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不是一个擅长捕捉别人内心的人,相反,兮兮的情商真心不算是太高。

尤其是男女感情上,她的过去简直是一张白纸。

记忆重置之后,更是空白到了极点。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不善于窥视人心的她,此时都把这四个人的情绪看的清清楚楚。

也就是说,这几个人,丝毫没有打算隐藏自己感情。

而让这几个人爱恨不得的目标,此时就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兮兮下意识的朝着尹浩的脸上看了过去。

大叔尽管六十岁的年纪,可是眉眼之间仍旧难掩俊美。

难怪尹司宸长的如此妖孽,有这么一个花甲之年仍旧能够称得上俊美的父亲,有那么一个尽管被仇恨蒙住了心,长期与轮椅相伴却能仍旧难掩傲气和尊贵气息的美妇人做母亲,在这双重俊美基因的冲刷之下,想长成渣都难啊!

尹司药的母亲马艳,坦白说,从美貌的阈值上,距离蒋雪那不是差了一条街的距离。

可是谁叫马艳是解语花啊?谁叫蒋雪是傲骨铮铮,不屑于讨好自己的老公啊?

再加上马艳跟尹浩少年就相识,又那么的温柔体贴温存,家里的那位美则美矣却总是一副冷冰冰以事业为重的表情,尹浩在工作之余会倒向马艳,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更何况,尹浩本来就不是那种长情专情之人。

相反,他还是个薄情之人。

否则,当年他怎么会纵容马艳如此的在蒋雪的面前嚣张示威?

否则,当年蒋雪跟马艳的战斗之中,他如果不是袖手旁观,蒋雪又怎么会落的如此田地?

所以,蒋雪是真真的恨毒了这个男人。

如果说尹浩对蒋雪没有了感情,离婚就是了。

蒋雪以蒋家大小姐的身份,与生俱来的傲气和尊严,绝对不会死赖着一个男人不放手的。

偏偏尹浩不这样做,一边拉着蒋雪不放,一边却又跟马艳在外面生了儿子。

尹司药只比尹司宸小了那么几岁,也就是说,蒋雪生下尹司宸之后不久,尹浩就让马艳生了尹司药。

如果说尹浩爱马艳胜过爱蒋雪?

也不对。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不会隐姓埋名近十年,却谁都不联系谁都不见,每个月还会出去几天,可以抹掉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

所以,这个自私的男人,他只爱他自己。

就算是那个将他从荒郊野岭捡回来的陈美娥也不例外。

所有的女人,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

尹夫人蒋雪是最先反应过来的,所以在九年多前,策划了同归于尽的车祸。

因为她知道单纯的陷害,不一定弄死尹浩。

所以她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将这个毁了她一生爱恋的男人,拉进地狱。

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可是世事无常,谁能想到当天上车的人,还多了一个尹司宸呢?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意外,导致了如今惨烈的结局。

尹夫人蒋雪如果不是为了儿子,只怕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正是因为她太过刚烈的性子和宁折不弯的心性,才不得不在南美请心理医生进行了长达六年的调理。

经受的代价太过惨烈,所以十年不见的丈夫出现在蒋雪面前的时候,她爆发的是滔天的恨意。

尹浩等清场完毕,这才抬头看了过去。

他的视线在面前的四个人身上划了一遍,轻轻开口说道:“终于,还是见面了。”

尹老夫人颤抖着想上去认回自己的儿子,尹夫人蒋雪的视线,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婆婆,尹老夫人挣扎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她心底何尝不是怪罪自己的这个儿子呢?

十年生死两茫茫,又牵挂却又恨着这个儿子。

如果不是他,尹家怎么会遭遇那么大的灾难,险些被别人捡了便宜?

如果不是他,她一个老太太又何必重掌尹家,力挽狂澜,逼着原本不急着接受家族产业的孙子,瞬间黑化成长,逼他到了总裁的位置上?

可是恨归恨,那终归是她的儿子啊!

所以,尹老夫人的视线是所有人之中,最复杂的一个。

“浩儿……”尹老夫人颤抖着开口,接了上去。

“母亲。”尹浩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对不起。”

“父亲,你是不是该为这些年,做个解释?”尹司宸上前一步,却并不是站在了尹浩的对面,却是站在了兮兮的身边,伸手一下子握住了兮兮的手指。

兮兮没想到尹司宸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握住了自己的手指,下意识的一缩,想挣脱尹司宸的钳制。

可是尹司宸的手指力气极大,兮兮不管怎么用力,竟然都无法挣脱他的手指。

尹浩的视线飞快的扫了一眼自己儿子的动作,嘴角却是噙着一抹冷意,眼眸冷淡的说道:“还有什么可说的?没什么可解释的?你们看到的,就是真实发生过的。”

站在一边,早就被震撼的呆若木鸡的陈美娥,这个时候似乎才反应了过来。

这是这个男人的家人,集体找来的节奏啊!

那她算什么?

她陪伴的这十年算什么?

她仅存的最后的十年年华,就这么给了这个男人。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