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龙卷风中,三股阴气不住地随着风的转动而削弱,不过却有一股阴气,在这阳刚真气的卷动下,非但不见削弱,反而变得强盛起来。

林进正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陡然间,只见这股变强的阴气瞬间从那由林进真气所化的龙卷风中挣脱出来,一下便在旁边化做妖鬼杨晓东。

这时,杨晓东的脸上已是一片惊恐怨毒之色,望向林进之时,眼神中更是冒得出火来。

没有说话,只见杨晓东对着那三股阴气一招手,那三股阴气顿时从龙卷风中飞了出来,变成三鬼的样子。

刚一化形,四鬼便同时在跟前发出一股阴风,变幻成一面护盾,将自己等人笼罩在内。

林进本是想用自己的纯阳真气炼化四鬼阴气,以达到杀死他们的目的的,却没想到这个不阴不阳的鬼居然能从自己纯阳真气化做的龙卷风中逃脱,不防之下,竟是被她一下抢救成功。

然而虽然三鬼的气息被那不阴不阳女鬼抢出,林进却并未放弃,当即收了纯阳真气,飞起一掌,便朝四鬼构成的护盾打了过去。

轰!

知道这四人是自己生死大敌,林进自是不会留手,这一掌,便是集全身真气而发,刚一击中那由四鬼构成的护盾,顿时就见护盾上一阵波纹闪动,几欲崩溃。

在护盾四周,更是狂流暗涌,不住地发出空气被撕成真空,而后又愈合而产生的音爆声,这一击,疯狂而又猛烈。

以他现在的修为,林进完全有把握,这一掌就算是打在一座石山上,也能将那座石山给打成粉末,然而四鬼毕竟不是石山,而是鬼帝以上级别的鬼魂,四鬼每一个的修为都不弱,虽然神通被林进所克,受到前所未有的伤害,然而他们联合起来的护盾,却还不是林进能一掌轻易打破了。

只是,四鬼刚形成人形,仓促布下的护盾,虽是联手,但在这一击之下,也如风中残烛一样,摇摇欲灭了。

看到护盾将要破裂的样子,四鬼脸色一变,连忙又加大了阴气输出力度,再次将护盾支撑了起来。

直到林进又打了两掌,奈何不了这护盾的时候,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四个鬼帝以上修为的打他一个还打不过,居然还被他反制,这是他们四个来之前谁也没有想到的。

尤其是在经过林进这么一番作为之后,三鬼的气息,比起刚才都弱了起码三分,尤其是那横鬼赵越,此时气息无比微弱,身形半明半暗的,比起全盛时期时,顶多只剩了两三成的实力,可见他有多惨。

“这小子所会神通怪异绝伦,老大,不能这样下去了,结阵吧!”

看了一眼无面鬼,妖鬼杨晓东眼中发出的光芒能结出冰来。

她知道,老大所会神通,专攻人灵魂,他本身的精神修为更是凝聚到了极致,无论是鬼修也好,还是修道者也好,老大双眼凝视之下,发出那种独特的光来,少有不精神崩溃而亡的,即便是修道界宗师,也没听说过有谁能不防御之下,能挨一下凝视而不受到精神上的创伤的。然而这李华堂,中了老大一记凝视,居然连半点事都没有,现在他们四个,可以说,除了老三的精神封锁能对他有用外,其他三人的神通,都被他所克制,而老三除了能封锁住他,却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这种诡异而又艰难的情形,是他们成为鬼界执法者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一时间,她只感到这个李华堂简直就是自己等人的克星。

这样的人,无论如何是留不得的!

无面鬼阴无常也想到了这一点,却向吃亏最大的横鬼问道:“老二,你能行不?”

横鬼赵越眼中现过一抹厉色,咬牙道:“老大,布阵吧,我挺得住。”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无面鬼终于点了点头。

“结阵!”

随着一个字眼从他声上发出,四鬼同时从身上迸发出一股极其惨烈的气息来。

一丝漆黑的灵魂精芒,从他们体内最核心处流了出来,在四人头顶,形成了一个漆黑光圈。

在四鬼黑芒发出的时候,林进心中就警兆狂升,他感觉到,有一种极其不妙的危险在向自己逼近。

而且这种危险,远胜于自己以前所遇到的一切危险。

他知道,这种危险的预感,来自于从四鬼头顶的那种黑色光圈,他感觉到,那里面存在一股能吞噬一切的力量。

那样的力量,还不是他能抗衡的。

进攻还是逃走?

看到那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攻破的护盾,林进心中刹那间做出了决定。

意念刷地一下笼罩全身,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数十米开外,然而林进却并未就次打住,刚一现出身形,意念便又一次将自己全身给笼罩住,一闪之下,又是数十米远。

半秒之内,一连闪了数十次,直至飞出好几公里,他才展开速度,狂飞起来,然而,不知为何,那种不安的感觉却并未随着他飞开而减弱,反而更加浓烈了。

正觉得不安的时候,突然之间,他只感到一股滔天黑气从身后升起,随即化做一条比上次见到的那条巨龙还要庞大三倍的漆黑怪蛇,无比快速地朝自己追了过来。

整个天空,都随着这条怪蛇的出现而为之一暗,便仿佛世界末日将要来临了一般。

林进心中警钟狂响,可是那漆黑怪蛇却似乎能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一样,刚一腾空飞起,刹那间,林进就发现这条奇大无比的怪蛇已经飞到了自己跟前,用两只闪烁着死亡气息的眼睛盯着自己看。

