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飞去,林进算是大开了眼界,这个海底的城市,一共方圆六七百平方公里。相对于陆地的大城市来说,自然是小了些,可各种建筑的布局,就完全不同于陆地了,虽然可能为了缓解海底压力,建筑都是呈圆形,可这圆形建筑,经过海底鱼人数万年的建设,却是各有巧妙不同,有的典雅精致,有的古朴大方,甚至还有的就像一连串气泡一样,组合在一起,显得极其巧妙。

而且,在这许多建筑之间,还种植着一些五颜六色,林进从未见过的水草,漂浮在水中随着波浪缓缓起舞,显得格外悠闲。

林进朝着东南方向一路游去,不多时,就出了城市,一出城市,风景又不一样了。一眼望去,只见许多水生植物密密麻麻,四处林立,而且其中高大的植物,甚至高大数十米,丝毫不下于陆地上大树的高度。有的水草,蔓延得长的,甚至有数百米,在海底纠缠成一片草网。

而在这些水生植物当中,只见许多七彩斑斓的鱼儿,以及一些奇怪的水生动物在其中穿梭不停。

植物群中,一些鱼人,便架势着那种有如摩托一样的无轮水底交通工具,在这些植物中游来游去,或采摘这些植物上的某一部分,或捕捉一些海鱼与海底动物,别有一番风味。

林进从离海底五百米的地方飞过,因为距得太远,而且他游动的速度又是远超鱼人的快捷,这些鱼人竟是丝毫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不过林进也只能短暂地一饱眼福。

若在往常,遇到如此奇异的地方,他定会好好的游览一番,可如今这时候,他却不能停下来了。

不管在什么地方,用来种植的地方,总要比城市的范围大,在这海底也是一样,当年大西洲陆沉的时候,仍有半个澳洲大陆大,不过经过这数十万年的发展,仍然只有五分之一的地方成为了城市,而其他地方,却成了鱼人们最重要的生存物质——食物的来源之地,也既是林进先前观察到的那个鱼人脑海里所称的植物牧场。

一路游去,穿过这片上千平方公里的海底植物牧场,林进又发现了两座比他到的第一座城市略小一些的城市,不过神念散发出去,却没有见到什么特殊的人物。只是这两座城市,在建筑风格上,又有不少精细的不同之处。

而在第三座城市与第四座城市之间,又是一片面积广泛的海底植物牧场,只是,这处植物牧场,地形就要比林进见到的第一处要复杂得多了。

远远看去,只见这片植物牧场,虽然遍布的动植物,与第一处植物园没什么不同,然而地势却是高高低低不同,就好像分布着许多座大山一样,起伏之高差,最大的竟达到了数百米之高,最高的一座海底山峰,甚至超过了鱼人法定不能超过的五百米的高度,而达到了六百米。

在林进观察的那个鱼人的记忆中,林进知道,这个植物牧场,乃是被他们称之为魔鬼牧场的地方,在这里,一般的鱼人是绝不敢来的。因为,在这里中心地带八百平方公里之内,是许多海底猛兽的出没之处,其中不但有体型达到百米之大的乌贼,还有一种远古留下来的巨型虎鲨,以及许多林进闻所未闻的凶猛海兽。不过,最让他们害怕的,却是这片植物牧场中的大山之中,分布着不少海底裂缝,从那其中,时不时的会爆发出一些极其凶猛的海流,将所有靠近海流边缘的一切东西都冲到那深不见底的海底裂缝之中。

基本上,遇见凶猛海兽,鱼人们凭着自己的智慧与运气,还有可能存活,可一旦被那种海流卷入,那就是再强大的战士,也只能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了。

这个怪异的植物牧场,因为那个鱼人也从未到过,因此林进也就知道一些关于这里的传闻,具体在什么方向,却是不知道了。

此时在那名贵族族长走的东南方向发现这处透露出一种诡异气氛的植物牧场,而且鱼人一族的圣地存在于除了贵族之外,其他鱼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这就让林进不得不思考,这处植物牧场,是否与鱼人传说中的圣地有关了。

在这片植物牧场一路游去,游到快要接近这片植物牧场中央位置的时候,突然间,林进只见在左边两千米之外,游过来一艘古怪的“游轮”。

那个“游轮”,大约有百余米长,而是多米宽,呈一种长条形,遍体刻画着一种精细的纹饰,不过,与林进一路来见到的那些普通建筑上雕刻的水草纹饰不同,这艘游轮上的纹饰,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陆地上的植物,因为那些纹饰之中,有许多都是类似花朵模样,而且还有许多四足走兽,甚至,在那纹饰之中,甚至还刻画着几头林进在太平洋海底洞穴中见到的几头黄金生物的样子。

