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之上,出了百慕大三角海域,一切又恢复了平静,阳光照射下来,让人有一种懒洋洋的舒适感,这时已经没有什么风,一眼望去,整片海洋一片平静,碧蓝色的海面,微微起伏着,看起来十分宁静。

阿塔兰提斯的沉没之地,在百慕大东南方向,林进在飞了二十多分钟后就到了。

那一片海域,与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一样的风平浪静,一眼望去,四周近千里之内,都没有一座岛屿。

到了地方之后,林进深深地吸了口气,便一头往海底下扎了下去。

随着清冷的海水漫过全身,一层气罩,渐渐从林进的身上浮现出来,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包在里面。

有过一次潜向万米深海的经验,这次林进的心里从容了许多。随着他下潜深度的增加,很快,光线又变得暗了下来,然而,在林进的感知力,仍有不少生活在深海里的奇形怪状的鱼儿在游动。

不过,当深度达到千米之后,基本上就见不到什么鱼类了。

如在先前那处海底洞穴上方一样,在这里,林进往下的神念,依旧有一种怪异的阻力。

只是,一身修为经过突变之后,这种阻力对他的影响已经不像上次那么大。

这次,他的神念轻而易举就往下探了三千米的深度,只是,当超过三千米之后,那种阻力就开始变大,让他无法再深入下去了。

一直达到一万米的时候,林进的神念,终于探测到了东西。

在神念探知的尽头,他感应到,那是一个巨大而且透明的防护罩,也不知道有多大,总之林进的神念是探不到边,而且,这个防护罩将下方隔绝了开来,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至于防护罩里面,却有一层特殊的能量波动,让他的神念完全无法侵入了。

不过,感应到这东西,林进的心中却是一阵兴奋,连忙加速往下潜了下去。

一开始,还是黑暗一片,可是当他下到离神念感应到的防护罩只有两千米的时候,他往海底看去,竟然看到了一点微弱的光亮。

作为一个修道者,他可不以为自己会眼花,自己能看到光亮,那么就说明,在那下面,确实有光源存在,而且很有可能是海底遗迹发出来的。

想到这,林进的心里莫名有种迫切的感觉,不过下潜的速度,已经达到最快,一时间倒还无法看清楚下面到底是什么。

随着下潜的深度变大,渐渐地,那点光亮越来越大,到一千五百米的时候,已经有汽车灯那么亮,到一千米的时候,更是隐隐能看到,那似乎并不是仅仅只有一个光源,而是同时存在许多光源。不过,那些小的光源,却是被一开始看到的那个巨大光源给遮挡住了。

终于,到距离五百米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下面是什么东西了。

原来,在海底下面,居然是一个巨大的透明光罩,而在光罩里面,却是一个悬在光罩顶端,发出有如太阳一般光彩的巨大发光球体。而在那球体下面,千余米之下,却是一个一眼望去,望不到边际的巨大海底城市,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建筑。

只不过,这个海底城市,建筑全然与地面上的不同,每一所建筑,不管高低大小,都是呈一种圆形或类圆形的形状,建筑材料也大多是乳白色的,显得异常柔和与光滑。

不过,这种建筑,每一个的面积都很大,最小的也占地平方公里,基本上都是一座连着一座,没有断绝的样子。而且,这些建筑物并没有门,而只有一个个黑漆漆的洞口。

看到这个位于海底的城市,林进顿时感到震撼了。

令他震撼的,其实并不是海底城市这些古怪的建筑,而是,在这个海底城市中,他发现了人类生存的迹象。

隐约间,他运起目力,竟然看到,在那城市之间,居然有一些生命,骑着一种古怪的东西,在城市之间穿行。虽然,由于他的视线被光罩上悬挂的那个巨大光球发出的耀眼光线弄得眼中一片白茫茫,只能隐约地看到下方景象。

可他却敢肯定,那种骑着古怪东西的生命,就是人类。

潜临光罩外面的时候,林进看得更加清楚了,那下面,果然就是一个奇异的海底城市。

而那些骑着古怪东西的,却是一种与人类长得极其相似,不过背后却多了一道鳍的古怪生命。面目也与现在的人类有不小的区别,显得又长友尖,十分圆滑的样子。不过看起来虽然怪异,却还是十分顺眼的。

看到他们的样子,林进几乎感肯定,他们一定是上个生命时代,人类的老祖宗留下来的后代,也不知道演化了多少年,才演化成这个样子。

林进暗想,这些类似人的生命,莫不就是传说中的鱼人吧?

