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副画面之初,只见一名略显肥胖的中年人满脸惊喜地从一名护士手上接过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婴,双手笨拙而又小心地抱着,那表情,就像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随即,只见那中年人与那护士交谈之后,带着女婴进了一间病房,在那里面,躺着一个虚弱的美丽女子,看到女婴和那名中年人,妇女虚弱而又欣慰的笑了……

在场众人都看得出,那中年人,便是黑大。

而那女婴,不消说便是陈锦了。

“父女血脉相连,感应互生,父所经历者,女亦有所感,女所经历者,父亦有所感,只是这种感应,平常隐藏于体内潜能之中,这种血镜**,便是将黑大在此女潜能感应中的记忆逼出,只是运行此种**,必须全神贯注,无法分心查看关于黑大的图像,尔等看仔细了,看看你们大师兄究竟是如何丧命的!”

“是!”

听到黑巫王的话,黑二等七人不敢怠慢,纷纷运足目力,观看起血镜内发生的事来。

血镜之内的景象,乃是从陈锦诞生之日起,黑大在这期间做了什么事,通过那种神秘的感应,都在血镜之中显现了出来。

陈锦这时虽然被抽去一些血,然而精神却并没有失去,反而因为失血而变得更加亢奋了,看着血镜内那一幕幕景象,一开始,她感到的,是一种对黑巫王打心底的恐怖。然而,随着血镜之中景象的进行,渐渐的,她的意识却不觉沉迷了进去,看到了自己一直以为的养父的所作所为。

事实上,由于血缘的关系,一些人对亲人便存在心灵感应的显现,尤其是在亲人面临巨大危难的时候,便会生出感应来,有些感应强烈的,甚至是像亲身经历一样,感受到亲人遇难那一刻的景象。而黑巫王的血镜**,便是将这种感应无限的放大开来,并让这些影像显示于血镜之中。

只是,这种记忆,乃是按照它产生的时间顺序来的,因此就连黑巫王也无法直接得知黑大遇害一事的前因后果,只能从陈锦血脉中隐藏的关于黑大的信息从头开始看。

一开始,血镜中的画面,还是按照正常速度进行的,十分缓慢。这时,黑巫王还可以分辨出血镜中的景象,不过这却只是一个开始。

过不多久,等到黑巫王将陈锦血液中隐藏的信息完全激发出来之后,陡然之间,只见黑巫王眉头一皱,竟似在他眉心之中出现一只眼睛一般,一道黑光从他眉心之中飞速地射到了血镜之中。

黑光刚一射入,顿时便见血镜之中的景象无比飞速地进行起来,甚至于,一天的事,也不过在短短一秒之内就完成了。

如果说,血镜中景象运转正常的时候,黑巫王还可以分心看一下里面是什么内容的话,那么现在,景象运转的速度达到如此程度,黑巫王就完全无法一边操纵**,一边分心去看了。为了不使自己分心,黑巫王干脆将眼睛闭上了。

而这时,黑大的七名徒弟却是将全部的心神都运转起来,观察血镜内发生的事。

他们七人的修为,虽然比起黑巫王来相差甚远,可是全部运转起来,只是观察一些进行得飞快的影像的话,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在他们观察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此刻的陈锦,已经陷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

在这种恍惚的状态之中,对于黑大的一切,就好像闪电一样,在她脑海之中一一浮现出来。这,却是因为黑巫王对她血脉中隐藏的关于黑大记忆的激发,无意中激发出了她的一种潜能的缘故。

这种潜能,其他作用没有,却是使得她对父亲在她这一生里进行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甚至于,远比黑二他们七人看到的要多得多,因为,陈锦在看到父亲举动的时候,同时也明白了他的思想。

很快,血镜之中,黑大在这隐居二十余年之后的某一天里,突然之间,之见黑九出现了。这一幕,顿时让黑二等七人精神一振,看得更加仔细了。

血镜之中,只见黑九与黑大交谈之后,黑九便离去了,而几天之后,便见黑大似乎感应到什么,从天上收过一个闪光的法宝,便怒气冲冲的飞上天空,朝一个方向飞去了。

不久之后,便是与林进的一场激烈交战了,看到黑大如欺负小孩一样将林进打入水中,随后飞走,几人都是一阵失望。因为他们这一脉,讲究的都是打人要打死,既然黑大飞走,那么就说明,那个和他交战的小子,肯定是已经死了。

