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颤颤巍巍的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蒋逸海淡淡的扫了一眼老板,说道:“不必报警,会有人善后。”

蒋逸海看了一眼蹲在地上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的云莫容,心底就是一痛。

都怪他大意了。

蒋逸海脱下自己的外套一下子给云莫容披上,对保镖说道:“这里的事情善后。这些食物都放车上,给沐若娜送过去。”

“那少爷您呢?”保镖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蒋逸海。

少爷这是……在照顾这个女孩子?

不是一直怀疑她的么?

不是要给她好看的么?

难道,这个小丫头给少爷施展了美人计?

不对啊!

少爷什么样子的美人没见过啊!

怎么会这么轻易中招?

“你的车钥匙给我,开我的车给沐若娜送过去。”蒋逸海不容置疑的命令说道:“马上执行。”

“是,少爷。”保镖这才回答说道,忍不住又多看了云莫容几眼。

其实,他对这个女孩子也没什么恶感。

只是他身为保镖,尤其还是暗中保护的那种,只要不是蒋逸海有危险,他是轻易不会现身的。

可是今天看来,少爷跟这个女孩子的关系,怕是要变得不同了……

蒋逸海拿了保镖的车钥匙,将蹲在地上已经吓成一团的云莫容一下子抱了起来,转身离开了餐馆。

蒋逸海直接开车回到了别墅。

管家看到蒋逸海怀中的云莫容,也跟着吓了一跳:“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回头再说,赶紧去防水洗澡。”蒋逸海抱着云莫容快步进了房间,将云莫容轻轻放下,说道:“你自己可以吗?”

云莫容脸色惨白,双手死死的抓住蒋逸海的衣服,死活不肯松手。

“我去让女仆过来照顾你。”蒋逸海叹息一声:“别怕,已经没事了。”

“血,好多的血。”云莫容这个时候才发出了声音:“那么多的血,黄泉路上,也是这么多的血……”

蒋逸海的眼眸倏然一深。

他心疼了。

他轻轻抱住了云莫容:“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云莫容似乎没有听到蒋逸海的话,只是不停的机械的重复着:“好多的血,好多的血,好多的血……”

蒋逸海叹息一声,让女仆过来帮忙,几个人才将云莫容身上的血淋淋的外套脱掉。

蒋逸海来到了门外等着。

刚才的事情,哪怕他没有亲临,也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了。

那个非主流的男人,看来是要好好的审问一下了。

她为什么那么怕血?

还说……黄泉路上,好多的血……

黄泉路上……

喏喏,你真的是喏喏,对吗?

只有喏喏才走过黄泉路!

可是你为什么会变成云莫容的?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蒋逸海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女仆从房间里出来了,对蒋逸海说道:“蒋少,云小姐已经洗好了。她的精神很不好,需要叫医生过来看一下吗?”

“麻烦了。”蒋逸海点点头:“请尽快。”

女仆马上离开了房间。

蒋逸海转身敲门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云莫容一身粉白色的家居服,呆呆的坐在那里,全身上下都已经洗干净。

可是她的小脸还是一团惨白。

蒋逸海慢慢蹲在了她的面前,就那么仰头看着她。

云莫容的瞳孔终于渐渐聚焦,等她看清楚蒋逸海的面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下子扑在了蒋逸海的身上,脱口而出:“逸海,我好怕!好多的血!”

此时此刻的云莫容,完全就是一个吓坏了的大小姐,而不是非主流的云莫容。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的云莫容,才卸下了全部的伪装,还原了她自己的本真。

她伪装的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这一盆血,不仅泼掉了她的尊严,也泼乱了她的伪装。

她觉得自己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她好想找个人倾诉一下!

可是她不能!

这种事情怎么倾诉?

谁会相信一个死了好几年的人,突然在别人的身上借尸还魂?

这不是古代言情小说,也不是穿越女强和穿越女玄啊!

这种事情一旦被人知道了,一定会被送到实验室切片的!

她就算跟自己的父母说,自己是云喏,他们会信吗?

当然不会!

他们亲手埋葬的云喏!

怎么会相信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人,就是他们的女儿?

能跟顾兮兮说自己是她的姐姐吗?

当然不能!

现在的兮兮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兮兮了!

她怎么会允许别人冒充她的姐姐?

那么,跟蒋逸海说吗?

更不能!

自己已经伤害过他一次,怎么可以将他再次卷入漩涡?

这个世界这么大,亲人那么多。

却一个能说的人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

自己只能咬牙全部吞进肚子里,将这个秘密再一次带进坟墓!

无人能说,无人能诉。

甚至是连哭泣,都只能找个别的借口,却不敢让人知道,自己心底的悲哀与无助。

云莫容抱着蒋逸海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

这一哭,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尽管死死咬住了嘴唇,逼着没有哭出声音。

可是她身体的颤抖,还是很好的传递给了蒋逸海。

蒋逸海轻轻抱着云莫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一如从前一样。

“对不起,是我没有守护好你。”蒋逸海轻轻开口说道:“都怪我。我不该走开,我不该怀疑你,我不该……”

章节目录

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