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听到老头的话,林进大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怪老头找到自己,居然是为了教自己一门应敌之法来的。

不远千里赶来杀自己的林进已经见过不少,但不远千里来教自己法门的,林进还真是头一次见到,他不由惊异了。

“前辈!”

刚想问话,怪老头就一挥手,道:“你什么都不用问,总之,你就当这是吴松还你的情就是了。”

“可是!”

林进还想问个清楚,那老头却不耐烦的一摆手,道:“你什么都不用多说,现在老子只问你一句,这个情,你肯不肯接?”

话都说到这地步上,林进自是不好再说什么,而且,他也对这老头想要教他的应敌之法有些好奇,心想既是吴松让他教自己的,听听也无妨,便道:“那请前辈赐教。”

老头这才满意,呵呵一笑:“这样才是个干脆的人嘛,婆婆妈妈的,老子不喜欢。”

随即脸色一正,道:“下面我说的话,你每一句都要听好了!”

林进不敢怠慢,郑重的点了点头:“前辈请说吧!”

却见那老头沉吟片刻,却不直接告诉他应敌法门,却向他问道:“小子,你可知,这天地间的灵气,是由什么构成的?”

林进想了想,答道:“应该是一种存在于自然界的游离能量吧!”

老头笑了笑,道:“可以说,对,也不对。”

“为什么?”

林进不解地问道。

老头又笑了笑,“你可知灵气为何被称作灵气,而不是气?”

林进摇了摇头。

老头继续道:“灵气之所以被称之为灵气,其中的关键便在于一个灵字。你所说的,灵气是一种存在于自然界的游离能量,这个观点自然没错,不过,灵气却不仅仅是一种游离能量,而是一种具备灵性的能量,这种灵性,一般的修道者,是感应不出的,只有修为极高的修道者,才能感应得出来。然而,即使一般修道者感应不到这种灵性,但有一点却可以证明这一点,那便是,每个吸纳灵气修行的人,其身体本质乃至头脑,受到灵气中具备的那种灵性侵染,随着修炼的时间越久,那么本身便越具灵性。不但身体越空灵,精神也会与自然界灵气达到一种和谐默契的程度。可以说,正是由于灵气中的这种灵性存在,才让修道者在修炼的过程中,随着修为的提升,对天地自然的感悟也就越深。因为,这种感悟,本就是随着与天地灵气的融洽,体会到那一种最纯粹的力量,才随之产生的。”

“原来如此!”

林进点了点头,心神已经完全被老头的这一番话吸引了过去。

老头顿了顿,接着道:“而这天地灵气中,又由于它们产生的环境不同,各自具备的灵性也不同,如果按照五行来划分,便是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属性的灵气,然而这却只是一个大概的划分而已,自然环境千变万化,这五种属性的灵气,也只是最具代表性而已,又岂能用它们完全概括天地灵气,而且,就是这五行属性的灵气中,也有不少细微的划分,并不雷同。呵呵,不要以为我对你这些说的是废话,实质上,这才是高层次的修道者与低层次修道者看法的区别。此外,便是我要与你说的重点了,灵气与一般天地间的游离能量最大的区别,便是,灵气是具备生命的,而游离能量,却只不过是一种无生命的能量而已。”

因为修道界中没有一本书上说灵气是有生命的,因此在说完这句话,老头很是得意的看着林进,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种震惊感来,然而林进却只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让他不禁有些失望。

然而他却不知,林进在张锦阳家喝醉酒的那一晚,便感受到了灵气中具备的那种微弱意识,虽然仅仅只感应到了那一回,但在老头说起这事的时候,却并不会让他感到惊讶了。

见他丝毫没有动容,老头虽然失望,却也有些对林进另眼相看了。

在吴松那里,他是知道林进的真实年龄的,虽然他这一身的成就,很大关系都与面件星辰镜有关,然而若是他没有那样自然随心的悟性,领悟到其中的道理的话,也不可能达到如此成就。而感应到灵气具有生命一事,就算有在星辰镜中的体悟,想要感知到灵气存在生命一事,也是十分困难的。甚至就连昆仑道祖,据老头所知,也是在两百岁那年,才感知到灵气具备生命一事。

而现在从林进的表情来看,恐怕现在的他,便对灵气具有生命一事有了感应了。

虽然这时,昆仑道祖和吴松都没有告诉他,为何这样看重林进,但是,从见到林进听了有生命,却表现得十分平淡的样子起,他就终于不再小视这个年轻人了。

过了片刻,老头才道:“我要教你的,便是与这天地灵气沟通,以及让它们感受到你的思想,直至真正了解它们,运用它们能力的办法。”

听到这,林进才明白,老头要教他的是什么,不过,这与老头所说的应敌法门有关吗?

