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道真派倾巢出动,慧灭居然也不怕,嘿嘿一笑,便往空中一纵,他的两只大袖袍挥在空中,就像一只胖鸟一样,朝金龟岛中心飞了过去。

“诸位同门小心,这秃驴是进入了大寂灭境的佛教高手。”

见他飞来,显德连忙提醒道。

一听他是进入了大寂灭境的高手,诸人都吃了一惊,显德的师兄显智却是冷冷一笑:“管他什么大寂灭境,当我们是好欺负的吗?在我这金龟岛,便由不得他撒野,诸位同门,摆九龙同升阵,准备迎敌。”

“是!”

连同显德在内,当即,从人群中走出八人,飞在空中,以大九宫的方位,在空中以一种奇妙的排列布成一个立体阵势。

同时,九种不同语调的古怪咒语便在他们口中吐了出来,随着他们的念诵,一股暴虐而又狂躁的气息在天空中瞬间盘旋着出现,一股火红的气焰,便从岛下直冲天空,形成一道血红色,显得无比妖异的红云。

整个海面上,方圆数十里内,整片天空,都被这突然出现的红云映照得通红了,就连那湛蓝色的海水,此时也变得血红血红的,看起来极其吓人。

这时,以金龟岛为中心,无论海洋里的什么生物,都直觉一股毁灭的气息朝自己冲来,吓得慌忙往外面疯狂地游去。

在这时候,就连最凶猛的鲨鱼,就算有无数猎物在嘴边游动,它也没心思去咬一口,只是一个劲的疯游。

红云出现的时候,慧灭脸色不禁一变,停住了去势,嘴里由“阿弥陀佛”变成了“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只将这六个字念得飞快,念得让人分不清哪是首哪是尾,只是感到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在他身上升了起来。

与此同时,只见他迎着红云,双手合什趺坐空中,一圈淡淡的金光,便从他的脑后生了出来,僧袍在风中飘飘而动,便仿佛真佛降临了一般。

红云发出的那层红光,却是丝毫也进不了他所发出金光的范围之内。

“九龙同升,发!”

显智却不管这慧灭和尚如何,掌控着阵法中枢,感应到阵势的力量已经到达了最顶点,神识锁定住慧灭和尚,突然发出一声大喝。

陡然间,便只见九道火光从九人口中喷出,直冲天际那团红云之中。

那红云,便像一团凝聚在空中的火油,而九人口中喷出的火光,就像是那一点点燃火油的火星般,九道火光刚一进入红云之中,那红云便“轰”地沸腾起来,在那红云中,陡然出现九条庞大无比的火龙,发出一声震亮九霄的龙吟,似慢而快地朝慧灭冲了过去。

这时,慧灭口中念诵的六字大明咒已经快到了极致,在他口中,似乎这六个具备无限威严的真言从他口中吐出时,都化做了实体一般,成为一个个半透明的字体在他身周盘旋着,刹那间形成一个真言护罩,将他全身上下都罩在其中。

火龙速度无比快速,就在真言护罩刚刚成形的时候,便冲到了他身边,将他缠绕在了其中。

刹那间,就听一声炽烈燃烧的声音和呼呼的风声,在那片空间响了起来,一层灼热的气浪,陡然冲了开来,朝四面八方散了过去。

岛上没有布阵的那些人,便感到全身上下被一股近百度的热水冲过一样,烫得浑身滚热。

在那空中,便只见九条火龙盘旋着,将慧灭所在空间给缠绕得严严实实,再也看不到一丝他的人影了。

“嘿嘿!这一下,那老秃驴该被烧成灰了吧!”道正勉强用真气抗过这层滚热的气浪的冲击,对旁边的道明说道。

道明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那九条火龙,道:“那是,也不看看,那可是四位师祖和五位师叔伯布成的九龙同升阵啊,借以金龟岛海底火山的强大灵力,那威力,别说是一位大寂灭高手了,恐怕就是三个大寂灭高手同来,恐怕也要死得不能再死了。”

