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进听到这个消息,当即眉头一竖,道:“在什么地方?”

“太行山脉!”

“太行山脉?”林进皱了皱眉。

在神游之时,林进也曾到过太行山脉,那条山脉,由于灵气充沛的地方很多的缘故,倒是存在五个中等大小的修道门派,而且,这五个中等门派相互之间的距离都不是很远,想要对他们发起进攻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会得到另外几个门派的联手对抗。

这样一来,除非是压倒性的优势,否则的话,鬼界必定也会损失惨重。

不过,这时却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一把拉住冯万山,林进便道:“冯老,您指引地点,我带您飞去。”

冯万山点了点头。

刹那间,林进从乾坤袋中取出金陵剑,身形便化作一道流光,往北方飞了过去。

林进飞行速度本来就快,再加上金陵剑加速的效果,更是快上加快,虽然本身是精神体,不受外界因素的影响,可如此快速之下,冯万山却是几乎认不出路来,只感刚看到的东西,一个倏忽之下,就不见了踪影。

不得已之下,冯万山只好叫了起来:“林进你慢点,我看不清路。”

林进无法,只得先慢了下来,不过心系父母之下,却是道:“您先指定一个确定方位,我再飞过去。”

冯万山见这是一个办法,便看着下方,仔细分辨起来。

到分辨清楚后,冯万山才指着一个方向道:“林进,你就一直往那个方向飞好了。”

林进点了点头,一振金陵剑,当即全力加速,朝北方飞了过去。

飞行中,林进却是对冯万山道:“冯老,你给我讲讲你所获得的消息吧!我父母究竟是在哪一个鬼帝手下做事?他们要进攻的,又是哪一个门派?”

冯万山点了点头,便对林进讲解了起来。

太行山脉又名五形山,长约400公里,整条山脉气势恢宏,便如一条横跨在华夏大地上的巨龙一样,极其险峻。

另外,这太行山脉由于早期造山运动时遭遇强烈断裂,被分成了许多节,许多河谷瀑布,便从这些断节中穿过,造成许多近1000米的断层岩壁,看上去极其雄伟。而那些位于太行山上的修道门派,便以这种巨大的断层划分势力范围,在五条断节的山脉中,各自成立了门派。

而这些被断开的山脉,由于天然形成的原因,又造成了每一个断节,都具备一种属性的灵气,五个断节山脉,便有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气。因此古时候,这太行山脉还被称为五行山脉,只是后来因讹传讹,却变成了五形山脉。

不过,这种每段山脉灵气不同,却造成了太行山脉中存在的五个门派,所专攻的道法,也各不相同。而且据传,这五个门派,在最开始的时候,却是由一个师父传下来的道统,只是后来各立派别。

因此,以他们各自所擅长的道法,这五个门派名字也是起得极其相似,乃是叫做金灵门、木灵门、水灵门、火灵门、土灵门。通常其他修道门派在提起太行山修道门派的时候,也统称他们为五灵门。

据冯万山得到的信息,这次那名鬼帝要进攻的,却是这五灵门中的木灵门。

这木灵门,位于太行山脉最东边,门派中人多通木性道法,不过这木性道法,却与其属性一样,所具备的攻击力却是不强,只有恢复能力,在五灵门中,却是首屈一指的。甚至就在整个修道界中,他们所精通的道法,也是极其有名。据说,修道者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那么木灵门都能把他救活过来。

林进一边飞行,一边听着冯万山的介绍,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母,这二十年来一直是在位于太行山边一个叫做鬼庙山的地方。那地方,却是一处天生的玄阴秘穴,鬼庙山地方不是很大,不过由于这个玄阴秘穴的影响,几千年前,当地一名农民在遭蛇咬后,不治身死,他的家人,无意中竟把他埋在了那个玄阴秘穴之中,受到那种玄阴秘穴中对鬼魂具备无上好处的力量影响,仅仅过了一千年,那名农民便由一个普通鬼魂,成了一名鬼帝级修为的鬼中帝尊。

而受到那处玄阴秘穴的好处,他自是不肯离开那处宝地,就算是建立鬼城,也是以鬼庙山中建立的。而且,因为那处宝地的原因,他自己,更是舍去生前姓名不要,自称玄阴老祖。

这样的对鬼魂极具好处的宝地,在鬼界中也是极其稀少,不过等别人知道鬼庙山有个玄阴秘穴的时候,玄阴老祖却已经将那秘穴中的神奇能量吸收得差不多了,其他修为高深的鬼魂,自然也就不会去打他的主意了。

又经过几千年的积累,招收了不少亡魂,到现在,他的手下,已经有了两万多修为不浅的鬼魂,其余新鬼老鬼,更是不计其数。

这次攻打木灵门,据冯万山说,乃是因为玄阴老祖早就看中了木灵门势力范围内一处对鬼修极有好处的宝地,只是因为修道界与鬼界长期和平的缘故,一直不好下手,这次借着修道界与鬼界彻底翻脸,便想占为己有,这才有了攻打木灵门的计划。

事实上,那种对鬼修极有好处的宝地,并不止太行山那一处,在其他灵气充沛的地方,甚至一些名山大川,在生出灵地的同时,相应的也偶尔伴生着一些极具阴毒气息的绝地。这些绝地,对修道者没什么好处,可对鬼修却是大有好处。不过,卧榻之侧,岂可容他人安睡。

