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个之后,林进即使是跟踪着他,却再也不到离他三十米之内的地方去了。

而黑巫王也是无比警觉,感应到两次危机之后,他更加小心了,一天下来,他一连换了十余次身份,将身上气场也改变了十余次。而且不管到那,都是选人群最集中的地方走。

为了不追丢他,林进没有办法,也将自己的形象改变了十多次,只是远远的吊着他。

终于,随着时间的过去,夜色降临了。

见到一整个下午,都再也没有感应到那种危险的气息之后,黑巫王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城市里的夜晚,依旧热闹非凡,不过比起白天来说,人流量已经少了很多了。黑巫王随着一群逛夜市的人缓缓走着,看似是在随意乱逛,实际上,却依旧有一大半的精神力放在四周的环境中。

而在离他一百米外的地方,透过人群之间的重重空隙,远远的看着他。

天地灵气,虽然有不可思议的作用,通过它们,能让黑巫王这样强大的修道者,都无法发觉他的存在,可是,正如之前所说,与天地灵气沟通,消耗的精神,不是一点半点,刚开始一两个小时还感觉不出什么,可是三个四个小时之后,精神力就像被海绵吸去的水一样,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减少了。

以往独自一个人静坐修炼,与天地灵气沟通,林进自是不必担心精神力的消耗,然而在现在,面对黑巫王如此强大的人物的时候,林进可不敢如此透支精神力,因此在跟踪了他两个小时之后,林进便只在黑巫王改变气场的时候通过天地灵气跟踪那么几分钟,其他时间,则是用肉眼跟踪。

之所以不用精神力跟踪,则是怕被黑巫王察觉到。

现在,到了晚上,林进通过观察,敏锐的感觉到,黑巫王尽管还有大部分的精神放在观察四周情况上,可心神,却已经开始松懈下来了。

他们两人,此时就像猎物和猎人之间的关系,一个小心翼翼,另一个则更加小心。

也是黑巫王一向强势惯了的缘故,这么久没有发现异常,虽然,他还依旧小心的提防着,可心底里,他却认为,林进没有找到他,已经离开了。

事实上,黑巫王对自己的潜逃之术非常自信。因为整个修道界中,别的不敢说,对人体气场的了解,他却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据他在修道界数百年与人争斗的经验来看,几乎所有的修道者,在追踪对手时,都是用神念追查。

而神念追查,最注重的,并不是人的面貌,而是人的气场。一旦气场被锁定,那么就将很难逃脱了。然而黑巫王在经过与一些极其强横的对手交手之后,经过潜心修炼,却创造出了这种能将自身气场改变的功法。凭着这种功法,他完全有把握,即使再强的人,在用神念追查他时,也会丝毫察觉不到他。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先不说他改变气场,就连他将所有气息收敛起来之后,林进都没有发现他到哪去了。

然而,黑巫王却没有想到,林进居然可以不凭借人体气场,而依靠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对他进行探察和监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没有踏入到那个境界,甚至连天地灵气存在生命都不知道,就更别说知道世界上还存在这么一种变态的探察方法了。

随着人群走了一会之后,终于,黑巫王心里完全定了下来。

随着天色变晚,人流量越来越少,黑巫王还没厚脸到钻到那些夜间人流最集中的什么歌舞厅去,见林进一直没有出现,黑巫王阴沉的眼中微微射出一道亮光。随即,人群之中,就突然少了一个人。不过,那些人,却对此丝毫没有察觉,甚至就连站在黑巫王身后的那个人,都好像没有感觉到少了一个人般。

而这,就是黑巫王对周围之人精神上的影响了。

林进见他到突然消失,还以为他又要转换地方,转换身份了,连忙与天地灵气沟通起来。

天地灵气所能探察到的东西,都在他脑海里显现了出来。

一刹那间,对周围百里之内的万事万物,就好像突然在林进心中显露出来一般,变得无比的清晰。包括一根小草,一丝风,都无法逃脱林进的观察。

在这种独特的感官之下,林进感觉到,天空中,一个完全透明的身形,正在飞速地飞离这座城市。

他的速度,快得就像一道闪电般,几乎就在林进刚刚动用天地灵气的视界观察的时候,这个透明的身形,就已经飞到了这个城市的边缘部分。

这个隐藏着身形,急速飞行的身影,不消说,便是黑巫王了。

见到这一幕,林进心中不惊反喜,离了城市,要对付他就要容易多了。锁定着黑巫王的身形,林进当即往天上一纵,身形也快速地由一个普通人的身形,变得透明了。

空气中的风与灰尘,也直接从他的身体中穿了过去,丝毫无法阻挡他的速度。

这种神通,对于精神力的消耗虽然不是一般的大,然而却也是最不容易让修为强大的敌人发现的。因为,不影响身边的气流与灰尘,自然也就不会被别人探察到了。

要知道,对于精神力无比敏感的人来说,就算是空气中一丝灰尘的异动,都会引起他们心神上的警觉,更别说像黑巫王这样强大的修道者了。

而黑巫王,如此完全隐藏身形飞行,自身的精神力也是非常巨大。不过,为了躲避那可能存在的危险,他也不得不如此了。

在这种方式的飞行下,林进的速度依旧比黑巫王快。

不过,林进也不知道,黑巫王此时的精神状态;尤其不知道他此时的警惕心理是否降低。他明白,在那种精神极度集中的情况下,黑巫王对自己的警觉范围是三十米。一旦靠近黑巫王,如果他的精神状态保持在那种境界,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存在,说不定,便又使出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方法,再次逃脱。即便是逃不了,也极有可能使用两败俱伤的方法,让自己也受到伤害。

