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林进见无法在体内再多弄出一道剑气,出关之后,也不再去想百叠千回剑气术的事,心中一定,便将精神力四散开来,想要沟通天地间的灵气。

可是,他的精神力感应到灵气的存在,倒是十分容易,可想要与那灵气做沟通的话,却并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像那天醉酒时,神念不知不觉就感应到了那天地灵气中存在的微弱意识,这次想要故意进入这种状态,感觉天地灵气中的意识,却不行了。

一开始,在他精神力所在范围内,每一丝灵气,他都用精神力深入其中,分析其中可能存在的生命意识。

然而,除了发现这些灵气细微上存在不同,也就是属性上略有不同外,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发现生命意识的存在,结构构成也都是零散而无章的,在他精神力的影响之下,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像有一点主观能动性的意识。

林进想到那怪老头告诉自己的说法,要对天地灵气真诚相待,可是,连天地灵气的意识都感应不到,又如何与它真诚相待?

不过,林进却是一个不信邪的人,上次喝醉酒都能在无意中感受到天地灵气中那种微弱的意识,这次就不可能感应不到。

当下,林进心中一沉,在海岛边坐了下来,整个意识进入那种浑然忘我的意境,想要将意念分得更细,去感应天地灵气的意识。

在这海岛上,林进早用神识探查过,并没有什么凶猛的动物,有的,只是一些住在海岛上的鸟类和一些小动物,因此在这里进入入定状态,他也不怕被惊扰到。

一陷入那种意境之中,渐渐地,他就感觉到,身上的各种六识,一一离自己而去了。

到整个身体再也没有丝毫对外界的感应能力之后,林进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就像是飞出来了一样,那失去的六识,在灵魂的感知下,却更加强烈和明显了。

树木的清新味,鸟粪的臭味,海水中的腥味……

便像一种种意念波一样,不住地透入到他的灵魂中去,虽然没有鼻子去闻,然而他却能分析出其中每一丝味道的区别与不同,就连海水腥味中,哪种是来自鱼身上,哪种是来自海草中,他也能清晰分辨出来。

同时,四周的光和音,也像放大了无数倍一样,在他思维意识中展现出来,形成一个奇光异彩的世界。

这个世界中,每一个声音,每一种色彩,都被无限的细化了,让林进完全清楚地认识到,其中那最细微的区别。

那光线,也不像平常肉眼看到的,只有那七种颜色,而是多了许多种他从未见过的颜色,只是,因为从未见过这些颜色,林进虽然看得出来,却无法将他们的色彩名称给叫出来。然而,其中的炫丽,却让他为之神炫。

而那声音,更是无论低声波还是超声波,都能让他听到,远远的,他还听到有三只海豚,正在远处一片海域内,嬉戏玩闹。

这个世界最微观的一面,便如此显现在了林进面前。

除此之外,林进看到的,就是那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了。

在这一片海域中,每一寸的空间里,都充斥着一淡淡的种蓝色光芒,这光芒,便如北极的极光一样,缥缈而又变幻无穷,每一处的浓度,时刻都在变动着。而且,这灵气并不是随着风动,而是随心所欲的,去无定处,洋溢着一种灵动的气息。

感受到这种灵动,林进将的自己意识,化做一阵风,想要融合到这灵气中去。

可是,相对于他的意识来说,这灵气显然更加柔弱些,林进平时想要将这灵气弄来的话,精神力便像一张无比庞大的网一样,直接就能把精神力范围内的灵气收过来,可是,当他想融入到这灵气中去的时候,他就发现美那么容易了,不管他怎么做,他的意识一进入到其中,那灵气,便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一下就散了开来,变成最小的微粒存在。

林进不信邪,再次试着感应起灵气中的意识来。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大海之上,气候变化无穷,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暴风骤雨,雷电阵阵。

这海岛之上,自然也是如此。

林进在这海岛之上,这一冥心而坐,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然而那天气,可不管他是什么人,照常而至,有时,会用火辣的太阳将他猛烈的烤着,有时,却是卷起大浪,将他淹没,有时,便是十多级的大风,卷带着大量雨水,从他身上冲过。