没想到自己会在阿塔兰提斯遗迹看到人类的身影,而且还有可能是上个生命时代人类老祖宗留下来的后代,林进心中就是一阵兴奋。

毕竟,都是同根同祖的一脉,如果,这些生存在海底的生命,也有强大的能力的话,那么应对百年之后的危机,就又多了一道力量了。

他想要再往下潜,与这些生命做交流,然而,刚一接触到光罩,那光罩上顿时就发出的一种古怪力量,一下就把他弹飞了开来,那股庞大的力道,竟然一下把他弹飞三百米,让他浑身都是一颤,竟是小小吃了个亏。

感受到这股巨力,林进顿时吃了一惊。

不敢莽撞,小心翼翼的,林进又潜了下去,潜到光罩变,距离光罩还有一米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发出一道神念,朝它探了过去,想要探知它的具体结构。

然而,那层光罩,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构成的,林进神念探去,就好像接触到一层玻璃一样,竟是丝毫异常都探察不出来。

小心地深处一个手指头,林进再次接触到光罩。

在他与光罩接触的地方,他顿时感到,手指头微微一麻,不过,那种强大而又古怪的反弹力道,却是没有再出现了。

试探着微微用力往下一指,让林进感到惊讶的事顿时出现了,在他不大的力道下,他的手指,居然穿透了那层光罩,进到了光罩里面。

他感觉到,光罩之中,仍是一片水,不过那种压力,却比外面要小了很多,倒像是百余米水深的压力,而不是万米水深的压力。

光罩内外,压力全然不同。

感觉到在这种缓慢的速度下,自己的身体能穿过光罩,林进不再迟疑,整个身体也都缓缓接近光罩,微微用力,像下沉了下去。

就像是经过一层流动的泥浆一样,随着他的身体下沉,那层光罩,渐渐地分了开来,严密无缝地分出一个人形洞口来,让林进进入到了里面。

刚一进入,林进就感觉到包裹着身体的那一层护体气罩上压力一减,顿时往外一放,竟是延伸出去半米远。由此可见,光罩内外压力的区别,到底有多大。

穿过光罩,林进顿时感到眼中一暗,光罩外面,那个光球发出的光线,顿时小了不少。

看往下面时,视线也恢复了正常。

此时的海底城市中,有许多鱼人骑着一种类似摩托,却没有轮子的交通工具,十分忙碌地游来游去,在各个建筑中穿行,一会从这个洞口进入那个洞口,一会从那个洞口进入这个洞口,不过,却没有人往上看过哪怕一眼。

不过,穿过光罩之后,林进感觉到,神念也恢复了正常,不再有那种莫名其妙的阻力了。

光罩壁离海底城市最高的建筑,也有一千米高,而那些鱼人,不管驾驶着那种交通工具怎么行进,都从未有离地面超过二十米的,这点让林进颇有点奇怪不已。

见无人看到自己,想了想,神念发出,扫过全身上下,顿时,一个与下面鱼人别无二样的新鱼人出现了。

缓缓潜了下去,在潜到距离海底城市的地面只有三百米的时候,终于有几个鱼人发现了他。

一看到他,那些鱼人顿时惊呼了起来,嘴里微微震颤着,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在声音发出之后,更多的鱼人,也朝林进看了过来,可以发现,在他们的眼中,尽是羡慕和敬畏的眼神。

有几个女鱼人,甚至还对他抛起了媚眼。

林进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影响,见到往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多,林进终于受不了,连忙把手臂往前一划水,几个瞬息间,他就游离了大众的视线,消失在一个高层建筑之后了。

然而他的举动,却让那些刚才发现他的鱼人们,叫得更加响亮了。

林进飞向的,是海底城最高的一所建筑,在建筑上面,是一些金属纹刻的海草以及一些古怪鱼类的图案,显得有一种特别的韵味在里面。

这所建筑,足有一百多米高,在海底城平均不到五十米高的建筑中,明显显得鹤立鸡群。也正因为如此,林进一游到建筑上面,顿时就遮住了那些鱼人们的视线,让他们再也看不到自己了。

不过,游走之后,林进心中却又产生了一些怀疑,因为那些鱼人,虽然身体状况比陆地上的普通人要强个两三倍,可相对于修道者来说,却是大大不如。而且,他们为什么对自己那种态度?

想到这,林进一道神念发出,射入对他发出惊呼的其中一个鱼人的脑海之中,过了好一阵,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出现,会引发这么大的轰动了。

原来,在海底城,能在百米以上的水域游走的,都是特权阶层。因为,自有史以来,在海底城就有个规定,凡是海底城居民,包括国王在内,都不得上升到五百米以上,皇族可以上到四百米,贵族可以上到三百米,一般贵族能上到两百米,而普通居民,却只能在距离海底以下百米内游动,林进刚才在高达三百米的水域出现,很显然,他的身份,至少也是贵族。