道正点了点头,对道明的说法深为认同。他们两个,虽然修为不是很高,然而对于本门大威力的法术阵法,却是知道得十分通透。见到火龙将慧灭给包围起来,便认定慧灭必定逃不过一死了。

别说是他们,甚至是布阵的显智他们,都觉得慧灭必死无疑了一样,神情由郑重渐渐变得放松了起来。

“好了,显德师弟,这和尚,就算是大寂灭境界,在这九龙的威力下,再过得片刻,也要化做灰烬了,你现在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会让这和尚找上门来吧?”

显德皱了皱眉头,道:“师兄,还记得,一百年前,我在东海杀的那个嚣张小和尚吗?”

显智道:“就是你夺得神火葫芦的那个小和尚?”

显德点了点头。

“杀便杀了,那个小和尚,跟慧灭有关系?”

显德道:“慧灭自称是那个小和尚的师父。”

显智有些疑惑了,“那慧灭在一百年前不来找你,为什么偏偏在现在这个时候来找你呢?”

显德皱了皱眉头:“这一点,我也觉得奇怪。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阴谋,现在这个时刻,可是有些特殊啊!”

显智不屑地笑了笑,道:“能有什么阴谋,再大的阴谋,恐怕也不会拿一个大寂灭境界的人来开玩笑吧。或许,这慧灭一百年前自知修为不行,不敢来这金龟岛,而如今到了大寂灭境界,便以为有把握能战胜我们了,便来了呢!”

“师兄所言极是!”显德点了点头。

这时,经过几分钟的灼烧,在那九龙盘绕处,就连空气中的微粒都被蒸发熔解掉了,他们九人虽然仗着地势之便,但要操控这九道火龙,也是费了不少精神,见感应中慧灭和尚的气息渐渐由有到无,显智心知这慧灭和尚已经被烧死了,便道:“好了,这慧灭和尚,此刻已经成了灰烬,我等收阵吧!”

“是!”

其余八人齐齐应是,随即,九人将阵法一停,便见那九条火龙仰天长鸣一声,又飞回天空中,化成了那团红云,九人对着那红云一指,便见它渐渐收缩起来,往岛下钻去了。

这时,在慧灭刚刚所站的地方,却是空无一物了。

显德见状,冷冷一笑:“这慧灭,恐怕是刚到了大寂灭境界,就来找死了,只可惜,这世间又少了一名高手。”

言语间,竟也有些可惜之意。

“好了,不管他了,我等回去继续修炼吧,这件事,恐怕师父来了还要过问,我等还是想想说辞吧!尤其是你,显德。师父虽然对佛教没什么好感,却也交代过我们,不许惹佛教之人的,这件事,你一百年没有向他交代,这时,怕是瞒不住他了。”显智挥了挥手。

“是!师兄!到时,恐怕还要请师兄帮衬帮衬。”显德恭敬的向他施了一个礼。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间,却听空中传来一个洪亮的佛号声。

“阿弥陀佛!”

这声音,却正是刚才被认为已经烧死的慧灭的。

九人心中一惊,慌忙朝声音来处看去,却见一座宝光四射的宝塔由虚无显现,逐渐变大,静静地立在了空中。

当宝塔变到一人大小的时候,却见宝塔从中裂开,慧灭和尚胖大的身形,便从中一跃而出,随即,又将那宝塔缩小,放在了掌心。

“九层琉璃舍利宝塔!”

见到这座宝塔,显智心中一惊,忙道:“不好,这贼秃有宝塔护身,没被烧死,大家再次布阵。”

然而,就在九人刚要布阵的时候,却见慧灭呵呵一笑,收了宝塔,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木鱼来,拿起一个似是黄金打造的小锤,对准那九人,在那木鱼上轻轻一敲。

“得!”

