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自己惹的事实在太大,为防万一,在处理完父母转世重生之事后,林进便让冯万山回去了,免得被人发现他与自己的关系,反而给他带来灾祸。就连玄阴老祖鬼城空间中与冯万山交好的那个鬼王,在林进没有透露身份的情况下,让玄阴老祖把他放出来,却是以他透露消息为由,把他赶走了。

而那玄阴老祖,却是被林进留在了身边,以做使唤用。同时留下来的,便是玄阴老祖鬼城空间中近两万名修为不浅的鬼魂,以及四名鬼王。

只不过,那些鬼魂,在林进重新变幻样貌后,却只当玄阴老祖是被一名修道界的强人给收服了。

而这四名鬼王,不像黑妖鬼王,却是玄阴老祖一手培养出来,绝不会背叛他的。这也相当于林进的手下,同时又多了近两万名鬼魂手下和四名鬼王。只是,为了安全的考虑,林进还是让玄阴老祖收起鬼城空间,不让他放这些鬼魂出来。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玄阴老祖自从吃了那一次亏,发誓归服林进后,后来果然又起了反叛之心,想要逃走。

可是,林进神念范围之内,玄阴老祖不但一举一动,就连思维他都感应得到,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一待玄阴老祖心生反意的时候,他便催动潜伏在玄阴老祖体内的那一丝气息,弄得玄阴老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他自己却只当不知道一样,依旧该干嘛干嘛,反正,玄阴老祖在想要逃走之时,也正是趁他“不备”且不在场时生出的这种想法。

这样一来,直到玄阴老祖受的折磨够多了,心中彻底没了背叛的心思,林进这才平复他体内的那一丝气息。

这种比死还难受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最主要的是那种精神上的打击,让玄阴老祖备受折磨。

玄阴老祖在身体恢复正常之后,便又去见林进,想要向他忏悔,而林进却只当不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事一样,依旧神色如常的吩咐他做这做那。

这样一来,玄阴老祖还以为林进不知道自己又生出了背叛他的想法,不好告诉他,也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如是再三之下,在他自以为林进不知道的情况下又生出了几次叛逃的想法,结果饱受折磨之后,他的精神终于崩溃了。以为林进给他下的禁制,果然是无解的,再也不敢生出半点背叛之心,林进一吩咐做什么,便马上做得妥妥帖帖的。

体察到他的这种思维,林进这次放心了一些,不过,仍是不敢放他走出自己神念笼罩的范围。

不知不觉间,又过去了十余日,林进一边修炼,体悟与天地灵气的沟通之道,另外一边,在没有修炼的时候,却是让玄阴老祖去鬼界中打听一些关于鬼界与修道门派战争的情况。

如他料想的那样,随着二大势力高层人物投入战争,这场争斗,却是愈演愈烈了,短短大半月之内,便有四五个中小修道门派被灭门。与此同时,鬼界损失也是不小,据玄阴老祖谈知的消息,这大半个月之内,被打得魂飞魄散的鬼王,就不下二十位,不过鬼帝级的高手,却还没有听说有伤亡的。鬼界之中,唯一传闻被杀的鬼帝,就只有那已经消失了两千年,不知身在何处的天魂和玄阴老祖自己了。

不过这一点,却因玄阴老祖在鬼界中的出现,被他们当做修道界为了打击鬼界而传来的谣言了。

只是让林进感觉奇怪的,却是昆仑道祖这时候为什么不出来制止这二大势力之间的争斗,按说,像昆仑道祖这一境界的人,要阻止他们之间的争斗,应该是件十分容易的事啊。

这时候,不但林进这样想,就连修道界中的其他高人也这样想。

就在今日,鬼界与修道界的战争进行了一个半月的时候,昆仑派的现任掌教虚云真人已经是第四次来到了昆仑道祖的隐居之地——那一座冰雪凌虐的冰峰上,伏地跪在了那间木屋之前。

“徒孙虚云求见道祖,还望道祖慈悲!”

