的水中,只见一缕缕蒸汽不住地蒸腾而上,显得极有意境,尤其那水中,更是清澈见底,就连水底五颜六色的石块,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温泉两旁,只见绿色满崖,如碧玉一样附着在悬崖上,间或生长着几颗弯曲的奇松,一派神仙景象。

林进刚一落下,见到这般景象,不由微微一愣。

而黄元上人却是见惯了这种景象,要知道,在这黄山,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同被称为五绝,在这无人能下的幽谷之中,有这么一潭温泉,也不是很令他感到惊奇。

因此刚一落地,黄元上人就迫不及待的向林进打了过去,想看看他昨天到底领悟到什么。

黄元上人一发拳,并没有半点风声,然而就在他刚刚出手的时候,林进就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从他身上产生了出来。

瞬间,他就感应到,黄元上人这一拳实际用的力道并不是很大,然而却将全身力道都凝聚到拳上了。

这种精神上感应,昨天他都是没有的,然而在此刻,他却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