一个声音发出,以木鱼为中心,顿时只见一圈波纹朝空中的九人传了过去。

这小岛并不大,声音传递的速度,是何等的快速,九人不待闪躲,便听到了那“得”的一声,顿时,九人便感到脑袋中一木,整个人就好像失去了思想一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像下饺子一样,纷纷自空中掉落了下来。

岛上其他没有参与布阵的人没有受到这波纹的影响,见他们不受控制的纷纷往下落,自是不会让他们伤着,连忙腾身飞起,将他们接住了。

而这时,胖和尚慧灭却依旧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却并不进攻。

这时的他,立在空中,满面笑容,僧袍飘飘然,就像一尊现世的弥勒佛一样。

那九人落到地上后,又昏沉了数秒钟,这才清醒过来。

刚一清醒,就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看到立在空中的慧灭,显智目光有些失神,嘴里喃喃念道:“普陀山大显寺的九层琉璃舍利宝塔,九华山出云寺的混沌木鱼,都是震派之宝,这一次,看来这和尚是早有准备呀!可是,他想干什么呢?”

就在这时,只见金龟岛十里之外的海面上,突然卷起了一个涡流,一开始,那个涡流还不过拳头大,可是渐渐地,那涡流却越旋越大,直至延伸直金龟岛旁,整个海面,都被它搅得浪花四起,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看到这个涡流出现,慧灭却是并不管岛上这些人,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那里,眼中浮现出一抹喜色。

见到这个涡流,有些道真派的弟子心下大喜,大声道:“师父(师祖)出关了,这下那秃驴要倒霉了。”

然而,心中怀疑的显智在看到慧灭的目光后,心中却是不禁打了个寒颤,暗道:不好,这秃驴,恐怕不是冲着显德来的,而是冲着师父来的。

正如此想的时候,却见海水腾起爆涨起三米高,一道灰色的人影,便从漩涡中心飞了出来,凭空站在空中。

这个灰色人影,一身气息收敛得半点也不漏出来,可是他站在空中时,偏偏却仿佛整个天空与海洋,都像处在他身后一般,将他衬托得无比伟岸。

这时的慧灭和尚,虽然也是大寂灭境界,可在他面前,却仿佛只是一个耗不起眼的蚊子一样,显得无比渺小。

见到他如此的气势,慧灭不禁变得脸色,只感一块巨大石头压在心里般,无比的难受。

他忙将九层琉璃舍利宝塔又祭了出来,挡在自己面前。

仗着九层琉璃舍利宝塔发出的光芒,他才觉得那股压力小了不少。

察觉到他引发出的天地威势,慧灭不禁心中暗道:“看来这耀徽的修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啊,果然不愧是海外三大宗师之一。”

这时,只见耀徽面色冰冷的朝慧灭飞了过去,道:“慧灭和尚,佛道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不在你的五台山待着,跑我这金龟岛来撒野,是什么意思?”

慧灭嘿嘿一笑,道:“耀徽大师,贫僧来这金龟岛,自然是有要事,至于这要事嘛……”

正当耀徽想听他说想要干嘛的时候,突然间,却见慧灭眼中一寒,手中宝塔迅速换成混沌木鱼,运起十二成功力,手持黄金小锤就是一敲,口中却道:“动手。”

就在慧灭手中发生变化的时候,耀徽顿时只觉心中一紧,然而木鱼已经敲响。

“得!”

