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兮兮一进门,蒋逸海的眼眸瞬间就亮了亮。

不过,他很快就掩饰掉了。

站在一边的蒋徽音心底翻腾不已。

果然,只有顾兮兮才会牵动哥哥的情绪……

“来来来,就等你自己了。”尹老夫人冲着顾兮兮招招手,笑的很是和善:“这些都是你的婶婶、姑姑们,以前不常来,你们多亲近亲近。”

顾兮兮眼看着一群女人将自己围了起来,听着她们奉承的夸奖,顾兮兮笑容得体,进退有度。

蒋徽音想忍都忍不住了,看到顾兮兮被一群贵妇们围在中间,众星捧月的样子,蒋徽音忍不住酸酸的说道:“表嫂好厉害,一进来就成为了焦点了!我站在这里这么久都没人看见呢。?“”

蒋徽音的跋扈任性,是出了名的。

在场的贵妇不少人家是远不如蒋家的,所以听了蒋徽音的话,脸上一阵阵的发烫。

顾兮兮淡淡的扫了一眼蒋徽音,没有说话。

可是顾兮兮不搭理蒋徽音,不代表蒋徽音就会放过顾兮兮。

“表嫂是会做好人的,卑贱的穷丫头都会跟我抢,表嫂毕竟是表嫂,我又不能跟表嫂争执什么。”蒋徽音继续酸顾兮兮。

蒋徽音的话音一落,全场的人们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蒋徽音如此不给面子的下顾兮兮的马威,这不仅仅是打顾兮兮的脸,也是在打顾兮兮的脸啊!

尹家人还没开口,蒋逸海已经冷了面孔,声音也带着一丝的疏离:“徽音,给兮兮道歉。”

蒋徽音听到蒋逸海的话,心底强压着的一抹不满,顿时爆发,朝着蒋逸海发飙了起来:“凭什么?哥哥,为什么她不管做什么你都要向着她?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是最疼我的!你看清楚,她是顾兮兮,不是云喏!云喏已经死了!”

蒋逸海没想到蒋徽音会守着这么多人发难,当众给顾兮兮难堪,蒋逸海再也忍不住了,抬手朝着蒋徽音的脸上狠狠甩了一记耳光!

啪——这一记耳光打的又脆又响。

清晰的五指印,瞬间种了起来。

蒋徽音捂着脸,抬头看向蒋逸海的时候,眼底也隐藏了一份恨意!

“对不起,徽音年纪小,说错了话,我代替徽音向你道歉!”蒋逸海冲着顾兮兮点头致意:“徽音不懂事,她不适合在这里做客了,我们现行告辞了!老夫人,姑姑,抱歉,我们先走了!”

尹老夫人和尹夫人两个人一直端坐在了那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眼神看向蒋徽音的时候,确实是带了一丝的厌弃了。

姑且不说尹家对顾兮兮的喜欢是真的还是假的,当着这么多人,落顾兮兮的面子,就是落尹家的面子。

蒋徽音这么做,的确是让人讨厌。

所以,蒋逸海的道歉,尹家人受了。

蒋逸海拖着不甘心的蒋徽音离开了房间,站在了外面的大厅里。

蒋徽音用力一甩,甩开了蒋逸海的手,泪流满面的看着蒋逸海:“哥哥,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对我的!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顾兮兮?你疯了吗?她是你的弟妹啊!”

蒋逸海没想到蒋徽音疯到这个程度,在尹家竟然就说出了这么过分的话!

如果这些话被有心人传开了,那对顾兮兮的名誉该是多么大的伤害?

蒋逸海失望的眼眸看着蒋徽音,声音里也带着说不尽的冷意:“徽音,你太让我失望了!这些年,爸妈一直纵容你的骄横跋扈,我也一直惯着你,宠着你,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的不知进退,在这里就说出这么混账的话!从今天开始,你都不要出门了!”

蒋徽音难以置信的看着蒋逸海:“哥哥,你要把我关起来?”

“是!你还是好好的在家认真的反思一下吧!看来司宸对你的教育,你根本没记在脑子里。”蒋逸海平静的看着蒋徽音,只是眼底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宠溺,取而代之的疲累。

一个时时刻刻干涉哥哥私生活的妹妹,不管是不是亲的,都已经成为了让人厌弃的存在。

“我不要!”蒋徽音突然推开了蒋逸海,转身就要走。

蒋逸海已经懒得跟蒋徽音解释什么了,直接让自己的保镖将蒋徽音带回家,软禁起来!

既然她那么喜欢闯祸,那就让她永远在家里呆着好了。

蒋逸海目送保镖将蒋徽音带走之后,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轻巧的声音:“表哥不必如此的。”

蒋逸海就算没有回头,也知道是顾兮兮来了。

顾兮兮慢慢走了出来,看到保镖带着蒋徽音离开,轻轻开口说道:“左右不过是胡说八道几句话,没人会认真的。”

蒋逸海转身看着顾兮兮,尽管她因为怀孕而丰腴了一些,可是看着风骨反而比从前更盛了。

明明还是熟悉的眉眼,可是眼底的沉静和坚韧,却好像已经变了一个人。

那是他所不熟悉的一面。

云喏绝对没有如此沉静和坚韧。

在云喏知道了自己身为云家女的使命和责任的时候,她选择了辜负蒋逸海,埋葬自己的感情,屈从于命运的安排。

而顾兮兮不是。

她从来都不是逆来顺受的那种人。

太大的困难,她都要抗争一下。

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抗争到底。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