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墨梓忻反应不同,尹司宸却是脱口而出:“紫霄……”

福晋……紫霄……云紫霄!

在兮兮出来的那一刻,尹司宸跟墨梓忻竟然脱口而出叫出了大清朝建国初期,云家那个惊才绝艳、鲜衣怒马的一代女将云紫霄的名字。

兮兮听到两个人的声音,眼底倏然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国家队的其他队员们,已经彻底看呆了!

这完全就是大清朝的皇族有木有!

这根本就是从教科书里走出来的范本有木有!

一颦一笑、形容举止,毫无错漏!

就算是跟着国家队一起来的顾问们都挑不出一丝一毫的错处!

这些顾问,可是个个都是国学研究的大家!

他们恨不得将此时此刻的画面录制下来,拿回去给学生们好好看看,让他们瞧瞧什么才叫真正的皇族风范。

兮兮甩着帕子雍容走来,冲着大家行了个礼节。

行礼之后雍容的坐在了一侧的茶几前,带着护甲的手指微微翘起,从容不迫的焚香煮茶。

一侧有人开始弹琴。

香炉袅袅,琴声悠扬,美人煮茶。

这幅画面,将现场的观摩者们看的如痴如醉。

那些眼高于顶的国家队成员们,看到兮兮的这一手技艺之后,突然才发现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茶艺是多么的苍白单薄。

看过了云家二小姐的技艺,他们才明白,原来冲茶的最高境界不是你的手法多么熟练,,而是一份心境。

心境不到,再熟练的技艺也只能沦为三流。

兮兮深知这一点,所以这几天时间她没有出门,就是在家里磨练自己的心境。

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

尹司宸跟墨梓忻看着眼前的兮兮,竟然有了一阵的失魂落魄。

两个最沉稳不过的男人,眼底竟然都透着一抹急切。

他们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激动。

在兮兮走出来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脑海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

仿佛,有什么东西冲破了禁锢……

国家队的其他选手和顾问都乘车离开,入驻指定的酒店。

墨梓忻却是留下了,住在了山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管是尹司宸还是墨梓忻,两个人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了。

脑海里反复回放着兮兮一身旗装的样子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样子。

尹司宸还好一点,他只是觉得一阵心疼。

而墨梓忻的感受就更为强烈了,他总觉得,他曾经见过这个画面而且还很熟悉……

可是现在明明是现代,兮兮也不是满族人。

兮兮是血统纯正的汉人,其祖上一直都是生活在中原,怎么会让他有这样的错觉呢?

仿佛她天生就是适合穿满人的服饰一般。

带着这个诡谲的直觉,墨梓忻终于沉沉入睡。

昏昏沉沉中,墨梓忻看到自己来到了一个极其广袤的天地,那里一片荒凉,黄沙漫天,空气中却充满着血腥的味道。

就在墨梓忻想探究自己身处何方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铁蹄践踏的节奏声。

他就像是在看5d电影一样,近距离的感受着这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带来的震撼。

一个长相跟他几乎一样的男人,一身铠甲的骑在了一匹枣红色骏马的马背上,身后的旗帜上飘扬着一个大大的字:硕。

另一侧也是一阵马蹄阵阵,一个身穿红色战衣的女子,带着身后的队伍也冲到了面前,她身后的旗帜上的字是:云。

墨梓忻定睛看过去的时候,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那骑在马背上的女人,五官轮廓与顾兮兮一模一样!只是她恣意飞扬、斜睨丛生的气质,与顾兮兮又是那么的不同。

“王爷,你说的可是真的?”骑在马背上的女人眼眸里充满着自信和张扬:“我云紫霄愿意跟王爷一战!只是硕王真的能做的了这个主吗?”

“云将军身为一介女流都能披甲上阵,汉人这是无人可战了吗?”硕王一勒手里的缰绳:“我们满人天生就是马背上的英雄,敬仰的是汉人的才学。云将军纵然在汉人里惊才绝艳,可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似乎不是云家人的习惯吧?”

“看来硕王太过自信了。能不能打赢,先打过了再说!”云紫霄仰天长笑,眉飞入鬓,顾盼生辉,看的硕王忍不住晃了晃眼神。

“好,今天本王就跟你单独一战!只要你能赢了本王,今天我们就退守三十里地!!”硕王蓝色的眼眸微微一沉:“云将军小心了!”

话音一落,硕王一抖缰绳冲着云紫霄的方向冲了过去。

几乎是同时,云紫霄用力一夹马腹,朝着硕王迎头冲了上去。

两匹马交错的瞬间,两个手里的武器狠狠的撞击到了一起。

硕王本来是瞧不起汉人的,尤其是在马背上,他从小到大天生神力,是满人中的勇士。

他原本打着速战速决的计策,速度将敌首斩落马下,顺便浇灭了这群叛匪。

可是在武器相交的那一刻,硕王突然发现自己错了!

那个身材玲珑、身段妖娆的女人,竟然有着完全不输给他的战意和实力!

云紫霄手里的长枪一挑一刺一拉,瞬间拉进了两个人的距离。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