不过,从这段时间的影像中,他们七人,也悲哀地知道了,原来黑九竟是被那个小子杀死的。然而他们却想不明白,依黑九的修为,如何会死在那个小子的手中。

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黑九在炼丹的时候,因为林进的一记偷袭,使得他体内气息絮乱,发挥出来的实力,还不到正常时候的三成,这才死在林进的手中。只是,这些影像,只是记录了黑大的行为,关于黑九的,却是没有了。

飞回家中之后,黑大依旧与陈锦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直到五年之后,当黑九从电视上看到一个人的身影时,一直观看着他影像的黑二等人顿时吃惊了,因为,在电视上出现的那人,居然是被他们认为已经死去的林进。

于震惊中,他们便看到,黑大在深夜里,满脸阴沉地飞离了这里,往盛都飞了过去。

随即,便是与林进的一场战斗。

然而,五年后的这场战斗,景况却是大大出乎黑二等人的意料,当年那个修为平平的小子,这时却像是玩一样,将黑大轻而易举的杀死了。

到黑大死去的那一刻,画面嘎然而止,而他们七人,也都明白了,原来大师兄的死,居然是这么一个年轻人做的。

这时,只见悬浮在空中,由陈锦鲜血构成的血镜,突然之间迸射开来,化做万千血滴,往四面八方飞洒开来。

阴沉地睁开眼睛,黑巫王看到陈锦陷入那种恍惚状态的时候,目光一凝,微微露出一抹讶色,随即便朝黑二等人望去,缓缓地道:“你们,都看明白了吗?”

“明白了,师尊!”

黑巫王点了点头,冷冷的道:“好,既然如此,想必杀黑大那人的面目,你们也见过了,你们可认得,那人是谁?”

“这!”七人相视一眼,这才道:“那人,似乎是一个修为高深莫测年轻人,并不属于我们熟知的那些修道界高手,不过,对于那人出没的地方,我们已经有了一定了解。请师尊放心,不出三日,我们便会查到,那人究竟是谁。”

“嗯!那你们,现在便去查吧!”

“是,师尊!”

应了声之后,黑二等人丝毫没有多说,当即便朝店外走去,探察那个杀死黑大的年轻人的来路去了。

而黑巫王留在店里,看着依旧在恍惚状态中的陈锦,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来。

“有趣,有趣,竟然仅仅凭着一次借用你体内血液而使出的**,就能让你激发出体内潜能来,看来,黑大可生了一个好苗子啊!”

三日之后,黑二七人再次出现在黑巫王的面前,这时,他们已经从种种蛛丝马迹中推断出来,他们看到的那个杀死黑大的年轻人,乃是宁华一个叫做林进的人。

不过,他们还没有向黑巫王禀报消息,就见黑巫王指着站在一旁,似乎是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样的陈锦,对他们道:“她,从现在起,便是你们的小师妹!”

听到这个消息,七人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知道,大师兄遗留的女儿,居然成为了自己小师妹的时候,七人顿时惊喜交加,连忙上前与陈锦问起好来。

而陈锦,如今也明白了关于父亲的一切事情,只是因为得知父亲已死,此时的心情却是十分难受,不咸不淡地与几位师兄问了声好,便退下不再说话了。

问候完后,黑巫王微微一挥手,道:“杀你们师兄的那人,找到了吗?”

“嗯!”黑二上前道:“那人叫做林进,乃湖山省宁华市人,居住在落闲山庄,当地一名黑社会老大的一个庄园中,只是,他如今已经离开许久,没有他现在的消息。”

黑巫王淡淡道:“知道他是谁就好,你们留下来,教你们师妹一些东西,我现在便去找那个小子,用他的头颅来祭奠你们师兄。”

“是,师尊!”