“呵呵!”

似是了解到林进的想法,老头又笑了起来:“你不要以为,这是一件简单的事,实际上,这其中,蕴含着天地间的大秘密,你也不要以为天地灵气只能够用来吸纳,补充真气所用,事实上,它们所含有的威能,大至匪夷所思的境界。”

老头说这话时,语气中似乎有一种浩大莫名的力量,让人不禁沉浸其中,去想象那天地灵气,究竟具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威能。

听了这话,林进顿时肃然了,恭敬的道:“还请前辈指点,要如何,才能与它们真正沟通?”

怪老头却笑而不答,过了好一阵,他才道:“关于如何与它们进行真正的沟通,我无法用言语指点你,不过,我告诉你,要与它们真正进行沟通,不但需要一颗探查入微的心,更重要的,却是真诚。好了,吴松让我要交代的事,我已经交代完了。至于能领悟多少,能什么时候领悟这其中的道理,就要看你自己了。”

说罢,怪老头一改刚才严肃的神情,又变得嬉皮笑脸起来,让人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只是听完以后,林进却不禁有些愕然,这老头讲的这些,原来都是吴松让他转告自己的,可是,这东西虽然玄妙,却又如何能称之为应敌之法呢?莫非,灵气之中,还蕴含着一种不为人知的极强大的杀伤力?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老头却道:“小子,刚才我说给你听的,你都记住了吧?”

林进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老头点了点头,道:“小子,与天地灵气沟通,乃是修道途中的大道,如果能真与它们完全沟通,那便是天地同化的境界了,你或许还不知道,通过天地灵气,此刻那昆仑老儿虽然远在万里之外,但恐怕就是现在你放一个屁,他都能听到。而且,昆仑山那破禁制,号称修道界最强大的禁制,也是由这沟通天地灵气而来,至于现在修道界的那些种种法术,对于这样的运用来说,反而是小道了。”

林进这边在认真聆听老头的话,这时,远在昆仑山巅的昆仑道祖无奈地笑了起来,对旁边站着的吴松苦笑道:“这家伙,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是这样口没遮拦,也不怕那位小朋友听了笑话。”

吴松却笑道:“这恐怕是那家伙早知你我在偷听,故意说给你我听的吧!不过,谁叫你我算计了他一把呢!”

昆仑道祖却苦笑道:“真正算计他的,恐怕是你吧!若不是你跟他打赌的话,他又怎么会答应去见林进,而且还答应传林进压箱底的本事。不过,那林进真是命定之人吗?如若不是的话,唉……”

修道界中,一向被视作无所不知的昆仑道祖,在说起林进之时,也不禁现出了一丝迷茫之色。

吴松却是极为肯定的说:“这一点,我绝不会算错,如果说,我自废三世修为,算出来的结果,都还有误的话,那我前世这‘卜神’之名,岂不是白叫了!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那林进的修为进境,能在二十余岁达到如此程度,在某种方面,已经印证了我算出的结果了。”

然而听了他如此肯定的话语,昆仑道祖却依旧是显得有些忧郁,过了良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希望如此吧,否则的话,这一次的大劫,要殃及的,可不仅仅是我们修道界啊,恐怕,所有的一切生命,都要难以保全了。”

“不会的,这一次,不像前几次大劫一样,除了一些修为绝世的人之外,没人有准备,这次,我们将所有灵脉提前启动,便是先一步做好了准备,只要林进这颗种子生根发芽,长成一片森林,我不信,集我人类全部之力量,还无法与那大劫相对抗。”

说起这话时,吴松的眼中,闪过一抹自信的光芒。

却说林进在听那老头把如何沟通天地灵气的一些相关事宜讲清楚之后,林进还以为他没什么要交代的了,正好这里有个灵气还算得上充沛的灵地,虽然修为已经恢复,却恰好用来领悟刚才老头所说的这一席话,谢过他之后,林进就待再次闭关。

然而,怪老头见他想走,却嘿然一笑,道:“不忙着走,吴松的大道传完了,我看你还算看得顺眼,我这还有一个小法门,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哦?什么法门?”

刚才老头的话,虽然是吴松让他这么说的,可是林进看得出,他对灵气存在生命一事,必定已是十分透彻,否则的话,便不会露出刚才那样的感慨之意。其他不说,仅仅是凭他在北冰洋刚出来的那种威势来看,这老头的修为,就绝不是自己这个刚进入宗师境界的人可以比的。

这时他说要教自己一个小法门,虽然不懂他的用意,但林进自然不会这么简单的认为,就是一个小法门而已。

果然,接下来只听老头道:“我这法门,乃是一种真气运用之法,叫做百叠千回气剑术。”

“百叠千回气剑术?”