林进没有把握,能把一个如此强大的修道者击毙,而自己不受伤。

因此,虽然他速度比黑巫王要快,却只是远远的吊在后面,想等待黑巫王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的那一刻。

因为,如果黑巫王从隐身状态脱离出来,那么也就意味着,黑巫王已经相信完全没有危险,那种最高的警惕性完全失去了。到那时,林进再出手时,便能以最小的损失对黑巫王造成最大的伤害了。

在这种状态下,黑巫王飞了六百公里之后,终于相信自己已经安全了。因为,黑巫王自己神念的笼罩范围,最大就是三百公里,而要知道,修道者精神力笼罩的范围,并不是修为高一分,精神力能扩散的直径就大一分的。

因为,修道者的精神力能探测到的面积是固定的,也就是以修道者本人为中心的一个大圆,而离圆心越近,包含的面积就越小,而离圆心越远,那么每远一分,扩大的面积,就不是精神力增长的那一分能填充的了。

暗黑巫王所想,林进就是再厉害,精神力笼罩的范围也不至于达到恐怖的六百公里吧!

正因为如此,黑巫王不想无谓的浪费精神力,便从隐身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然而,就在他刚刚从那种状态脱离出来的时候,突然之间,他就感觉到,在自己背后五十米处,暴起一股似天地般强大的力量,朝自己冲了过来。

就像打了一个炸雷似的,空气中,一个巨大的音爆声响了起来。

一刹那间,黑巫王浑身汗毛直竖,身上每一块肌肉都紧了起来,眉心松果腺中,一股清亮的气流疯狂地涌入他的大脑。

背后巴掌大的一块地方,鸡皮疙瘩如同春笋一样,直冒了出来。

不好!

下意识地,黑巫王全身气息都爆发出来,疯狂地往背后那块巴掌大小,鸡皮疙瘩直冒的地方涌了过去。

陡然间,就见黑巫王背后的衣服疯狂地膨胀了起来,就像有一块肉生出来了一样,直接把他背后的衣服给涨破了开来。

肉眼可见的,在黑巫王背后,几乎半米的空间内,光线都出现了一种扭曲感。

嘭!

就在黑巫王全身气息还有一大半没有运送到背后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无形的掌印猛然在他身后半米之处出现。

似乎时间变得慢了下来一样,一团微微透明的气体,在这一个掌印下的时候,缓缓地往四周溢了出来。而那个掌印,却在这种阻力之下,依旧不停的前进着。

就在这个掌印离黑巫王的背还有十厘米的时候,突然之间,只见黑巫王背后咔嚓一声响,猛地吐了一口血,随即,身形便像闪电一般,朝前方猛射了过去。

而这时,林进的身形,也从虚空中射了出来,眼中暴起一团精光,朝黑巫王飞射的身形追了过去。

尽管,林进知道,自己这一掌并没有真正印到黑巫王身上,而是被他的真气给缓冲了,然而即便如此,透过黑巫王体外的那层气墙,林进这一掌依旧有一部分力量透过气墙,打到了黑巫王身上。

就在林进一掌打中黑巫王的时候,位于陈锦汽锅鸡店里的黑二等七人,心里同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有什么亲人要离自己而去了一样。

“不好!师尊有难!”对着另外六人说了一句,黑二陡然站了起来。

另外六人,虽然也感受到了这种不祥的预感,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往黑巫王身上想,因为不管从哪一方面想,师尊都不可能出事的。

然而,黑二在感应到那种不祥预感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六名师弟在这一刹那间情绪的变化,这才断定,出事的,一定是黑巫王。因为,他们七人,也唯有黑巫王,能让他们所有的人,有这种精神上的联系了。

片刻之后,其余六人也反应了过来。

然而脸上却是纷纷闪过一丝怀疑之色,对付区区一个林进,师尊怎么会生不测呢?

而在这时,黑巫王在借着林进打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又飞出去百里之远后,却发现自己与林进的距离并没有因此拉开多少。反而,林进还在以一种非常快速的速度朝自己逼近着。

当即,他便明白过来,自己是不可能逃脱林进的追杀了。

看来,在城市中他没有杀自己,却是故意的啊。而自己那种引以为傲的改变气场的本事,显然是对他没有作用了。

明白自己飞飞不过林进,躲也躲不开他的追踪,黑巫王心里顿时一片黑暗。

而与此同时,一股死亡的气息,从他身上发了出来。

陡然之间,林进见到,正在飞速往前射的黑巫王突然停了下来,并缓缓转过了身来。

看着他满是死寂色彩的眼神,林进淡然一笑,也放慢了速度,飞到了他跟前。

“怎么?准备受死了吗?”

