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徽音完全不知道此时的她,在别人的眼里,完全是一个香喷喷的大包子,随时都会被人吞掉。

她还在想着如何回去求蒋逸海的原谅,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那个带她走的‘寡妇’眼底已经闪烁着异样的闪光。

更没发现不远处已经有人将她当成了即将赚来大钱的摇钱树……

蒋徽音跟着这个女人回到了一个小旅馆。

一进门,蒋徽音眉头一皱,也不管她是不是求着人家,当即嫌弃的说道:“就这么破的一个地方?”

女人一愣,她用这招骗了不少小姑娘,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会一进门的时候就嫌弃这里破……

其实这个小旅馆的条件虽然比不上星级酒店,可是比起周围的几个更破的小旅馆已经是好很多了。

因为这个旅馆的“货”比其他的小旅馆更好一点,所以这里的硬件设施自然会更好一点。

“哟,这是哪里来的大小姐啊?”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暴露,脸上画着劣质浓妆的女人挑开了一个帘子从里面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蒋徽音,对捡回来蒋徽音的女人说道:“燕姐,你这次捡的货色不错啊!”

燕姐一脸的得意:“那当然!说不定这个小妞儿还是雏儿呢!这次的开苞费可不能便宜了!”

浓妆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蒋徽音,看的蒋徽音浑身发毛。

蒋徽音大小姐脾气马上又上来了:“你是谁?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可告诉你,我可是上流社会的大小姐!不要用肮脏的眼神看我!”

蒋徽音的话音一落,两个女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燕姐更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这次的货色果然有趣啊!大概那些大爷们会很喜欢的吧?”

蒋徽音总算察觉出不对劲了,当即拎着箱子转身就要走。

还没等蒋徽音走到门口,一个男人一下子从门口闪了出来,一把拦住了蒋徽音的脚步。

“既然进了这个门,就别想着轻松的离开了。”燕姐一改刚才的和善面孔,冷冰冰的说道:“辉子带她下去,好好的洗洗干净,检查检查开苞了没有!来了新人了,大家都该行动起来了!“”

蒋徽音终于知道害怕了!

蒋徽音顿时尖叫了起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要做什么?我可是上流社会的大小姐,你们敢打我的主意,就不怕遭到上流社会的报复吗?”

燕姐笑的杀机四伏:“上流社会的大小姐,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正是因为有人吩咐了,我才会去那个地方将你捡回来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在那里呢?”

蒋徽音心底顿时浮起一抹冷气:“是谁?是谁让你抓我的?我有钱!我把钱给你们,你们让我走!”

燕姐并没有回答蒋徽音的问题,肥硕的手指捏着兰花指的样子,回答说道:“哎呀呀,这个就不能让你知道了!对方可是花了大钱,要让你好好的工作!收了主顾的钱,怎么可以不好好的伺候着呢?还愣着干什么啊?辉子,要是怠慢了我们的大小姐,我们的买卖可是要砸了!”

蒋徽音突然面孔扭曲的朝着燕姐怒吼了起来:“是不是顾兮兮!是不是顾兮兮让你这么做的!那个贱女人,那个婊子!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燕姐并没有回答蒋徽音的话,挥挥手,让辉子带着蒋徽音很快就离开了。

等蒋徽音离开之后,燕姐脸上的调笑表情慢慢收敛。

她清楚的记得,那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好好的招待蒋徽音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眼神……是如此的嗜血而可怕。

燕姐一想到那个男人的眼眸,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那个男人了!

她绝对不敢违背对方的意志。

既然对方要她好好的调教蒋徽音,她就一定会调教好的!

蒋徽音想要挣扎,那个辉子一顿拳打脚踢下来,蒋徽音再也不敢反抗了。

乖乖的去洗了澡,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

当确定蒋徽音已经被开过苞之后,辉子顿时骂骂咧咧的踹了蒋徽音一脚:“晦气!眼看就要到手的开苞费就这么没有了!”

蒋徽音不敢吭声,默默的承受着辉子的拳打脚踢,双手抱着膝盖不敢抬头。

可是她眼底的怨恨和毒辣,却怎么都掩饰不住了。

顾兮兮,一定是顾兮兮!

蒋徽音咬牙切齿的默念着这个名字。

顾兮兮,我一定会讨回来这一切的!

我会把我遭受的这些屈辱十倍,百倍的还回去的!

辉子看蒋徽音终于老实了,终于满意的停下了手,说道:“就是欠调教!今晚就开始接客!虽然没了开苞费,第一晚的价格说什么都不能低的。不然,就要赔本了!”

接客?!

蒋徽音猛然抬头,惊恐的看着辉子,此时的她再也顾不上所谓的大小姐的脾气和架子了,一把抓住了辉子的裤脚,惊慌失措的说道:“不要!不要让我做那种事情!我有钱,我给你钱!”

她绝对不能去做那么下贱的职业!

不然,她还怎么回到蒋家,还怎么回到蒋逸海的身边?

“不要?这可由不得你了!”辉子冷哼一声:“至于你的钱……呵呵,我就笑纳了!”

蒋徽音这才反应过来,转身就朝着她的小皮箱扑了过去,打开箱子,翻来覆去找不到她唯一的一张银行卡。

钱呢?钱呢!

她最后的二十万呢!

去哪里了?

蒋徽音将箱子里的东西都倒了个底朝天,可是都没有找到那张银行卡的踪影。

辉子剃了剃牙缝里的塞的韭菜叶,看着蒋徽音疯了似的翻找着,慢悠悠的说道:“不用找了,既然进了这个地方,身上还带什么钱啊?我都替你保管了~!”

蒋徽音倒吸一口冷气,回头看着辉子:“银行卡是有密码的!”

辉子满不在意的说道:“是啊,可是你会心甘情愿告诉我你的密码的,不是吗?”

辉子慢慢蹲了下来冲着蒋徽音呲牙一笑,蒋徽音差点被对方的一口韭菜味给冲的昏死过去。

“既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就让我先享用一下吧。”辉子的视线一下子落在了蒋徽音刚刚洗过澡,因为动作太大而挤出来的某沟。

蒋徽音后背汗毛直竖,不停的向后后退。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