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功练到吐血,这种事,在林进身上还是从未有过的,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做了一段动作之后,林进当即感到,体内恍若翻江倒海一样,体内的一些血管,肌肉,纷纷不受控制的爆裂开来,使得血液疯狂地涌入到林进的肠胃之内,喷了出来。

而且,这种过程还在继续。

这一刹那间,林进感觉到,自己居然对体内的能量失去了掌控。

他体内的能量,是何等庞大,就算他**再坚韧,此时这些能量一失控,顿时就好像泄洪的大水一样,任凭他**再坚韧,也只能被冲得支离破碎。

刹那之间,林进就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死亡威胁。

没有丝毫犹豫,林进当即放弃跟着玉像做动作,在原地趺坐起来。

不像以前,他真气出问题的时候,还可以依靠精神力压制,可是现在,在至尊玉戒那种神妙的作用下,他的精神力和真气已经完全融为了一体,可以说,现在在他体内发生暴乱的,就是精神力和真气。

这样的情况,叫他如何镇压。

也就是他,生命力如此之强悍,否则若换了一般的人,在体内能量暴乱,冲破经脉血管的那一刹那间,就已经死了。

不过现在林进也好不到那里去,体内,随着那股宏大的能量流完全没有控制的四处乱冲,不但那些大血管开始破裂,就连他身上的毛细血管,也开始了破裂的过程。

由内而外的,他身上的血管与经脉一根根的膨胀起来,浑身肌肉崩得如钢铁铸成的一般。

那些血管与经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就像一根根的藤条般,缠绕在了他的身上。

随即,这些血管与经脉,在一种巨大的压力下,“砰”的一下,爆裂开来,炸出一片血花。

片刻之间,林进便变成了一个血人。

突然之间遭遇如此变故,林进一刹那间,脑袋就想要爆炸一样,他想不通,为何仅仅做了几个动作,就对自己造成如此重大的影响。

不过,这时候他完全没有工夫去思考这件事。此时,他没有能力压制体内的暴乱,现在他能做的,就唯有用自己的意志力,坚持着,希望自己能熬过这个莫名其妙的苦难了。

半空中悬浮的那些玉像,依旧在不停的飞动着,只是,它们现在飞行的动作,就好像是在嘲笑林进一样。

从林进体内泄出的庞大能量,并没有散耗到空中,而是诡异的被半空中悬浮的那些玉像给吸了过去。

这些玉像,每吸一分林进散出的气息,就变得亮上一分,具备的灵性光彩,也就强了一分。

而与此此时,就在林进左手之上,那枚碧绿色的至尊玉戒,也随着玉像的变亮,开始微微发起亮来。

一道莹莹而似乎充满生命力的绿色光芒,从玉戒中散发出来,朝那些玉像射了过去。

受到这种光芒的照射,那些玉像飞得更加快速了,渐渐地,这些玉像飞着飞着,竟然越来越少。

一个玉像,开始融入到另外一个玉像之中,而另外一个玉像,也在与它接近的玉像融合。最终,这些玉像居然全部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一个通体发亮,神色庄严沉重的人的模样。

这个人,如果林进还能看到的话,那么他一定可以认出来,这个人,就是他在洞玄派洞府之中神秘影像中见到的那个领着一众高手往空中黑云飞去的虬髯大汉。

只是,如今的他,却是一个身高不到半米的玉像罢了。

就在数百玉像合而为一的时候,陡然之间,只见那枚玉像眼皮一阵颤抖。

他,竟然睁开了眼。

随即,只见他身体的各部分,也开始变得活了起来。就好像一个沉睡了亿万年的生命,活过来了一样,由玉石构成的身体,如一个人一样,无比自如地活动了起来。

这时,只见林进手上戴着的那枚至尊玉戒光芒一闪,仿佛见了主人一般,无比灵动地从林进的手指上褪了出来,化做一道绿色的光影,直往玉像飞了过去,越飞越小,直至变作和玉像手指头差不多大小,套在了他的手上。

或许是感应到戒指的回归,玉像抚摸了一下碧绿的戒指,发出一道精神波动。

“老朋友,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这道精神波动一发出,至尊玉戒就好像是明白了它的意思一样,发出的光亮一闪一闪,具备一种无尚的灵性,与戴在林进手上时的那种死气沉沉截然不同。

林进这时,浑身冒着鲜血,意识都快模糊不清了,到现在,他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甚至于连至尊玉戒从他手上脱手而出他都不知道。

然而,玉像发出来的那种精神波动,他却一点不漏的接受到了。

“老朋友?什么老朋友?是谁在说话?这里面,还有谁?”