“谢谢师父!”

交代完之后,黑巫王往外走了几步,也不见丝毫特异的举动,就这样很突然地,几人便失去了黑巫王的踪迹。

落闲山庄,依旧与往日一样平静。几名看门人,百无聊赖的看着山庄外的景物,打起了瞌睡。

而就在快到中午的时候,突然之间,只见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朝山庄里走了过来。

见到有人上来,几个刚才还在打瞌睡的人,马上就清醒了过来,连忙走出来,拦住他道:“站住,这……”

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见那中年人轻轻一挥手,顿时,拦住他的守卫便感到身上似乎被一堵墙撞上一样,直往庄园山门里飞了过去,飞了十余米远才停了下来。

到停下来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满身是血,晕在地上不知死活了。

“你,你是什么人?”

剩余的那几名守卫,见到黑袍中年人这有如魔鬼般的手顿,顿时吓得不敢上前,只敢远远的朝他喊。

那中年人却是头也不回地朝山庄里走,而在这同时,只听一个阴沉森冷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了起来。

“不想死的话,快点把林进找来,否则的话,我要你这落闲山庄鸡犬不留。”

听到这话,几名守卫浑身不禁打了个冷战,随即,连忙拿起电话,打了起来。

而这时,那名中年人,却已经往山庄里走去了。

然而,就在他刚进山庄没多久的时候,突然之间,他却感到有一股庞大的气息,从东南沿海边朝这直射而来。

感应到这股气息,黑袍中年男子抬头望向远处的天空,脸色变得更加阴森了。

那股气息行进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

刚感受到的时候,黑巫王还判定出,那股气息的发源地,乃是东南沿海,然而短短数分钟之后,那股气息,就穿越了两个省份,而等到十分钟后,那股气息,便进入了湖山省,目标直指落闲山庄。

站在地上没有动,看着一个年轻人手持自己当初炼制的金陵剑从天而降,黑巫王冷冷的道:“没想到,你还来得挺快。”

说话之时,一股阴沉的气息,已经在他的脚下,往林进所在之处蔓延了过去,想要探明林进的虚实。

然而,这股气息进入到林进脚下,却仿佛什么也没有接触到一样,转了一圈,完全只感应到了一团空气。

这时,只听林进淡淡一笑,道:“想必,你就是黑九和黑大的师父了吧?这次,是来杀我的?”

没有感应到林进的气息,黑巫王如止水一般的心境不禁微微起了一丝涟漪,顺着林进的话,略略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来杀你的,不过,看起来,杀你似乎还有些难度。”

对于黑巫王的气息探测,林进又怎么没有觉察到,只是,此时的他,对于这种程度的探测,并不怎么放在心里罢了。

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名守卫,感应到生命力已经在他体内流失,林进不禁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你们这一脉,都喜欢威胁别人!”

黑巫王顺着林进的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守卫的尸体,道:“这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只要能让你出现,这又有何不可。”

若是一般的人,黑巫王一见面,半句废话也不会和林进多说,直接就会将他抓去杀了,然而,林进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强大。一时间,使得他的心里倒有些犹豫了。

不过,他犹豫,林进却没有犹豫,看着黑巫王阴冷的面孔,林进淡淡道:“你要找我,我来了,你不是想杀我吗?那么,动手吧!”

黑巫王的性格,一向被修道界一些老辈人物评为妖邪怪异,生杀无常。而且,此人修为又高,即便遇到修为与他差不多的人追杀,也能从容离去。

然而,此刻面对林进这个年轻人,他却觉得心中没底了。

不过,他却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个年轻人,会在修为上超过自己。

“很好,既然知道我要杀你,还敢前来的,你是头一个,既如此,我就成全你吧!”

