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之后,林进又花了两个小时,将阿黄送回了落闲山庄。

只是对于回到落闲山庄,阿黄十分的不情愿,一个劲的蹭着林进的腰,呜呜直叫,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可怜劲,更是能将铁都融化。

不过林进的心比铁石还硬,无论阿黄怎么撒娇,都不理会它。到它撒娇到厉害的时候,林进更是一个眼神瞪了下去。

顿时,阿黄不敢做声了,只是趴在一边,小声的用尖锐的鼻音表示自己的不满。

见他这样,林进只好无奈的告诉它,三个月之后,就让它跟着许易。

听到这个消息,阿黄这才高兴起来,摇着尾巴,又围着林进绕起圈子来。

与闻讯赶来的谈应龙见了一面,互相道了新年好,并回答了他一些有关谈老爷子身体之类的情况后,林进便将阿黄托付给他,再一次飞上了天空。

手中金陵剑驱使之下,很快,林进就在天边消失得没影了。

这次,他去的仍是黄山,因为,他与黄元上人还有一个约会没有赴。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在这段时间里,要处理的事实在让他分不开身,二者相较之下,虽然他人在黄山,却也只好先做自己的事,而不去拜访黄元上人了。

如今从琐事中脱身开来,一身轻松,他自然是要去拜访一下黄元上人,顺便也对他表示一下谢意。

很快,在全速飞行,外加金陵剑对飞行速度的提升下,两个小时之后,林进再次来到了黄山,落在了观松客栈前。

这倒不是他不想直接去黄元上人所在的那处道观,只是,对于黄元上人这样身份的人来说,这样正式的拜访,还是先让人通报一声,才显得比较礼貌与尊敬。

而身为黄松道人弟子的余文,自然就成了通报此事的不二人选。

进到店里之后,仅仅站了一会,得到他到来消息的余文就从楼上急急忙忙的走了下来。

一见到果然是这位年轻宗师,余文微微吃了一惊,连忙走了上来,神态恭敬地向他问道:“林先生,您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林进笑道:“我那几位同伴,确实走了,我这次来,是因为与黄元上人曾有一约定,想拜访他的,还要烦劳你通报一声。”

“原来如此!好,那请林先生在小店内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

见他说出与师祖有过约定的事,余文不敢怠慢,连忙跑去通知黄松道人去了。

过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才见黄松上人一脸喜色的走了进来。

对他打了一个稽首,道:“无量天尊,前次听闻道友离去,师祖还有些遗憾,却不想道友去而复返,着实让贫道高兴,林道友,请随我来。”

“烦劳道长带路!”

林进起身谢过后,便跟在黄松道人身后,朝山上走去了。

依旧是走到那处山崖,黄松道人先一步走了进去,林进跟在后面,也是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

只是这时,由于天气的变化,原本飘荡其间的雾气已经完全消散了。那条延伸至道观的小路,这时看上去,便没有了那种缥缈感。不过却给人一种新的印象,就好像是一条存在于山村老林间的荒野小路,清幽而又明净。

沿着小路一路行去,不多时,就再次来到了道观。

一眼望去,道观的那扇大门,依然那么破旧,本应写着道观名称的地方,也只有一块破旧横匾挂着。

刚一到门口,就见黄元上人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林道友,一去这么多天,也不来看望一下老道,前次又听说你已经离了黄山,还以为你把老道给忘了呢!”

林进也呵呵笑道:“岂敢,只是因为一些俗事,实在分不开身,这才没有早些来拜访您,还请见谅啊!”

两人都是一代宗师,无论道法修为,还是心性修为,都非一般人能比,这点小事,自是不会放在心里。

两人一边说着,便一边走进了道观。

只是,走进道观之后,林进想到道观门口不着一字的横匾,却不禁心中生出一种疑惑,问道“道长,却不知,您这道观,为什么没有名字啊?”

听到他这问题,黄元上人似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离了林进,走到道观门口,往那横匾上一看,这才恍然大悟。

“哦,哈哈哈,我说道友怎么会问出这么古怪的问题呢,原来却是我这道观横匾上太久没有写字的缘故,那字体都被风尘给腐蚀掉了。0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老道等人倒是习惯了,若不是道友说起,老道还真没发现呢!”

这时,黄松道人也在后面笑道:“是啊,上次给匾上题字,恐怕也是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事了,一晃之下,这时间就过去了啊!”

稍微感叹一句,黄松上人解释道:“林道友,这处道观,名为松隐观,在修道界,也是鼎鼎有名的了,呵呵,以前就算有其他派的道友前来访问,也都知道这观名字,却未曾问过,说起来,您还是第一个问这道观观名的呢!”

