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巫王,已经是尸骨全无,什么都找不到了,而黑二他们七人,却是尸身完好,尽管林进将他们杀了,然而同为修道人,林进对他们修道数百年,如今却死在自己手上,颇有些感叹。

人死如灯灭,不管有再大的仇,一旦死了,这仇自然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想让他们暴尸荒野,见七人尸首从空中掉下,林进手一张,发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的身体托起,缓缓落了下去。

下面,是一处不知名的山林,离有人的城镇,也是非常的远,附近二三十里之内,只有一个小小的山村存在。

林进用这股柔和的力量托着他们的尸体来到下面后,见这里虽然因为黑巫王身爆产生的强大冲击波而被压得有些凌乱不堪的样子,不过总体来说,却不失为一处山明水秀的好地方。

既然死于此,那便埋于此吧,只是,这里如今这个样子,要是有不明事的山民跑来,却是有些麻烦。

要知道,如今的记者,可是无孔不入的,虽然这里地处偏僻,可万一被人得知的话,黑二他们七人,恐怕就是死了也不得安稳了。

沉思片刻,林进看了看四周被毁坏的地方,从他身上,蓦然发出一层层无形的力量,就像波纹一样朝四面八方涌了过去。这股力量中,不仅仅是纯粹的力,而且还蕴含着一种生命的活力。

很快,这股力量就覆盖到了被黑巫王自爆时造成破坏的几座山头上。

无数的花草树木,在林进的思感中,都一一呈现出来,根据它们各自受损不同的程度,林进把散出体外的力量,一一附着于这些草木上面。

沙沙沙沙……

一阵奇怪的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随即,这股声音越变越大。周围的那些草啊,树啊,就像活了一样,都开始轻微的颤动了起来。

林进站在原地,对这发出的声音丝毫不在意,等到这声音延伸至自己脚边,连脚边的草都微微动起来的时候,林进眼神中突然浮现出一道亮光,手掌往上一抬。

“起!”

一个声震四野“起”字,顿时让几个山头的草木都活了起来。

无数被黑巫王自爆气流压断、压倒,甚至压进泥土中的草木,在林进这声“起”刚出的时候,便齐刷刷的动了起来,断的悬浮到空中,与断处结合到一处,倒的直立而起,被压入土中的,则纷纷破土而出……

就连泥土里面断裂的根系,也纷纷与它们的本体连接起来。

只有那些洒落的零散草叶、树叶,林进为了省力,却是没有连上,然而在这种宛若奇迹般的效果之中,被树木还原时的力量弄得飞飞洒洒,飘得漫山遍野都是。

待到这些草木都接上之后,林进心意一动,一股浩荡的生命力量,便在它们之中爆发了开来。

在这股神奇力量的影响之下,这些本已失去一半生命的草木,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生机,无比快速的生长了起来,产生新的组织与细胞,与断裂损坏的地方,彻底的连接起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这些遭遇大劫的花草树木们,又开始恢复了生机,整片山野,有恢复成一片欣欣向荣的场面。甚至就连那刚刚被压紧的泥土,也因为林进刚才施展的神通,让那些树木从地底出来,而变得松软起来。可以想象,经历这次灾劫,这些草木,非但不会就此衰败下去,反而会生长得更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林进找到一块景色不错的地方,随手一挥,在地上一块巨大的泥土便移了开来,产生一个巨大的洞。

将七人的尸体安放下去之后,林进把这些土掩埋到他们身上,成为了一个坟堆。

将七人掩埋好之后,林进默默叨道:“七位,生时,我们为仇敌,死后,一切便为乌有。虽然林某不知,灵魂散后,是否还有其他存在的方式,然则,既然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那么一切的仇怨,便烟消云散。希望,七位能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安好!”

简单几句言罢,林进便腾空而起,就此离去了。

汽锅鸡店里,因为几位所谓的父亲的师尊和师弟的到来,已经关门停业了,此时的陈锦,正目无表情的坐在店里,等待他们的归来。

虽然,陈锦只不过是一个自小生长在小城市的女孩,然而她的心底却是十分单纯,也十分善良,自从明白父亲的一切之后,陈锦对黑巫王,便有了一种畏惧之心。

而对于林进,虽然父亲是死在林进手上的,可因为是父亲先要去杀林进的。所以,一开始陈锦对林进还十分愤恨,可过了几天之后,等到想明白这其中的因果,她对林进的那种恨意,却是渐渐变淡了。

而且,对于杀鸡,由于职业的原因,她十分里手,可是杀人,她就绝对不敢了。

自从被黑巫王强行收做徒弟之后,事实上,黑巫王并没有教她什么东西,区区几天的时间,也来不及教她什么。这几天的时间里,黑巫王也只是将黑巫门的一些历史以及规矩教给了她。

而陈锦,却是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甚至因为父亲的缘故,而隐隐对黑巫王等人有一种惧意。只是这种惧意,她却在面对七个所谓的师兄和黑巫王之时,被她巧妙的隐藏起来了。