抹去嘴角一丝血珠,黑巫王冷冷道:“你非要杀我?”

林进微微点了点头,“我不杀你,便是你杀我,这一点,还用说吗?”

“阁下这么强大,难道还怕我杀吗?”黑巫王冷笑一句,反问道:“恐怕,杀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徒弟,是阁下故意引我出来的手段吧?却不知,我哪一点得罪了阁下?或是谁请你来杀我的?也好让我死得明白!”

林进摇了摇头:“你没有得罪我,也没有人请我杀你,不过,我却不得不杀你!至于原因,在你死后,我再告诉你吧!”

“你……”

得到这种答案,黑巫王气得几乎吐血,不过,形式比人强,没办法,谁叫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呢!

背上,一根脊椎骨已经断了,虽然有真气相护,却依旧在隐隐作疼。不过,相对于让林进的手掌自己印到自己背上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黑巫王道:“那么,我能问一句,你的真名叫什么吗?我不相信,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会有如此修为!”

“这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回答你,我,确实是叫林进,你没有认错人!”

黑巫王却是不信,黯然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阁下居然是如此胆小之人,到如此地步,居然都不以真面目示人。那也好,就让我看看,你最强大的本事吧!”

说着,黑巫王扬起手掌,一股暴虐的气息顿时散发了开来。

刹那间,风云变色,无数游离的天地灵气都随之狂啸起来。一层乌云,受到这种气息的牵引,不知不觉凝聚了起来,在二人之上的天空中产生,并缓缓向下压了过去。

一股旋风陡然刮了起来,竟将林进的衣服都刮得飘动了起来。

林进感应到,此时的黑巫王,就像一个随时要爆炸的火药桶一样,在他身上,充斥着一种无比刚烈的力量,即便是林进,也感到这种力量十分恐怖。

眉头一皱,林进当即提起了身上新产生的那种力量,从周身上下千万个毛孔之中透射而出,在体外形成一层无形的气罩。

顿时,飘动的衣服又恢复成了静止的样子。

这时,只听黑巫王道,“嘿嘿,林进,你可知道,为什么我被称为黑巫王吗?”

不待林进回答,他便自言自语道:“因为我们这一脉,乃是传承自上古一门与如今修道界截然不同的修道派别。这个派别,便是黑巫。”

林进冷然一笑,道:“这与我要杀你有什么关系!”

黑巫王目光紧盯着林进,道:“是没有关系,不过,我们黑巫一脉,有一门**,却是可以爆发出数百倍于自身的力量,与敌同归的。林进,如果你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

林进隐隐感应到,随着他的说话,在他身上聚集显露出来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大,不过,比之一开始他使出大黑莲手印时候的力量,却还是略有不如。因此,他也不是十分着急。

这时,只听黑巫王继续道:“林进,我承认,你是我见过的,修为最强大的修道者,甚至于,若不是昆仑道祖在归隐曾有诺言,若无必要,绝不对修道中人动手的话,我还认为,你就是他了。不过,你就是再强,又有把握能接得住我百倍的力量,而毫无损伤吗?”

林进这时,已经感应到,随着这几句话的时间,在黑巫王身周浮现出的力量,已经变成了他本身的三倍之多。

见黑巫王还要说什么,林进淡然一笑,道:“没把握,不过,我可以在你这一门**完成之前……杀了你!”

说着,林进身形一闪,空气之中,只见一连串幻影同时出现,直往黑巫王射了过去。

见到林进真的朝自己杀来,黑巫王目眦欲裂,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被他看出,疯狂叫道:“林进,我叫你不得好死。”

轰!

话还没说完,林进一掌,已经轰在了黑巫王身上。

就如同击在一个火药桶上一样,林进的手掌刚一触到黑巫王,便感到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了出来。

在这股力量爆发出来的那一刻,林进陡然一惊。因为他发现,这股爆发出来的力量,居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黑巫王力量的三倍,而是三百倍。

这时,他才知道,原来黑巫王自身每增加一倍的力量,自爆时产生的力量,就是自身威力的一百倍。

滚滚的能量流,如一颗核弹一样,朝四周爆发开来,林进处于这个爆炸的中心点,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恐怖。

位于他身体外面的护体气罩,在这股能量流刚一爆发开来的时候,就被黑巫王三百倍自身威力的能量流给撕成了碎片,彻底湮没在其中。

接下来遭殃的,就是他的衣服,在护体气罩被撕破之后,这股能量流在不到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便涌到了林进的衣服上面,毫无阻碍地,就将林进的衣服给化成了蒸汽。

与此同时,林进便感到,从自己全身的皮肤上,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刹那间,无论丹田里也好,经脉里也好,甚至全身上下,一切储存的能量,都爆发了出来,以一种无上的速度,疯狂地往爆炸传来的方向涌去。

这一切的发生,甚至就连林进的神念都反应不过来。

当即,他便听到,在自己的皮肤上,响起了一阵有如万千把刀在金属上疯狂割动的声音,嘎吱嘎吱,响个不停。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