这时,黄元上人也趁机道:“不错不错,身为修道中人,不知道我们黄山派松隐观,确实有些奇怪了,到现在,老道都还不知道,林道友你是何派中人呢?”

林进没想到,无意中的一个问题,却又把自己的身份给绕了进去。

只是,黄元上人待自己也算可以的了,按照他的性格来看,自己身为散修的身份,他或许不会太排斥才对。就算是排斥的话,那么心中也没有什么对身份隐瞒的惭愧感了。

心中想了一阵之后,林进终于开口道:“实不相瞒,林某无门无派,乃是一介散修!”

“散修?怎么可能?”

听到他这话,无论是黄元上人,还是黄松道人,都显得十分震惊了,看着林进,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尤其是黄元上人,差点就没直接说他在骗人了。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道:“你说你是散修,那你这一身修为,是从何而来?”

问别人修为从何而来,这在修道界中,已经算是十分不礼貌的事了,然而林进虽然听闻了不少修道界的事,却并没有真正融入到修道界,对这一点并不清楚,当下老老实实的道:“我都是自学成才的,当然,也有一些奇遇。”

听他如此说,黄元上人脸上明显就有些不快了,“嘿嘿,自学成才?什么样的天分,能自学成才成为一个修道宗师?你不必说了,黄松,送客!”

语气急转直下,黄元上人手一挥,直接叫黄松送客。

没想到他如此不近人情,林进见到他这般态度,心中也是一怒,暗道,自己坦诚相待,可他不相信不说,还居然叫门下直接赶自己走,那好,走就是了!

“不必,路我还是认识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所说的,都是实言!告辞!”

说罢,便径自离去了。

见他的身影消失不见,黄松道人疑惑地问道:“师祖,您为何不相信他是自修成才的?我记得,历史上,散修中确实有不少自修成宗师的天才的呀!”

黄松上人冷冷的笑了笑,并不说话,只是心里面,却想起了那股一举压住十余位宗师的庞大神念。

过了良久,感应到林进确实已经离开这里,他才道:“黄松,我们进去吧,对于这样一个故意欺骗我们的人,我们只当没有认识过好了。”

然而就在林进离开黄山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四道无比强大的鬼气突然出现在了黄山上空。

太阳,虽然依旧火辣辣的照着,然而就在这四道鬼气出现之后,那明亮的太阳,似乎也变得暗淡下来了一样,没有什么光彩了。

“大哥,刘武鬼珠的气息,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万米高空之中,一个阴冷的声音不带半点感情的响了起来。

同时出现的,还有四个有些透明的阴影,这声音,就是从其中一个阴影中响起来的。

“嗯!你说的没错,确实,这里就是鬼珠气息最浓烈的源点,杀刘武那人,想必在这里停留,并取出鬼珠来看过去。老二,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黄山。”另外一个声音马上回道。

“黄山?那是黄元的地盘,我们下去问问。”

“好!”

语言刚落,便见这四道阴影化做四条淡淡的线,飞速的飞了下去。

这时,因为自认被林进所骗,正在观中打坐养气的黄元上人陡然睁开了双眼,从中爆出一团精芒来。

“谁?”

“桀桀,黄元道友,别来无恙啊!”

在他面前,四道旋风陡然转起,四个身影现了出来,从面貌上看去,却是四名各具特色,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

“嘿,我道是谁,原来是鬼界四大执法!不知你们来我黄山,有何贵干呐?”

黄元上人冷冷的笑着,显然对他们没有好感。

“嘿嘿!”

随着一声阴笑,四鬼中,一个头顶长则一个硕大肉包的走了出来,问道:“黄元道人,我们四兄弟来这,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查一桩案子来的,想必你也听说过,前段日子,我鬼界一名鬼帝被一个叫李华堂的修道者给杀了,我们来这,就是因为闻到了那名鬼帝死后留下的鬼珠的气味,才来到这里的,这黄山,乃是你的地盘,却不知,最近可有什么道法高明之人,从这经过吗?”

问话的,却是鬼界四执法中的老三,独角鬼张赶山。

听到他的说法,黄元上人顿时一惊,鬼帝刘武被杀的消息,他还是知道的,只是,他却不知道,杀了刘武的那人,居然带着鬼珠到过他黄山的上空。

要知道,身为一名宗师境界的修道者,除非对方潜藏神念和真气的本领远胜他的感知能力,否则的话,就算只从黄山上空飞过,他都能察觉得到。

可是,据他所知,在这黄山,最近几个月来,除了林进修为过人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宗师修为的人来过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