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执法者给的那缕九幽魂气,那名老鬼显得十分高兴,因为这缕九幽魂气,对他的本命灵魂来说,是极大的补品,有了这缕九幽魂气,他感到自己的力量,提升了至少一倍。而这其中的好处,显然不止这一点。更多的好处,还得将那九幽魂气完全炼化才显示得出来。

回到墓地之后,细心地体会着九幽魂气给自己带来的变化,老鬼心中一阵暗爽。

这样的事,也不需要多,只需遇见个一两次,对他的修炼来说,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然而,正在炼化那的时候,突然,他只感一股极强的无形力量从外面射了进来,将他整个身体都给禁锢住了。

还未来得及他反应,他就感到,那股力道裹着自己,将自己给直接扯出了墓地。

待到他看到外面事物的时候,他才发现,在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年轻人和一个鬼魂,那年轻人,却正是鬼界执法者要寻找的李华堂。

见到他的面容,老鬼顿时一阵胆寒。

却见林进冷冷地看着他,问道:“我要寻找林荣芝和李慕楚的事,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没,没有!”老鬼不敢有丝毫犹豫,连忙说了出来。

“很好!你没有骗我!”刚等他说完这句话,却见林进看着他的眼睛望了一眼,随即,手中一紧,一股至阳真气发出,老鬼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身鬼气,就在那至阳真气之下,融化得一干二净了。

随即,林进又施展神通,将昨晚问话的那些残魂全部招来,又是一股至阳气息发出,让他们全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见林进杀了鬼界执法者之后,带自己来这,然后二话不说地将这老鬼和这一干残魂给消灭,冯万山心中大惊,忙问:“林进,你这是做什么?”

林进抬头看了看天,道:“待会我再给你做解释,随后,便又用意念裹着冯万山,往别处飞去了。

待到达一处安全之处,林进感应到,那些正在往他杀鬼界执法的地方赶的气息全部消失不见的时候,林进才停了下来。

冯万山此时却是惊魂未定,一脸犹豫的看着林进,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变化,居然顷刻之间,一举杀了这么多鬼魂。

虽然他们并不是生者,可对于冯万山来说,却与活人并无区别,因为他们都是同类。

停下来之后,看到冯万山神色中带有一丝畏惧的情形,林进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可能吓到他了,于是缓缓的告诉冯万山道:“冯老,不要怪我如此狠手,没有办法,那老鬼口中的林荣芝与李慕楚,正是我的亲生父母。”

听了林进的话,冯万山这才明白过来,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你刚才做的,没错。”

见冯万山能理解自己,林进心中也出了口气。

事实上,在见到那老鬼将自己父母的姓名告诉给宝瓶执法的时候,林进的心,便紧了起来,还好,在消息还未传出去之前,林进便将这危害扼杀在摇篮里,否则的话,凭鬼界执法的力量,林进不难想象,自己的父母,如果还有灵魂存于世上,那么他们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想到冯万山也是一位鬼王,对于鬼界的事要比自己了解得多,林进便向他道:“冯老,还请您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在鬼界寻找一下林荣芝和李慕楚这两个人!”

听到是要找林进的亲生父母,冯万山会意地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以前的鬼山,虽然被打散了,但我鬼界的朋友还有不少,我帮你去打探打探,不过,有没有结果,我却不敢肯定。”

林进诚恳地向他道谢道:“嗯!那谢谢您了!”

冯万山笑了笑:“不用客气,我这老命,都是你救的,这点事,算不了什么。”

林进也是一阵微笑,随即道:“对了,冯老,您需不需要鬼珠?”

“鬼珠?”听到鬼珠,冯万山眼中一亮,可是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摇头道:“我不能要!”

“哦?为什么?”林进十分不解。

冯万山道:“这鬼珠,在我们鬼界,据我所知,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如今你先杀刘武,又杀宝瓶执法,鬼界已知的两颗鬼珠,都在你手里,我若是得到,修为大进的话,除非我闭关数百年不出,否则的话,一旦修为突飞猛进,鬼界中人必然知道我炼化了鬼珠,到时候,我与你的关系,便暴露在鬼界中人面前了,所以,我不能要!”

听到他的解释,林进不禁有些惭愧,道:“是我考虑不周了,还望冯老勿要见怪。”

冯万山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只是见冯万山不要这鬼珠,林进却是感到有点可惜,道:“我听说,这鬼珠,对于鬼魂之体,有极大好处,既然您现在不能用,那我还是替您收起来好了,以后要用的时候,我再交给你!”