一连数个疑惑,在他脑海里升了起来。一种剧烈的震骇,更是让林进感到浑身发麻。

这时,由于体内大量能量通过爆裂的血管和经脉泄出,林进的压力已经少了很多。

而且,虽然他体内能量开始了暴乱,然而他的**,却早在过去的修炼中,变得无比坚韧,具备的生命活力更是无比强大。

这种压力刚一减小,刚才体内能量暴乱给林进造成的伤势,便无比快速地自动修复起来。

刹那间,新的组织细胞长出,将血管与经脉上因为能量爆裂流出而产生的伤势修复。血液的流出,渐渐开始减少了。

可是,那玉像似乎是感受到了林进身上的变化,望着林进微微一皱眉,对着他随手一挥,一股能量顿时涌出,林进身上刚刚恢复的那些伤口,当即又被这股涌出的能量给冲破了。

感受到体内的这种变化,林进就是再愚钝,这时也知道发生了不正常的事。

强忍着身上的痛苦,林进陡然睁开眼睛,一股锋利的光芒顿时从他眼中射了出来,在空中停留片刻之后,便射向了正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枚玉像。

看到那枚已经活过来的玉像,尤其是看到他手上戴的戒指时,林进当即明白过来,自己身上突然出现的状况,就是他搞的鬼。

看着他的模样,感受到从自己体内流出的能量气息正往玉像身上流,林进的眉头整个皱到了一起。

“至尊?”

一个词,从林进口中,冷冷的迸了出来。

刚一开口,林进便感到,一股冰寒的精神波动往自己脑海里直射过来。

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这股冰寒的精神波动就像逛自己宅院一样,在林进脑海里无比自如地转了一圈,随即又退了出去。

林进感到,自己的一切秘密,似乎都在这股精神力波动下,被他看了个遍。

这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林进是头一次感觉到,他的心里,刹那间产生了一种无比巨大的寒意。

隐隐间,他有些明白,那枚至尊玉戒,为什么会认自己为主了。这一切,恐怕都是它的上代主人的一个阴谋。

蓦然间,只听玉像开口,以无比纯正的普通话,对他说道:

“不错,正是我!”

林进知道,他会说普通话,应该就是刚才他的精神波动在自己脑海里转了一圈的结果了,因此,也并没有觉得惊奇。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至尊如此强大的人物,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来。

看着悬浮于空中的玉像,林进冷冷的道:“这是为什么?”

玉像嘴角往上微微一翘,眼神中射出一道清冷的光来。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你们,都是我们的子孙,虽然隔了千万代,不过,你们是我们子孙的事,这一点,确定无疑。”

“从你的记忆里,我看到,你的名字是叫林进,可你,知道你为什么短短数年的时间,就达到如此境界吗?”

听到他的话,林进不禁微微一怔。

是啊,别的修道者,经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修炼,才达到宗师境界,而更多的,却依旧在苦苦修炼。可自己,却只经过了数年修炼,便有了如此程度的成果,这其中,难道仅仅是凭悟性好便可以的吗?

或许是看出林进的疑惑,玉像继续道:“那是因为,你身上具备,我的血脉!”

“你的血脉?”林进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玉像声音宏亮的道:“不错,我的血脉。我的血脉,是神的血脉,经过数十万年的稀释,如今的人类,身体之中依旧含有我的血脉,不过其中的浓度,已经太低了。而你,正是这些含有我血脉的人之中,浓度最高的一个。在你体内,居然有我百分之五的血脉浓度。正是因为这个,你修炼的过程,才会那么顺利,甚至于,你可经历许多次走火入魔,到最后丝毫没有事。这一切,全是我血脉中那种独特的力量起的作用。否则的话,你以为,至尊玉戒凭什么认你为主?这一切,全是因为你是我的子孙,含有我的血脉的缘故!”

听了他的话,林进心中更加震撼。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上古生命时代的至尊,居然会说出这样一般话来。

想到自己修道的经历,莫非,自己真是这个与自己相差三十万年的至尊人物的后代?可是,林进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这时,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身体处处受创,他的意识,已经出现一种隐约的模糊感,让他虽然觉得至尊的话,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却似乎有什么漏洞。不过,等他想要仔细想时,他的思维,却又传来一阵一阵的疲惫感,让他无法继续想下去。

这时,至尊的声音突然变得更加洪亮了。

“我的后代,你已经明白,一次大劫,就要来到。为了整个地球上的生命,我希望,你能做出牺牲,让我复活过来!”

这种声音,仿佛具备一种强烈的迷惑人心的力量,林进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几分清醒,可随着至尊说话,几乎是每一个字,就像具备一种无形的力量一样,让他的心神,整个昏沉起来。

而且,百年之后的大劫,一直是林进心里的一个大事,这时听闻至尊要复活来应对这个大劫,他当即道:

“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复活?”

