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的功夫,客栈的厨师便将那只肥兔子做成了一锅香喷喷的兔子汤,几人吃起来,只感口感之好,前所未有,尤其那股独特的肉香,更像一直在腹中徘徊一样,久久不散。

品尝着这阿黄猎来的肥兔子,谈老爷子对它赞不绝口,一直道:“没想到这黄山不但景致绝伦,就连这兔子肉,也一般的天下无双啊,阿黄,这次我们可真是托你的口福了。哈哈!”

一边,夹了块肌肉饱满的兔胸脯肉,朝阿黄扔了过去。

阿黄扬起头,嘴似闪电般一伸,便将那块肉给吃到了口中,美美的吃了起来。

新年第一天的第一顿午餐,便在这种极有意趣的情况下度过了。

到下午两点,许易又要带着阿黄出去玩的时候,林进思量了很久,却走下楼来,看了看许易,又看了看阿黄,却道:“小易,阿黄,你们两个跟我来。”

许易见到林进表情有些严肃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紧张的问:“师父,怎么了?”

林进心里想着事,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道:“别问那么多,你们跟我来就是了。”

“哦!”许易这才应了一声,带着阿黄跟林进上楼去了。

在楼上的时候,林进看到,谈老爷子和大伯又在那摆开棋局下棋了,林辰也在一边看着,给他们添茶倒水,显得十分闲散惬意的样子。

见他们上来,谈老爷子远远的喊道:“小易,怎么没出去玩啊?”

许易因为是被师父叫上来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敢回答他的话,林进却笑道:“是我找小易有些事,你们慢慢下棋吧!”

“嗯!”见是他们师徒之间的事,谈老爷子也不好过问,随便应了声,就继续思考棋路去了。

带着许易和阿黄来到屋里,林进伸手一指,那门便自动关上,并反锁上了。

“师父,你找我有什么事呀?”见到这般情景,许易心中更加疑惑了。

林进却不答,直接问道:“小易呀,那天地灵根的气息,你炼化了多少?”

听到这个问题,许易小心的道:“没,没有炼化,那股气息,太古怪了,我想炼化它,可是始终抓不住,它就像泥鳅一样,在我体内到处乱窜。”

听了他的说法,林进不觉皱起了眉头,又像阿黄问道:“阿黄,你体内天地灵根的气息呢?”

阿黄听得懂人话,只是无法表达而已,这时听林进一说,呜咽了几句,便把头埋到地上,用爪子不停的往脑袋上扰。

见了它的举动,林进微微一笑,“你是说,这股气息,一直存在你脑袋中?”

阿黄连连点头。

“嗯!我这次叫你们来,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你们一把,把这天地灵根给炼化了,毕竟,这东西的存在,太过惊世骇俗了,没人发现还好,一旦被人发现,那恐怕要引发一些事端啊。尤其小易你天天修炼,在寻常的地方,就能引来不少灵气了,更别说在类似黄山这样的灵气充盈之地,引来的灵气,更是庞大。现在,有我在的话,别人还以为这灵气是被我用法术弄来的,我若不在,那可就有些不妙了。”

听了他的话,许易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道:“那师父,您有办法帮我们炼化这天地灵根的气息吗?”

林进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把握,要先看看才行!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不管成与不成,我都让那天地灵根的气息不再泄漏出来就是。”

事实上,他最近突破成宗师境界,无论是**上还是精神上的敏感程度,比过去都要强了几分,此刻心中对于帮许易他们炼化天地灵根,已经有些把握了。不过在没有真正的把握前,他自是不会说出来,以免给许易心里造成不良的影响。

果然,听了林进的话,许易看起来虽然还有些紧张,但是精神上上已经轻松了许多。

而阿黄,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用两只大眼睛不住在林进和许易身上来回看。

“小易,你先盘膝坐好!”

听到师父的命令,许易连忙坐到地上,盘坐了起来。

“闭上眼睛!放松心灵!”

让许易闭眼之后,林进走到他身前,将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到一起。

随着他精神的集中,渐渐地,他感到整个房间都变了,在他的感知之下,所有的东西,都似乎放大了许多倍一样,无比清晰,就连那空中漂浮着的灰尘,此刻在他的感知里,也如石头一般大。

渐渐地,他听到了从许易体内传来的血液流动声,而许易此刻的心跳声,在他感知里,更是像打雷一样响亮。

未免意外发生意外,林进随手用真气布下一个禁制,将整个房间都封闭了起来。

这个禁制虽然并不是什么厉害的阵法,然而对付一般的打扰,已经够了。

禁制布下,待感觉到精神状态达到一个顶点的时候,林进吸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伸出一只手来,缓缓向他头顶罩了过去。