而且,海底城中,大部分的都是平民,贵族稀有得就像沙粒里的珍珠一样,而且在海底城,虽然也分各种阶级,可阶级之间的矛盾却是几乎没有,因此,这些鱼人才这么兴奋。

在海底,鱼人们声音传递的速度十分快,就在林进刚飞到那个最高建筑不久,突然间,只见建筑顶端,出现了一个洞口。

三名穿着黄金铠甲的鱼人,手持利矛,飞速地从洞口飞了出来,朝林进迎了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眼神锐利地瞪着林进,只见一名鱼人一扬手中利矛,从嘴里发出一连串尖利的声音,似乎在向林进问什么话。

林进想将神念探入他的脑海,谁知,在那个鱼人的头部,似乎有一个保护罩一样,无论他怎么探,都探不进去。

一开始,林进还以为碰见鱼人中的高手了,不禁微微吃了一惊,然而,那三个鱼人却似乎对林进的神念探测毫无所觉,依旧用尖利的声音向他又问了一遍刚才说的话。

如果林进能用神念探测到他们的思维,那么他自然能懂这个鱼人话里的意思。可没有神念对思维的探测,那他对鱼人说的话,就一窍不通了。

望着这个鱼人,林进不觉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该怎么与他们交流才好。

见林进两次三番不理会他们的问话,那三名鱼人脸色陡然一变,持起手中长矛,指向林进,用一种更为尖利的音调对他说起话来,一边说,一边拿矛指了指他们出来的那个洞口。

这个动作的意思,林进明白了,看来,这三个鱼人,是想让自己进去做客啊。

不知道这些鱼人的深浅,林进又是一个冒牌的鱼人,自然不会听他们的,见无法弄明白他们的话,林进转身一游,双脚一蹬,顿时如离弦的箭一样,飞快地往前面游了过去。

那三名身穿黄金铠甲的鱼人见状,顿时脸色大变,一名鱼人慌忙尖叫起来,而另外两名鱼人,则挥起长矛,一先一后朝林进投了过去。

别看这长矛不起眼,可刚一出两个鱼人之手,这两根长矛,就像长了眼睛的导弹一样,在海水中排开一圈圈透明的波纹,向林进直射而去。

在前面游的林进,顿时感觉到,在那长矛上面,居然有一种类似于自己体内新生力量的能量,只不过,比起自己来说,长矛上附着的能量,实在太弱了一点,而且也远没有自己体内新生能量精纯。

并没有把他们的攻击放在眼里,见长矛射来,林进随手往后一挥,顿时,就见一道波纹在他身后产生,向那两根长矛迎了过去。

长矛与波纹一接触,顿时就像碰到铁板一样,撞在上面,居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随即便反弹了回去。

见到林进神乎其神的本事,发出长矛的两名鱼人脸上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伸手对着长矛一招,那两根长矛分别各自回到他们手中,而他们两非但不去追击林进,反而对着手中长矛神色古怪地看了起来,似乎在找什么毛病。

与此同时,在那建筑顶部洞口之中,又有五名身穿黄金铠甲,手持长矛的鱼人游了出来,他们刚一游出,那三名鱼人就迎了上去,与他们交流了起来。

只不过,三名鱼人此刻脸上都是慌乱之情,尤其是那两名拿长矛射林进的,更是显得无比惊慌,指着长矛不停的比划,而那五名新出来的鱼人,却是一脸疑惑的样子,似是不相信他们的话。

而这时,林进早已游远了。

又找了一阵,找不到林进之后,这八名鱼人,又游回去了,建筑上的那个洞口,也一下关闭了起来,就像从未出现过那么一个洞口一样。

与两名鱼人莫名其妙的对了一手之后,林进隐隐猜出,屏蔽自己神念探测的,恐怕不是那些鱼人真正的本事,而应该是那黄金铠甲的特殊能量。

之所以做出这种判断,乃是因为那两名鱼人在出手之时,林进明显感觉到,他们出手的速度,也仅仅比普通人强个几倍而已,而那长矛在脱手之后,很显然并不全是鱼人的力量在让它们朝自己射来,其中更有一种古怪的力量,使得那长矛自动朝自己追踪,而且长矛本身的力量,要远胜于鱼人的力量。

现在对于这个海底城市,林进最缺乏的就是信息,既然那些穿着黄金铠甲的鱼人他无法用神念探测他们的思维,那么,找个普通鱼人,或许能冲他思维里找到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想到这,林进加快速度,在前方一个隐蔽的地方,游了下来,随即,又朝一个比较矮小的建筑的洞里游了过去。

进到里面之后,林进发现这个建筑内部空间十分宽敞,除了四壁,竟是完全没有柱子支撑。

整个建筑的面积,也就与一个陆地上一个普通的农贸市场差不多大,在那里面,只见有许多鱼人,各自拿着一块一米余宽的贝壳,上面摆放着些东西,各自坐在一块地方上。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