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进?”听到这个陌生人说自己是林进,张俊顿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不错,我就是林进!”说着,只见林进脸上一阵变幻,那张脸,果然变成了林进的样子。

张俊顿时吃了一惊,脸色煞地变得惨白了。

“你不是在找我吗?现在我来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不要等得一会之后,就算有话,你也不会说了。”

听到林进的话,张俊深深地呼吸了一阵,这才苦笑道:“你是要杀我吗?”

林进却只是看着他,并不回答。

张俊看着林进这张比自己还要年轻几分的脸,或许是遭遇绝境,他反而显得平静了下来,低声地叹了口气,接着道:“林进,我没想到,就连张先生,也无法对付你,你的本事,恐怕已经到了神仙的境地吧?像你这样有大能耐的人,又何苦跟我这个凡人过不去呢?林进,如果你放过我的话,我发誓,杜青青,我绝不会再去看她一眼了,除此之外,你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得到的,我都去做。而且,你要知道,我家也不是一般人家,如果你杀了我,我家里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就算张超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总不会是天下无敌吧?我能请来一个张超,我家里人就能请来一个李超、刘超,到时候,对你来说,恐怕也是个麻烦吧?”

林进不觉笑了起来:“你在威胁我?呵呵,你以为,我是这么好对付的吗?能杀你,我就不能杀你全家?莫非,你以为凭我的本事,杀不了你全家?还是杀了你全家能被谁发现吗?”

林进脸上笑得十分和煦,然而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张俊刚刚恢复了些血色的脸又变得煞白了,这时候,他才想起,对方是个神通广大的人物,不像自己这样的凡人,如果真的按他所说,杀了自己全家,在不知道凶手是谁的情况下,谁有能把他怎么样呢?他可不认为,林进这样的人物,能说这样的话,就不能做出这样的事。

没想到自己为求生而说的一句话,竟然会连累到自己一家人,张俊后悔无比。

这个公子哥,最大的依靠就是自己的父辈,而一旦发现自己父辈的权势,在林进这种人手中,都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当他一直依仗的权势,完全对林进不起作用后,他的心一下就凉到了底。

这时,他才感到了无比的后悔。心想自己没事去招惹林进这样的人干什么,既然在他手里,被他封了一段记忆,那么封了就是,不过是忘了一个女人而已,又不影响生活,干嘛要去犯贱,请人来恢复自己遗忘的东西,还要来找林进报仇,结果遭致这样的死局。

心中悔恨的念头如闪电一样闪过,蓦地,只见张俊“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林进,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给您跪下磕头了,您是活菩萨,大神仙,又何必跟我这样的小人物过不去呢?求求您,放过我吧!”

用力地在地上磕着头,这时的张俊,心底最后一缕依靠已经没了,这时的他,骄傲全无,然而却一样的贪生怕死。这种作为,让林进看了,不禁感到一阵鄙夷。

这种人,连最低级的敌人都算不上,林进也没兴趣杀这样的人,只是对他挥了挥手,一股能量对着他的脑袋发了出去。

“你走吧!记住,以后再也不要惹事了!”

“嗯!”

张俊还以为林进放过了自己,又是连磕了几个头,一溜烟站起来,不敢停留,慌忙走了。

山庄外面,几辆轿车正等在门口,张俊刚一出来,看到他面无人色,慌慌张张的样子,他的几名手下连忙迎了上来:“张少,张先生呢?”

张俊却只是连连摆手,直往车里走:“别管张先生了,我们快走,快离开这个地方。”

他的那些手下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面露疑惑,不过这时,张俊已经抢在他们前面上到了车里,他们做小弟的,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也上车,听从张俊的命令,开车走了。

回去以后,张俊就大病了一场,高烧四十多度,一直维持了十多天才好转过来,可是好过来之后,却不知是脑子烧坏了还是怎么了,人变得迟钝了不少,虽然思维还是正常的,可像平常那样,出去花天酒地的玩,却是再也没有了。

而且,一开始还有手下唆使他去报仇,可招来的,却是张俊的一顿怒骂。如此一来,自然没人敢在他面前提林进的事了。

除此之外,张俊的精神也是十分的低,一出去,没玩几个小时,就没精神了,只有在家里上上网,玩玩游戏还行。过往的生活,对他来说,就好像是一场梦,另外一个人做的事一样。让张俊回忆起过去经历的事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那居然会是自己做的。

渐渐地,张俊变成了一个宅男。而且,关于林进和杜青青的那段记忆,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就这样悄悄地,又把他们淡忘了。

只不过,对于身体和精神的变化,无论是他自己也好,还是他的父母也好,都以为,这是他生病造成的,却不知,在林进对他挥手的时候,他的精神,就注定了要变成这个样子,只不过,张俊会酷爱上上网,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宅男,却是林进没有料到的。