林进被这种不带半点生命气息的目光看得心中有点发麻,当即就想飞走,可就在他刚要行动的时候,却见那怪蛇的大嘴突然张开,蛇信吐出,脖子一伸一缩之间,便将林进吃了下去。

随即,又如来时一样,怪蛇猛然飞回,又飞到了四鬼身周,在他们四个的头顶上闭目盘旋起来。

在它底下,四鬼一动不动,控制着黑蛇,炼化起林进来。

只是,四鬼此时脸色都是一脸惨白,虽然身体并不是实体,可却都像是出了一身大汗一样,神色间满是痛苦和紧张,却又带了一丝放松之色。

“老,老大,这次……回去,没得…没得二十年,我恐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勉力坚持着,横鬼赵越说话都显得十分费劲了,在望向头顶黑蛇之时,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怨毒。

他名为横鬼,便是说他性格蛮横霸道至极。只要是想杀的人,根本不会废话,直接上去就杀。因为这性格,他在鬼界修为还弱时,曾经惹上一个修为高超的鬼帝,直接被那名鬼帝断了他的一条腿,并以法术让他不得恢复,然而他却并未屈服,反而以断腿炼化出手中法器来。而后修炼数百年,收集天下至阴至毒材料融合于断腿中,最终炼化出这么一件阴毒无比的法器来,并仗着这件法器一举灭杀那名鬼帝。从这一点,便知他是一个如何横的鬼,然而却不想遇到林进这个速度胜于他,战斗意识胜于他,而且一身神通还能抵抗老大和老四独门神通的人来,最终让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怎能让他不恨。

只是由于先前所受的损伤,此时的他,明显是最吃力的一个,尽管才过了一分多钟,但他已经有些支撑不下来了,只好用说话来分散注意力。

感觉到他的艰难,无面鬼冷冷道:“再坚持片刻,那小子已经不行了,等将他炼化出来,我便把他灵魂给你,让你弥补损失!”

“多谢老大!”听他这么说,赵越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将全身力量都用了出来。

这时,那独角鬼却是有些酸溜溜的道:“老二,这次你可算是因祸得福了,那李华堂,可是一个宗师境界的人,而且看他神通使用之灵活,精神力必定是修炼得纯粹到了极点,你吞噬了他的灵魂,恐怕不但修为尽复,还要提升一个层次啊!”

妖鬼杨晓东却冷冷一笑,道:“老三,废话少说,这人灵魂归谁由老大说了算,不过,你可不要因为分了心,让这家伙给逃了出来。我感觉得到,此人一身神通与我们兄妹四人神通相克,若不除掉,必是大患。”

听她这么一说,赵赶山嘿嘿一笑,道:“这小子落入我等九阴玄蛇阵中,又岂能再逃脱。就算……”

正待他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突然间,四鬼只感觉到,在头顶那条庞大黑蛇的内部,突然一棵小松树渐渐长了出来,越长越高,直往黑色肚中长了过去。

在那渐渐长大的松树中,蕴含着一股极其强大的生机,却正与那黑蛇的死亡之气相克。

“不好!大家散阵!”

感应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阴无常面色陡然一变,连忙让另外三人散去阵法。

这时,其他三鬼也感觉到,在松树出现之后,自己感受到的压力,陡然大了数倍,按照这样的情形下去,恐怕仅是支撑阵法的那种压力,就将他们的灵魂精芒给榨干了。

忙不迭的,四鬼同时撤去了供给黑蛇的灵魂精芒。

陡然间,就见黑蛇突然仰头发出一声无声的长啸,随即消散于空气中不见了。在原地,只见林进闭目而坐,眉心一股无比浓厚的黑气正在消散开来。

而那棵松树,却在黑蛇消散之后,化做了一个矮瘦老道的形象,此时正嬉皮笑脸的看着他们。

“黄元贼道!”

看着黄元上人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四鬼知道,今日的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

不过,他们却没有撂什么狠话,只是狠狠的看了他一眼之后,便化作四股阴风,消散在空气中了。

黄元上人也不追他们,只是守在林进跟前,为他护法。

过了良久,当林进眉心黑气全部散掉的时候,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那鬼界四执法,而是黄元上人,林进不觉微微一愣。只是这时,黄元上人嬉皮笑脸的表情,却变成了一片肃然之色。

随即,他就从刚才的处境想到,自己必然是被黄元上人给救了。

“你为什么救我?那四鬼呢?”

林进想不通,为什么黄元上人先前赶自己走,这时却来救自己。

“他们已经离去了!短时间内,对于他们四个,你可以不必担心了!”

说完,黄元上人并不回答为什么救他的问题,却问道:“林进,你真名可是叫李华堂?”

林进先前还有些不喜他不听自己解释,便直接赶自己走的事。可是现在救自己一命,对自己来说,却算是恩大于过了,见到他郑重其事的样子,林进缓缓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本命便是林进,李华堂是我的化名。”

本来,在与修道人打交道时,林进也想用化名的,只是,在遇见黄元上人的时候,却正好与谈老爷子他们在一起,他知道,若是他这样的大神通者有心要查的话,便可从谈老爷子身上轻易查到自己真实身份,未免万一,倒还不如一开始就不隐瞒。

反正,自己李华堂的化名,也仅有鬼界中人知道而已,没有自己的影像,谁又会知道,他林进便是李华堂?

“原来如此!”黄元上人松了一口气,苦笑一声,又问道:“那么林进,你当真是一个散修?”

没想到他还问自己这个问题,林进心中有些不喜,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么,昆仑道祖与你是什么关系?”黄元上人又问道。

林进摇了摇头,淡淡的道:“听人说过,但没见过!”

见他神情不似作假的样子,黄元上人这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误会他了。

轻轻的叹了口气,黄元上人对林进拱了拱手,道:“林道友,先前是我误会你了,还望勿怪。”

没想到他会如此郑重的向自己道歉,林进不禁一愣,随即,心中一点耿介完全消失了。或许,真是在自己身上有什么关于与昆仑道祖有关东西,才引发他如此怀疑吧!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