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起出了别墅大门,迎着嗖嗖的小风,慢慢走着。

“听说前段时间你生了一场大病?身体无碍吧?”蒋逸海轻松的开口问道。

资料上的云莫容与眼前见到的云莫容简直完全是两个极端。

资料上的云莫容从小到大都是个调皮捣蛋的主儿,别说是端庄优雅了,妥妥的非主流啊!

小时候就是让人不省心的,上学逃课,早恋,被家里强制送进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读书,还把教官给打了。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试问,这样的一个人,是如何瞬间蜕变成了一个精通各国语言,各种知识储备信手拈来,工作能力超强到了媲美机器人的?

好像,转变,就是从前段时间的一次大病开始的。

云莫容突然就发了一场高烧,烧到了41度,差点小命儿都没了。

如果不是云家本家派了医生过去,只怕真的要去见上帝了。

可是云莫容清醒过来之后,性情大变,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啊不,不是仿佛,她确实是前后完全不同了!

原先的嚣张和乖戾,瞬间消失。

温柔懂事的,让云莫容的父母差点以为是见了鬼。

云莫容再三讲出自己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情,云莫容的父母这才相信是自己的女儿想通了,终于主动学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云莫容把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全都染了回来,摘下了夸张的美瞳,剪掉了指甲,扔掉了奇奇怪怪的非主流的道具,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非常优雅知性的淑女。

对女儿的变化,云莫容的父母简直是喜极而泣。

因此不管云莫容提出什么要求,她父母一概应允。

于是,就有了眼前的云莫容。

如果是在过去,或许资讯不够发达,信息会有延误。

而在信息爆炸的今天,这种事情是根本不会发生的。

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瞒得过情报网。

因此,云莫容突然产生变化,只有两个解释。

第一个,她一直韬光养晦,隐藏了真正的自己。以前的非主流,只是为了掩饰她现在的成就。

第二个,她根本不是云莫容!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个可能性的话,她为什么从小就要隐藏自己呢?

隐藏了有什么好处呢?

她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在云家都已经出了五福,她积极与消极,根本没有任何区别的。

第二个可能性的话,她不是云莫容,那她是谁?

她是如何冒充云莫容的?

好吧,就算她能整容,整的跟云莫容一样。

那么基因的问题呢?

对蒋家对尹家对云家来说,想要调查她的基因序列,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不用说别的,云家的研究所,分分钟就能看到她的基因序列!

既然云家调查过她,没有发现异常,就证明她是真的云莫容!

那么,还有什么是可以解释这个事情的呢?

一体双魂?

借尸还魂?

不管哪个猜测,都很惊悚的不是吗?

看来,这个秘密只有让她亲口解释了!

听到蒋逸海的问题,云莫容仿佛早就有所准备,当即点头承认:“是啊,差点死了。烧的太重了。还好,挺过来了。谢谢关心。”

蒋逸海点头:“是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对了,你这么博学……”蒋逸海的话还没说完,云莫容苦笑一声,说道:“抱歉,打断你的话一下。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了。我是云莫容,千真万确。我可以赌咒发誓,我也可以用我的基因证明。”

蒋逸海站定了脚步,转身看着云莫容。

“我知道你介意什么。你担心我靠近顾兮兮,是另有图谋是不是?不光是你,很多人都很担心。毕竟,太多的人想要伤害顾兮兮了,我都能理解。可是你们车轮战的试探,我也很辛苦的。”云莫容直截了当的说道:“所以,不必试探,直接问我吧。”

云莫容这么一说,蒋逸海反而觉得有点尴尬。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蒋逸海歉意一笑:“只是你现在样子,跟你以前真的大不相同。”

“我知道。可是我现在不能解释。”云莫容直截了当的回答说道:“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已经调查过我的底细了,云家,尹家,蒋家。我知道你们都在担心我的企图。如果我说,我的企图就是,希望看着兮兮顺利的生下这个孩子,希望兮兮可以开开心心,心无旁骛的过她最喜欢的生活。你信吗?不信是吗?不管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信的。”

“然而那又如何?我根本不介意别人对我的怀疑和猜忌。只要顾兮兮信任我,就足够了。”云莫容坚定的说道:“我只需要坚持我的人生信条,不会在意他人口诛笔伐!”

“我没有这个意思。”蒋逸海忍不住辩驳。

“不管你是不是这个意思,我都要跟你说清楚。你可以暗中监视我,但是请不要试探我了。这样真的很累的。”云莫容说道。

“好吧。我向你道歉。”蒋逸海也不是那种拎不清的,道歉之后,又说道:“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你跟云喏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果然来了!

云莫容的脸色倏然变得非常的难看,过了很久之后才缓缓回答说道:“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

“为什么?”蒋逸海追问。

“不到时候。”云莫容垂眸,躲避蒋逸海的视线:“你大可以尽管继续监视我,可是不要试探我。我要帮兮兮做事情,我不想再分心去应对别人的试探,太累了。”

“好,我保证不会再试探你了,可是我仍旧会一直观察你的。”蒋逸海回答说道。

“那我能问你一下,你为什么这么关心顾兮兮吗?”云莫容反问蒋逸海。

“因为她是……她是云喏的妹妹!她虽然不在世上了,可是我要替云喏守着她的妹妹。”蒋逸海回答,声音略带伤感:“喏喏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大概就是她了。”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