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老夫人面对儿媳妇的指责,一言不发。

这件事情,她的确理亏。

可是她却又不得不这样做。

云筱晴没有说话,她这个做姑姑的,心里又何尝好过?

她一生未婚,一直把云喏当自己的女儿对待。

结果云喏二十一岁就香消玉殒。

好不容易找回了另外一个孩子,没想到才过去几个月的时间,就要再度面对生离死别。

谁的心里会好受呢?

云夫人再也不肯压抑自己的感情,抱着云先生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为什么这么命苦!”云夫人嚎啕大哭了起来:“如果当年我嫁的人不是你,我的女儿,是不是就不会遭受这么多的痛苦?”

云先生无言。

“我自问对得起你们云家。自从嫁进云家门,我时时刻刻谨记我是云家的媳妇,我要以云家为重。这么多年来,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不求富贵腾达,只求一家平安。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云夫人泪眼婆娑,死死的掐着丈夫的手臂,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力气不知不觉的加大,以至于云先生的手臂瞬间一片青紫。

“如果要惩罚,为什么不把惩罚降临到我的身上?放过我的孩子,放过她们!放过我的女儿……”云夫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的兮兮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突然大出血?我的兮兮……不是一直都很健康的吗?她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很健康的,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出事!是不是你们做了手脚?你们说,是不是你们逼死了我的女儿?”

云筱晴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嫂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兮兮是我们云家唯一的继承人了,我们怎么会逼死兮兮呢?我一辈子没有孩子,兮兮也是我的孩子啊!”

云夫人不停的摇头,眼神死死的盯着云老夫人。

仿佛只要云老夫人不开口表态,她就不相信任何人!

云老夫人轻叹一声,眼底一片复杂神色。

也难怪她的儿媳妇不信任她。

当年孩子出生,她就狸猫换太子,她如何能取信自己的儿子、儿媳呢?

如今被儿媳妇如此质疑,云老夫人却是无话可说。

见云夫人决不罢休的眼神,云老夫人只能解释:“的确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兮兮为什么会突然大出血。我这次让研究所带的秘药,就算是只剩下半口气,也能救回来。兮兮不会出事,也绝对不能出事!”

云夫人听到云老夫人这么说,轻轻闭上了眼睛,颓然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一瞬间,她一下子老了十岁。

尹司宸,墨梓忻和蒋逸海冲到楼下的时候,萧恒已经发动好了汽车,敞开了车门:“上车!”

三个人甩开众人,如流星一般冲上了车。

三个人尚未坐稳,萧恒已经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一路上,萧恒不管红灯绿灯,一概冲了过去!

路口的司机们还没等张口骂出声就只来得及看到车的影子了。

一个小时的车程,萧恒用了十五分钟就已经冲到了。

不等萧恒的车停稳,尹司宸已经跳下了汽车,疯也似的冲到了医院的急救室门口。

正好院长从里面出来,尹司宸一把抓住了院长的领口,却发现自己竟然连询问的勇气都要失去了。

院长冷不丁的被人一下子抓住了领口,顿时吓了一跳。

当他看清楚尹司宸的面容之后,当即反应了过来:“总裁,您先冷静!冷静!少奶奶现在在输血,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尹司宸听说顾兮兮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松开了手。

这个时候,墨梓忻跟蒋逸海才追了上来。

正好听到院长的那句话。

墨梓忻整个人也很激动,他也想抓着院长的领子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死死的忍住了!

这里不是Y省!

他不能!

就算里面躺着的那个女人,他心底再在乎,再心疼,他都不能露出一点情绪!

蒋逸海算是三个人之中,唯一一个还算冷静的人了。

“具体怎么回事?说清楚!”蒋逸海快速的说道:“兮兮怎么会突然大出血?”

院长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我来解释这个事情。”

所有人同时回头,蒋夫人慢慢从后面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蒋徽音利用了我,在顾兮兮的汤里下了药。刚刚已经检测过了那些药的成分,是一种会破坏人体免疫力的禁药,是从日本那边的禁忌研究所里流传出来的。只要吞服了这种药,全身的器官就会加速运转,催化人体组织。人体器官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催化速度,就会造成血管破裂,全身大出血。”

蒋夫人的话,让在场的三个人,如遭雷击!

蒋徽音?

为什么会是她!

“是我的错!她今天早上跪在家门口,说是要离开N市,临走之前见我最后一面。她给我的茶水里,下了迷幻药,让我的神智短时间发生错乱,然后利用我的身份接近了医院。司宸,是舅妈的错!你要怪罪就怪我吧!”蒋夫人说到这里,眼眶已经泛着红。

她刚刚从化验室里走了出来,她化验过了自己的血液和家里那杯茶水以及顾兮兮喝过的那碗汤,终于弄明白了一切!

尹氏财团的医院,果然是技术强悍。

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化验出了结果。

蒋夫人得知自己被蒋徽音算计,顿时大怒,当即就让人去找蒋徽音。

可是,太迟了!

蒋徽音已经出境了!

尹司宸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好像没有听到蒋夫人的话,只是死死的盯着院长,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问道:“回答我,该怎么做,可以让她安然无恙?”

如果要我的命,拿去!

如果要我的钱,拿去!

如果要我的帝国,拿去!

只要,兮兮平安!

院长咬了咬牙,想了一会儿说道:“要让少奶奶平安,或许也不是不可能。”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