手心位置,正对着许易头顶百汇穴。

林进手心与许易头顶百汇穴的时候,一股精神力从他手心发出,射入了许易百汇穴之中。

头顶百汇穴,本来就是人与外界传递信息的通灵之处,这一点,林进在展现自己体内七轮的时候,便已知晓。

林进精神力一发出,与许易百汇穴发出的那股无形之力相连的时候,陡然间,林进就感觉到,许易体内的一切东西,都呈现在了他的感应之中。

在这一刻,林进在自己那种极其敏感的精神力的作用下,在某种程度上,将自己与许易连成了一体。

在这一刻,在他眼里,许易便如同自己一样,再无分别。

未免分心,林进切断与外界的感应,将整个精神都集中到了许易体内,甚至就连自己体内的感应,也只存留了一丝,达到若有若无的地步。

这时,在他的精神感知里,许易的身体,便成为了整个世界。

其余地方,一片黑暗。

在这种全心的感知下,许易的体内,上至头顶,下至脚底,无论肌肉也好,骨骼也好,经脉内的真气流动也好,都在林进的感知里体现得无比细微与真实。

林进感觉到,他的血液,流动得十分平稳,缓慢,显然是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的缘故。他体内的真气,也在按照小周天的循环方式,不住地运行着。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在许易的经脉里,果然存在一丝无比精纯的怪异气息,在他的任脉和督脉里不断流动着,就好像与许易的真气各成体系一样,运行之时,互不干扰。

他知道,这就是那天地灵根的气息了。

只是,这气息存在于许易体内,林进知道,若是自己的真气出手帮忙炼化它,恐怕是不行的,因为许易与自己虽然是一脉相承,但真气毕竟有少数区别,而经脉内真气又是极其敏感的,这灵根的能量甚至比许易本身的真气还要强大,如果自己帮忙的话,那么不但可能破坏许易体内真气的平衡,甚至还有可能直接将那天地灵根的能量炼化到自己体内来。这样,明显不符合他的本意。

想了想,林进觉得,还是自己用精神力控制住那道气息,让它不能动弹,然后让许易用本身的真气去炼化掉它。

下了决定之后,林进便道:“小易,为师要将那天地灵根的气息固定住,待我一叫你的时候,你便集中全身真气,炼化它,明白了吗?”

“嗯!”许易应了声。

见他明白自己的意识以后,林进将精神力集中起来,朝那股气息逼了过去。

然而,那天地灵根的气息似乎有灵一样,见到这股庞大的精神力朝自己逼来,它竟在许易的经脉内乱跑起来,似乎要躲避林进精神力的追捕。

而林进,也在思考,要将它困在什么地方,让许易炼化起来比较轻松。

很快,他就拿定了注意,决定将它逼到许易的丹田之中。因为,丹田乃真气运行中一个最重要的部位,里面真气往往要比其他各处的真气更为凝实,而且很多时候,许易修炼的时候都是意守丹田,想必对丹田也最为了解。

简单的说,在最熟悉的地方作战,赢面自然是最大的。

想明白之后,林进便不急着用精神力将它固定,而是慢慢的朝它逼了过去。

不多时,在林进的感知里,就只见这股气息从许易的任脉跑到督脉,又冲督脉跑到带脉,随即又往其他经脉里跑去了,而林进的精神力,却不紧不慢的跟在它后面,朝它步步紧逼。同时,林进怕它狗急跳墙,也用精神力将许易全身的经脉保护了起来。

这股天地灵根的气息虽然庞大精纯,但那也是相对来说的,在林进集中所有精神力之下,它毕竟是不敌,渐渐地,便在林进的故意引导下,被逼进了许易的丹田之中。

见它完全缩入许易丹田,林进心中一亮,心道:成功就在此时。

“小易,快将真气运入丹田,炼化天地灵根。”

同时,林进精神力便从四周猛然发力,将那天地灵根的气息挡在许易丹田里面。

感受到四周突然变得像铜墙铁壁一般,天地灵根的气息似乎意识到不好,慌忙四处乱撞起来,想要冲离这里,然而林进的精神力又岂是摆设的?一经固定,便不管那天地灵根的气息再怎么撞,也撞不出来了。

听到师父的命令,一直也在感应着自己体内变化的许易心里也明白了过来,没有说话,只是用最快的速度,将各处经脉的真气调动起来,往丹田处运送了过去。

许易修炼也有数年,在林进身体力行的指导下,修为也算不俗,尤其在无意中吃下天地灵根之后,由于他修炼的任何地方,都灵气充沛,就有如一个小灵地一样。这种效果之下,他这一年来,修为更是突飞猛进,比起林进没通大周天时的境界来说,也相差不远。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