冯万山想了想,还是没有拒绝他的这个提议,点头答应了。

想到与茵茵那个小丫头也快一年没见面了,林进道:“冯老,茵茵现在还好吗?”

说起茵茵,冯万山脸上也不禁露出一抹微笑来,道:“自你走后,茵茵不知怎的,她的神智竟是渐渐恢复了,现在,已经与正常小女孩没有区别了。只是,还是有些爱玩,不过不知怎的,也没见她怎么修炼,一身修为却是蹭蹭往上涨,若是不提对战经验与所会法术外,现在茵茵的修为,已经要远超于我了。”

“哦?”听到这个消息,林进大为惊异,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冯万山只是摇了摇头:“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不过我想,这可能与她纯阴之体与那股纯阳之气的调和有关吧,现在的她,体内气息中正平和,而又无比淳厚,而且不像凡人,还带有**的桎梏,可以说,在像我们鬼魂这样纯精神体的存在中,茵茵的体质,完全是最适合修炼的了。我猜想,她可能在无意中变成了一种传说中的混元道体,才有如此大的变化。”

听到冯万山如此肯定说,林进心中也就放了心,道:“那就好!”

而就在他俩谈论茵茵这个小丫头的时候,此刻的鬼界之中,却是闹翻了天。

林进在片刻间将宝瓶执法打得飞灰湮灭,本就是使用最大威力的道法,招来的那雷电,便犹如传说中的天劫一样,这样大的响动,就连普通人都瞒不了,又怎么能瞒得住修道界和鬼界高人,因此刚在他消灭宝瓶执法的时候,便有许多人感应到了。

而到现场一看,察觉到宝瓶执法遗留下来的气息,还有那个失去灵性,躺在草丛中毫无光泽的宝瓶,这些人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杀掉一个鬼帝,但事情还不大,虽然会引得鬼界执法追杀,可只要躲个百来年,就没事了。

可是,杀掉一个鬼界执法,这事情可就大了。要知道,作为鬼尊在鬼界的代言人,他们的地位,一直是鬼界中最高的,可如今,地位最高的人却被一名修道者杀了。

这样的事,丝毫不亚于一个国家的总理被邻国人刺杀了。

而且,因为林进杀宝瓶执法时弄得动静太大的原因,这事不但鬼界高手知道,修道界高手也都知道,可以说瞒也瞒不住。

原本,鬼界与修道界就是两个对立的势力,只是由于双方最强大的存在同时约束,这才造成二者之间的和平,可在双方的基础层面上,无论是鬼魂还是修道者,都存在不少争端,只是,这种争端一直被双方高层压制住了。

可是如今,鬼界执法者居然被一名修道者杀了,发生这种事情,那可就不是双方高层一两句话能解决的了。

在鬼界之中,顿时群情激愤,不但要修道界将李华堂给交出来,有些比较激动的,甚至直接提出了向修道界开战的要求。

一时间,鬼界和修道界之间变得乌云密布起来,而李华堂这个名字,也真正的响彻了这二界。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数天,发生如此大的事,前去探听林荣芝和李慕楚二人消息的冯万山,自然知道了,连忙赶去林进那里,告诉他这个不好的消息。

听到鬼界和修道界因为自己杀宝瓶执法,居然闹到了这种程度,林进虽然没有后悔,但也变得谨慎了起来。为了保险起见,林进便将自己的容貌变幻,换成了另外一幅样子。

依旧是普普通通一个少年,没什么出众之处,一丢人群里就让人找不到的。

只是,这样变幻出来的容貌,瞒一下修为低的也就罢了,在同一个层次的人面前,却是瞒不住的。

不过,林进却也不担心自己会被轻易发现,要知道,整个修道界中,再加上鬼界在内,修为能及得上他的,也不过二三十人而已,世界这么大,只要不被那些修为层次比自己差的人认出来就可以了,至于那些高层次的存在,就算故意去找,恐怕都很难找到。

发生这么大的事,修道界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很快,就有一些宗师级的人物,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昆仑派。

