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午饭,没过多久,兮兮的礼服果然都送到了。

兮兮看着这些礼服的尺码,心底的疑惑越发的明显。

为什么两次的宴会礼服的尺码,都是那么的准确?

这些衣服分明是量身定做的,而不是外面的通用的码数。

而且这些礼服都不是随随便便赶制出来的,而是全部出自著名的设计师之手,并且亲自剪裁缝制出来的。

这怎么这么巧啊?

城堡的女仆们,帮助兮兮接连换了好几套礼服,这才最终确定下了主礼服和其他的礼服。

就在兮兮做造型的时候,小A从外面敲门进来了。

“组长,今晚的宴会将在七点正式开始。身为宴会的女主人,您是要跟总裁站在一起迎接贵宾的。请问您的礼服都挑好了吗?总裁的服装跟您都是配套的,只有确定了您这边的礼服,总裁那边的服装和配饰才能着手准备的。”

兮兮点了点头说道:“都已经挑好了。等等,你说他的服装跟我是成套的?可是,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尺码的呢?”

小A非常自信的编瞎话:“那自然是从公司得到您的尺码了。您在公司的制服都是公司负责定做的,所以您以前的公司有您的尺码,并不是稀奇的事情。”

兮兮噎了噎。

虽然他这么解释没错啦,可是总觉得哪里还是怪怪的呢?

“如果组长没有其他的吩咐,我这就去汇报总裁了。”小A非常开心的垂首说道:“总裁一定很喜欢您的这一身造型的。”

“啊……”兮兮一脸的茫然,完全不明白尹司宸为什么会喜欢自己今天的这一身造型。

这个造型,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等兮兮做完了造型,换上了富丽华美的深紫色晚礼服。

兮兮看着曳地的长裙包裹着的身躯,总觉得这个造型有点眼熟,却怎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看过了……

时间差不多了,女仆们马上引领着兮兮去了城堡的门口。

兮兮踏着夕阳拾街而下,轻柔的光辉洒落在兮兮的身上,落在了光洁的肩颈和手臂之上,是那么的安静美好。

站在门口穿着同款同色礼服的尹司宸,眼神瞬间锁定了兮兮,看着那熟悉的容颜朝着自己轻柔前行而来,情不自禁开口叫了起来:“兮兮,你终于来了……”

兮兮,我的妻子,我的挚爱……

这是我们婚礼那天晚上最后的一套晚礼服。

我一直珍藏了三年。

今天,终于再次回到了你的身上……

兮兮抬头看向尹司宸,在他脱口而出叫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兮兮的心轻微的荡漾了一下!

尹司宸的嗓音一直都是那么的独特而富有磁性,从他的嘴里喊出这个名字,都让这个平淡无奇的名字,瞬间平添了一份韵致。

嗓音尚且如此,如果再配合上他那专宠温柔的眼神,足够让任何一个女人,心甘情愿溺毙在他的温柔之下!

可是,兮兮在心底轻微一荡之后,却是快速浮起了一抹苦涩。

他的专注他的温柔,都不会属于自己。

自己看的出来,他分明是透过自己看到了另外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是谁?

是他一直深爱的前妻吗?

是了,或许是因为自己跟他的前妻巧合的同名,所以,连带着他将自己看成了别人……

兮兮快速的垂下眼眸,将心底的一抹刺痛,用力压下。

自己生平第一次,突然嫉妒别人了呢。

尹司宸朝着兮兮伸出了手,兮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心放在了对方的手掌之中。

对方的手掌那么的精致、宽厚,充满力量。

却不会属于自己……

兮兮的睫毛快速颤动了几下,将全部的情绪瞬间收好,抬眸的时候,已经控制好了脸上的表情。

“今晚你真美。”尹司宸潋滟的眸光定定的落在了兮兮的脸上,是那么的认真而专注:“一直都这么美。”

“谢谢。”兮兮脸上的笑容是公式化的微笑,她已经很努力的压制心底的波动了。

他也只是公式化的赞美,不是吗?

这就是英式礼仪不是吗?

尹司宸狭长的眼角挑了挑,眼角带着一丝的玩味,却没有点明,没有说破。

现在还不是时候。

小鼹鼠还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心。

他有足够的耐心,一直都有。

指尖传来的温度,还夹杂着专属于尹司宸独有的韵味和气息。

这份韵味和气息,不停的撩拨着兮兮的心。

熟悉又陌生。

兮兮好几下都忍不住想抽出自己的手指,她好怕,再握下去,她的心会跟着迷失。

可是她试了好几次,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将自己的手指从对方的手心之中抽离。

“别闹,客人一会儿就到了。”尹司宸察觉到了她的动作,轻轻开口说道。

这句话声音压得很低很柔,不像是一个上司对自己的下属口气,反而像是一个丈夫对撒娇闹别扭的妻子的口气。

兮兮听到这句话,身体轻微一颤,很快的别开了脸,却没有再继续挣扎下去。

兮兮分明听到了自己内心的沉沦。

就这一次,只有这最后一次,就让自己放纵一下吧。

因为,自己的心,真的不受控制的,因为他这句话而剧烈跳动了起来。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