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顾兮兮是卑贱。

从出生那一刻就被亲生父母丢弃,侥幸不死,被妈妈捡回了家当做是亲生女儿抚养,仍旧逃不过爸爸不亲奶奶不爱叔叔一家打压欺负的命运。

原以为长大了,找一个心爱的男人就可以逃脱这个命运,可是却被现实狠狠打了脸。

现在这个局面是我想要的吗?

如果没有那一夜,结局是不是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尹司宸在外面把每个厕所的门都打开了,唯独这一扇门紧紧关闭。

尹司宸知道顾兮兮就在里面,他知道顾兮兮绝望哭泣的时候,往往是无声流泪的。

此时里面安安静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大概是最绝望的时候了吧?

该死的,为什么一想到她现在无声流泪的样子会觉得一阵阵的心疼?

他竟然担心踹门会伤害到她,愿意等在外面!

“顾兮兮,我……”尹司宸欲言又止,一直能言善辩在商场上驰骋战场从未有过对手的他,竟然瞬间词穷了。

顾兮兮轻轻闭上了眼睛,无力的靠在了墙壁上,一声不吭。

此时此刻,她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听任何人说什么解释。

这个时候小A从外面进来了,将钥匙递给了尹司宸。

尹司宸没有去接钥匙,对里面封闭着自己的顾兮兮艰难的说道:“顾兮兮,对不起。”

尹司宸的这六个字一说出口,周围的所有人全都同时抬头睁大了眼睛!

这是他们的总裁,第一次说这三个字!

顾兮兮在里面,将这六个字听的真真切切,清清楚楚。

对不起?有用吗?

自己不过是个卑微的礼物。

顾兮兮没有吭声。

尽管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根本不能改变什么,可是她就是无法越过自己的心结。

“顾兮兮,你够了没有?”尹司宸的耐心终于用尽了,伸手一把拧烂了门锁,猛然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他紧接着下面的话,狠狠的吞进了肚子里。

他看到一只小鼹鼠浑身颤抖着瑟缩在角落里,就那么无声流泪,用心如死灰的绝望眼神看着他。

小鼹鼠……

尹司宸的大脑迅速冷静了下来,对其他人吩咐下去:“这里清场。”

“是,总裁。”小A马上执行总裁的命令,将所有人都清理了出去。

顾兮兮就那么抬头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

那个男人那么近,却又那么的远。

视线一阵清晰一阵模糊,不管眨多少次眼睛,好像都不能阻止眼泪的流淌了。

“兮兮,来,到我这里。”尹司宸自己都不知道他竟然还可以这样温柔的说话。

顾兮兮茫然的看着尹司宸。

去他那里?他那里又是哪里?

自己还能去哪里?

尹司宸看到那只受伤的小鼹鼠,对他充满了警惕和疏离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再次隐隐的泛着一抹疼痛。

她也不相信自己了吗?

也是,她有什么理由相信自己呢?

这一切不也是自己一手促成的吗?

“兮兮……再也没人会抛弃你了。”尹司宸慢慢走向了顾兮兮,将顾兮兮从里面一下子拽了出来。

顾兮兮想反抗,可是她怎么会是尹司宸的对手。

不容她反抗,下一秒,她已经被压进了一个结实完美的胸口。

“如果要哭,就在这里哭,不要躲在那里面哭。”尹司宸声音低哑,带着歉意,也带着一抹说不清楚的情绪。

顾兮兮其实不想躲在尹司宸的怀里哭的,可是她现在又能躲在谁的怀里哭呢?

赵泽刚?林小雅?

还是远在乡下的爸爸妈妈?

世界这么大,她贫穷的连一个肩膀一个胸口的依靠都没有。

顾兮兮双手抓住了尹司宸的衣服,再也压制不住的泪意,喷薄而出。

尹司宸,今天就借你的胸口靠一下吧。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再也不会在你的面前哭成这样了。

我会做好我的本分,做好一个……礼物的职责。

我再也不会奢望其他,我会安安分分,规规矩矩,直到我们契约结束的那一刻。

感受着顾兮兮的肆意宣泄,尹司宸的手僵立在半空足足三秒,最终还是落在了顾兮兮的头顶上,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已经凌乱的长发之上。

他从来没有安慰过一个女人,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突然发现,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容易一点。

或者说,他其实是不排斥这个女人把该死的眼泪鼻涕,全都涂抹在他那价值二十万的衬衣上的。

刚才还充满了隔阂和敌意的小鼹鼠,此时已经哭的柔软了下来。

尹司宸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眼泪竟然可以有这么多,哭这么久,她不累吗?

顾兮兮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的腿都要麻了。

难能可贵的是,尹司宸竟然也一直陪着她站在这里,任由她蹂躏着那件尊贵的白衬衣。

顾兮兮觉得自己的嗓子都要哑了,虽然全程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可是长时间的流泪还是让她感觉到了鼻子跟嗓子的不舒服。

“对不起,弄脏你的衣服了。”顾兮兮终于回过神来,慢慢推开了尹司宸的怀抱。

尹司宸低头看着眼前这只还要装坚强的小鼹鼠,眼神晃了晃,回答说道:“没关系,你洗干净就好了。”

顾兮兮听到这个回答,沙哑着嗓子反问说道:“我应该谢谢你,没有让我重新买一件新的赔偿给你吗?”

“我怕你赔不起。”尹司宸轻轻的回答。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