而在船头,直接就雕刻着黄金霸王龙的头颅模型,一个长满尖利巨刺的狰狞头颅。

看到这一点,林进顿时知道,这艘“游轮”中乘坐的人物,必定非同一般。

神念往身上一罩,刹那间,林进的身形就消失在了水中。

隐身之后,林进悄悄地往那艘游轮游了过去。

渐渐地,游轮越来越近了。在距离它仅有五百米的时候,突然间,林进听到,在海水之中传来了一种奇怪的鼓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是一种极有韵律的鼓声,带着一种沉重与苍凉之音,就好像大战开启之前,为战士送行的鼓声一样。其间,还隐隐夹杂着一种低沉而又怀着激烈的歌声,其语调发音,与现今鱼人的发音完全不同,倒像是海底洞穴中黄金霸王龙说的话中话语。

仅仅是听着,林进就感到其中一种悲壮与不屈的意志。

不用说,这定是远古传承下来的,被鱼人一族称之为“最后一战”的鼓战歌了。

在林进探到的那个鱼人的记忆里,这种鼓声与战歌,平常都是每一任海皇登基时才会奏响的,而如今,却出现这样一艘古怪的“游轮”上,那这其中意味这什么,就不用再说了。

隐身跟在游轮后面,林进发现,在那里面,有三个大舱与一个小舱,小舱在前,大舱在后。

小舱之中,坐的是一名头戴宝石金冠的体型雄伟的鱼人,只不过,在面貌上,他与一般的鱼人大有不同。

除了背上有那种鱼鳍外,他的脑袋,竟然完全就是人类模样,只是头顶没有头发,而是一种泛着金属光泽的鳞片。

此刻,他正不停地操纵着十多根操纵杆,而每随着他的一个动作,整艘“游轮”,就会与之变幻一个方向或是快慢。

看来,这个形貌古怪的鱼人,就是这艘奇特“游轮”的驾驶者了。

而游轮后面的那三个大舱之中,却清一色的在中间摆放着一排金鼓,在金鼓两旁,都是一些看上去年岁不小的鱼人,一个个穿着华丽,头戴黄金头冠,手持战鼓,一边按照那种规律锤着战鼓,一边唱着那种古怪的歌曲。

从他们衣服上的纹饰中,林进分辨出,这些鱼人,居然每一个都是贵族族长。

看到这一幕,林进兴奋了。

他知道,自己走运,遇到正准备去“圣地”的一行人了。而驾驶这艘怪异海底“游轮”的,恐怕就是这一任的鱼人皇帝了。

身形一动,林进便爬到了“游轮”顶上,双手张开,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就在那上面附着了下来。

虽然比不上林进游动的速度,可游轮游走的速度也是非常快了,如此大的体型,又是在水底这种具有极大阻力的地方行进,其速度竟是丝毫不下于陆地上一般汽车的速度。

只一个小时的功夫,环绕着一道道隆起的海底山脉,又小心地躲过数道极其凶猛的海底暗流,这艘游轮终于来到了这个植物牧场的中心位置。

不过,这个植物牧场的中心位置,却不是林进看到的那座高山,而是一个方圆三百多米,乌漆嬷黑,深不见底的巨大黑洞。

在黑洞四周,有一股漩涡样,远超先前他们遇到海流的力量。将四周的一切拼命往下拉扯,在黑洞四周的岩壁上,全都是光溜溜的一片,别说一根水草了,就连一块石头都没有,显得异常光滑。

到了这里之后,驾驶舱中鱼人皇帝的面色陡然紧张了起来,一双手无比灵巧地动了起来,将那些操纵杆拨动得连连作响。

而随着他的拨动,在“游轮”表面,那些纹饰陡然亮了起来,随即,便在上面生出一个无形的气罩来,将整艘“游轮”都包裹在里面。

而这时的林进,却被突然产生的气罩毫不留情地推了开来,滑溜溜的,竟然让他无论如何都再也爬不上去了。

就在气罩产生之后,突然之间,之间“游轮”尾部一股巨大的水流喷出。

“唰!”

一声响声过后,之见那艘“游轮”突然爆发出比先前还要快上十倍的速度,飞快地往黑洞之中投去了。只一刹那的时间,就消失在了林进的眼中。

见此情况,林进才知道,原来这家伙居然还隐藏着实力。

也不知道那黑洞之中是否有其他密道,林进怕找寻不到他们,不敢怠慢,身形一动,也提起速度,往黑洞之中射去了。

刚一进入黑洞二十米之内,林进顿时感到,一种有如山一样庞大的力道,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拉了过来,似乎想要将自己拉成粉碎。

尤其是这种力道还是无比快速的旋转着的,那威力更是成倍增加,就连那水流,都变得像是切割机一样,一刹那间,林进的一块衣服就被割成了碎片。

眼看,就要切到林进的**了。

就在这一刹那间,林进心念一动,一层坚韧无比的气罩也在他体外产生了出来,将这股力道抗拒在外面。

林进体内力量发生变化,这种防护罩也产生了变化,在原本的物质防御中,又加上了精神念力的威能,海底黑洞的这种涡流力量虽然强大,可刚一切在林进体外护罩上,就像是在拉一个滑不溜丢的东西一样,无论力量再大,都丝毫不着力,更别说伤到林进了。

不过,一进入黑洞下面,不到数秒钟之后,这股切割之力,却马上又变成了往下的推力,推着林进,如飞一般往下投了下去。

一直往下降了起码千米的距离,那股力道才最终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还远远没有到底。