却说林进在将张俊叫跑之后,往山庄里用意念一探,这才知道,原来整个山庄的人,都在不知不觉间被张超给制住了,定在当地一动也动不了。

这种事情,自然难不倒林进,在用意念探明张超究竟是用何等方法禁锢住山庄里的人的时候,林进便轻而易举的恢复了他们正常的行动。

只是,这些人被禁锢的只是身体,思想却还是没有被禁锢的,一被解救出来,当即吓得产生了一阵不小的恐慌。尤其,在张超进来的时候,有一个家伙,正在上厕所,完事的时候,正拿着纸擦屁股,却正好被张超施展法术将整个山庄里的人都禁锢住了,这一下,顿时让他保持用纸擦屁股的姿势保持了半个多小时,脑袋很清醒,却偏偏动弹不得,而且就连说话叫喊都叫不出来。这可让他急得简直都要疯了,一头的冷汗狂冒。在被林进解放身体之后,在感觉到身体能活动之后,当场他就蹭地一下从蹲着的姿势跳了起来,拿着那张纸,下意识地就哆哆嗦嗦地擦起汗来……

还好,在感应到山庄中的人产生的恐慌情绪后,林进连忙发出一股柔和的精神波动,帮他们平静了下来。

只是,那个拿手纸擦脸的家伙,在发现自己做的事后,当场就吐了。

而就在张俊走后,阿黄完全放松了下来,陡然之间,就见它的身体,就像被放了气一样,一下体型就小了一半。

林进用意念探察了一下它的体内,发现那天地灵根被炼化后的能量,已经被它吸收了一大半。现在它一身的肌肉也好,骨骼也好,却比没有炼化那天地灵根的时候要凝实了两三倍。

这小半年来,看来在它身上,也产生一些奇妙的变化了。却不知,现在许易又是如何?

发生这样的事,林进自然不可能说也不说一声,就一走了之,通知山庄里的人后,很快,谈应龙就得知了此时,连忙赶了回来。

在知道,这一切是张超造成的之后,谈应龙十分忧虑,对林进道:“林老弟啊,张俊这件事,我怕帮不了你啊,自古民不与官斗,我虽然也算小有势力,可对于张俊这样的人,我一向还是能不惹就不惹的,唉。等下,看来又要往市里走一趟了。”

谈应龙并不知道,早在一年前,张俊就被林进解决过一次了。此时的他,却是一脸的愁容,显然在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林进却不禁笑了起来:“谈大哥,我林进,又怎么会给你惹麻烦,放心吧,张俊的事,我已经解决了,不管是他也好,还是他背后的势力也好,都不会来找你的。”

谈应龙这才松了口气,连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件事一没,谈应龙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看了一眼阿黄,对林进道:“林进啊,你这条狗,这半年来,怎么一直在往下瘦啊?为了这家伙,我可没少担心呢。不过让我奇怪的就是,它吃的,可一点也不少啊。本来,我还想给它检查检查的,可是,这家伙太猛了,一发起威来,整个山庄里,没一个能靠近它的。”

林进笑道:“这是阿黄的正常变化,谈大哥不必操心,过几天,我就把阿黄送走,让他陪许易去。对了,这半年也没有跟谈老爷子他们联系,却不知,他们到什么地方了?”

谈应龙笑眯眯的道:“他们啊,在华夏大地上玩了一阵后,现在都已经出国,到了美国了,只是,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爸爸和林先生都十分牵挂你,常像我问你的消息,如果可以的话,你等下还是打个电话给他们吧!”

林进点了点头。

聊了片刻,林进便给远在大洋彼岸的谈老爷子他们打了个电话,在听到林进的声音后,他们显得很是高兴,尤其是许易,乐得几乎蹦了起来。因为在离别时,林进说过过几个月就把阿黄送到他身边,可等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作为师父,林进在许易眼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林进不说话,许易虽然想阿黄,但也就只能在心里想,却不敢偷偷把它接走了。

现在林进打电话来了,许易自然无比高兴,连忙向他提出了这个要求。

林进原本就要把阿黄送过去,这时候许易自己提出,林进自然同意。现在交通无比发达,一经决定之后,两人便商议好,在明天的时候,让空运把阿黄直接运送过去。

说完阿黄的事,林进又问起许易的修为状况来。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阿黄是身体发生大的改变,而在许易身上,在这半年内,却是精神力涨得十分快,而身体却还是按照以前的进度,缓缓改变着体质,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这一点,让林进确实觉得有些奇怪,吃的是同一条根,炼化后,却为什么在身体改变上,有这么大的区别呢?

不过,不到许易的面前,具体观看许易和阿黄体内的变化,林进却无法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而据张超说,再过三天,便是全国道协的一次秘密会议。

在以前,林进就对道协这个由散修构成的协会十分的好奇,而自从在无意中得那意念移物的神通,以及见识过张超的神通之后,他更是好奇,这散修协会中,究竟还存在些什么样的人物,有些什么样的神通。要知道,这散修,可不像正规门派修道者一样,都是按照固定模式去修炼,一个门派出来的,就算修为有高下之分,可本质上,却还都是一样的。

不像散修,有十个散修,就有可能有十种本领。

这散修之中,高人无数,能其中站到顶峰的,必然也具备极其厉害的本领,许易和阿黄的身体检查,随时都可以进行,而这全国道协大会,他却只遇到过这么一次,到时候,他可不想错过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