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到了。”有人快步走到了内室,对里面的人低声说道。

“你们都下去吧。”一个声音威严的老太太开口说道:“我单独跟她们聊聊。”

“是。”房间里的人都退了出来。

有人邀请顾兮兮等三个人进去。

顾兮兮右手抚摸着肚子,抬腿走了进去。

内室的布置跟外间略有不同。

内室简朴的简直让人意外不说,一个头发花白,盘着繁复发髻的老人,正从地上的蒲团上站了起来,在一个中年女子的搀扶下,这才转过了身体。

顾兮兮看着对方,心底忍不住油然生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她的眼睛好可怕。

墨梓萱一愣,马上行礼打招呼:“老夫人,梓萱有礼了。”

沐若娜一怔,她就是云老夫人?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云老夫人。”沐若娜也乖乖的打招呼,。

顾兮兮微微一怔,尽管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可是此时此刻,让她叫奶奶,她真的叫不出来!

她怎么可能叫得出来!

她现在姓顾不姓云!

而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云老夫人似乎也不在意顾兮兮称呼自己什么,挥挥手说道:“都坐吧。”

顾兮兮微微一愣,才慢慢的在椅子上坐了上去。

顾兮兮感觉到身后有个东西,伸手一摸,是一个靠枕。

怀孕的人,坐久了总是会腰疼的,所以都会在腰后加个枕头。

这个云老夫人还真是……

云老夫人身边的那个中年女人,大概就是她的贴身助理了。

她给顾兮兮和墨梓萱、沐若娜端了茶水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等房间里只剩下四个人的时候,云老夫人终于开口了:“我们终于见面了。”

顾兮兮飞快的抬眸看着云老夫人,她不懂云老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二十三年没见了,你难道不该叫我一声奶奶吗?”云老夫人面容淡定的看着顾兮兮:“你不是很想知道你的身世吗?问我,不是更直接吗?”

顾兮兮没想到云老夫人竟然这样的直接。

云老夫人的淡定和直接不仅镇住了顾兮兮,也镇住了墨梓萱和沐若娜。

沐若娜还好说,她毕竟只是出身普通家庭。

可是墨梓萱是从墨家出来的啊,能轻易镇住她的人,不多。

云老夫人放下手里的茶杯,就那么冷静的看着顾兮兮:“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当初放弃了你,而选择了喏喏吗?你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让你自生自灭吗?你不是很想知道你回到云家我为什么漠视不管吗?这些问题直接问我,不是更方便吗?”

顾兮兮瞠目结舌。

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能说,云老夫人真的太厉害了。

“我就来回答你的这三个疑问。”云老夫人也不等顾兮兮的回答,自顾自的回答说道:“喏喏比你早出生了一分钟,她一出生,房间里原本含苞待放的几盆鲜花,瞬间全部绽放,整个房间芳香浓郁。而下一分钟之后你出生,你出生的那一刻,天空之中一颗星芒陨落。你应该知道,我出身占星术世家。占星术是我的本能,我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云家会因你而衰败。身为云家当家人,你说,我该留你还是不留你?”

“你也许会说,占星术不过是牵强附会,我只是看你不顺眼,死活要你的性命。可是在三百七十多年前,也正是云家的占星术,占卜出了云家必出王妃。于是在大清铁蹄入关后不久,云紫霄成为了大清朝的一个声名赫赫的福晋。一百年前,日寇再度从东三省入关,烧杀抢掠,云家占星术占卜出了Y省势必要经受一场灾难,化解之法在云家。于是,云家当家人,背负着一箱子价值连城的唐宋典籍,全身背上炸药,威逼日寇大军,若敢上前一步,就会点燃身上的炸药,与身上的唐宋典籍一起同归于尽。”

“你跟喏喏的名字,都是我起的。喏喏,兮兮,都是顺应天命,附和恭顺的意思。就是要提醒你们,不要逆天改命。云家会因为你们而兴,也会因你们而亡。你如果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你又会怎么做?”

“第二个问题,我为什么让你自生自灭。这个更好解释了,因为你的命格比你姐姐晚了一分钟,却带着天煞地煞,你过的越好,你的姐姐死的就越早。你既然已经离开了云家,云家的下一代继承人就绝对不容有失。按照常理说,你死了,对云喏才是最好的。可是你终究是云家的后代,你终究是我的孙女,我只能将你送走,越远越好。只要你距离她越远,她也就越安全。”

“可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你考取的大学,与喏喏所在的大学,竟然只是一城之隔。在云喏二十一岁的那年,命数耗尽,人力再也无法抗衡命运的推手。云喏天性灵敏聪慧毓秀,尽管家里上上下下都只知道她当时出生的时候有个胞妹,却在一出生的时候就死亡了。别人包括你的父母都信了,可是云喏却不相信。她坚信她的妹妹还活着,这大概就是因为你们隔得太近,你的命数被她感应到了。”

“第三个问题,我为什么又漠视你回到了云家。换句话说,你觉得没有我的同意,你能回到云家吗?你知道你为什么带着天煞地煞降生吗?那是因为你身上带着无数的杀气和怨气。这两种气息伴随你而生,而破解之法就是受孕。当你孕育了胎儿之后,胎灵就会滋润你的命格,化解你的杀气和怨气。你腹中的这个孩子,只怕是造化不浅。因为他如果没有足够强横的命格的话,是根本没办法在你的体内存活下去的。”

“换句话说,你腹中的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未来极为尊贵的存在。在你杀气和怨气被化解之后,在你命格趋于正常之后,我为什么要拒绝你回到云家呢?还是那句话,你毕竟是云家的后代,你毕竟是我的孙女。云喏已经去世,你就算再硬也没关系,云家不能没有继承人。”

云老夫人果然磊落,三言两语就彻底交代清楚了。

顾兮兮听的呆住了。

墨梓萱跟沐若娜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的视线同时看向了顾兮兮的肚子。

沐若娜想起医生说的话。

当时顾兮兮为了救韩国会长夫人的时候,明明是被车撞到了。

虽然并没有撞到肚子上,可是摔的那一跤真的不轻。

正常人就算再健康,也会出现轻微的流产迹象。

可是顾兮兮没有,健康的简直匪夷所思。

难道说,真的如云老夫人说的那般?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