说着,黑巫王一跺脚,顿时,在他脚下,只见一团黑芒离地而起,就像是有生命一样,无比快速的直朝林进铺了过去。

看到这团黑芒扑来,林进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只见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在原地,只留下了一团虚影。

那团黑芒,直接穿过林进留下的虚影之后,去势不减,一直打到林进身后十余米外的一处墙壁上。

那黑芒刚一接触到墙壁,便轻而易举的穿了过去,在那墙壁上,只留下一个一米方圆,类似椭圆形的洞,然而消失掉的那些砖块,却是不见了。

在穿透墙壁之后,黑巫王丝毫没有举动,可极其诡异的事却又发生了。

那团刚刚穿过墙壁的黑芒,居然在微微一停之后,又飞速地朝空中飞了过去。在那里,正是林进身形现出来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黑巫王也看到了林进由空中显化出来的样子。

“意念移物?”微微惊呼一声之后,黑巫王却并未停手,脚下一抬,又是一道黑芒,直朝林进射了过去。

两团黑芒,都像是具备灵智一样,朝着林进无比快速地追逐过去。

林进没有想到,这黑芒的速度,竟有如此之快,不过,飞得再快,也没意念快呀!

念动之下,林进身形连闪三次,直接飞到了离黑芒百米远的地方。而这时,黑巫王却也飞了起来,朝着他的身体,又打出了三团黑芒。

距离最近的黑芒也有一百米,一时间,这黑芒也追不上林进。

站定空中,林进极目望去,想要看清楚那黑芒究竟是什么。

一看之下,他顿时一惊,原来,这种黑芒居然是由万年个小虫子构成的。这些虫子,每一个都的脑袋大,肚子小,背身一对透明翅膀,飞行起来却是无声无息。与一般修道者的法术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

然而,在看过那面墙的下场之后,林进却丝毫不敢小看这种虫子。

心中一动,他往胸口锤了两锤,眉目一睁,一团无形的火焰,顿时在他面前排了开来。

三味真火!

这火。无色透明,而且里面的温度丝毫都不散发出来,只有接触到它时,才会感觉到那种恐怖的温度。

那些小虫子,虽然认定了林进就是它们的目标,然而它们却还无法分辨出,什么地方存在三味真火。

一股脑地,五团黑芒直接朝林进发出的三味真火上扑了过去。

“滋滋!”

一阵细密的声音响起,刹那间,只见天空之中,五团火焰,先后燃烧了起来。一股腐臭的燃烧味道,顿时散发到了空气中。

而就在这时,黑巫王脸色一变,感觉到与自己心神相连的五团虫族失去了联系。

见到这一幕,黑巫王顿时知道,自己这一招,被对方给破解了。

“好本事,我这黑线蜂,也不知杀了多少修道高手,这一次,却是栽在你手上,好!好!好!”

连说了三个好字之后,黑巫王脸色却是变成了无喜无悲的样子。

一连数脚踏在空中,就向踏在气垫上一样,直朝林进逼了过去。每一步踏出,都是一个空气的爆裂之声,就好像他那一脚,不是踏在空中,而是踏在气球上一样。而与此同时,在他拳头之上,却被凝聚出了一团无比凝练的黑芒。

林进见状,看出那黑芒不是黑巫王的什么诡异虫子,而是他本身的真气之后。大笑一声,也朝他迎了上去。

这二人,无论哪一人放在修道界,都是宗师境界中的顶尖者,尤其是林进,自从气神合一之后,一身本事的威力凭空增了十倍,又怎么会怕黑巫王?

二人的速度都是迅疾无比,区区百米距离,转瞬即至。

见林进就在眼前,黑巫王眼睛陡地一睁,从双目中爆出一团精光来,与此同时,只见他化拳为指,在空中微一画圈,他拳头的那股黑芒,顿时就化做一朵黑莲花,朝林进打了过去。

“大黑莲手印!”

黑莲过处,就连空气,都被灼出一股焦味来。

刹那间,林进便已看出,那团黑芒,经过黑巫王如此一番变化之后,其中凝聚的程度,凭空就高了十倍。

这也意味着,他这一手的威力,乃是他刚才拳头上黑芒的十倍以上,甚至更多。

然而,林进脸色却是丝毫未变,当黑巫王那一拳要打到胸口之时,林进才陡然伸出手来,一掌朝黑巫王掌印中的莲花打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