甚至,风浪大时,还会将这小岛给淹没一半,自然的,也就将他这个在海岛边打坐的人给淹没了。

于是,便有一些鱼儿,螃蟹之类的,趁着潮水,到岸上来觅食。

到浪潮退去之时,有的螃蟹便挥舞着两只大螯,从林进的一条腿上,爬到另一条腿上。甚至还一螯夹住林进的衣服,久久不肯放手。

然而,不管太阳如何烤他,风雨如何刮他,海浪如何冲他。

进入那种状态的林进都恍然不闻,像一根钉子一样,钉在那片海滩之上。

只是,在太阳、雨水和浪潮的照看下,他虽然没事,但他的衣服,却慢慢的被腐蚀了,原本坚韧的布料,便在这风雨和阳光的作用下,慢慢变成了一块块破烂的布料,海浪一冲,便将它冲得四分五裂,胡乱地挂在林进身上,散发出一种带着海腥的难闻味道。

而林进,则浑然不知这一切,只是用意念沉浸到与天地灵气的追逐中去。

刚开始的时候,林进对这天地灵气的感觉,就是一种特别的能量而已,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他便慢慢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

这海洋上的灵气,多为水性灵气,而且极其活跃,在前几天见无法用意念融入到那灵气中后,林进便换了一种方法,只用意念悄悄的追随着一股灵气,并仔细地观察它。

欲先降伏它,必先理解它,这便是林进的想法。

一开始,林进还以为这灵气只是随意而行的,可是随着这种观察的进行,林进就发现并不是这样了。

这些灵气,不但存在于空气中,同时也存在于海水中。

而那海水中灵气的水属性,则更加活跃一些,而随着在空气中的时间越长,空气中灵气的水属性,就会渐渐变得淡薄起来。

直至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灵气中的这种水属性,就会渐渐消失。与此同时,灵气的活跃度,也会骤然降低下来,直至变成纯粹的游离能量。

只是,这时候属性渐渐消失的灵气,靠近海洋的,便会马上飞回水中,与海水同化,恢复水属性,而在高空来不及飞下来的,便只能变成纯能量了。

除非,碰巧遇到高空中有积雨云,那样的话,才能继续保持它们的灵性。

另外,林进还发现一件奇妙的事,那就是,每当这些灵气中的灵性随着时间的延长,减少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它们就会变得似乎有些焦躁不安起来,拼命的往有水的地方飘。

而有些纯粹的游离能量呢,在水比较多的地方,过得十天八天的,不知道受到什么东西的作用,便会渐渐产生灵性,变成可以自由行动的灵气。

“看”到这一幕,林进才终于肯定,天地灵气,确实是有生命的。

而且,这些灵气也如正常生命一样,会诞生,会消亡,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生命的脆弱,甚至比一般的生命还有所不如,但是,因为它们这种独特的产生方式,却让它们存在于整个自然界中,源源不断。

这时,回想起自己以前遇到的几块灵地,林进便发现,那些灵地的自然环境,果然是最适合产生那种属性的灵气的地方,土的厚重,火的爆烈,由于这种种自然环境的影响,便产生了土属性的灵气、火属性的灵气。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看”到这些,想到这些,林进心中产生了一种明悟。他明白了,这些灵气与自然界的其他生灵,乃至自己一样,都是一种生命,只不过,在生命形式上有所区别而已。

想到这些,渐渐的,林进的神识无比宽广的扩散了开来。

随着这种扩散,更多属性的灵气,便进入了他的意识观察中。同时,随着这种扩散,他的神识渐渐越过海洋,来到陆地,又深入大陆中去。

在陆地上,灵气的种类更加丰富,然而林进却感觉到,在陆地上的灵气,似乎缺乏一种海洋中灵气的活跃,而多出一种拘谨,而带有微微恐惧的意味来。

一开始,林进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当他的神识,扩散到一些修道门派和散修那里,感应到那些正在修炼的修道者进行的过程时,他便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些修道者们,用某种方法拘禁、招来灵气,让它们为自己服务,而一旦灵气中的能量被吸收,灵气被吸收,仅有的一点的灵气便被他们排出体外,只能渐渐消散在空中。

那灵气中的生命,便随着修道者的这种修炼,完全消失了,而它们转化出来的,却是修道者体内的真气。

而还有的修道者,在实验各种法术之时,便用符篆、咒语,将灵气招来,利用它们不同的属性,转化为各种道法,一一显化出来。

而与之相随的,照样是灵气的覆灭和死亡。

感应到这些,林进心中不知怎么的,竟突然闪过一种淡淡的悲哀。

这天地灵气,看似自由自在,可在天地间存在了这么多年,原来,却只不过是修道者的养料啊!

