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只听王伽灵出言道:“好了,大家不必争论了,还是让李大师来说吧!”

王伽灵的声音,便如她的容貌一样,显得温和而又慈祥,语音之中,带着一种柔和的情绪,她一开口,整个会议厅内,都弥漫着一种安定的情绪,所有说话的人都不再谈论了。

李邵博赞许地看了一眼王伽灵,继续道:“这是自然,修道门派打压我们已久,将那位杀了鬼帝和鬼界执法者的高手说成是我们散修中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鬼界也都清楚,我们散修因为很少有系统传承的缘故,出一位高手的几率,要远比修道门派小,现在整个道协中的宗师,也不过六位而已,相比修道门派,是大大的不如。修道门派想要说是我们散修杀了鬼帝和鬼界执法者,但也要他们相信才是。因此,这件事大家不必多虑。只是,这鬼界执法者,乃鬼界至关重要的人物,尤其自从修道门派与鬼界签订和平协议以来,从未有过如此重大的事件,这一场波动,必然不像以往那样的小事一样,我估计,这一次的事件,必然引发他们两大势力的一场大的争执。”

“可是,李会长,这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道协湖北分会会长丘权站起来问道。

李邵博摸了摸胡子,笑道:“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可大可小。小者,只要我们依旧如以往一样,不与他们产生矛盾、争执,那么我们将如一直以来的情形,与他们安然无事,因为他们二大势力,在争斗的时候都不会无缘无故来招惹我们。甚至,我们还可以在他们争斗的时候,有一些小小的发展,不过,一旦他们分出胜负,或是和平收场,那么我将依旧是修道门派打压的对象,永不可能发展起来。这一点,显然是与道协的发展与自强的宗旨是相背的。而如果我们想要得到像上世纪那样的发展,而又不被打压,那么,修道门派与鬼界的这次事件,将是我们道协发展壮大自身实力的一个绝好机会了。”

这时,只见颜歆扶了扶眼镜,说道:“李老说的不错,我再补充一点,前年,我于一次闭关中,曾感应到有一股前所未有的绝强力量自昆仑祖脉中散发出来,延伸到天下各处龙脉之中,当时我在美国,亦感到落基山脉产生一股莫名震动,我用神念探察之下,发现山脉自底部开始,一股无比葱郁的灵气正在缓缓生成,而自我回国之后,发现国内其他大小山脉尽皆如是,按照那种灵气的生成速度,可以推算,这些大小山脉,在五十年之内,必将成为一座座灵气葱郁的灵山,到时候,必将是另一个修道时代的到临。”

听了颜歆这么一说,那些修为还不到,感受不到天下灵脉变化的道协分会会长们“哗”的一下就闹开了,要知道,一个修道的时代,除了春秋战国之时,绝世的修道高人层出不穷之外,这数千年来,灵脉都是渐渐趋于没落,灵气日益减少,虽然对于修道顶尖高人来说影响不大,可对于新生代来说,却相当于是婴儿失去了母乳,没有灵气对身体自然而然的改造,新生的修道者,自然是一代一代越来越少了。而没有灵气中那种灵性,就像正常人少了某种必须的维生素,想要领悟高层次的道,自然也就越来越难。

可现在,颜歆说出的这个消息,却说天下山脉的灵气正在复苏,这就不亚于一个超重磅的炸弹在他们心中爆炸了。

这时,所有与会的人物,都感到了一种震惊,知道这次的会议,果然非同小可了。

“颜会长,您所说的,可靠吗?”

为了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虽然道协内众人对颜歆的人品与修为都十分相信,但这个消息,也实在太震撼了,不确信一次,他们怕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只见颜歆一扶眼镜,点了点头。而其他几位会长,也都没有表示反对,显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来。

众人这才确信,这消息果然是真的。

这下,会议厅内的议论声,就再也止不住了。

林进这时却不禁在想,颜歆所说的天下山脉恢复灵气一事,看来,许易与阿黄吃到那天地灵根,也不是偶然事件了。

然而他却不知,这天下灵脉的复苏,还与他有着极大的干系。

经过李邵博与颜歆的发言,会议厅内众人的活跃性顿时被调动了起来,或议论道协在鬼界与修道门派的争斗中做出怎样的态度,或议论道协要做怎么样的准备,才能在将要到来的天下灵脉复苏的情况下得到最大利益。

一个个的意见被提了出来,传达到首座的八大会长手里,又被他们拿出来让大家表决。

这其中,有提议像鬼界靠拢,暗地打压报复修道门派的;也有提出鬼界毕竟是异类,两不相帮,只在暗中发展实力,以待修道时代正式来临,好占据复苏灵脉的;另外,也有提议向修道门派靠拢,以求化解修道门派与散修数千年恩怨,达到二者和谐共处的,等等。

林进看到道协这个与鬼界与修道门派争斗外的势力都如此郑重对待他们二者的争斗,他却是在思索,自己作为引发鬼界与修道门派争斗的导火索,却该如何行事呢?是躲?是藏?还是换一种身份,介入其中去,将水彻底搅浑?

