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给你看过的那个藏书阁,真的只是云家藏书的九牛一毛。云家真正的藏书量,是以百亿为单位计算的。你明白了吗?”云先生充满自豪的说道:“可以说,我们云家收藏了全球这数百年来的全部文明进程。所以,与我们云家收藏的书籍相提并论的药,又怎么会是甘于落后的呢?所谓云家秘境,指的就是隐藏在云家内部深处的一个科研所。这里汇集的是全球真正顶尖的药物分析和药物运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或许外科手术云家比不上别人,可是论药物学这一方面,全球无人能及。”

“当年给简笑服下的那种药物,就是从这个云家秘境里生产出来的。你知道的,云家曾经有祖先是在朝为官或者是后宫为医的,所以,能接触到最全面的药材。杀人的,救人的,包罗万象。这些秘药配方在外面都已经失传,不过,他们都保存在了我们云家。”云先生继续说了下去:“说到这里,你也会发现,这个研究所简直是太过逆天。国内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神秘的研究所存在呢?所以,这个云家秘境根本不在国内,而是在印尼的一座小岛上。那座小岛,是我们云家最后的根据地。我们云家很早之前就单独购买了这个岛屿,云家大部分的藏书和科研基地,就在印度尼西亚的这个岛屿之上。”

顾兮兮惊骇的听着这一切,如同做梦。

“云家另外一样支柱产业是茶叶。不过,在喏喏去世之后,我已经无心征战,所以产业一再收缩,只剩下全球不到一百个店面了。你姑姑后来靠珠宝闯了出去,勉强支撑着云家这么大的花销。如果没有你姑姑,云家只怕是早就要坐吃山空了。毕竟,支撑一个科研所的花销,不是小数字。”云先生继续说道。

顾兮兮点点头。

这个她倒是能够理解的。

确实,支撑一个研究所的开支,真不是小数字。

难怪云家那么多的产业,却活的如此清苦。

感情是把钱都投入到了那个研究所上去了。

当然,也不是说云家过的就很穷。只是跟那些大鳄们比起来,确实属于经济清贫的一级了。

看看尹司宸,看看墨梓忻,看看蒋逸海,再不济看看乔其,哪个不是壕的不能再壕的存在?

可是云家给大家的感觉是超级超级的低调,低调到了跟普通的中产阶层差不多的感觉。

顾兮兮现在才知道,这不是低调,是真没钱啊!

“你要去云家秘境,是需要从云家乘坐私人飞机抵达印尼的,一来一回需要不少的时间。你这次过去,正好也让科研所的医生们给你做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放心,那边的科研技术,绝对比尹氏财团的那个医院要高精尖的多。”云先生淡淡一笑,说道:“我跟你母亲,会陪着你一起过去。别担心,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伤害到你。”

顾兮兮忍不住顺从的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坐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而且,他也是一个受害者。

时隔二十三年,才知道女儿还活着的可怜父亲!

一个被自己母亲玩弄鼓掌之上的可怜男人!

“谢谢爸爸。”顾兮兮轻轻开口,在祖祠里面跟云老夫人对峙的敌意,早就消失融化,取而代之的是孺慕之情。

“以前是爸爸不中用,不知道你流落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难。现在你回来了,就算是拼着跟你祖母决裂,爸爸也不会让你有任何风险了。”云先生深情决绝的说道:“我这辈子就只有你跟喏喏两个女儿,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如果再保护不了你……爸爸这辈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顾兮兮一阵动容。

“你稍微休息一下,从云家发往印尼的这趟飞机需要倒两次飞机才能抵达。从这里飞过去虽然用不了多少时间,可是进入研究所还是很麻烦的。”云先生伸手拍拍顾兮兮的肩膀说道:“我去跟你母亲也准备一下,我们这就出发。”

顾兮兮用力点了点头。

目送云先生离开,顾兮兮心底长叹一声。

原来云家的底牌,竟然是如此的丰厚。

在很多人眼里,有钱才是有底气。

云家的底气,虽然不是钱,可是这个世界的文明传承啊!

文学巨著、各类教科书等等等等的典籍,都不是用金钱衡量的存在啊!

顾兮兮没什么可准备的,她这次过来连助理都没有带,自然是轻装上阵,速战速决。

不过,顾兮兮上了飞机之后,发现云夫人还是给自己安排了四个女仆照顾自己,顾兮兮终究是没有拒绝母亲的好意。

云夫人没有说话,只是握着顾兮兮的手,怎么也不舍得松开。

失而复得的女儿,在一个母亲的心里,已经是超过一切的存在了。

顾兮兮也是要做母亲的人了,她当然懂云夫人的心情,所以没有抗拒云夫人,任由云夫人握着自己的手,将自己的心情传递给对方。

“兮兮……如果云家的祖训让你真的很为难,拿到治疗简笑的药物之后,就脱离云家吧。我宁肯当做二十三年前的你已经走了,也不想看到你现在痛苦的样子。”云夫人毕竟是当妈的,最是心疼女儿,一想到女儿生完孩子就要跟尹家离婚……再一想到女儿思念自己的孩子以至于忧思成疾,云夫人就觉得一阵天塌地陷的感觉。

养儿方知父母恩。

顾兮兮一下子就懂了云夫人意思。

“妈妈是不是一直都很想我?”顾兮兮轻柔的反问。

“想啊,怎么能不想?我一直想了你二十三年!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想?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当时我听从研究所的建议,在怀孕期间减掉一个胎儿的话,你会不会就会在我身边长大?”云夫人一脸痛苦的说道:“可是我一想到喏喏是身体虚弱的那个,我一旦听从研究所的建议,被杀死的就会是喏喏,我的心同样会很痛……兮兮,对不起,一切都是妈妈的错!”

顾兮兮伸手抱着云夫人的脖子,像小孩子一样靠在云夫人的身上:“妈妈,这个事情不怨您!只能说……造化弄人……”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