远比刚才还要响亮百倍的一个声音顿时传了出来,朝耀徽传了过去。

听到混沌木鱼发出的声音,耀徽只感头脑中一木,然而他却未像门下那九名弟子一样掉下去,依旧站立在空中。

混沌木鱼发出的声音,具备一种独特的神通,敲响之时,能让修道者的脑部思维有一个短暂停顿,只是这个停顿,却随着被攻击者修为的提高而减少。

就像耀徽,即便是慧灭和尚全力出手,也只将他脑部思维停滞了零点几秒钟,然而就是这零点几秒钟的时间,在木鱼刚刚敲响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却像是被揭开了一道幕布一样,在那里,七名形貌各异的和尚陡然飞了出来。

这七人,一个貌似金刚,手中发出一道霹雳,就朝耀辉打去;一个形貌矮小,却是口吐真言,化做一道无形巨网,将耀徽禁锢在当地;一个双目圆睁,从眼中竟射出一道金光,朝耀辉眉心中射了去。

耀辉在这一刹那的思维停顿后,已经醒了过来,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感到**一麻,神识一麻,身体一紧,竟是丝毫也动弹不得了。

那仿若天地般无边的气势,在这时却是丝毫也帮不了他。

就在这时,只见其余四名和尚,连同慧灭在内,在空中组成一个五星连珠的奇妙阵势,每人口中都念出一个声音宏大,却不明其意的真言。

陡然间,只见一股无边无际的宏大的力量在五人中心处成形了。

“大伏魔神手!”

五人双目圆瞪,对着被禁锢在空中的耀辉一挥掌,陡然间,只见一个满含金光的大手掌直五人中心凭空出现,似泰山压顶一般,朝耀辉压了过去。

这之间的变化,看起来似乎很多,可实际上却是在数秒的时间内就发生了。

岛上诸人,从见到耀辉从海中飞起,到他被禁锢住,再到大伏魔神手的形成,这一系列的变化,简直令他们反应不过来。

甚至那股兴奋劲都没有过去,他们就感到心中寒了起来。

那心情,正是冰与火的交替。

尤其是显智在看到那七名和尚出现的时候,感应到他们身上似乎与天地交融的感觉,更是心中像凝成了冰一般的感受,心中无比绝望地想:天,八名大寂灭境界的高手,我们道真派,究竟是哪里惹到了他们?阴谋,这绝对是一个阴谋。

而就在这时,耀徽在感受到这无比巨大的危险之后,一身修为陡然爆发了开来。

啊!

一声引发天象变化的吼声发出,在耀徽身上,只见一股滔天的气势散发了出来。

刹那间,网破,光灭,霹雳消散。

然而这时,那泰山般巨大的掌印,却已经向他压了过来。

轰!

这一刹那,耀徽只感自己爆发修为产生的巨大力量,与这掌印刚一接触便告溃散了,甚至就连阻止它半秒都不行。

只是,宗师的意境,仍令他的思维极其冷静,只是,不管他那飞速运转的精神力如何分析,也无法逃过这一掌。

冷静中,掌印与耀徽真身终于接触到了一起。

顿时,他就清晰的感觉到,在接触到掌印的地方,自己的毛发、皮肤、肌肉、骨骼,一一化做微粒消散在空中。终于,就连他的思想,也不在存在了。

轰!

掌印穿过耀徽,没有停顿的大在了大海中,顿时,在那片海面上,就见一个庞大的掌印深深的陷入了海平面下。

掌印消散之时,便听得海中哗的一响,沸腾了起来。

金龟岛上,道真派的一些弟子,这时还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犹自在空中寻找着耀徽的踪影。

然而修为最高,看清空中那一幕的四名三代弟子,却是心中无比绝望了。

空中,那七名和尚在杀死耀徽之后,却是脸色庄重的对着耀徽消失的地方行了一个佛礼。

“阿弥陀佛!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慧灭大师!”

“贫僧明白,诸位大师请慢走。”慧灭对他们行了一个礼道。

“那我们便先行离去了。”

其中一名老和尚说着,便从兜里掏出一个碟装物来,往空中一丢,便变得有四五米方圆大小。金光闪闪,十分耀眼。

七名和尚往上一飞,站在了那上面。

这时,只见那老和尚对着脚下碟装法器一指,便见空中亮光一闪,空气中就像拉开了一道裂缝,那碟装法器带着七人往那裂缝中一飞,便消失不见了。而那裂缝,也在他们进去的刹那间,关闭上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