今日一大早,黑巫王便对她说要去杀林进。

对于这样一个杀父仇人,陈锦虽然自己无法去杀林进,也不想去杀林进,然而黑巫王要去杀,她却是不会制止的。

然而,到下午的时候,陈锦便看到七位师兄面色大变,说什么师尊有难,随后便一个一个的跑了出去。

这一点,让她压抑了数天的心情,终于松了一点。这几个神秘而又强大的人物,早已经打乱她正常的生活,让她这几天内说话做事都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生怕做错了什么。

现在一走,虽然知道他们还会回来,可总算是轻松一些了。

虽然在名义上,他们是自己的师父和师兄,看上去,也像对自己不错的样子。然而,几天前还是十分陌生的八个大男人和一个女生处在一室,这种心理上的无形压力,也太大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渐渐地,天色暗了下来。然而不管是师父也好,还是几名师兄他们依旧没有回来,坐在一条藤椅上,陈锦微微闭了眼睛,想这几天发生的事,以及以后将要发生的事。

经历了这场变故之后,她知道,自己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只是,以后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她的心里,却是一片迷茫。完全不像以前一样,尽管每天忙忙碌碌,却过得十分充实,甚至有的时候,还可以调侃了一下到自己店里来吃饭的小男生们。

唉!再也回不去了。

陈锦叹了一口气。

夜,渐渐的深了。见他们还没有回来,陈锦也不再等候,回到家中后,倒头便睡。

然而,在她刚刚睡下不久的时候,一团微弱的绿芒,突然从窗外飞了进来,在她的身体上空盘旋一周之后,便直往她的眉心飞了过去,消失在了她眉心之中。

因为刚刚睡下,陈锦正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整个意识都是恍恍惚惚的,各种奇幻莫名的景象,一一在她意识中浮现。让她略微有些清醒的意识认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然而,就在那团绿芒刚进入陈锦大脑的时候,正处于恍惚之中的陈锦,突然感到梦境变得真实了起来。

在那恍惚的梦境之中,一个色穿黑袍,面色黑暗的中年男子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

“师父!”

见到男子的模样,陈锦心里一惊,不觉叫了起来。知道自己是在梦中,她不觉有些奇怪:怎么会突然梦到师父,而且,他的形象还这般清晰,就像面对真人一样。

听到她的叫唤,黑巫王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不知怎的,见到黑巫王叹气,陈锦就感觉到,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梦里虚构出来的一个形象,而是黑巫王本人。

只是,虽然只认识黑巫王数天,然而黑巫王给她的印象,一直是神秘而又深不可测的,仿佛这世界上,任何事都难不倒他一样。这个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黑巫王,却为何叹气呢?

正想着的时候,却听黑巫王的声音如梦幻般,幽幽响了起来。

“锦儿,你现在很好奇,为什么会梦到我,对吧!?”

突然听到黑巫王道破自己的所思所想,陈锦陡然一惊,身子不禁一颤,连忙点了点头。

黑巫王继续道:“那是因为,现在为师,已经死了,与你相见的,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

“什么?师父你,你死了?”听到他这话时,陈锦惊得连汗毛都竖了起来,现实中的身体,冷汗直往外冒,将那一床被子,都弄湿了。

而黑巫王,却依旧在继续讲话。

讲他白天与林进一战,结果身陨之事。

原来,黑巫王的那门功法,虽是自爆,然而却并不是连魂魄一起也爆了。

自爆之时,灵魂仍可逃出,甚至,夺舍而生。

只不过,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进那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那一掌,却是直接使得他体内真气的运转发生絮乱,甚至影响到了魂魄,让魂魄也受到了影响,结果导致百分之九十九的魂魄都在那一场惊天动地的自爆中飞灰湮灭,只有这么一丝残魂逃出。

即便是百分之三十的魂魄,黑巫王也有把握,在修炼一段时日之后,能夺舍重生,然而百分之一的魂魄,却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这么一点残魂,根本经不起什么动荡,甚至于,就连阳光,也能给他伤害。而在鬼界的话,他这点魂魄的力量,由于极度的不完整,则连一个产生魂魄的新死的鬼都比不上。就算他想重新修炼,由于先天上的严重不足,也无法让他强大起来了。

由一个修道界的绝顶高手沦落到如此地步,黑巫王,心如死灰。

尤其,在他魂魄逃出之后,通过灵魂上的那么一点联系,让他感应到自己的七个徒弟也死去的时候,那种满门被灭的感觉,更让他感到一种死寂般的悲凉。

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将是黑巫门中兴的之人,黑巫门将由他手上再回到古时的荣光。这也是他在修道界创下大大名号之后,却闭关不出,冲击至高境界的原因。他知道,一旦达到与天同归的至高境界,那么他的门派,也会像昆仑派一样,成为修道界具备无上尊荣的门派。