“嗯!”老头继续道:“你当初打碎冰山,将我震醒,我也有些明白你的道行,你觉得,你那一击,威力如何?”

这段时间来,林进在与黄元上人交流过后,对力量的运用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自然知道,自己在北冰洋时的那一击,虽然看起来威势惊人,可是力量却太过分散,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便摇了摇头。

老头见他摇头,呵呵笑道:“看来你也认识到这个道理,力量的分散,不如集中,与其分散百处,不如集中一处。现在,你将你最大威力的一击,使出来给我看看吧!”

“在这?”

林进疑惑道。

“嗯!”老头点了点头。

见四下无人,林进也就答应了,却并不在这小山上,而是在山旁找了一块两人多高,十分坚硬的花岗岩石,微一运气,便一掌击了出去。

林进并没有摆什么姿势,看起来只是随便的一击,然而在那怪老头眼里,却又是另外一分景象,他看出来,林进这一击,虽然看似全身上下无不放松,然而全身的力量和真气,却在不知不觉间,被完全运送到了掌心。

一掌发出,掌心与岩石的交接处,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然而过得十秒钟,却见那无比坚硬的花岗岩,居然一点一点的化做粉尘,四散开来了。

见到这一击,老头微微点了点头,道:“还有几分样子,似是黄山派的运气法门吧,威力集中确实是集中了。”

林进连忙请教道:“前辈,您看我这一击威力如何?”

那老头笑了笑:“力量道是集中了,但是,还不够,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一点,威力大确实是大,可是在全身其他地方,却必定失去防守,你这一击,只能对付比你低一层次,乃至与你同一层次之人,却对付不了真正的高手。”

“哦?”林进这一击,若不论神通道法的运用,确实是他最大威力的一下了,要知道,破石易,碎石难;碎石易,粉石难。而要像他这样,一击将两人多高的花岗岩击成粉碎,而又不发出半点声响,可以说不但力量达到了一个极致,而且对于阴阳刚柔的把握,也达到了一个极点。现在,即便是黄元上人亲自来,恐怕也难做得更好了。

可是老头却还说这一击不行,这就不得不让他惊讶了。

“那您的百叠千回气剑术,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

“哈哈,那是自然要给你看的!”

说着,也不见老头如何作势,只见他伸手往空中一指,林进顿时感到,空间都似乎随着他的这一指震颤了起来,一道拇指粗细的气流,如闪电一样,无比快速地划过空中。

气流所过之处,只见连空间都震颤起来了,就仿佛撕开一条空间通道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消失在天边不见了。

林进的意念,早已笼罩这周围数十里的地方,然而就在老头这一道气流发出之后,林进就感觉到,自己的意念都好像被他这一指给划破似的,刚在他感应中出现,马上就消失到感应范围之外了。

气流刺破空间时,其实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可是在林进的脑海中,却似乎感应到一种比雷声还要响亮百倍的轰鸣声。

对于这一指,林进完全有一种无力感,从这一指发出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过来,如果这一下是对着他发的,那么他没有一丁点的把握,能躲过这一击。

而且气流中蕴含的那种洞彻力,虽然并没有接触到实质物体,但林进能想象得出,仅仅凭着这种速度,和划破空间,在他意念范围中直冲数十里而毫不消散的特质来看,他就知道,这一击如果打在人身上,会有多么恐怖。而且按照这种速度,只要一对准了,发出了,就像激光一样,躲无可躲啊!

“呵呵,这便是百叠千回气剑术了!你看威力如何?”

林进沉默地点了点头:“比晚辈刚才那一击,杀伤力要强至少十倍。”

之所以说杀伤力,而不是威力,便是因为那老头这一指的穿透力与速度,都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如果说对敌的话,就算敌人动作再快,也很难防得住老头这一指,而他那一击,只要有心的话,想要躲过去却并不难。因此,虽然林进那一击的总威力要大过老头这一指,但在杀伤力上,却是比不上他。

老头笑了笑,却道:“那你可知道,我这一击,消耗多少真气吗?”

林进摇了摇头。

老头伸出一根手指头,道:“不到你那一击的百分之一!”

“什么?”

听到这个答案,林进心里真正的震撼了。

如此强大而又迅猛的一击,消耗掉的真气,居然不到自己那一击的百分之一,这个答案,谁能相信?

