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的视线让平山次郎非常的不舒服,他很想将手里的试管扎进对方的脖子之中。

伊恩也想跟着汉斯跟沐若娜握手,可是他的手刚伸过来,平山次郎已经抢先握住了伊恩的手:“欢迎光临。”

伊恩有点遗憾的看了一眼沐若娜,跟平山次郎意兴阑珊的握了握手。

松开手的时候,伊恩感觉到自己的掌心似乎被蚊子叮了一下似的。

不过,伊恩皮糙肉厚,完全不把这点痛感放在眼里。

“里面请。”尹司宸一身贵气的邀请汉斯和伊恩进了餐厅。

在经过平山次郎的时候,微不可查的冲着平山次郎点了点头。

为了宴请汉斯船长,所用到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就算是专门为他们服务的人员,都是最好的。

每个人的礼仪,都是无可挑剔。

等大家分宾主坐下,管家优雅的带着厨师团队过来上菜。

汉斯船长目光直视顾兮兮,如墨的眼珠错都不错一下,看的顾兮兮心底一沉。

“听说您的两个孩子也在船上,为什么不请出来一起用餐呢?”汉斯船长慢条斯理的问道,仿佛只是问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儿。

顾兮兮放在餐桌下的手指瞬间一紧,脸上却是波澜不惊的回答说道:“真是让您见笑了汉斯船长,两个孩子调皮,白天疯跑了一天已经累坏了,已经在佣人的照顾下,早早的就休息了。既然汉斯船长对他们感兴趣,那就下次一定让他们乖一点,不要在像您这样的贵客面前失礼。”

汉斯船长眯着眼睛笑了一下:“既然已经睡着了那就算了,来日方长。”

尹司宸随即将话题扯到了别的事情上,菲尔伯爵不时跟汉斯船长讨教一些海上的事宜,大家似乎真的做到了宾主尽欢。

平山次郎在用了一会儿餐之后,礼貌的暂时退场。

一离开餐厅,平山次郎一把撕开了脖颈上的领结,旁边有人一边跟着平山次郎朝着船底方向走过去,一边将白大褂递给了平山次郎。

平山次郎走到船底的时候,已经换好了实验的白大褂和防病毒眼镜。

“平山先生,这些药剂会不会对我们也产生影响?”一个保镖忍不住颤抖着问道。

他没办法不颤抖。

平山次郎这次要用到的药剂,就没有一个是善茬!

平山次郎眼底闪过一团阴郁:“不会。”

说完这句话,平山次郎又说道:“我已经在你们的饮水里加了解毒药剂了,所以你们不会有事的。”

那个保镖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进了实验室,平山次郎很快又出来了,将一个淡黄色的试剂交给了一个已经穿好了水鬼服的保镖,说道:“将这只药剂混合到对方的水源之中。一个船,只需要一滴就足够了!今晚,就让他们所有人都留下来吧!”

平山次郎的眼底闪过一团狂妄的杀意。

那个黑大个算什么东西,竟然连他的女人也敢觊觎?

他平山次郎还从来没有惧怕过谁!

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还叫什么男人!

保镖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试剂,没有多余的废话,转身就悄然离开了船上。

能不能将汉斯永远留在这里,当然不能指望这一支小小的试剂。

汉斯可是海上狐狸,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只带着伊恩过来赴约,自然是在自己的船队里有了足够的安排。

所以,尹司宸也没指望让平山次郎这么简单的就干掉汉斯的所有手下。

所以,这些药剂的作用,其实是敲山震虎。

带着药剂的保镖,悄无声息的悄然出现在了汉斯的船队上,趁着别人不注意,将手里的试剂混合进了对方的水中。

他进行的很顺利,在第六条船上下毒的时候才被发现。

这个保镖也很光棍,被发现了之后二话不说,直接跳入海中,死活不出面了。

那些人将已经被污染了的清水里丢进几条鱼。那些鱼类几乎是一进去就瞬间化成了枯骨!

饶是见多识广的海盗们,看到眼前这一幕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将消息秘密传送给了正在优雅用餐的汉斯船长。

汉斯船长的通讯器就是他的耳钉。

他听到了属下的汇报,抬眸看了一眼悠然自得坐在座位上吃着晚餐的平山次郎,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没想到尹总真是好有能力。连平山家的公子,都能收归麾下。”汉斯船长转头看着尹司宸:“真是让人敬佩的能力啊!1”

尹司宸笑的极其大气:“汉斯船长过誉了。平山先生将儿子托付给我帮忙照顾,我是不敢推辞啊!更何况平山次郎跟我妻子一见如故,跟沐总更是有着非一般的密切关系,我们是一家人,哪里来的收归麾下一说呢?”

站在汉斯船长身后的伊恩,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上有点痒。

本来他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这股痒意越来越强,痒的挠心挠肺。

伊恩终于忍不住了,低头跟汉斯船长打了个招呼,转身就去洗手间去了。

汉斯船长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伊恩,又冷冷的看了一眼平山次郎。

伊恩虽然莽撞了些,可是身为自己的得力手下,一直都是懂得分寸的人。

如果不是实在忍不住,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尹司宸这是打算调开伊恩,然后对自己下手吗?

太天真了!

汉斯船长眼眸沉了沉,手指下意识的在腰侧的位置划了划。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