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徽音果然很快就收拾妥当,出去见了冉汐薇。

冉汐薇站在车前,看到蒋徽音出来,主动给蒋徽音开了车门。

蒋徽音瞄了一眼冉汐薇身后的车,眉头微微一皱。

这辆跑车,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是尹老夫人给尹司药的,现在怎么会在冉汐薇的手里?

“上车吧。”冉汐薇自然知道蒋徽音猜测什么,不过她不打算解释什么。

蒋徽音上了车,冉汐薇开车很快就离开了家门口。

蒋逸海站在窗户前,将眼下的一幕收入眼帘,手指一划,拍下了这个照片,想了想还是给顾兮兮发了过去。

顾兮兮正在跟沐若娜喝茶,手机就收到了这个照片。

沐若娜看到顾兮兮手指一顿,忍不住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没想到她们两个到是玩到一起了。”顾兮兮将这张照片给沐若娜看,沐若娜嗤笑一声说道:“物以类聚。”

顾兮兮随手把手机丢在了一边,并不打算搭理这个事情。

“你跟尚柯之间,算是定下来了?”顾兮兮笑着问道。

沐若娜摇摇头说道:“哪能那么容易?毕竟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现在暂时也不想考虑这个事情。我辞职的事情被董事局驳回了,我还是要继续做他的副手啊!”

顾兮兮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尚柯这个人虽然固执,虽然有时候蛮不讲理的。不过,他对自己该守护的人,还真是不遗余力啊!”

“怎么?你要为他做说客?”沐若娜抬眼看着顾兮兮:“你可是我的人,不许帮他说话!”

“好好好,我帮你说话!”顾兮兮抿嘴笑了起来:“不过,你做任何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这还差不多。”沐若娜跟顾兮兮碰了碰杯子,满意的喝了一口茶。

“你要带我去哪里?”蒋徽音皱眉看着冉汐薇。

坦白说,蒋徽音看不起冉汐薇。

冉汐薇所在的冉家在几年前就已经在澳洲分崩离析,彻底脱离大家族的行列。

而蒋家一直都是如日中天,是本地首屈一指的织造业龙头企业。旗下的纺织品远销海内外,那底气不是一般的足。

虽然蒋徽音是收养的养女,可是她毕竟也挂着蒋家大小姐的名头。

所以,蒋徽音是非常看不起那些已经脱离了大家族和压根没进入大家族序列的人。

比如说冉汐薇和顾兮兮。

“当然是要去个清静的地方,才方便我们的聊天不是吗?”冉汐薇带着香奈儿最新款的首饰,用着最新款的香水,要多潮就有多潮。

“看来尹司药对你不错啊。”蒋徽音眼底的嘲讽,无所顾忌的展示给冉汐薇。

冉汐薇装作没有看懂的样子,说道:“还行吧。我们也算是各取所需。”

冉汐薇将车停在了一个位置极其偏僻的棋牌室门口,蒋徽音跟冉汐薇一起下了车,走了进去。

一进门,冉汐薇就开口说道:“我定了房间,我姓冉。”

服务员马上带着两个人进了一个靠窗户的僻静房间。

“把我带出这么远,看来你今天有不少话,要跟我认真的说啊!”蒋徽音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无视面前的冉汐薇,自顾自的洗着手里的一副纸牌。

“我只是觉得,蒋小姐大可不必把我当敌人。”冉汐薇轻轻一笑,说道:“毕竟我们的敌人是相同的。”

“我哪里有什么敌人?”蒋徽音随即反驳。

冉汐薇却是无声一笑,悠悠说道:“听说蒋家大公子数年前偶遇云家大小姐,当时便惊为天人,一头扎进了情网之中不可自拔。”

蒋徽音正在洗牌的手指,猛然一顿!

“当年追求云喏的人太多了,蒋家大公子只是其中一个,所以知道的人或许不多。但是很巧,我刚才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云喏去世之后,蒋家大少一直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私生活和感情干净的让人惊叹。不过,这个过程在顾兮兮出现之后,戛然而止。蒋家大少不仅收听了顾兮兮的微博,还对顾兮兮有着别样的关注。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蒋家大小姐?”冉汐薇知道蒋徽音看不起自己,所以也不打算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蒋徽音清秀的脸蛋上一阵扭曲。

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多。

冉汐薇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蒋大小姐,你只注意到了顾兮兮跟云喏长的一模一样,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会一模一样吗?”冉汐薇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还是说,你压根不敢想?”

蒋徽音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你还知道什么?”

冉汐薇眼眸里闪过一丝冷意,嘴角划起一个冷漠的弧度,慢慢的说道:“我虽然没有真凭实据,可是这个也太过巧合了。”

“什么巧合?”蒋徽音果然被冉汐薇调动起来了好奇心,忍不住追问说道。

“当年云夫人生产的时候是一对双胞胎,可是对外宣称只有一个孩子存活了下来。”冉汐薇瞄了一眼蒋徽音,轻轻说道:“前段时间,云家突然又收了顾兮兮为义女,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和巧合吗?”

“你怀疑顾兮兮是当年的双胞胎之一?可是云家为什么要这么做?云家又不是养不起两个孩子。”蒋徽音不屑的开口说道:“冉汐薇,你不用故布疑云,你不就是嫉妒顾兮兮,所以想借我的手来收拾顾兮兮吗?”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