就连自己,能有此成就,也是建立在吸纳不少灵气,造成无数细微生命灭亡,才有的结果。

可是,如果不吸纳这些灵气的话,修道者,也便不存在了,这种矛盾的思维,在林进的脑海,不停的纠结着。

灵气于修道者,便是犹如乳汁和婴儿一样的关系啊。

林进的意念中,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对于这样一种生命,自己不可能拯救它们的命运,但是,一种尊重的心情,却不禁在他心中升了起来。

这种心情,不带半点虚伪。

就在林进刚产生这种心情的时候,突然之间,他只感觉到,在自己本体的身边,水属性灵气似乎活跃起来了一样,纷纷涌到他的身边,在他身边环绕,盘旋,欢乐得像一群精灵。

随后,林进便感应到了它们的意识。

在他身边的这些灵气,此时意识中存在的,仅仅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欢快。

感受到这种欢快的情绪,林进此刻却并没有欣喜的心情,反正对它们更加尊重了。

对于修道者,它们一直在默默的付出,可是,它们的心灵却很纯粹。

它们对于付出,并不需要回报,也对吸收它们,抹去它们生命的存在没有仇恨。

反而,一有人能理解到它们,明白它们的存在,它们就会欢快起来,把理解它们的人当作同类和朋友。

体会到它们的这种情绪,林进将意念收了回来,融入到围在自己身边的那片灵气中去。

这次,他意念融入进去的时候,这些灵气并未有丝毫的消散,而是像接受同类性质的灵气一样,接受了他的意念。

融入进去之后,刹那间,林进便明白了许多事,而且也明白了它们的喜怒哀乐。

它们的感情,是一种无比单纯的感情。每一丝天地灵气,都含有一种自由、欢快、对生命热爱的感情。

没有想去如何利用它们,林进只是将自身感情融入其中,去分享它们的情绪,同时,也将自己的情绪传递给它们。

不自觉间,林进便感觉到,自己也成了它们中的一员。

而那些灵气呢,或许是体会到林进的意识比它们更为强大,便纷纷围绕在他的周围,不断的聚集了起来。

感受到了天地灵气最终极的奥秘,林进收回意念,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明白了天地灵气中生命的这些感情,林进并没有想着去如何利用它们,反倒,就连他自己,也不想再去吸纳这些活跃而又可爱的灵气了。

只是,在心底里,他知道这是一个妄想,自己体内虽然能自然而然的产生真气,乃至将食物内蕴含的能量转化为真气,可万一遇到强烈消耗的时候,最直接的方法,恐怕还是得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才行。

收回意识,站起身来,林进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一身衣服,竟然变得这样破烂了,而且看这衣服破烂和腐臭的程度,恐怕自己在这领悟天地灵气中生命意识的时间,至少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

捏开一只正在他身上爬的螃蟹,林进不禁发出一声苦笑来。

还好,早知道在修道的途中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林进在乾坤袋中早就准备了十来套衣服备用。

一把抓去身上挂着的破烂衣服,林进一个猛子,便往那清澈的大海中钻了进去。

一股清爽的感觉,顿时从他身上透了过来。

狠狠地洗了一下之后,林进一头又从水底下钻了出来,一洗几个月来的尘垢,全身的那个舒服,就别提了。

将全身清洗干净后,林进从乾坤袋内掏出一套全新的衣服换上了,看上去,依旧是个普通年轻人。

明白天地灵气中的生命,以及明白它们的付出后,林进也没有想着要利用它们施展出如何强大的法术来,只是整理了下衣服,便飞起身来,想要重回大陆上去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