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阴老祖陡然一愣,不知道林进对自己做了什么,就连往体内探去,也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他不禁暗道:莫非是这家伙故弄玄虚。

不过不管如何,这却是躲过这一劫唯一的机会,想了想,他连忙道:“真人,小鬼发誓给您做牛做马,小鬼绝不敢违背此誓言。”

林进这时却笑道:“你不要以为,我这一下是吓唬你,不信的话,你便想一下要如何背叛我。”

玄阴老祖听了这话,心中自是阴笑个不停,暗想道:我就是背叛你又如何,还能咬我不成,等我一有机会,马上便把你的消息传出去,到时候,看是你死,还是我死……

哪知,刚一想完,玄阴老祖便感到魂体一阵溃散,整个思维中,便感到宇宙在崩溃,天地在旋转,似乎整个世界都要灭亡了一般。陡然间,一股无比绝望的情绪,便在他心里滋生了出来,然而偏偏怪异的是,在这种时刻,他对生的欲望,却又变得无限大了。这种绝死无生的地步与无比强烈的求生欲望纠缠在一起,这便让他整个灵魂都快溃散了。

这时,他才知道,林进刚才打入他身体里的那道光,果然不是无的放矢。

“林真人,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

哭嚎着,玄阴老祖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几千年的心性修为,便仿佛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又变成他没有成鬼之前,那个农民的心性一样。

林进却是道:“你心生歹意,这一下,我也救不了你,背叛之心有多强,你受的这痛苦,便越深,还要再过一阵,等到你灵魂中的背叛之心完全消失了,你才能从那痛苦中脱身出来,至于这背叛之心何时消失,就要全看你自己了。”

见了他如此本事,无论冯万山也好,还是他父母也好,都是心惊无比,为林进的神通感到震撼。要知道,这修道界,可不像什么异界,还有什么主仆契约,有什么规则约束奴隶。

在修道界,虽然能凭借本事控制别人的**,然而在精神上,除非占据天大的优势,否则的话,想要控制一个人的思维,却是绝无可能的。

然而,林进刚才这一下,却也不是随手施为就能有此效果。这一看似玄妙的禁制,事实上却是个弥天大谎。

原来,他本就有窥探别人心思的神通,刚才若是玄阴老祖一心反抗的话,在鬼帝级修为的精神力下,他自然无法看到玄阴老祖的思维,也无法侵入他体内去。可是玄阴老祖刚才斗志全无,一心只想讨饶求生,那种对于精神力的抵抗,自然就全都消失了。林进精神力便趁机而入,一边观察着他的想法,另外一边却是分析起鬼魂身体的构造来。

这一分析,他才发现,他这样的鬼魂,除了魂体内全由阴性精神力构成外,其余部分,与自己的精神力构造竟是大同小异。只是论起精神的凝聚程度,却要比冯万山也好,自己的父母也好,都要精纯了上万倍。

甚至比起他的精神力来,也只逊色了一两成。

不过,孤阴不长,孤阳不生,这种不得阴阳平衡之道的精神力,虽然凝聚无比,可比起自己阴阳调和的精神力来说,其缺陷却是太多了,仅仅变化之上,就相差了不知道多远。譬如像他这样阴性的精神力,不管如何变化,对阴气如何运用,都只能局限在阴性能量中,而无法变成阳性的。而林进阴阳调和的精神力,却是可阴可阳,便如太极一样,变化万千。

以道家学说解释,那阴性能量也好,阳性能量也好,都是一。无论如何变化,都是单一的属性。除非达到阴至阳生,或是阳至阴生的地步,便是一生二。而二者融合的话,便是二,更进一步的话,便可将这二者互相调配,达到无尽变化的程度。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便是如此。

林进自进入宗师境界之后,无形中,便对精神力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到如今,虽然还不能说对精神力的认识到了完全透彻的地步,能够无限生化。可比起玄阴老祖这样性质的精神力来说,却是要胜出了不知道多少倍。

