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先生继续说道:“不过是一幅画而已,。大家一直记着云家先人的付出,我们自然很欣慰。可是仅仅是因为兮兮进入过这个祖祠就怀疑是兮兮动的手脚,是不是也太牵强了?兮兮已经是云家人,也是我们的女儿。根据我国的继承法,兮兮已经拥有了继承权。她还有什么理由做对不起云家的事情呢?”

众人听到云先生这些话之后,纷纷点了点头。

是啊,顾兮兮就算不姓云又怎么了?

人家已经是云家正儿八经的继承人了,她犯不着跟自己的钱过不去啊?

顾兮兮眼眶一阵湿润,充满感激的看着云夫人。

可是,自己在村子里出事,爸爸妈妈是怎么知道的呢?

云夫人叹息一声,对顾兮兮说道:“昨天你跟你爸爸通了电话,说你进了祖祠。昨晚你爸爸心神不宁,怎么都睡不好。我们思来想去还是亲自过来看看吧!没想到一进村子就听说了这个事情!”

顾兮兮心底一叹。

对方是真的把自己当女儿对待了。

如此用心,自己何以为报?

“妈……”顾兮兮委屈的叫了一声,然后慢慢的靠在了云夫人的肩膀上了。

云夫人不停的安抚着顾兮兮,一副满足的笑容。

村长听了云先生的话,这才讷讷的回答说道:“我们也是一时着急了点!希望顾小姐不要介意。”

尽管出了点波折,总算是有惊无险。

云先生也跟着其他的族长看了云紫霄的其他画像,无一例外全都化为了灰烬。

顾兮兮心头一动,忍不住问道:“我一直没问,这几幅画像明显看起来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迹,不知道是谁画的啊”

云先生悠然一叹:“是戚将军!他死之前画下了六幅画,本来只有五幅画是要给族人的,剩下的一副他自己收藏。不料,他自戕在了云紫霄出嫁的路上,这幅画也就被汉族的头领保存了,跟着其他人一样,一代传一代的传承到了现在。”

顾兮兮恍然大悟。

难道说,真的是云紫霄心愿已了,见过了戚将军,然后就离开了这里了吗?

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真的无法解释啊……

挂着云紫霄真迹的画作已经消失,重新挂起来的画像也只能模仿其形,不得其神了。

云先生挥毫泼墨,重新画了六幅云紫霄的画像,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等墨迹干涸,云紫霄的画像重新被挂了起来。

顾兮兮站在云紫霄画像前,可是再也找不到那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了。

消失了,就是消失了。

再怎么挽留也留不住了。

尹司宸轻轻握住了顾兮兮的手指,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眸光。

“刚才你说的那些话,你是怎么想出来的?”顾兮兮故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随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脑子那么想了一下,也就那么说了出来。”尹司宸随口回答说道:“也许是感念于他们求而不得的爱情吧,毕竟我比他们幸运,我已经拥有了你,可是戚将军却连对方的一副画像都无法收藏了……”

顾兮兮心头一动,心底一片柔软,主动伸手抱住了尹司宸的腰肢。

轻轻靠在了尹司宸的胸口,感受着他的保护。

这种感觉真好。

尹司宸现在顾不上享受跟顾兮兮旖旎的感觉,脑子一动,对顾兮兮问道::“兮兮,你真的不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吗?”

顾兮兮茫然的摇头:“不知道啊!我也从来不在意这个问题。”

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

如果顾兮兮跟云喏长得很像是巧合,那么云紫霄呢?为什么顾兮兮跟云紫霄也那么的相像?

顾兮兮感觉到了尹司宸的犹豫,忍不住抬头看着他:“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事情了?”

尹司宸轻轻的说道:“兮兮,你有没有想过跟云家做一次DNA检测?”

顾兮兮身体猛然一震:“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尹司宸不说话,顾兮兮接着问道:“你也觉得我跟云喏长得一模一样不是巧合?可是,我的家里距离Y省有多远你知道吗?云家怎么会生了两个孩子,把一个丢到千里之外?我妈曾经说过,我是在野外捡来的!这怎么解释?”

尹司宸垂眸不语。

是啊,这个事情怎么解释?

顾兮兮继续说道:“更何况,当年云家生孩子,是生了一个还是生了两个,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吗?二十多年前的云家,也算是显赫世家。自己家的孩子丢了,他们会无动于衷吗?”

对啊,这个事情同意无法解释。

“既然你不相信,我现在就给妈打电话问问当年的情况。”顾兮兮说完这句话,直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简笑的号码。

简笑的声音很快就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兮兮,你怎么这个点打过电话来了,我还在上班呢!”

“妈,你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话跟你说。”顾兮兮直接开口说道::“关于我的身世……”

电话里的简笑愣了一下,才说道:“好,我马上来!”

过了一会儿,简笑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怎么突然想知道你的身世了?”

顾兮兮苦笑:“妈,有个事情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都觉得跟做梦一样!可是就是真实的发生了!我现在在Y省的远山县远山村,我在这里见到了一副画像,画像里的女子跟我一模一样。我已经找到了两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了。一个是云家已故大小姐云喏,一个就是云家370年轰动一时的出嫁清朝福晋云紫霄。如果不是因为时代感太重,我都要几乎以为她就是我,我就是她了!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点?”

简笑在电话里突然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半天之后才怔忪的说道:“怎么会这样……”

是啊,这一切太玄妙了不是吗?

“妈,当年您是怎么捡到的我?”顾兮兮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简笑默了两默之后,才开口回答说道:“时间过去那么久了,我也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刚刚出生,用一个非常漂亮的小被子包裹着,你的脐带还没有剪断,就那么无助的在荒野里哭泣。”

顾兮兮听简笑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样的话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兮兮总觉得简笑在撒谎。

“妈……我记得,你说过你清晰的记得我出生的时间。如果我是从野外捡来的,为什么您会记得我出生的时间?”顾兮兮轻轻的开口反问说道。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