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兮兮坐在沙发上,刚想睡会儿。

电话悄然响起。

顾兮兮瞄了一眼,是墨梓忻打过来的电话。

嗯?这个时候身为伴郎的他,难道不应该是陪着乔其喝酒的么?

顾兮兮接通了电话:“喂?”

墨梓忻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兮兮,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及时跟云家沟通这个事情,才导致了这样的误会!兮兮,云家想亲自为刚才的事情向你道歉,所以,想邀请你去云家做客,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呢?”

去云家做客?

顾兮兮一怔。

顾兮兮昨天参观云家的一些老宅子的时候,讲解员说过,云家是Y省的文化导向。

就是有权有势的人,都未必能进的了云家的家门,更遑论其他普通的人了。

能得到云家邀请的,基本都是国内外的学术名家。

那可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云家却为了自己的一个误会,邀请自己去做客……

这是不是有点太过郑重了?

顾兮兮有点犹豫。

墨梓忻接着在电话里说道:“这个事情你也不用现在就做决定。这次乔其结婚,会在这里举行三天的宴会。所以,你可以慢慢的考虑。”

挂了电话,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顾兮兮有点拿不准云家的意思了。

自己已经解释清楚了,似乎,就没有必要再找自己了吧?

或者说,道歉的话,只需要通过墨梓忻转达一下就足够了。

完全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

难道说,这次的道歉,还有别的目的?

这个事情也难怪顾兮兮会多想。

毕竟,顶着跟人家女儿一模一样的脸蛋,真的很容易让别人误会她是故意接近云家的。

顾兮兮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那种人。

她也不想用自己的脸蛋,来寻找云家做靠山。

所以,顾兮兮犹豫了。

挂了顾兮兮的电话之后,墨梓忻很快就给云家通了电话。

得知顾兮兮并没有答应云家的邀请,云先生跟云夫人那叫一个挠心挠肝,着急上火,连婚礼后面的party都没什么兴趣了,直接找了个借口回家商量对策去了。

趁着顾兮兮在k市,云家说什么都要让顾兮兮来家里一趟。

哪怕就是认个义女,也一定不能错失这个时机。

加上这个时候,云夫人对自己的丈夫坦诚了她曾经偷偷去N市见过顾兮兮,确定顾兮兮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而且一些生活细节上跟云喏简直是神同步之后,云先生就更加坚定这个想法了。

既然睡不着,顾兮兮索性出去走走吧。

挑个安静的地方,随意溜达溜达。

顾兮兮一出门,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自己的门口,怯怯的不安的看着自己。

自己骤然一出现,对方似乎还吓了一跳。

顾兮兮一怔,对方眼神躲躲闪闪,竟然有种想逃走的意思。

“你是?”顾兮兮挑眉看着对方。

那个女孩子终于鼓起了勇气,自我介绍说道:“你好,我是云梦樱。我是……我来替云家道歉的。”

顾兮兮轻轻一笑:“没关系,我没有放在心上。”

顾兮兮说完这句话,看到对方还站在那里,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有空也愿意的话,陪我去花园走走吧。我想出去散散步。”

云梦樱马上点了点头。

云梦樱看着顾兮兮的背影,默默的跟了上去。

她来的时候,对云先生云夫人拍着胸膛夸下了海口,说一定会说服顾兮兮去做客的。

可是当她面对顾兮兮的那一刻,她却突然有点迟疑了。

如果对方单纯只是顾兮兮的话,怎么都好说。

可是别忘了,她还有个身份,是尹氏财团的总裁夫人。

对一个横跨欧亚非的顶级财团的总裁夫人来说,云家有什么底气跟人家叫板》?

顾兮兮没有开口说话,云梦樱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一前一后的在花园里走着。

“我真的很像云喏吗?”顾兮兮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打破这个沉默吧,不然两个闷葫芦走来走去又有什么意思?

云梦樱一怔,下意识的点头回答说道:“非常像,但是又不是很像。”

“说说看。”顾兮兮笑了笑,转头就那么看着云梦樱。

云梦樱倒是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看过去,想了想说道:“喏喏姐身体很不好的,她从小到大都不能这样无忧无虑的散步。喏喏姐一年之中不生病的日子很少,大部分都是在病房里度过的。爸爸妈妈说,喏喏姐从一出生就是先天不足,曾经有医生说喏喏姐活不过十六岁的。可是爸爸妈妈还是用云家丰富的医学藏书,将喏喏姐挽留到了二十一岁。啊,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是记名在了喏喏姐父母名下到底。因为喏喏姐去世,所以我就被记名到了养父养母的名下。我亲生父亲跟喏喏姐的父亲是表亲。”

顾兮兮点点头表示明白。

云喏去世之后,云家嫡系一脉就算是绝后了。

从旁支里挑选一个孩子过继过来,继承云家的财产,这种做法是很多大家族的做法。

所以,顾兮兮瞬间秒懂。

云梦樱既然是现在的云家继承人,她却主动来找自己,这里面的意思有点耐人寻味啊!

云先生和云夫人看到自己的时候,那种失态,她应该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如果自己靠近了云家,以自己先天的条件,自己只需要保持住这张酷似云喏的脸蛋就足够让给云先生一家人对自己终生重视。

自己的存在,对云梦樱来说,可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