因此这么多年来,那些鬼修,也一直只能眼馋修道门派势力范围内的那种绝地,却无法下手。

这次借双方翻脸一事,不但玄阴老祖,其他许多还离不开地利环境修炼的鬼帝,也纷纷打起了位于修道门派势力范围内绝地的主意。

听了这些,林进总算对事情的起因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只是,由于林进父母在玄阴老祖手下,只不过是两个小人物的缘故,冯万山却是没有打听到他们更多的消息。

以林进的飞行速度,自宁华到太行山,也只不过花了一个半小时。再找到木灵门的所在地,也不过花了二十分钟。

到木灵门势力范围上空时,林进用神念一扫,发现下面有一个障眼法,将几座山头给包住了。外面看上去,只是一片荒山野岭,上面有的都是一些泥土烂石,看上去就是一片不毛之地。

林进知道,那障眼法之中,应该就是木灵门门派所在地,对着那障眼法稍做分析,林进便明白了其中的奥秘,用神念透入其中之后,林进当即发现,那片荒山,却是一片林木森森之地,一连五六座山峰,上面都布满了各种古老树木,珍惜植被,而且从中透出一股郁郁苍苍的木性灵力来。

在每一座山峰上,都有着一个古老的木建筑群,建造得极其古朴雄伟。而且,这些建筑群也不像一般的古建筑群,无论是楼院也好,大殿也好,在那空地上,都生满了花花草草,除了一些供人行走的地方铺了一种漆黑色如宝石一样的石子外,其他地方,全都被植被占据了,竟然没有一处空地。

这些建筑群中,尤以当中一个山峰的木建筑群最大,几乎占据了半座山,而且,即便是被建筑成了房屋,那些构造房屋的木头上面,也发满了绿枝,显得绿意怏然。

只是,在这木性灵力当中,在左起第三座山头上,有一块地方,却似乎被什么阵法挡住了一样,无论林进的神念怎么试探,就是进入不了,不过隐隐间,从那地方却是透出一股死亡之气来。林进估计,那块地方,就是玄阴老祖想要找的宝地。

只是让林进感到奇怪的,却是此时木灵门中,却显得十分平静,一些弟子打坐练功的打坐练功,浇水的浇水,好像完全不知道将有鬼界中人来偷袭一样。

林进疑惑地看了看冯万山,冯万山当即道:“据我探知,鬼帝发动攻击,就在这一两天之内,只不过具体时间我却是探不出来,现在看来,应该还没有发动进攻。”

林进微微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只听他道:“有劳冯老了,却不知,如今鬼帝的势力,在什么地方,我看有没有可能,在他们发动战争前,找到我的父母。”

冯万山皱了皱眉头,道:“这个玄阴鬼帝的鬼城空间可大可小,大时如城池,小时却不过巴掌大,而那鬼城空间,装下五六万鬼魂是不成问题的。我得知他要攻打木灵门的消息,却是他手下一名与我交好的鬼王告诉我的,那时候,我还能自由进出。只是现在他既然已经决定攻击木灵门,那想必,鬼城空间已经被他放在掌中。现在除非你能找到玄阴鬼帝本人,否则的话,想要进入鬼城空间寻找你父母的鬼魂,却是没有可能了。”

听了他如此说法之后,林进向他道过谢,便不再多言,只将神念散出,同时与当地的天地灵气进行起沟通来,想要通过这两种方式,找到玄阴老祖的存在。

然而,经过他的搜索后,无论是哪一种方式,他都没有发现这这附近有什么强大鬼物的存在。

甚至,就连实力最差的鬼魂,都见不到一个。

冯万山见他脸色凝重,便向他问,找到玄阴老祖了没有。

得到林进否定的答案后,冯万山却是安慰道:“不必着急,那玄阴老祖既然要攻击木灵门,那么我们在这守株待兔就是,到时候,不怕他不出现。而且,以你现在的修为,我想就是玄阴老祖本人,也不是你的对手,到时候你抓住他,再向他逼问你父母的下落就是了。”

听了冯万山的劝慰,林进抱以一笑,却是道:“这一点,我就是关心则乱了,还是冯老您看得透彻,也罢,我们就在这等着,看那玄阴老祖什么时候来吧!”

说罢,便在这空中潜伏起来,只等玄阴老祖现身。

时间渐渐过去,天色也渐渐由明到暗了,只是,那玄阴老祖,却是迟迟没有现身。

林进猜测,这鬼修,在夜间的实力比白天至少要高三成,这玄阴老祖,如果是在今天发动攻击的话,那么肯定是在夜间了。

随着夜幕的降临,林进的神念将四周十余座山头都监视起来,观察得更加仔细了。

到了临近午夜的时候,玄阴老祖还是没有现身。

午夜时分,乃是一天之内阴气最重的时候,如果到了午夜,玄阴老祖还未现身的话,那么他很可能今天就不会向木灵门发动进攻了。

不过,越是接近午夜这个时刻,林进的内心也就越发平静了。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终于,午夜到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在木灵门中却产生了一阵骚动。无数木灵门的门人自房间内跑了出来。

林进心中一紧,连忙用神念向下探察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