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出关,面对的,竟会是自己满门灭绝的下场。

这种反差,让他差一点就自我了断了。这样,也好过留下一丝残魂苟延残喘。

不过,在他想要自我毁灭的时候,他却突然想起,自己的弟子,并不是全死了,还有一个活的,那就是陈锦。

正是想到这点,他才绝了自我毁灭的心思,赶到了陈锦家中,想让她继承自己的衣钵。

黑巫王知道,对于像陈锦这样的女孩,最能打动她的,不是利益,而是情。在让陈锦知道自己和他的七名师兄已死,只有一缕残魂进入她梦中的事之后,黑巫王无比悲凉地叹了一口气,又道:“锦儿,我知道,收你入门,你并不十分愿意,不过,你的父亲是我徒弟,你父亲死了,你便举目无亲。你的父亲,是我一手带大的,对于他,我有很深的情感,他死了,我很伤心。因此,我才收你为徒,想要好好照顾你。”

陈锦先前还对黑巫王存在很大戒心,然而现在,得到黑巫王已死的消息,又听他说了这么一番话,陈锦的鼻头陡地一酸,先前对他的一些不好的想法,刹那间就化为乌有了。

软软地跪了下来,陈锦就仿佛一个没有了任何依靠的小女孩一样,跪在黑巫王身影面前,哭泣道了起来:“师父……”

“唉!”黑巫王上前一步,摸了摸陈锦的脑袋,道:“锦儿,如今我黑巫门,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我能死,你的几位师兄也可以死,可是,我黑巫门的传承不能断,锦儿,以后我黑巫门的传承,就要靠你了!”

呜咽的哭着,听到黑巫王的话,陈锦心乱如麻。

“呜……可是,师父,我什么都不会啊!”

黑巫王道:“不会,可以学,为师虽然已经身陨,只留下这么一点残魂,可关于黑巫门功法的记忆,却还保留着,如今,为师便把这些记忆,都传承给你!”

“那……师父你呢?”陈锦担心的问道。

黑巫王苦笑一声道:“为师如今存留的,也就是这点记忆而已,传承给你之后,为师自然是烟消云散了。”

“那,那我不要!”陈锦连忙道。

“呵呵,这,就由不得你了,锦儿,为师如今存在于这世上,已经没有了意义,存在着,也与完全死了没有区别,有的,也只是痛苦。为师把关于黑巫门一切的记忆传承给你,却是让为师了了心愿。锦儿,以后黑巫门的传承,就要靠你了!最后交代你一件事,对于林进的仇,你千万不能去报。好了,我来了!”

说着,也不由陈锦反抗,黑巫王就化做一团黑色云雾,往陈锦射了过去。

“啊!”

陈锦陡然一惊,大叫着自床上坐了起来。

醒来一看四周,只见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窗外传来点点星光。

原来是个梦啊!

陈锦抹了抹额头,摸下一片汗珠来,身上也是感到十分难受。

打开灯一看,原来床上已经全都湿了。

回想着梦里发生的事,梦里还不觉得什么,可是醒来之后,陈锦只感到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还好是个梦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之后,陈锦便想将床收拾一下。

然而,正当她收拾的时候,突然之间,她却感到脑袋就像是要爆裂开来一样,一下子挤进去好多东西。

“啊!”陈锦用力地抱着头,惨叫起来。然而那种疼得像要分裂一样的感觉,却并未停止,而且还愈演愈烈了。

终于,陈锦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痛苦,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杀了黑巫王一门人之后,林进的心里,有些轻松,也有些沉重。

不过不管轻松也好,沉重也好,在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随着天上视界的开阔,地上山河的壮丽与灵秀,很快便将他脑海中这些情绪给通通冲刷走了。

留下来的,只有一片清明。

与黑巫王一战,再加上之后使那几个山头的草木复生,林进消耗的力气,着实不小。

若在以往,类似这种程度的消耗,他起码也要闭关个十天半月才能彻底恢复过来。

然而今天不知怎么回事,随着他的飞行,尽管没有刻意去调养气息。可身体里那种由真气与精神力融合产生的新力量,却自主地在他全身上下运转了起来。

不光是经脉之内,就连皮肤之中,他也能感觉到这种力量的运行。

而且,每一次运行,都会让他的力量恢复一分,恢复的速度十分惊人。

然而,这种恢复,既没有吸取天地灵气的能量,又没有那种灵珠给他恢复精神力。可偏偏,这种新能量,就好像能自己产崽一样,随着运行不停的恢复。

这种现象,让林进感到十分奇怪。

很快,他的心思,就被这种现象给吸引过去了。

他连忙分出一份心神,进入体内观看起来。可是,这种新的力量,完全不同于真气与精神力,存在体内的时候,就像是一片虚无与实质的中间者般,若有若无。不去看的时候,能清楚地感应到它的存在,并运用它,可一旦认真去观察,却有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进虽然早已知道新能量的奇怪特性,可面对这种能自己产生新力量却又不吸纳外界力量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去看了。

不过,依旧是失望而归。

这种新力量,是那枚至尊玉戒赋予的,或许,只有至尊玉戒的主人,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他也想过,去问昆仑道祖,不过这时想来昆仑道祖正在探索黄金一族封印之地的地点,林进想,还是不去打扰他为好。

想了想,他决定还是先去沿海刘宋道那个黄金一族封印之地的入口处看看,希望能发现些什么,毕竟,先前已经找到一些线索了,只是因为黑巫王一事,这才让他没有继续探索下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