总之,这时去亮出真正身份,是绝对不行的,想想就知道了,鬼界与修道门派所有的宗师级高手一起来,就算他再厉害,恐怕也难逃了。只有将水搅浑了,让鬼界与修道门派都淡化自己的存在,自己才好生存。

虽然他有意念移物的神通以及那种飞行绝迹的能力,可又有谁知道,别人就没有这种神通呢?

然而,正当他想着的时候,突然间,他却感应到从宾馆外传来一阵骚动。

林进连忙把神识延伸出去,一看之下,他惊讶地发现,在整个宾馆之外,数百全副武装的特种兵已经将整个宾馆包围了,在各处制高点上,更是架起了狙击枪,一个个将枪口对准了宾馆的各处出口与窗户。

这时,只见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拿起一个大喇叭,喊道:“里面的邪教分子听着,你们已经包围了,你们已经无路可走了,赶快出来投降!”

听到这个声音,除了八大会长和少数几人外,没有把神识往外探测的其他道协分会长以及各大散修高手都不禁一愣,纷纷不再争执了。

刹那间,就见到七八十道神念往外一扫,刹那间就将那些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扫视得一清二楚,就连他们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裤,恐怕都被看得清清楚楚了。

一行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了,道协一众高手开会,居然被一群普通人的特种兵围,这事说出去,那还有没有脸面了?

“周文,这是怎么回事?”

当即就有人向周文这个长沙道协分会的会长问了起来。

周文这时的脸色也是变得快黑了,这次会议,进行得相当隐秘,包括他的儿子周羁都是毫不知情,又是谁,将这次会议透露出去的呢?

而且,道协虽然一直隐于社会之中,平常只是研究道家典籍,不显山不露水的,可好歹也算得上是一个正规组织,就连国家政府,对道协的存在,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如果是政府知道道协在举行大会,那么也一定不会进行干扰,更不会说他们是邪教组织。除非,是有一股什么力量在后面操作。

正想着的时候,这时那群特种兵们,已经抢进门来。

看门的那几位修道者,不知是得到了谁发出的讯息,在特种兵们抢入大门之前,就退进宾馆隐藏起来了。

很快,那群特种兵就一拥而入,找到了道协开会的会议厅。

一进门,一个将官模样的人脸色冰冷的走了进来,看到他们之中许多人穿着古朴怪异,与现代人不同的样子,冷冷的喝道:“一个不留,全部带走。”

一群特种兵当即涌了进去,当先就朝揪坐在门口的那几位道协中人抓了过去。

当先那名道协人员当即怒了,朝向他抓来的特种兵一瞪眼:“我看谁敢动手!”

那些特种兵,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心理素质极其过硬,虽然被那名道协人员瞪得心里发麻,但还是一把朝他衣领上抓了过去。

刚要碰到他衣领的时候,这时,突然间就见那名特种兵倒飞了出去。一下飞出去五米远,手中的枪都把持不住了,直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与此同时,另外几名去抓人的特种兵,也一个个以不同的姿势倒飞了出来。为首那名将官见状当即变了脸色,怒喝道,“邪教就是邪教,居然还敢反抗,开枪,给我就地消灭掉他们。”

命令一下,那伙特种兵果然将枪对准了他们,开起火来。

刹那间,整个会议厅内,就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声。

然而就在这时,却只听一个异常平和的女声响了起来:“天人和合,天人合一,天人和合,天人合一……”

这个声音,平静中蕴含着一股极大的力量,虽然子弹的速度无比迅速,这个女声的语速只不过是正常语速,然而,就在一发子弹发出的时间内,刚听到枪响,还没等到子弹接触到人,他们就在这其中的间隔里听到了这个声音,就好像,时间在这个声音下变得缓慢起来了一样。

那名将官脸色冰冷,想要看到这群邪教份子是如何死亡的,然而,在他下达开枪的命令之后,他却惊讶地发现,会议厅里的这些邪教份子,居然一个个的仍是完好无损。而在空中,却出现了一些密密麻麻的黑点。

这名将官定神一看,才发现,这些黑点,居然都是他手下那些特种兵们打出的子弹。

心中一阵剧烈的颤抖,一股寒意不禁从他心里升了出来。

这些,这些人都是些什么样的怪物啊?超人?还是外星人?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却听那个女音的主人又说话了,“诸位同修,看来,我们的这次会议,已经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发现了,虽然只不过是找了些普通人来打搅,但这个会,今天是开不下去了,我们先散了吧!”

“是,王会长!”

……

顿时,就见一个个的道协中人面色难看的站了起来,或化做一道气流,或化做一缕火光,或凭空消失,或往地下一钻,纷纷以各种方式离去了。

而首座的八名会长,也是摇了摇头,身形一阵波动,就消失不见了,

林进见到这场闹剧,也不禁生出一种荒唐的想法来,他本待也就此离去,然而刚要离去的时候,他却感应到在那名将官身上,似乎传来一股熟悉的波动,心中一动之下,他便将隐身术发动,却是在原地留了下来。

见到这些人在自己面前以这千奇百怪的方式离去,无论那名将官也好,那些特种兵也好,都吓得腿脚都麻了。

“刘上校,这,这些人,还是人吗?”

