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兮兮跟简笑同时回头,就看到一个拖着行李箱的中年男人笑容可掬的看着她们,手里还握着一张纸条,似乎在找家门。

这个男人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出头的年纪,一身儒雅气息,让人心生好感。

顾兮兮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男人虽然装扮质朴,可是他手腕的手表可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

在这个小县城,能戴的起劳力士的可不多。

“就在对面。”简笑主动回答说道:“我们是邻居!”

男人看到简笑手指的方向,顿时恍然大悟,非常客气的致谢:“谢谢,谢谢!我第一次过来,还真有点不熟悉。”

顾兮兮跟简笑同时点头含笑回应。

回到自己的屋子,顾兮兮让其他人都下去休息,自己拉着妈妈坐在了沙发上,眼含担忧的看着妈妈:“妈,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你为顾家付出了这么多年,结果却……”

“我也不知道,暂时先休息几天吧。”简笑落寞一笑:“突然从繁重的家务中解脱了出来,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好,那就先休息几天,不管做什么,我都支持的!”顾兮兮握着妈妈的手,给她安慰。

顾兮兮知道妈妈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

虽然跟爸爸离婚的时候,有那么点一时冲动。

毕竟是同床共枕二十多年的男人,一下子就成了别的女人的新郎,任何人的心里都不会好受的吧?

顾兮兮让妈妈一个人好好的安静一下,便离开了房间。

看到小A站在外面,似乎是有话对自己说。

顾兮兮轻轻走了过去:“有事情?”

“少奶奶,已经调查清楚了。顾……先生住的那套房子,正是用董事长给的二十万付的首付,不过名字却是在顾真真的名下。”小A低声汇报说道:“跟顾先生结婚的女人,其实早在三年前就跟顾先生认识了。顾先生这么多年赚的钱,倒是有一大部分是花在了她的身上。”

顾兮兮叹息一声。

对这种局面,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一切是不是也太过戏剧化了?

顾兮兮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了,自己是多么的瞎,一直没有看出来爸爸的异样?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从高中的时候就寄宿,上大学的时候,更是除了寒暑假都在学校。

对家里的情况一点不了解不说,这么久了,竟然真的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爸爸。

难怪爸爸从来不护着自己跟妈妈,原来是因为这样!

这一刻,顾兮兮的心里说不出的失落。

尽管自己对爸爸很早之前就失望透顶了,可是突然看到自己曾经所认知的一切,统统被推翻,心里还是真的很难受的。

看到小A还站在那里不动,顾兮兮忍不住问道:“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少奶奶,总裁大概后天就能回来了!”小A低声说道:“少奶奶,您别总是惹总裁生气了。”

“我惹他生气?”顾兮兮惊愕的看着小A,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哪里敢啊!

不过,这个家伙这几天确实没有神经病。

自从自己从医院回来之后,他还是蛮正常的。

他临走的时候,也没见着他多么生气啊?

关键是自己也没说什么惹他生气的话啊?

小A却把故乡的这这句话解读为赌气,于是继续说道:“总裁其实那天早上6点就得走的,他要去跟沙特谈判一个非常重要的合约,可是为了少奶奶,总裁愣是推迟到了下午。”、

顾兮兮眼神一阵恍惚。

他那天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难道是要跟自己说这个事情?

真是的,有话就说,干嘛还要吞吞吐吐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顾兮兮这句话可没敢说出来,只能点点头回答:“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顾兮兮转身离开了。

小A充满担忧的看着顾兮兮的背影,他怎么觉得少奶奶压根什么都不知道呢?

隔壁楼座闹腾完了,就听到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挨家挨户的按门铃,估计是到处派发喜糖了。

他以为这是在村子里呢?

还挨家挨户送糖?

顾兮兮的嘴角忍不住的浮起一抹讽刺笑意。

从知道顾家强的本质的那一刻开始,顾兮兮已经没办法将他继续当成自己的父亲了。

顾兮兮甚至想,幸亏他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否则自己都会觉得丢人!

一会儿工夫,自己家门的门铃声果然响了起来。

女仆看了看可视对讲机,对顾兮兮说道:“少奶奶,是隔壁邻居送喜糖来了。”

“不要。”顾兮兮冷冰冰的回答说道。

还真是厚颜无耻啊!

是不是也太欺负人了?

女仆接受了顾兮兮的指令,没有开门。

可是对方仍旧不放弃,将喜糖放在了门口之后这才离开了。

女仆犹豫的看了一眼顾兮兮,顾兮兮头也不抬的说道:“拿出去丢垃圾箱!”

一会儿工夫,门外再次响起了门铃声。

顾兮兮顿时烦躁了,不等女仆去看,顾兮兮直接过去一把拉开房门,劈头盖脸的说道:“说了不要了,干嘛还要送……啊对不起……我以为是……”

顾兮兮说到这里,非常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

站在顾兮兮面前的,并不是刚才那伙送喜糖的人,而是刚刚问路的中年人。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