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徽音听到顾兮兮这么说,马上一副哀怜的表情,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冲进了蒋逸海的怀中。

蒋逸海的视线敏锐的落在了地上的水果刀……以及顾兮兮耳根上的血渍上!

蒋逸海视线猛然收缩,下意识的就要推开蒋徽音!

顾兮兮突然冲着蒋逸海拼命摇头,示意他不要行动!

蒋逸海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蒋逸海手臂有点生硬的抬了起来,抚摸着蒋徽音的头顶,对顾兮兮声音冰冷的说道:“弟妹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打算在我蒋家,替我教训妹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蒋家不欢迎你!”

听到蒋逸海的声音,蒋徽音这才满意的笑了。

顾兮兮松了口气,顺着蒋逸海的话头说道:“哼,不欢迎又能怎么样?你不欢迎,我还不愿意来呢!蒋家大少,看来也不过如此,不过是一个护短的人罢了!既然蒋家对我这么不讲理,我也就不必认这个亲戚了!”

“哼,我还不想认你这个亲戚呢!”蒋逸海眼神复杂的看着顾兮兮耳根上的血渍,说道:“可是你这么欺负徽音,也不能这么算了!你还真以为我蒋家没人了吗?麻烦弟妹跟我走一趟,跟母亲说明一下情况!”

顾兮兮感激的看了一眼蒋逸海:“好啊,去就去!明明是你们不讲理在先,我才替你教训蒋徽音的!现在还要跟我算账!哼,我算是看透你们家了!以后,这个地方就是让我来,我也不会来了!”

蒋逸海马上对蒋徽音说道:“徽音,你有没有事情?赶紧让医生过来给你处理一下,可千万不要留下伤口!我现在就去跟妈说一声,这个亲戚,我们不要也罢!”

蒋徽音这才满意的从蒋逸海的怀里站直了身体,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哥哥,你不要太过伤心生气了,虽然表嫂又给我下药,又打了我,我还是不希望因为我的事情,伤了两家的和气!大不了,以后再也不见表嫂就是了!”

蒋逸海的眼眸闪烁了一下,似乎在强行压抑着什么。

“好,那我先去找妈,你好好休息。”蒋逸海对顾兮兮怒气冲冲的说道:“弟妹请吧!”

顾兮兮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蒋逸海安慰了蒋徽音一会儿之后,马上离开了房间。

蒋徽音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眼眸闪烁。

刚才的戏,瞒过哥哥了吗?

顾兮兮走的很快,很快就走到了花园的位置。

一件厚衣服一下子搭在了顾兮兮的肩膀上:“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顾兮兮的身体一僵。

蒋逸海充满歉意的说道:“刚才到底发生过了什么事情?”

顾兮兮垂下眼眸,轻轻说道:“你就当刚才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吧。”

“可是你演技太拙劣了!”蒋逸海开口说道:“你耳根的伤口,还疼吗?”

顾兮兮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的脸还是受伤了。

顾兮兮怔了怔,没有回答。

蒋逸海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的心疼,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碰触顾兮兮脸上的伤口。

顾兮兮下意识的一个后退,一下子躲开了蒋逸海的碰触。

蒋逸海这才如梦初醒般,触电一样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期期艾艾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我也没打算我的演技能骗过你。我只是不想再淌你们家的浑水了!”顾兮兮也没有否认刚才的事情:“舅妈很在意蒋徽音吧?”

蒋逸海身体一僵,随即低头回答说道:“嗯。妈妈很宠爱她。妈妈那年生下妹妹的当天,妹妹就不幸夭折了,妈妈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直接从外面抱养了徽音,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抚养长大。所以,从小到大,都被妈妈给宠坏了。”

难怪中午蒋徽音那么失礼,蒋夫人却只是让她道歉。

“我明白了。”顾兮兮点点头说道:“难怪那么嚣张跋扈。可是,她喜欢你的事情,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蒋逸海听到顾兮兮这番话,却是脸色微微一变。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无妄之灾?”顾兮兮抬眸直视蒋逸海的眼底:“我也知道,舅妈是不会轻易处罚蒋徽音的。从今天中午上的事情上就看出来了。所以,我只能跟你保持距离了!表哥,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单独相处的好。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

“你在说什么?”蒋逸海听到顾兮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底竟然隐隐一痛,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年云喏拒绝他的时候,也曾经说过了相同的话!

难道说,当年蒋徽音还威胁过云喏?

“你们当年的事情,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顾兮兮声音平静的说道:“表哥,我们只是亲戚而已。我不想破坏掉尹家跟蒋家的关系,所以这个事情,我愿意压下来。可是,以后我都不想跟蒋徽音打交道了。你也不要怪我说话直白,我跟你明明是清清白白的关系,为什么还要被人疑神疑鬼?既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不如彻底撇清关系更好。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很好。”

顾兮兮今天算是彻底摊牌了。

被蒋徽音这个疯子用刀指着这种事情,她绝对不要再发生第二次了!

听着顾兮兮冰冷的话语,蒋逸海却觉得胸口莫名的压抑了起来。

甚至比当初云喏拒绝他的时候,还要明显。

午餐之前,两个人还算是有说有笑的亲戚。

可是仅仅不过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两个人却已经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了。

“我只是把她当妹妹。”蒋逸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解释了这么一句。

“不管表哥把蒋徽音当成了什么,那都是表哥你们自己的事情不是吗?请不要把我牵扯进来好吗?”顾兮兮伸手抚摸着肚子说道:“我现在只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想参与。我一会儿就给司宸打电话离开这里,将来我也不会踏足这里,以后如果有跟表哥重叠的聚会或者别的,请提前知会一声,我一定会小心避开的!”

说完这句话,顾兮兮转身将衣服脱下来还给了蒋逸海,掉头就走!

看着顾兮兮的背影,蒋逸海却觉得心底有一样东西,猛然碎裂了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突然变得非常的难受。

她这是在……疏远自己吗?

是啊!徽音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她怎么会不生气呢?

可是,她说的徽音喜欢自己,又是怎么一回事?

顾兮兮真的很生气,同时又很庆幸全身而退!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