认识到这一点,林进便调整自己的精神力,使之与玄阴老祖的精神力相匹配,随后化做一道可见之光,进到玄阴老祖体内,一边探测着他的思维,一边准备着在他体内捣乱。

与自己完全相同的精神力,玄阴老祖自然是探察不出什么异常来,随后,林进便用言语激他,让他生出背叛自己的想法。

玄阴老祖果然如他所言,马上就想起如何背叛林进来。

林进随时感应着他的思维,如何不知他的想法,当即就用融入玄阴老祖体内的那一丝精神力,幻化出众多让他极其难受的幻象来。

由于是自己体内作乱,而不是外界附加的影响,玄阴老祖自是半点抵抗力也没有,就着了林进的道。

如此一来,他却以为这是林进在自己体内下了什么禁制的原因。思维大防一破,便比任何身体上的创伤都要管用,在种种生死幻象中纠缠好一阵后,玄阴老祖终于再也不敢身出任何反抗之心。

感应到他这一思绪,林进又过了好几分钟之后,这才让他体内捣乱的精神力平复下来。

这时,玄阴老祖的眼中,已经是一片惊恐之色,望向林进的时候,眼中有的,只有敬畏。

虽然把玄阴老祖弄得如此地步,但林进知道,这样的老鬼,作威作福上千年,仅仅吃如此一次亏,却要给人做奴仆,这是绝无可能的。就算经历的事再恐惧,过了一阵之后,恐怕他的心中又要生出反意。

不过,在鬼界方面,尤其在这种危机时刻,能帮得到林进的太少了。冯万山虽然真心帮自己,可他修为太低,仅仅是一个鬼王,对于更上层的消息,却是探听不到。

如果多一个可以控制的鬼帝的话,那么他获取消息的途径,就会宽广得多了。

这也是林进把主意打在玄阴老祖身上的原因之一。

最主要的,是林进现在神念所在范围,广达数百里方圆,只要玄阴老祖在这范围之内,他便能控制存在于玄阴老祖体内的那一丝精神力。而一旦玄阴老祖想要逃出这个范围,林进便可动用他体内的那一丝精神力,让他生不如死。

就像是放了一只风筝一样,无论玄阴老祖怎么逃,都无法逃过他的控制。

见玄阴老祖暂时归服,林进便向父母介绍起冯万山来。

知道自己能与儿子见面,全都是靠了冯万山之后,夫妇二人自是对冯万山连连道谢。

一番叙旧之后,林荣芝夫妇便问起林进这身本领,是如何得来的,这二十多年,又是如何过来的。

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林进自是没什么好瞒的,便将自己这一生发生的事,大概的讲给了他们听。

在听到大哥对他这么多年的照顾之后,两人又是感激,又是对林进埋怨,感激大哥林振邦的辛苦,埋怨林进的不懂事。后来听到林进踏上修道之路后,一步一步的变化,二人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儿子在修道路上经历的那一次次生死危机,喜的是儿子能渡过难关,在修为上更进一步。不过,听着儿子修为如此迅速的提高,二人却是像在听神话一样,于惊与喜中,更多的感受,却是不可思议。

至于林进,到了如今的境界,在与父母见面之后,除了一开始的激动,到现在,心绪已经渐渐平复下来了。在说起自己过往的事时,却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显得十分的平静。

看着儿子古井无波的脸,林荣芝和李慕楚此时却显得无比的满足与自豪。

就仿佛,死后这二十年的磨难,得到了最大的回报一样。

只是,李慕楚在听林进讲完之后,却是略微有些遗憾的道:“只可惜,进儿没有考上大学。”

听到老婆的话,林荣芝却是笑道:“有什么可惜的?又有哪一个大学生,能有我们儿子这样的本事呢?”

夫妇俩看着林进,顿时又是一阵满足的微笑。

说完自己的事情后,林进又问起父母这些年经历的事情来。尤其,当年他们为什么会到北方去,结果遭此大难。这个疑问,却是一直存在于林进心中。

想起当年的事,林荣芝叹了口气,对他解释了起来。

事情的真相倒是很简单,原来李慕楚的家乡是北方的,只是在那一次著名的运动中,她的父母也都先后亡故了。那一次他们去北方,却正是为了去她家乡给父母上坟,却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如此大难。不过,对于这二十年内经历的事,夫妻俩人怕影响到林进的情绪,却是不肯多说了。

见他们如此,林进自然也不好多问。

冯万山却是在边上道:“能团聚就是好的,不知二位今后有什么打算?”