山顶上,刺骨的寒风依旧刮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在虚云那一身洁白的掌教道袍上,便挂满了一层白雪,可是他却丝毫不敢去抖一抖身上的雪,只是神情坚毅地看着木屋的门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木屋内终于传来一声苍茫的叹息声。

虚云眼中一亮,便见那扇木门,吱呀一声开了。

昆仑道祖,依旧是那副超然物外的样子,只是此刻的眼神,却没有了与吴松在一起时的随意,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望着跪在门前的徒孙,昆仑道祖挥了挥手,道:“你的来意,我已知晓,不过此事,却不是我能化解的,你去吧,做好你的掌教就是了,不要去管那些争端。”

说完,便待关上房门。

“可是,师祖!”虚云怕他关门,连忙道:“鬼界与我修道门派再起争端,无论是我们修道门派,还是鬼界,这月余来都是损失惨重,长此下去,我怕我修道界的道统,又要像数百年前一样,出现一个大的断层啊。”

昆仑道祖微微一顿,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向虚云说着什么,只见他一边关门,一边喃喃道:“在灭世大劫之前,这一点小劫难,又算得了什么呢?只不过是一个开胃菜罢了,修道界安稳了这么久,怕是血性都被这安逸的日子磨光了,死上一些人,倒未必不是件好事。”

说完,那扇木门“吱呀”一声,又关上了。

峰顶之上,依旧寒风呼啸。

然而,在听到昆仑道祖这一句话后,虚云的心里,却是比这峰顶冰雪的温度,还要低了。

他的心里此刻却在不停的想:鬼界与修道门派间的战争,在师祖眼里,竟然只是一个小劫难?还有,师祖说的灭世大劫,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昆仑道祖一身修为惊天盖世,断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说出这样的话,那么这灭世大劫,就一定存在,而且还是近在眼前的事。

可是,这样的劫难,他却从未听说过,而且修道界也从未有过关于灭世大劫的传闻,这样一来,就不由得虚云不去深思了。

入神地想了一阵,贴在他身上的冰雪渐渐融化,流入他的衣襟内,那种刺骨的寒冷,顿时让他打了个激灵,从沉思中醒了过来。

看了一眼紧闭的木门,虚云不敢多做久留,连忙下山去了。

一回到派内,他便马上放出掌教令来,向整个修道界宣布昆仑派正式封山,所有一切在外修炼行走的弟子,都要马上赶回,不许再出。

同时,在昆仑派内,许多许久未曾演练的法阵与道法,却都一一被拾了起来,让门下弟子们开始了练习。

与此同时,在得到昆仑派封山的消息之后,许多与虚云有一定交情的各派高人,都纷纷赶往昆仑,向他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各派高人,都是修道界的顶梁柱,虚云本就想要与他们联络,好商议关于昆仑道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这一商议,便是三天。

等到各派高人从昆仑出来之后,这些人的脸上,却都多了几分凝重,回到各自门派内之后,这些门派,便或封山不出闭门修炼,或加大了外出弟子的人数,让他们与鬼界争锋,在血与火中锻炼。两种反应,截然相反。

不过,由于昆仑道祖所说的东西太过惊人的缘故,这些各派高人,却是怕引发更大的骚动,纷纷闭口不谈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让门下弟子加紧修炼,尤其是在争斗的本领上,更要加紧提高。

而如此一来,伴随这修道门派这种两极分化的举动,那些出门锻炼,拿鬼界中人试手的弟子们,却是更大的激发了鬼界的愤怒,很快,这场本就不小的争斗便被蔓延了开来,就连许多不想参与到这种争斗之中的鬼帝级鬼修,在一些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开始出手了。

鬼界与修道门派之间的战火,进一步提升。

世俗界,依旧十分平静,丝毫没有受到修道门派与鬼界战斗的影响,只是偶尔的时候,会传来一些哪里见了鬼,哪里见了神仙的事。

不过这样的事,本就是虚无缥缈的,现今的人,虽然八卦,可相信这些神仙鬼怪之事的人,也是嘴里说相信的多,真正相信的,却是没有几个。就算是偶尔有人拍了张照片,传到网络这个信息传递最迅速的地方去,也很快就被淹没在信息海洋里,就算有些关注,也是被大多数人说成是ps的。不过,对于这种神异照片,因为影响力不够的原因,倒是没有人说它是另外一个周老虎的。

只是那些拍到照片的本人,却是因此而变得神神叨叨起来,甚至与一些其他目击者组成了一个所谓华夏神仙真相小组的组织,想要挖掘出华夏大地上,到底存不存在神仙鬼怪一事。而由于鬼界与修道界争端太大的缘故,在他们仔细的关注下,倒也被他们发现了一些修道者的行踪,甚至还拍了照片传到网上去。

不过,鉴于国庆在即,很快,在还没有引发关于神仙鬼怪学说的网络风暴之前,这个存属爱好性质的组织,就被取缔和谐掉了。

而其成员被教育一顿后,便让他们回去反思去了。寻找神仙这一美好愿望,最终又成为了一个泡影。

然而,这二大势力之间爆发的战争,就连民间都察觉到了,华夏政府一向强大的情报部门,又如何察觉不到呢?在外部,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