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老夫人不停的点头:“是,我反悔了!我觉得我们这样一家人,不是很好吗?梅娥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儿子,你为什么还要执念于她?”

尹浩这个花甲之年的男人,竟然哭的像个孩子。

“可是我答应了梅娥,我要陪着她一辈子!我不能食言!母亲,为什么要骗我?你们骗了我一次两次,为什么要骗我那么多次?”尹浩泣不成声:“她在天上等我,我却不能去陪伴她,这对我来说,又是何其的残忍?”

与深爱的人,生离死别。

是啊,何其残忍?

“如果不是因为您反悔了,我又怎么会汲汲营营筹备了这么多年,故意竖起了马艳这个靶子,故意纵容蒋雪跟马艳之间的斗争,然后故意借着蒋雪的谋杀逃脱这个令人窒息的尹家?”尹浩狠狠擦了一把眼睛:“尹家的继承权也好,尹家的财富地位也好,我什么时候在意过?我要的,不过是跟梅娥可以白头到老。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卑微的愿望都要剥夺?”

“我已经在地狱里了,我回不去了!”尹浩一闭眼,眼泪刷刷落下:“我明着离开尹家是绝对实现不了的,我除了假死之外,别无他法。是,这就是全部的真相。你们想知道的,全部的真相!”

站在一边的陈美娥颤抖着问道:“那我呢?我也只是一个幌子是不是?”

尹浩默然,没有否认。

陈美娥再也忍不住,上前给尹浩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尹浩的脸上狠狠鼓起了五指印,他的脸狠狠的偏向到了一边。

陈美娥气得全身颤抖:“就因为我的名字跟她很像?所以你就把我当成了她的替身?”

尹浩仍旧没有否认。

陈美娥仰天长叹一声:“原来如此!那你每个月都会消失的几天,又是去了哪里?”

“梅娥的坟墓,就在这里不远处。”尹浩低低的回答说道:“活着的时候我不能陪着她,那就在我还能动弹的时候,每个月多陪陪她吧。”

周围一片死寂。

兮兮作为唯一的外人,将每个人的表情都看在了眼底。

原来九年多前发生的事情,表面上看是蒋雪策划的。

而实际上,却是在尹浩的推波助澜之下完成的。

他的确是成功的逃离了尹家,却留下了一地鸡毛,尹家因为突然失去了总裁,不得不让已经卸任很久的尹老夫人重新上任,力挽狂澜,逼着刚刚成年不久的儿子,早早的肩负起了职责。

也让那个伤了一辈子的妻子,变成了一个残疾,不得不远走南美洲进行为期六年的心理疏导和救治。

也让那个被尹浩故意树立起的靶子——马艳和尹司药,成功的成为了蒋雪的出气筒。

如果不是尹司药够聪明够隐忍,只怕马艳跟尹司药早就被蒋雪给毁了。

而这一切一切的根源,竟然是四十多年前就夭折的恋情。

在这场博弈里,所有人都是输家。

没有一个人是赢家。

当年的前尘往事,就这么血淋淋的撕裂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几乎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现在,我已经无话可说。我已经不是尹家的总裁,我只是一个乡野村民,我也不会回到尹家——那个折磨了我几十年的牢笼。尹家的钱我一分没动,我这些年的花销都是我每个月去扫墓的时候,出去给人做账赚来的钱。我小心翼翼的清除了自己所有的痕迹,却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或许这就是天意。”尹浩说完了这句话转头看着兮兮:“你说你是我的儿媳妇?果然是天意!”

兮兮刚想开口解释,尹司宸却开口说道:“真的想好了吗?”

尹浩神色复杂的看着尹司宸。

这个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的儿子,如今已经彻底成熟了,成长到了他都需要仰望的存在。

尹浩对这个儿子是心存愧疚的。

可是他的那点愧疚,比起他的挚爱,真心算不得什么。

尹浩轻轻点点头:“放心,只要你们不来找我,我就会让自己绝对的没有存在感。”

他的确可以做到,事实上,他做的很好,非常好。

尹家那么多人,愣是没有找到他的蛛丝马迹,不可谓不好。

如果不是沐若娜和兮兮巧合的来到了陈家村,只怕还没人发现他的存在。

这一切,确实只能说是天意了。

尹浩从地上捡起了行礼,将房间里的每个人挨个看了一遍,说道:“我走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天天去陪着她了!如果可以,就让我们这次的见面,成为最后一次见面吧。”

尹老夫人突然大叫了起来:“浩儿,我今年已经八十岁了,眼看就是我的八十大寿了,你难道让我这个大寿也过不好吗?”

尹浩的脊背猛然一僵:“对不起母亲,儿子不孝。您八十大寿的时候,我会托人送一份寿礼,原谅儿子的不孝吧。司宸,看在我生了你的份上,替我尽孝吧。”

说完这句话,尹浩转身便走,留下屋里神色各异的众人。

兮兮转身看着尹浩的离开,没人去阻拦他。

这个男人对屋里的人,自私又薄情。

可是偏偏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专情又长情。

他的心,他的情,都给了那个叫梅娥的女人。

从此他再也无法爱上其他的女人,他剩下的只是责任。

当他发现自己再次被骗之后,他只剩下了满腔的怒气和算计。

他不惜利用了自己的妻子和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创造了两个儿子,却不曾给他们最真实的父爱。

对蒋雪、尹司宸来说,他不配做一个丈夫、父亲。

对马艳、尹司药来说,他甚至不配做一个男人。

对尹老夫人来说,他似乎很矛盾。孝顺却又不孝。

对陈美娥来说,她是最无辜的,却也是最幸运的。

因为她除了失去了感情和青春之外,却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极致重创的男人。

对他们来说,尹浩就是一个混蛋。

可是对梅娥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因为尽管她死了四十多年,他仍旧没有忘记过他们的爱情,仍旧深爱着她,至死不渝。

或许有人可以做戏,表演一下对一个人的深情不渝。

可是让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放弃曾经的所有的一切,甚至他自己的身份和名字,去守着一个女人的坟墓足足守了近十年。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感情,就不再是简单的做戏,而是真情真意了。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