冯万山只是顺口一说,然而却让林荣芝与李慕楚都皱起了眉头。

想了良久,李慕楚看了看林荣芝,突然对林进道:“进儿,做鬼二十年来,我和你爸爸一直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这二十年来受过的委屈就不说了,我和你爸爸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你一眼,看到你长大的样子,这个愿望,老天已经帮我们实现了,这辈子,我们可以说是了无遗憾了。只是,做了这么多年的鬼,我和你爸爸却还是怀念做人时的情形,听说,有不少鬼魂在做腻了鬼之后便去投胎的,我和你爸爸早就想过了,在见你一次之后,便去投胎,再做一次人。”

李慕楚说完,又看了看林荣芝。

林荣芝冲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提出这个愿望,冯万山却是吃了一惊,忙道:“二位,你们可知道,鬼魂若是投胎之后,除了一些本能会留下来之外,那以前的记忆,就会全部消失啊!”

林荣芝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忘记,对我们来说,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只是唯一无法忘怀的,就是进儿了。不过,如果我和你妈妈投胎的话,进儿,我们还有一事要你帮忙!”

听到父母想要投胎做人的消息,林进却是没有多大吃惊,因为他从父母的眉目之间看得出,对于鬼魂,他们确实是不想再做了。

想来,这一定也是和这二十年来,他们作为亡魂时受到的一些磨难有关。

既然这样,能再见面,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又何必再强求永远在一起呢!人生,毕竟不是圆满无缺的。

“爸爸,妈妈,有什么要求,你们就说吧,就是再困难的事,我也一定为你们办到。”

林荣芝笑了笑,道:“那就是,我和你妈妈转世投胎之后,如果记忆真的消失,那么我希望,在将来,你能将我们两人再次撮合到一起,那样,我们就再也没有遗憾了。”

说到这,李慕楚有些羞赧的样子,不过,眼中却是那种期望的眼神。显然,对于丈夫说的这件事,她也是十分认同的。

林进当即道:“这一点,绝无问题。可是,爸妈,你们不想再见见大伯吗?”

林荣芝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已经生死分别了一次,找到我们鬼魂的消息,我想林进你还是别告诉你大伯了,毕竟这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事了,若是再见,让大哥再次伤心的话,却是不好了。”

林进只好同意了。

商定投胎之后,冯万山虽然对他们二人放弃继承之前的记忆有些感到遗憾,不过也为他们的放得下而感到佩服,便自告奋勇地提出,为他们二人寻找投胎的人家。

对于家世,两人都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是一家人健康平安,性格安乐的就行了,并不要求什么富贵。

这样的家庭,在华夏比比皆是,照顾到李慕楚的思乡之情,花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冯万山却是在北方一座海滨小城,为二人各自找了一户合适的人家。

让冯万山选中他们的原因是,那两户人家,便如他们的姓一样,一家姓林,一家姓李,都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而且已经是三代交好。甚至就连两家的孕妇,也是差不多的时间里怀孕,然后住进了同一家医院,同一个产房。

这一个星期里,尽管两人不想再次出现,扰乱林振邦的心绪,但对于这个大哥,他们其实还是很想再见一面的,林进便带着他们,特地从华夏飞到北美,在暗地里让父母见了他们一面。随后,三人在林进的陪同下,又游玩了许多地方,走过了许多城市,让两人担心受怕了二十多年的心,渐渐变得平稳和开心起来。不过,见到华夏在这二十年里产生如此大的变化,一直在黑妖鬼王控制下很少出来的夫妻二人,顿时也对未来的生活感到期盼起来。

只不过,他们在一些城市游玩时,自然是少不得进入现今到处都是的网吧去看一看现代年轻人的生活。在看到那些所谓非主流的时候,两人却是十分担忧。担心自己以后没了记忆,在重生后的日子里,会不会变得像这些非主流一样。

很快,就到了冯万山找到的那二人的临产之际,却没有想到,这两个产妇,居然也都是同一天临产。

在得到冯万山的通知后,林进带着父母,以及成为了他手下的玄阴老祖,自南方一个城市,花费一个多小时,飞速地飞到了北方那个海滨小城。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