因为,二界纠纷,这可不是一个两个宗师就能决定的,真正能做出决定的,还是昆仑道祖这位至高的存在。

无论如何,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那个李华堂一个人的事情了。

而修道界中,知道林进化名的黄元上人听到这个消息,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作为知情者,他却完全没有想过要把林进的消息透露出去,只是装作不知的样子,宣布闭关修炼了。

甚至就连上次在鬼界四执法面前露出口风的黄松道人,也被黄元上人给施法抹去了那段记忆。

此时,在昆仑山巅,一处隐秘而不为人知的小茅屋里,昆仑道祖与吴松正坐在一起品茶,只是,茅屋外面冰雪连天,劲风狂舞,茅屋里面,却是温暖如春,让人无比舒服。

只不过,原本显得十分悠闲的昆仑道祖,此刻脸上却是有几分无奈。

“我只道,林进杀了黑大,会惹出他师父来报仇,造成他一劫,却不想,一转眼,他却惹出比杀黑大还要大的麻烦来。唉,这件事,可不好办啊!”

吴松也是一阵苦笑:“是啊,谁能想到,林进的实力,此时竟然已经达到如此地步了呢?却不知,鬼尊那边是如何看法。”

“唉!”提起鬼尊,昆仑道祖不禁又叹了口气,“那家伙一生喜怒无常,这数百年来,说是闭关,但想必又是到天外哪个地方游历去了,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一定会知晓,鬼界执法者乃是他在鬼界的代言人,也算得上是他的传话筒,杀了一个鬼界执法者,便像是打了他的脸一样,他又是极好面子的,对于此事绝不可能无动于衷。唉,如果争执起来的话,为了那次大劫,我自然是要护得林进安全,只是,事情如果真的闹大了,恐怕这修道界与鬼界,又将是一场劫数啊。”

吴松轻泯了一口茶,道:“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却说此时的林进,虽然知道自己杀宝瓶执法,将事情闹大了,却并没有真正体会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在等待冯万山的消息的途中,他便一边巩固着百叠千回剑气术的修炼,一边与天地灵气做进一步的沟通,依然故我的处于那种修炼途中。

随着进一步与天地灵气的沟通,他发现,这些灵气与海洋上那些灵气的意识又不同,虽然在与他交流过后,也有一丝依赖,可却还带有一种小心,和一种警惕。

林进知道,陆地上这些灵气不像海洋上那些灵气,常年与修道者打交道之下,对于修道者,它们已经本能地形成了一种畏惧感,即便自己已经保持最大的和善了,可它们却依旧这样警惕,从这一点,便可看出他们对于修道者,究竟是怎么样的感觉。

不过,这也是无奈的事,现在林进与他们沟通,虽然是一种修炼,然而,又何尝不想改变这种局面,只是,一想到修道者与灵气间的这种关系,他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可能解开的死结。

而这样的结果,对于这些无辜的天地灵气们,显然是不公平的。

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这种情绪,天地灵气突然之间,对他的畏惧就少了不少,与他意识的交流,显得更亲密了。同时,林进也感觉到它们对自己好像多了一种信任感。

现在的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只要他用意念招呼这些灵气去帮他做事,那么它们将会毫不犹豫地达成林进的目标。

这些小家伙们,充斥于整个世界种,无论是空气,泥土,还是草木中,都有它们的存在,可以说,它们的数量,甚至比细菌还要来得多。而它们每一个的能量虽然细小,可聚集起来,却是一股无可比拟的庞大力量。

感应到这些天地灵气对自己的依赖与信任,林进却是不忍心利用这群可爱的小家伙了。

不过,虽然不想借用它们的力量,然而它们的视界,林进却还是可以借用的。

现在的他,同时与他建立联系的天地灵气,能达到五十公里远,也就是说,在这五十公里的范围内,只要天地灵气所感知到的,他就能通过与天地灵气的那种信息传递,感知到它们所感知到的。

林进本身的精神力,虽然能够延伸几百里的距离,比现在借用天地灵气感知到的距离要远得多,然而精神力不可能无限成长,可这天地灵气,在这地球上,却可以说是无限的,可以想象,随着与他建立联系的天地灵气增多,他能探知到的范围,也就越来越远。

借用着天地灵气的视眼,事无巨细地感受到五十公里内一草一木的动静之后,林进终于明白,昆仑道祖是如何探知自己存着的了。

要知道,若用精神力去探察别人,还有可能被修为高明的人所感应到,可这随处存在的灵气,又有谁能想到,它们居然会是别人的眼睛呢?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