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石门,上面雕刻着许多蝌蚪样字符,以及一些史前猛兽的形貌,显得十分古朴。这石门的材质,看上去倒很是普通,就像平常所见的青石一样。然而孙阳几次在无意中用剑气和剑身打到石门上的时候,却连上面的一丝纹路都打不穿,而且孙阳还感觉到,在宝剑刺到石门上的时候,并不像是碰到无比坚硬的东西,而像是具备一种奇特的弹力,在宝剑刺到它的时候,微微向下一凹,便化解了剑上的力道。

孙阳明白,这种古修的禁制,非是自己所能理解的,因此只是惊奇一下,与刘宋道和方鼎说了一下,便没有去理会和研究了。

到了将整个石门完全清理出来的时候,由于不知道里面存在什么东西,刘宋道等人却并不敢莽撞地进去,直到三人都用真言威力将自己保护起来之后,刘宋道才对孙阳道:“师弟,这石门,既然已经裂开一道缝隙,想必上面的大部分禁制业已失效,你看能不能用宝剑将它撬开吧!”

孙阳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将手中宝剑往那拇指大小的缝隙中一插,便撬了起来。

不出三人意料,在孙阳的撬动之下,那石门果然微微颤动了起来,随着一阵连绵不绝震动声传来,那扇石门,便缓缓的往两边退缩,打了开来。

见到石门渐渐打开,刘宋道生怕里面还有其他黄金生命,当即小心地提防了起来,随时准备真言出口,以灭杀可能来临的危险。

可一直到石门完全打开,都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出现。

在石门之下,是一条斜着通向下方的通道,一层石制阶梯远远的往下面延伸过去,到十余米之后,才向前方转去了,只是由于神念在这通道中完全不起作用,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

在这个通道中,并没有什么照明之物,可却有一种乳白色的光芒,照得整个通道一片通明。就好像这四周的青石壁,本就是一种光源一样。尤其令人感到奇怪的事,在石门被打开之后,这个通道的入口,明明是对着海面的,却没有一滴水能通过门口进去。

不过这些古怪,此时在刘宋道三人心里,却又显得无比正常了。要知道,古修真的洞府,如果没有一点特异之处,那却反倒显得奇怪了。

在外面看了一阵,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三人这才无比小心地走了下去。

一进到通道中,由于四周没有了水,他们身上的气罩自然而然的就消散掉了,沿着通道往下走,走了十余米后,便到了底,这时的路,却是向前去了。

这时在通道之中,神念完全不起作用,唯一可用的,便只有眼睛了,还好三人修为到家,视力也被锻炼得极强,一眼望去,只见在前方三百余米处,便又是一扇石门,只不过,这道石门,也如位于海底入口的那道石门一样,也裂开了一道缝隙。

唯一有些不同的,那就是这道石门的上面,却并没有雕刻什么五花八门的纹丝,只是简简单单的画了一个八卦图。

三人一路朝石门走去,空旷的海底通道中,顿时响起一阵“悾悾”的脚步声,听着让人有些心慌的感觉。

走过这三百米的距离,来到石门处后,孙阳见到那条裂缝,以为又要像入口处那道石门一样的开启方法,当即走上前去,将宝剑插入裂缝中,又撬了起来。

然而,这次不管他怎么撬,却像蚂蚁搬巨石一样,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将石门撬开了。

而这时,见孙阳无法撬开石门,刘宋道却研究起门上八卦来了。

这八卦,却并不像平常八卦一样,按照先天八卦或是后天八卦的排列,其排列方式,却是乾、坤、兑、离、震、巽、坎、艮,这种排列方式,却是将先天八卦最后一挂坤,给调到乾之后了,疑惑之下,刘宋道不由得把手往坤卦上一摸。

突然间,只见石门上光明大放,一层无形的推力,顿时将三人往后一推,一直将三人推出去十余米远。不察之下,三人竟是都跌了个倒翻身。

当啷!

空旷的通道中,只听石门处一个金属的声音传了过来。

三人心里一惊,连忙往石门处看去,却见孙阳用来撬石门的那把宝剑,却是从中间断了开来,落到了地上,而石门上的那条缝隙,这时却消失不见了,宝剑的另外半截,也已经消失在石门缝隙中。

虽然并未将这宝剑炼成自己的本命法宝,但见到这一幕,孙阳仍是大惊,当下道:“我这把剑,乃是取自天目山的偶得的一块铁精炼制而成,其硬度比之钻石也相差不远,这石门,怎么有如此大的力量,将我那宝剑直接夹断?师兄,刚才你做什么了?”

刘宋道在事故发生时,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凝神看着石门上的八卦。这时,只见那个坤卦,经他的一摸之后,已经由乾、坤、兑、离、震、巽、坎、艮变成了乾、兑、坤、离、震、巽、坎、艮,却是向后移了一位。

听到孙阳的问话,他便将刚才自己摸了一下那个坤卦的事说给了二人听。

方鼎听了刘宋道的话,想了想,皱眉沉思道:“大师兄,按你刚才所说,我们来时,这门上的坤卦,乃是在乾卦之后,当时这门就裂开一丝缝隙。而现在,经过大师兄你的触摸之后,这坤卦变了一个位置不说,就连这石门,也突然关了起来,莫非,这开启石门的奥秘,就在这八卦上面?”