往下看去,在那下面三百米处,林进发现,有两道巨大的光线,正向四周不停地朝洞壁四周探察着。一边探察,还一边往下降。

通过那两道光线射在洞壁的反射,林进看出,那两道巨大的光线,正是那艘“游轮”发出的。

只不过,这时的“游轮”,又恢复成了普通的速度。

与此同时,从游轮上传来的鼓声和歌声,经过洞壁的反射之后,却显得越发沉重了。

林进连忙加速沉了下去,很快就再次追到了那艘游轮。林进飞到“游轮”边之后,发现先前产生的那层护罩,已经消失了。

这时,神念进入游轮里面,只见所有鱼人都是一脸肃穆之色,就连操纵着游轮的鱼人皇帝,此刻嘴里也喃喃地唱起了那种歌声。

手上未停,鱼人皇帝手中掌控着的那两个负责照明的灯头,不停的在四周洞壁上照来照去,似是在找什么东西。

他这样照来照去,在找什么呢?林进心中一想,沿着灯光看去,惊讶地发现,原来这洞壁上,居然并不是一片平坦,而是画着许多与上次那个海底洞穴中类似的画面,甚至于,刻画的方式都完全一样,很显然,这是同一个人留下的。

只不过,这个画面刻画的,除了小部分是关于黄金生命的外,大部分都是人类的行动。

与此同时,在那艘“游轮”之中,在三个大舱外壁,不知何时,已经浮现出一幕幕光影来,上面显现的,正是洞壁上的这些画面。

而那些贵族族长们,盯着这些祖先留下的画面,一个个把手放到了胸口,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歌声,将头深深地低了下来,用他们特有的方式,缅怀祖先。

很快,游轮又降了三千米。

这时,在洞壁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比游**上一倍的洞口。

没有丝毫犹豫,刚一到达这处洞口,鱼人皇帝手上连动,操纵着游轮,往洞口中移了过去。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一进入里面,林进才发现,这里面,居然又是一个无比广大的空间,单论面积的话,丝毫不比太平洋底那个黄金生命所在的洞穴小,甚至犹有过之。

在这里面,依旧是一片海水,不过其透明程度,却与空气并无两样。

而且,与太平洋底那个洞穴一样,虽然看不出光源,可空间中洋溢着一种乳白色的光芒,照得整个空间通亮。

这个空间,就像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一样,在广场四周,一圈一圈地分布着无数两米余高的冰块,每一个冰块中,都封印着一个人类。林进略微数了一下,发现这些被冰封的人,至少也有十五万之多。

而且,虽然无法看出他们的修为,然而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去,却是一个个都露出一种通透明亮的光芒,甚至让那些下到船下的鱼人不敢直视,显然都是上古人族的精锐。

只是与如今的人类不同,他们的眉心,却都有一块眼睛大小的地方,是金黄色的,与黄金生命的颜色完全一样。

不过最吸引林进的,却是广场正中,被冰封着的九个体貌异常雄伟的男子。

这九人,都是上身赤裸,露出一片无比壮实的肌肉来,下身穿的却是一种丝质布料,如围裙一样,围在了下面。

这九人,不像其余被冰封着的人类,他们却是闭着眼睛的,脸上眉头紧紧地皱到了一处,一副满心忧虑的样子。

林进知道,这九人,恐怕就是黄金霸王龙所说的九名人族王者了,只是,没有解封,也看不出来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那些鱼人,依次从“游轮”上下来之后,一个个低着头,捧着他们带来的贡品,沿着一条小道,一步一跪地,往中央九人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广场中央之后,一行人将贡品恭恭敬敬地摆在了九人面前,随即便跪伏在他们面前,祷告起来。

他们祭拜祖先的这种仪式,在林进看来,与陆地上一些流传得远的家族,以及一些古老村庄祭拜祖先的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同,也不知道,这种祭拜祖先的规矩,是不是在上个生命时代就流传下来了。

不过这也确实很有可能,譬如大陆上,各族语言之中,称呼爸爸妈妈,以及一些词语,其发音基本差别不大。可是要知道,几个大陆之间,在许多世纪以前,却是从未有过来往的。

那么,这种拜祭祖先的仪式,同样很有可能是上个生命时代留传下来的了。

只不过,经历了六十万年,这些鱼人还能如此恭敬地拜祭先祖,而且还是这种已经与他们如今形貌大异的先祖,这种心境,却远远不是陆地上人类能比的了。

如果换了陆地上,恐怕就是再古老的先祖,再让人尊敬的先祖,譬如炎帝黄帝之流,恐怕在世人眼中,也只不过是被考古的对象,要把他们的坟挖开,然后摆弄着他们的尸骨,似模似样地研究一番的。哪还会像鱼人这样,即便是隔了几十万年,形貌都发生如此大的改变了,还如此尊敬他们的祖先,年年祭拜。

林进虽然不太关心世事,可在游历天下的那几年中,也见过一些所谓的考古学家,挖掘古墓的事。当时他倒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可如今一看到海底鱼人对先祖的这种敬拜,再联想起陆地上人们的做法。即便是他,也不禁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