“我需要,你的身体。”看了林进一眼,从玉像口中,突然蹦出一句话来。

正是这句话,让林进的心神陡然一紧,从那种昏沉状态中,一刹那就清醒了过来。

不对,这个人,既然是至尊,又号称是自己的老祖宗,为什么会要自己的身体?而且,直到现在,他都在吸取自己体内的能量,不对,不对。

凭着这一刹那的清醒,林进的脑海中,瞬间转过一连串念头。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在他大脑中出现了。

然而,似乎是意识到林进的清醒,从玉像眉心之处,陡然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精神波动,直往林进眉心射了过去。

“啊!”

就好像有一根针刺破了自己的大脑一样,林进当即疼得大叫起来。

当即,林进疼得大叫一声,捂着脑袋翻倒到了地上。

这时,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从玉像声上传了过来:“林进,我的子孙,你们的生命,都是我给予的,难道,把你的生命重归于我,你不乐意吗?”

剧烈的阵痛之中,林进的意识,反而变得清醒了起来,那种昏沉的感觉顿时一扫而空。

望着悬浮在空中,虽然矮小,却恍若神明一般的至尊,林进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声音道:“不,我的生命,是自己的!任何人,也无法支配!”

“难道,你就不顾及千千万万个地球生命吗?一旦我复活,以我的能力,足以拯救他们!”

听到这话,林进不禁微微一愣。

是啊!至尊掌握着那种能封印空间通道的武器,如果他复活的话,那么百年之后的大劫,便能化于无形。然而,自己的生命,就能如此交到他的手上吗?

恍然间,林进的心中,浮现出过往时候,自己在镜中宇宙中经历的事来。

一幕幕,无比清晰……

突然间,林进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站到了至尊面前,无比坚定的看着他道。

“不!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能做什么,我的生命,属于我自己,而不是别人;我的生命,只能由我支配,而不是别人。哪怕,整个宇宙毁灭,亦是如此。这,是我的自由!不管你是真的至尊也好,假的至尊也好,如果想杀我,可以!但要我献出身体,没门!”

话语一出,空气渐渐变得阴寒了起来。

“本来,看在你把至尊玉戒带回来的份上,我还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有获得无上荣光的机会,可你却不珍惜。既然,你不愿意享受这种荣光,不愿奉上自己的身体,那么,只有我亲自来取了。”

说着,从玉像之上,陡然爆发出一阵亮光来,形成上万根明亮的丝线,往林进身上射了过去。

这每一根明亮的丝线,就像一根刺一样,直往林进身上刺了进去。

刚一接触到林进的身体,林进就感觉到似乎有万千根针在死命的扎自己一样,如今的他,失去了对体内能量的控制,完全无法压抑神经中传来的那种疼痛感。

可是凭着意志中的那种宛如钢铁般的意志,他却始终一声都不吭,不像这个所谓的至尊屈服。

而就在这些明亮线条射到到林进身上的那一刻,陡然之间,只见整个玉像在这一刹那间完全分解了开来,变作一种无形的波动,沿着光线直往林进身上流了过去。

很快,这种波动,便融入了林进的体内,与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契合起来,渐渐的,林进感到,自己的一部分肌肉,不属于自己了,渐渐的,林进看到自己的手动了一下,然而,他却完全没有做过让自己手动的动作。而自己的手,就像是空荡荡一样,完全失去了直觉,

林进顿时明白,这个所谓的至尊,已经在入侵自己的身体了,可想而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么自己的身体,包括意识,最终都将消失,取而代之的,将会是这个上古时代,最为强大的至尊。

可是,一身的能量,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没了本钱,林进又如何能与至尊对抗呢?

随着那种无形波动在林进身上运作,很快,林进就感觉到,自己的脚也开始失去了知觉。

身上仅剩不多能感应到的地方,也就是丹田,膻中以及整个头部了。

或许是由于修炼之时,最为注重这几个部分的原因,至尊那无形的气息波动在攻占这几个地方时,遇到了很大的抗力,一直很难得手。

这时,林进突然听到,至尊那充满威严和诱惑的声音又往脑海里传了过来:“我的子孙,放弃抵抗吧,如果你放弃抵抗,我可以让你保留意识,等到大劫过后,我再将你的身体还给你!”

“不!”从林进喉咙里,爆出一声怒吼来。

虽然,林进无法阻挡至尊入侵和占据自己的身体,也不知该如何抵挡,然而他的意识却告诉他,绝不能屈服。

林进“不”字说出口之后,至尊便再也没有说话了,然而林进却感觉到,体内那种气息波动对自己的攻势,越发强大了。

很快,蕴含林进意志最弱的丹田开始陷落。

至尊的气息波动,开始全力进攻起了膻中穴。

丹田乃修道者最重要的穴位之一,虽然林进体内经脉经过改造,可丹田依旧是存储能量最大的空间,这个空间一旦陷落,林进顿时感到来自至尊的气息波动陡然强了许多。

他不禁感到一丝悲凉,莫非,自己真要死在这里了吗?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