刘宋道说:“方师弟说得有理,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按照刚才的情形来看,恐怕想要开启这道石门,还具备一定的危险啊,刚才那道无形力量,我感觉挡无可挡,幸好它只是推人而不是伤人,否则的话,我们三个,恐怕就是动用真言之力,也挡不住啊!”

言下,却是有些迟疑之色。

孙阳看到刘宋道的神色,连忙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师兄,这样的仙家洞府,必定不可能没有一点的防范之力,有危险是肯定的,只是,富贵险中求,无论是想要找到那黄金生命的来历,还是找到这仙家洞府内的宝物,我们都必须开启这道石门!否则的话,空入宝山,将来恐怕我们三人会后悔一辈子。”

方鼎也连连称是。

刘宋道心中也十分想知道石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刚才心中的那点迟疑,也不过是担心三人的安全而已,这时见两位师弟都不害怕,顿时不再迟疑,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二位师弟且用真言之力护住自己安全,便由我去开那石门好了。依我看,这石门上八卦排列之法,既然与先天八卦只有一卦之差,那么它的开启方法,很有可能便是排列成先天八卦。”

说着,刘宋道双手置于胸前,摆了个真言指诀,眼中一阵肃穆,嘴唇微张。

“唵!”

一个如雷鸣般的声音,顿时在通道中响了起来,一阵连绵不绝的余音在石壁的反弹之下,久久环绕,竟是持续数良久而不绝。

真言声起,在刘宋道的胸前,顿时亮起一道微光,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

有真言护体,刘宋道心中胆气一壮,当即往石门处又走了过去。

这时,在他身后又是两声“唵”字真言声响了起来,孙阳和方鼎身上,也都亮起了两道护体微光。

有真言护体之后,孙阳却是笑道:“哈哈,师兄,有危险的话,又怎能让你一人去挡,我师兄弟生死与共,自当在一起。”说着,便向刘宋道走了过去。

方鼎也笑道:“孙师兄说得对,师弟虽然不才,却不是怕死之人,二位师兄等等我!”

一边说着,方鼎也是大踏步朝前走了过去。

见二人追来,刘宋道却是怒骂道:“胡闹,这仙家洞府,禁制非同凡响,若是我能凑巧打开了还好,若是打不开,遇到什么厉害禁制,我们兄弟三人,岂不是全都陷在这里,我们死没事,可我派的传承,却恐怕要从此而断了啊!”

见他如此说,方鼎走到他身边,却是笑了起来:“师兄莫要忘了,张清辉那小子,可是已经得了我派的传承呢!”

“是极,是极,我险些忘了还有这件事呢!

孙阳听了,当即也是大笑。

“呃!”

方鼎这一言,却是弄得刘宋道无话可说,只得由得他们去了。

要知道,张清辉所得的,虽然只是真言的修炼之法,可是他们这一派的精髓,全在这真言之法中,其余修为什么的,都是自真言中渐渐得来的,真言的修炼之法不失,那么他们这一派,便不能称做断绝。

说服刘宋道后,三人有来到石门前,这次,刘宋道却是显得要凝重许多了,看了门上八卦良久,这才将手又摸向了那个坤卦。

在亮光浮现之时,陡然间,便见石门变得通红起来,一片火雨当下从石门上发出,朝三人扑面打来。好在三人都用真言护体,这阵火雨发出的时候,围绕在三人身周的那点微光在刹那间散发开来,变成一片护盾将三人罩在里面,这阵火雨,却是打在真言护盾上,全被挡了出去。

然而那残余的火星落到别处,却是将那地板与石壁,都烧出一个个黝黑的洞,就连石头都被烧得融化了,融出的石汁流得到处都是。

见此景象,三人都是一阵后怕,心想还好第一次摸那个坤卦的时候,不是出现的这种机关,否则的话,恐怕当时三人就要被这阵火雨烧成灰了。

如此想着,三人再次念动真言,将真言护盾加持得更加坚固了。

又朝那个坤卦摸去,这次出现的,却是一片寒冰冻气,也被三人的真言护盾给挡住了,不过在护盾之外,那些刚刚被火烧过的石头,却是有一层被冻碎,叮呤当啷的落了下来,打得通道中出现一阵连绵不断的响声。

而后,刘宋道向那坤字再次摸去,却依次出现了风、雨、雷、电,威力比起自然界的风雨雷电,自是要大得无比,却一一被三人的真言护盾给挡住了,这时,坤卦距离先天八卦的摆法,已经只差一步了,到最后一步时,经历了前面几次危机,都被真言护盾挡住,刘宋道这时的信心却是足了不少。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他便朝那个坤卦又摸了过去。

这一摸,那个坤卦顿时到了八卦的最末尾,摆成了一个真正的先天八卦。

这时,只见石门之上八卦图纹渐渐消失,整个通道,也逐渐变得暗了下来,很快,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了。

在这里,三人的神念无法动用,可以说,作用最大的就是视觉和听觉,尤其是视觉,在这里面更是显得尤为重要。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