“不敢相信,是吧?呵呵,实际上,就如你那一击一样,我这一指发出的气剑,和你集中力量的原理是一样的,不过,我这一指发出的气剑,集中的程度,要胜过你集中力量程度的千倍,万倍,因此,才表现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可消耗真气却如此之少。”

“怎么可能?”林进不敢相信的惊呼,要知道,他能将全身真气与力量集中到如此程度,已经花了他很大十分大的精神力了。而这种程度的力量集中,越往后,所要掌控的身体部位,消耗掉的精神,就更是成倍增加。

他全身的力量与真气集中起来,都只能达到如此程度,可老头却将用自己一击百分之一的真气,达到如此地步,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无法想象的事。

“这就是百叠千回的奥秘了!你想不想学?”

老头淡淡的笑着,显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来。

林进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继而,林进不禁想到,他不会有什么条件要让自己做吧?

“那好,我教你啊!”

出乎林进意料的,老头却并没有以此为条件,让他做什么事,而是十分干脆的,就要教林进那种百叠千回气剑术。

没有多做犹豫,老头便给他解释起百叠千回气剑术中的道理来,直到听了老头讲解,林进才知道,原来这百叠千回气剑术,施展之法便如其名称一样,要以某种方式,让一丝真气在体内几处经脉内和穴道内进行千百次重叠,每重叠一次,体积不变,威力和凝聚度就大上一倍,如此经过千百回叠加,威力便是在相同的体积内,有了千百倍的提升,这样一来,自手指尖发出的气流,便形成气剑,威力自然强横无比。

而且,据老头所说,这百叠千回气剑术,并不仅仅是发出一道气剑那么简单,因为每一道剑气实际上真气的量都不是很多的缘故,如果控制得好,便可以同时在经脉内储存数百上千道气剑,对敌之时,一经发出,便如高速机枪乱射一样,令人防不胜防,恐怖无比。

只是,说起来是十分简单,但这其中的奥秘,却是十分深奥了,其他不说,光是真气如何在那繁杂的经脉内按照那种规定路线来回运转,便是一件极难的事,而且,由于每次叠加都要比叠加之前强上一倍的威力,因此前后两道真气的量,都必须完全一样,这其中的过程,半点错都不能发生,否则的话,那气剑便有可能在经脉内爆炸,那种后果,是无论修为如何高超的修道者,都无法承担的。

明白了这一点,林进便将老头的话给记得更加仔细了。

还好这百叠千回气剑术最大的巧妙,就在于真气要如何在经脉内循环叠加,以及控制真气的量的方法,至于其他,却没有什么玄妙之处了,林进仔细听过以后,给老头复叙一遍,没有错误之后,他便在老头的指引下,在体内构造起那第一道剑气来。

一开始,听了老头讲解,林进还以为这是件十分轻松的事,可等到他真的构建剑气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有多么艰难。

其他不说,仅仅是操纵那一丝无比细微的真气,将它拉到最合适的程度,就足足消耗掉林进二十分钟的时间,尔后,不但要控制这一道真气,还要让第二道要与它叠加的真气,也与前一道真气完全一样,这种过程,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了。

即便是以林进那无微不至的意念,在操纵起如此微弱的真气来,也几次险些出错,还好,只要前面的操作无误,到后面进行到某一阶段的时候,那道真气,便一分为二,自动在林进经脉内吸取真气,然后融合为一,随即又一分为二,再吸取真气融合,如此反复之下,经历得千百次重叠,最开始那一道无比微弱的真气,便变得无比凝实了。

最终达到宛若实质一般的时候,便是气剑成形了。

经历了小半天的时间,林进终于在体内凝聚出了第一道气剑。

按照百叠千回气剑术的心法,林进随手对着地上一指,顿时,就见到一股令空间都为之震颤的气流从他指尖飞出,无比快速地射入了土中。

啵!

只听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林进便见到,在那气流入土之处,一个黝黑的小洞凭空出现了。

林进用意念往那洞里一探,乖乖,顿时吓了他一跳,原来刚才发出的那道气剑,竟穿过近十米的土层,直接将土层地下的岩石都射出个洞来,而且深入了至少三十米。

这是何等凝聚的力量和何等的速度?

虽然这道气剑是林进自己发的,但就连他自己,都被这一剑的威力给吓了一跳。

然而,那老头见到林进在短短半天内就领悟到百叠千回气剑术的奥秘,却并不显得惊讶。

只是道:“这百叠千回气剑术的奥秘,我都已经交给你了,至于能不能使出万剑齐发的至高程度来,那就要全看你自己了。多练连,多琢磨琢磨吧!”

“多谢前辈指点!”

学会这么一门强大的攻击法门,林进也不知道,他送来的应敌法门,究竟是吴松让他说的那种与天地灵气的沟通之道,还是现在这种百叠千回气剑术,不过现在看起来,却是百叠千回气剑术看起来,更像是一门攻击应敌之法。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