一名特种兵队长走到他面前,问了起来。

而这时刘上校的脸色,却并没有了刚才那种冷静得仿佛冰一样的神情,只是双眼呆滞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吞了口口水,强自镇定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之间,却见会议厅内座椅上碎片狂飞,墙壁上、座椅上、会议桌上,都出现了无数个弹孔。

原来却是那些停留在空中的子弹,朝它们原本的目标射了过去。

刘上校惊得脸色一变,险些软倒在了地上。

林进这时正坐在一张座椅上,也没有料到这些子弹居然还会遵循原有的轨迹射来,躲闪不及之下,竟是被两颗子弹射个正着,不过却被他的护体气罩给弹开了。

不过他的心里却顿时觉得震撼了。

原来,他还以为子弹停在空中,只是王伽灵用意念之力挡住了它们而已,却没有想到,王伽灵使出的神通,竟是直接让子弹的时间停顿住。这样诡秘的神通,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只是让他感到有些可惜的是,当时他也在思考道协大会为什么会有一群普通人的特种兵前来破坏,还不由分说地要射杀他们,却没有去用神念观察王伽灵到底是如何施展那一神通的。

不过,这点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宗师境界的神通使用方法,又岂是轻易能被人感知到的,到时候,可别鱼没偷到,反惹一生腥。

见到这一幕,无论刘上校也好,那群特种兵也好,就算心里素质再好的,也不禁心头发麻了。

一个个举着手上的枪,疑神疑鬼的向四周比划着,显然是受惊不浅。

过了好一阵,刘上校才恢复过来一些,最后朝空荡荡只剩一些被打烂的座椅的会议厅望了一眼,这才有些颤抖的下令道:“大家收兵吧!”

一群人慌忙撤出了这个会议厅。

在外面等候着的特种兵们,见他们脸色慌张的走出来,手上又没抓到人,一个个觉得十分的莫名其妙,连忙向他们问,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经历了刚才怪事的特种兵把事情一说,其他人的脸色,顿时也变得古怪起来了。

还要继续追问的时候,这时那名刘上校却是脸色一冷,斥道:“问什么问,都不许问了,今天这件事,要下封口令,以后谁也不许提,知道了吗?”

“是!”

尽管没进去的人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当军人服从的本质,还是让他们站直了身子,行了一个军礼。而看到那一幕怪事的人,就更不用说了,这件事,为了不影响国家安定,引起民众恐慌,恐怕他们也只有烂在心里了。

收兵归队以后,几百特种兵马上上了车,离开了这里。

林进隐身跟在其后,不久,一队车辆便驶离了市区,去到了郊外一处部队驻地。

不过,就在他们离开重阳宾馆二十里之外的时候,林进却感到,有一股十分精纯的精神波动,往刘上校的脑海里射了过去。

当即,就只见刘上校的神情变得昏昏沉沉的了。

不多时,那股精神波动,又离开了刘上校的脑海。

林进用神识远远地跟踪者这股精神波动,不久,便见那股精神力波动,在十里之外,一处大厦的天台上消失了。

林进知道,这股精神力波动的主人,肯定就在那里。

见这股精神力波动异常精纯,林进也不知道这股精神力波动的主人有没有什么反精神探测的手法,心中一动,便在快要跟踪到天台上的时候,不再跟踪这股精神波动了,而是联系起天地灵气,与它们沟通起来。

不多时,那处大厦范围之内,空气中存在的一些灵气,便与林进的精神意识建立起了联系。

通过它们的探测,林进发现,在那天台之上,果然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穿着僧袍的光头大和尚。

林进见到这个和尚,心中顿时明白了,道协大会会被一群普通人打扰,恐怕就是这个和尚搞的鬼了,却不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阻扰道协大会的顺利举行?或是在颜面上扫一下道协众人的面子?

恐怕,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吧!

在与天地灵气共享视眼的情况下,林进对那个和尚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而那个和尚,却是对周围空间中存在的这一点天地灵气一点也不以为意。

很快,就见那个和尚面无表情的朝天台入口走去了。

这个大厦,总共有四五十层,上下通常都是用电梯的,不过那和尚却似乎并不知道使用电梯,而是顺着楼梯,一直往下走,走了十多楼,在三十多层的地方,这才往一个房间走去了。

还没到门口,就见房门一下开了,在里面站着的,居然也是一个大和尚,一脸道貌岸然的样子,只是,这个和尚却并没有穿僧袍,而是传的一身休闲衣,亮着个大脑袋,若不是头上几个戒疤的话,倒是一副另类成功人士的样子。

一进到屋里,就见屋里那个大和尚向他问道:“师弟,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嗯,十分顺利,不过事情成不成功,还得要看道协中人怎么想了。阿弥陀佛,希望这次,能将修道界这潭水,给彻底搅浑了。”

“阿弥陀佛,所谓修道界,不过是一群妖魔鬼怪而已,我等传承佛法,弘扬我佛无上大道,却缕缕受到修道界阻拦,这次昆仑道祖引发天下灵脉复生,却是对我佛法的传扬大为不利,无论如何,必须大力削弱他们的实力,方能让我佛法之传扬,不受阻碍呀。”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